《劫后恩仇》

第05节 拦路劫宝 狐偃罗汉

作者:柳残阳

晴朗的空中,高悬着一轮晴朗的太阳。

薛家门外,站立着面露依依之色的薛氏全家五人,他们正在送别一个相处虽暂,却情感融洽的青年——楚云。

楚云仍然穿着那件土布衣衫,左手提着一个狭长的包裹,他强忍着心头的怅然别绪,苦笑道:

“老丈、大哥、嫂子,我去了,不过,我在办妥了一些俗事以后,自会寻暇来此探望各位的,还有,谢谢大姑娘及祥生对我的照拂……”

薛姓老人虽然有些不舍,但在他长久的人生旅途上,已经过大多的坎坷与磨练,是而,他仍能忍住这世上必有的悲欢离合,强笑道:

“楚哥儿,我们全家都欢迎你再次莅临,你放在这里的那卷物件,我们也会为你妥善保存的,希望你不要忘怀这全福村一家对你有着长远怀念的人……”

薛大全亦语声喑哑的道:

“兄弟,沿途可要保重身子,愿你下次来时。体魄比现在更强健焕发……”

楚云望着自己古铜色的肌肤故做豪迈的笑道:

“兄弟知道,再来时,只怕我已强壮到使你们不敢相认了。”

这时,薛姓老人颤巍巍的自怀内摸出一封银子,交到楚云手上,正色道:

“楚哥儿,你万莫推拒这点盘缠,财物事小,却有着我们全家的一番心意……”

楚云没有客套,道谢一声,恭谨接过,目光微扫,却发现那黑妞一人孤立门旁,眼圈微红,一副该然慾涕之状,那双水汪汪的美眸中,隐约透露出丝丝包含着“奇特”情感的柔光。

而这种眼神,这种表情,楚云或者是熟悉的,但是,却已睽违得太久,太久了!

朴实的渔村,人性亦多是真挚而坦诚的,这包括男女之间的“情”字,在这儿生长的大姑娘,对这一方面,可能不懂得什么叫“含蓄”,但是,她们却有着另一股直率而纯真的美。

楚云心头有一阵寒惊,但也有一阵激动,他不敢再事犹豫,于是,又向面前这一家热情的渔人抱拳长揖,在连续的“珍重”声中,在五双恋恋不舍的眼神中,迈开大步,向前行去。

大丈夫,做事要拿得起放得下,决不能当断不断,是的,楚云头也不回,脚步稳定而快速的离去。

然而,他的心头也在依依不舍呢!

行出这座荒落的渔村,便是一条不大的驿道,楚云早已打听清楚,这条驿道,是通往“龙口城”的,而他登岸的地方,正是鲁境。

他长长的叮了一口气,是那一家人的热情,真压得他有些不能呼吸了。

“假如,他们发现自己留在床上的玉串珍珠,一袋宝石,真不知会有什么感觉?”

楚云想着想着,不禁微笑了起来。

“不过,若非如此,怎能略微报答一丝薛家对我的恩情?明着相赠,他们势必不会接受,更要对我这飘流海上的渔夫发生疑问了,唉,昨天我才知道,自己已在孤岛之上,整整居留了两年有半……说不定他们会怀疑龙王爷对我是真好,不但未要我命,反而赠送了如此多珍贵的宝物……”

脚步随着脑中的思潮在翻涌,渐行渐快,向右转过一个山头的时候,却忽然望见路边躺着一个袒胸露腹的胖大汉子。只见这胖大汉子红光满面,头皮刮得青光闪亮,再配上一副小鼻小嘴,生像极为滑稽可笑。

楚云骤然一见之下,不由微感一怔,忖道:

“奇怪,光天化日之下,这汉子为何竟躺在驿道之旁,莫非是有病么?”

他急行前几步,却忽而听到那汉子发出隐隐的鼾声,好似正睡得十分舒适。

而且,空中的阳光,虽然不算猛烈,却也十分炙热,这胖大汉子四仰八叉,天下太平的睡在路边,宛如躺在柔软的锦床上一般,香甜中,竟没有一点汗渍。

楚云闯荡江湖有年,见状之下,心中已自有数,他知道,此人若非武林之士,亦必为道上同源。

在微一沉吟之下,他决心不去招惹这人,折向路旁行去。

忽然,那胖大汉子似是梦呓般道:

“奶奶的,那保暗镖的两个杂碎怎么还不来?这阳光虽不错,却晒得俺头皮有些发炸。”

楚云闻言之下,有些惊异,因为,照江湖规矩来说,下手劫镖之人,必须严守口风,并且多有帮手同伴,以免走漏消息,临阵失风,那有似此人这般荒唐与大意的!

