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一、仇如火 剑拔弩张

作者:柳残阳

此刻——

十步之外,马上的“一扇指天”古桂,棱棱有威的目光冷电也似的投注在紫千豪身上,雍容自如的,他启口道:

“尊驾想是西陲霸主‘魔刃鬼剑’紫千豪了?”

紫千豪踏前两步,微笑道:

“不敢,正是在下。”

古桂一双高挑的剑眉倏坚,他突然厉烈的道;

“紫千豪,你懂得江湖礼数么?”

神色不变,紫千豪依旧平静如恒:

“古桂,尚请你赐告。”

冷冷一笑,古桂道:

“迢迢千里,我等赶来寻你了结一段公案,你就用这种鬼鬼祟祟的下三流手法邀约我等见面?”

紫千豪笑了笑,道:

“我认为,这是最合适的一种邀约方法;古桂,如果换了你,想你也不会鸣锣放炮,列队恭迎我紫千豪吧?”

断叱一声,古桂怒道:

“小子利口!”

紫千豪冷凛的道:

“古桂,你不要把你自己看得太高,在‘咸阳’一带,可能唯你独尊,可是你不可忘记,此乃西陲,乃我孤竹紫千豪称霸!”

勃然大怒里,古桂又尽量压制火气,他冷冰冰的道:

“果然传言不虚,紫千豪,你狂得很哪!”

眉梢子一扬,紫千豪道:

“古桂,你也不弱!”

一声声冷笑,古桂道:

“紫千豪,你茶毒西陲千万良民,横行霸道,倒施逆虐,端端罪行令人发指,又以阴毒循谋陷害‘南剑’关兄,令其伤身成残,你手段之阴狠,心性之龌龊,已是天怒人怨,使得武林沸腾,江湖共愤,如今我中土武林同道联合一致声讨于你,誓诛此害,以安民心,以慰死难!”

后面,“双钹擒魂”房铁孤一闪而出,他双目突瞪如铃,鬓眉俱张,暴烈的。他大吼道:

“古桂,冤枉你是‘咸阳’一霸,中土武林大豪了,却竟如此含血喷人,虚捏事实,你这全是断章取义,诬良为盗,简直令识者齿冷!古桂,我问你,紫千豪茶毒西陲,横行霸道,你可有证有据?他倒施逆虐,手段阴狠,你又可找出真凭实证?西陲千里,紫千豪一夫独霸,却仁民爱物,济困扶弱,有‘小仁公’之美誉,他待人诚厚,行事磊落,更蒙受西陲疆边武林同道一致赞扬;紫千豪为孤竹魁首,律人律己却异常严格,不扰良民,不危善吏,一心沉浊扬清,赈贫苦,救急难,保忠良,清危困,那一端不是受人称善?那一件不是备获推崇?古桂,比起他来,你还差得远!”

气冲牛斗,五内生烟的“一扇指天”古桂还没有开始发作,两河首席高手的“银旗尊者”陆安已失声大叫:

“房掌门,怎么是你?”

“万流门”的掌门人“逸鹤”陈玄青也大出意外的道:

“房兄,你又怎会到了这里?”

那边,“白儒士”游小诗亦愕然道:

“奇了……房兄,你没有搞错对象吧?”

一直隐在紫千豪与房铁孤后面,背身垂首的“金煞手”熊无极也突然转了过来,大步踏出!

于是——

一阵抑止不住的惊呼低叫之声传自古桂那批人的口中。在他们惊惑迷惘的神色里,熊无极拱了拱手,道:

“各位兄台,久违了。”

像猛一下吞了把砂子到喉咙去,古桂窒息似的睁大了眼睛。他愣愣的盯着熊无极,好一阵子,才将心头的惊怒、怔仲、猜疑压制下来,呻吟似的怪叫:

“你你你……熊无极,你疯了?你怎么跑到紫千豪那边去了?”

“白儒土”游小诗也大大的吃了一惊,他强行镇定的道:

“老熊,这是搞的什么名堂?你,你脑筋没有毛病吧?”

熊无极硬生生咽了口唾液,他冷板板的道;

“不要惊奇,各位,很简单一句话,这次的争端,我觉得错在你们,不在紫帮主,所以,我倒了边!”

一片愤怒又惊异,厉烈又迷惘的叱叫喧嚷声响了起来,一双双利箭侧的人暴目光全投注在熊无极的身上,那些目光是痛恨的、奇怪的、怨毒的、惊惑的;一刹间,中原来人那过全混乱了。

熊无极夷然不惧的挺立着,他镇定的道:

“各为其是,你们不是,紫帮主是,只乃如此而已,大家朋友一场,我不愿和你们撕破脸皮,但是,希望你们也不要逼我太甚才好!”

暴雕似的大吼一声,古桂额露青筋,双目血红的叫:

“熊无极,你是要吃里扒外,出卖中原武林盟友了?”

chún角*挛了一下,熊无极冷冷的道:

“这不叫‘出卖’,古桂,仅是‘选择’,我已做了明智的‘选择’!”

“一扇指天”古桂气得连脸色都发了紫,他仰天狂笑,咬牙切齿的道:

“好,好一个明智的选择,熊无极,你这叛徒、姦佞、弃义背信的小人,我们全瞎了眼,错看了你,早该知道你这反复无常的东西不能界以重任!”