楚云在心中略一推断,不由得将脚步放缓了下来,他知道这胖大汉子未见得会如此大意,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此人武功奇高,根本不将来人置于眼中,故意装聋扮痴,做出如此散漫形态,再则、此刻只有自已经过此处,这人口中出言,大有可能是冲着自己而来。

他脚步适才一顿,那胖大汉子已有气无力的开口道:

“打鱼干活的老弟,想看看热闹么?暂且站到一旁,俺稍待打发了那两个废物,说不得分你一点花红。”

那汉子说话时,仍旧闭着眼睛,晒着太阳,像是在自言自语。

楚云暗中一哂,抱拳道:

“老兄,你怎知道在下是打鱼为生之人?”

胖大汉子一龇牙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你脚步声来自全福村那岛方向,经过俺身旁时,衣裳上还带着那么一丁点儿鱼腥气,要不是打鱼的,莫不成还是射虎的?”

楚云听着对方这一番话,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他默立一刻,正待开口——

胖大汉子忽然一摆手,贴耳于地,面带喜色的道:

“来了,奶奶的,可教俺久等了,打鱼的伙计,快站到后面隐蔽之处去,免得吓破你的胆,呵呵吓破胆可要尿坑的啊。”

他说话时,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楚云依言退后三步,眸光微抬,就看到前路灰尘飞扬。一片蹄声,急骤地向这边移到。

顷刻间,两乘白马,已在两名中年大汉的驾驭下,如泼风洒雨般驰至二人身前。

胖大汉子忽然如杀猪似的高唱道:

“呃唷!”

媳妇不上坑哟。

为了俺尿床了。

可恨哪,你这小没心肝,狐狸精呀,

就忘了俺喜礼、喜饼、喜金送嫁妆?”

这首小调词谱甚为不雅,又在这胖大汉子的嗓门中怪腔怪调的唱出来,闻之令人捧腹喷饭,不敢恭维。

楚云强自忍笑,面孔却已涨得血红一片,而那两名骑士,更是惊得急带马缰,当下两乘健骑已嘶叫一声,人立而起。

这时,他们适才发觉,原来是有人在“唱歌”。

胖大汉子换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态躺着,双目已缓缓睁开,口中仍怪声怪气的唱道:

“老哥唷”

日头照得心痒腰酸哪;

奴问你:“怎的尚不来?”

他又哈哈笑道:

“咦,来矣,来矣,二位老哥呀,奴家还道你们变了心肠哩!”

两名骑士,俱是身材魁梧,容貌威武,二人睹状之下,已知不是好路数,倏然勒马退后几步,炯然注视着眼前的胖大汉子。

右面一个颔蓄短髭的大汉冷一笑道:

“阁下拦路相戏,莫非是与金钧银鞭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不成?”

胖大汉子一摸肚皮,搓下一团污垢,在手中把玩半晌,气定神闲的道:

“岂敢,岂敢,俺不过有件小事,意慾麻烦二位当家的一番。”

二人互视一眼,心中忖道:

“那活儿来了!”

仍是右侧的大汉开口道:

“阁下如若有所赐示,但请明言,只要在下等力之所及,无不从命。”

路旁的楚云听得不由赞叹一声,想道:

“这金钩银鞭果然是老江湖了,行事老辣落槛,光棍已极,自己以前好似亦曾听过二人之名,在镖行中混得甚有威望……”

这时,胖大汉子皮肉不动的一笑道:

“客气,客气,不过,只怕俺这个要求说将出来,二位非但不会从命,还恨不得要活剥了俺这身老皮也说不定。”

金钩银鞭二人同时心头一凛,但仍然强笑道:

“但请明示,以便斟酌。”

胖大汉子龇龇牙笑道:

“好说,好说,俺这个要求么,说出来也十分不大好意思开口,便是,俺想‘笑纳’二位鞍内所分藏的那一对翠佛。”

一言出口,金钩银鞭二人神色立变,右侧大汉面如寒铁般道:

“朋友,说话不能过火,逼人不可逼急,朋友既是道上同源,便也知道我们兄弟吃这行饭十分不易,若有其他要求,兄弟尚可设计周全,此事则断断无法从命!”

胖大汉子闻言之下仍然不温不怒,细眯着双眼道:

“这是自然,用口把式向二位商求,定然徒费chún舌,不过,若用手把式么,二位或者可以从命。”

金钩银鞭二人双手一拍,同时翻身下马,行动整齐划

胖大汉子啧啧赞道:“果然训练有素,不愧为鲁东第一镖头!”

二人不由气得面色焦黄,却是一言不发,四只眼睛,怒瞪着仍然躺在地下的怪汉。

胖大汉子吁了一口气,懒散的舒展了一下四肢,忽然闪电般翻身而起,长吟道:

“鲁晋迢迢连,狐偃一罗汉。”

金钩银鞭闻声之下,俱不由全身一震,脱口惊呼:“狐偃罗汉!”

胖大汉子一摸光头,洪声道:

“狐偃罗汉严笑天,专程伺候二位来了!”

他紧接着又道:

“金钩董泉、银鞭何樵,俺要得罪二位了!”

语声未住,这狐偃罗汉严笑天已神速绝伦的掠身向前,向二人一口气劈出十六掌!

金钩董泉厉叱一声,旋身斜步,一溜金芒闪处,已如毒蛇般插向严笑天肋下。

银鞭何樵与同伴一起动作,向相反方向跃出,但见银光闪处,一条鞭影猝卷敌人下盘。

狐偃罗汉大笑一声,右掌并指点董泉腕脉,左掌却穿过一片劲风,奇奋诡异的折向袭来银鞭,一招两式,狠辣刁钻,兼而有之。

金钩董泉厉叱半声,金色单钩急偏而上,反挂敌人手臂,双腿倏起,踢向对方腰股,而另一条鞭影,也配凑得恰到好处的抡到严笑天背后!

狐偃罗汉忽然将浑身肥肉一抖,“呼啦”一声,竟在瞬息之间缩矮了一大截,于是,钩挂、腿扫、鞭砸,已全然在一线的差异中落空。

严笑天这时的形态十分可笑,宛如一个随地溜滚的大肉球一般,只见他招式如飞,在一连串的反击中,尚且呵呵笑道:

“二位当家的,狐偃罗汉这两手庄稼把式还过得去吧?”

金钩董泉厉叱连连,吼道:

“严笑天,只要董某等生还此地,你便永远不得安宁!”

严笑天避过了银鞭何樵攻到的三鞭,长笑道:

“董镖头,咱们是骑在驴背上看书——走着瞧了,嘿嘿,俺狐偃罗汉虽然痴肥,却也不是水泡的哩。”

三人在笑骂怒叱声中,身形交击如电!绝招有如长江大河,交互迭出,人影、掌风、钩刺、鞭舞,闪成一片,难分难解。

楚云默立一旁,目光随着眼前跃掠的人影流转,心中忖道:

“这狐偃罗汉久享盛誉,为武林黑道中有数人物,却料不到竟是这副德性,而且,看他目前出手之下,虽然故做慌乱,却似是未尽全力,金钩银鞭二人功力虽高,只怕要保不住所携的暗镖了。”

要知道。楚云昔日武功,已是不弱,足可列为武林中高手之列,再加上在回魂岛上经过了那段虽然痛苦,却十分幸运的生活,在坚毅卓绝的磨练下,已怀有一身深奥无比的奇技,但是,他此时的一身武学,到底高强到什么程度,则连楚云自己亦不甚了了。

因为,他自离岛以来,尚未曾正式与人交过手呢。

但是,楚云却可自内蕴的丰富经验中,看出目前激斗三人的武功深浅。

这时,金钩董泉蓦然狂吼一声,将手中兵器挥舞成一片金网,密不透风的向敌人攻去,口中同时大叫道:

“樵弟,双功连一!”

银鞭何樵在避开严笑天撤身攻到的六掌之后,左手疾伸,立时与盟兄董泉所腾出的右掌相握。

二人手掌甫一接触,但见钩影银芒,蓦的威势大盛,有如飞瀑倒挂,带着一片锐风,呼轰压倒!

狐偃罗汉严笑天哈哈长笑,肉球似的身躯,已迅速无匹的在地面转旋了一个微妙的弧度,双掌挟着劲风,猛劈“二人背心!

于是,在瞬息之间,一道凝结成金银光网的劲气,竟如乾坤倒旋般倏然移转,不但适时挡住严笑天攻来掌势,反而凌厉的逆卷而上!

在呼吸之间,狐偃罗汉严笑大又怪叫一声,滴溜溜贴地游走,双腿几乎已不分先后层次的扫出十六腿!

罡风更烈,人影加速,在金钩银鞭施出他们压箱底的本领之后,抢制先机的激斗,已更为凶猛的展开。

假如楚云没有深奥的武功,便无法判测出场中各人的拼斗招式,而此刻,他却十分清晰的明白,两百招已过去了。

狐偃罗汉蓦而推出八掌,劲力洋溢中,他忽然大叫道:

“喂,二位莫非真个不见棺材不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 拦路劫宝 狐偃罗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