熊无极脸上毫无表情的道:

“随便你怎么说吧,只要我自认不愧良心,不背真理,也就灵台澄净,不觉汗颜了……”

这时,与熊无极私交最厚的“白儒士”游小诗忍不住拍马上前了几步,他又是焦急,又是惶惑的低叫:

“老熊,你,你是吃错葯了?怎么搞出这种场面来?你不要一时糊涂呀,我们是什么关系?你的胳臂弯子怎能朝外拗?”

熊天极那双青虚虚的小眼深深凝注着他这位情同手足的老友,嗓子沙哑着,他道:

“小诗,我一点也不糊涂,或是在再三思考之下做出决定的,紫帮主宅心仁厚,英明睿智,尤其是一位辨是非,识大体的难得雄主。小诗,他是可以信赖的,能以倚持的,小诗,你也过来吧,让我们哥俩还要和以前一样,永远连心连意,不可割舍!”

“白儒士”游小诗那张端庄而儒雅的面容不由是一阵红一阵青,他在冷汗涔涔里,有些喘息的道:

“老天爷,看在我俩多年交情的份上,老熊,你就不要使我难堪了,快过来,一切事情有我替你担待!”

摇摇头,坚决的摇摇头,熊无极道:

“小诗,我们相交三十余年来,像是亲骨肉,亲兄弟一样,你知道我脾性古怪,为人暴躁,因此活到这么大年岁并没有交到一个知心的朋友——除了你;只有你关切我,体谅我,使我在孤苦伶仃,浪迹天涯的怆凉岁月里还有一点温暖,一点寄托,我永不会舍弃你,难为你,但是,我却更不能昧着良心舍弃真理,抛扬仁义,小诗,紫帮主是真正崇仁尚义的一位年青霸才,他能容人,能用人,心胸磊落,度量宽大,我由衷的敬他服他,小诗,我只是选择了他作我理想的奋斗目标,而不是离弃你,小诗,我诚恳的希望你过来,让我哥俩重新站在一条阵线上,一条真正值得我们溅血舍命的阵线上!”

“白儒士”游小诗目光征忡、迟疑,又痛苦的凝望着他的老友熊无极——这位由自己推荐始而加入此次行动的老友,而游小诗的心里是难过的,惊异而又迷惘的,他搓着手,面孔上的肌肉也在一下一下的抽搐……

于是——

一直没开过口的“黑马金农”古少雄冷漠的启口了,他道:

“熊无极,若是像你这一说,那些厚额事敌,卖友求荣的叛徒姦逆,全都算是有了明智的‘选择’了?全都能振振有词,推过倭实了,嗯!”

熊无极看了古少雄一眼,语气不善的道:

“你这话说得有欠思忖,古少雄,在我来说,除了游小诗与我是真正的朋友之外,你们各位与我关系泛泛,甚至有些素昧生平,根本就三竿子捞不着边!换句话说,你们也就不见得是我的朋友,而紫千豪与我一见如故,推心置腹,他也不见得就会是我的敌人,既然如此了,我要帮那边只看我自己的抉择,这丝毫不愧对良心,而我也并未出卖你们,更没有厚颜事敌之辱,因为,敌友之分,全凭我怎么去判断了!”

冷森森的一笑,古少雄道:

“好一张巧言令色的利嘴,熊无极,‘金煞手’之名响撤天下,我却奇怪,你是凭什么混到的?”

神色很厉,双目中煞气盈溢,熊无极暴烈的道:

“你少用你那些讥讽词儿,古少雄,假如你不知道我是凭么混到今天的地位,嘿嘿,或者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

俊美的脸庞上如罩寒霜,古少雄恶毒的道:

“当然,熊无极,我姓古的少不得要领教一番你这叛逆贼子的那双金煞手!”

双目暴睁又瞌,熊无极阴沉沉的道:

“好得很,古少雄,我们有的是时间!”

一恻,“钟剑老尼”清尘师太忽然吟了一声,语音沙哑的开了金口;

“各位施主,我们万里迢遥,远自中上赶来西陲,目的是做什么的?是为关施主复仇雪恨呢,抑是来表演chún枪舌剑的?贫尼认为,不论是谁对谁非,我们都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解决,老是在这里唠叨不休,于事又有何补?”

那边,“黑白金刚”里的胖和尚——白金刚,已高宣一声佛号,沉沉的道;

“洒家同意清尘师太的说法!”

他的话还刚刚说完,蹩了好久的关心玉独子关功伟已摧肝沥血般悲愤至极的狂叫起来:

“各位叔叔伯伯,大师师太,重伤我父的仇人就在眼前,羞辱中原武林一脉的葱鹦也在眼前,列位尊长们,我们还等什么?还待什么?这魔鬼只明白暴力,只认得血腥,我们还不用他期冀的这些来诛除此害,更要挨到什么时候啊!”

一直沉默着的“中条山”怪杰“夺月连星”单如这时也开了口: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我们既然接受了‘侠义帖’应邀前来助拳,便须贯彻到底,无可犹豫,各位,该行动了!”

“一扇指天”古桂阴恻恻的颔首,他道:

“不错。该行动了……”

这时——

紫千豪用手中“四眩剑”拂开豹皮头巾,平静无比的道;

“中原朋友们,各位且情稍安毋燥,在干戈之前,各位是否考虑过可用其他比较平和一点的方式来解决此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