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十三、狠与煞 断魂落胆

作者:柳残阳

十名孤竹大汉闻声立时齐齐后退,那青面人物刀花连挽,正待追杀,熊无极已大笑着当空便劈出了十九掌!

猛的掌力有如十九记铁锤捣出,那青面大汉甫觉不对,立即跃闪,却已被熊无极的掌风边缘带得打了三个旋转!

毫不迟疑,熊无极闪身而进,掌势如雨,腿影如椿,攻击之犀利有如雷轰电掣。只是几个回合,业已将那青面人逼得步步后退,招架无方了!

在四周的那几十名孤竹儿跟这时才纷纷转身,重新开始了追杀船上敌方残余的行动!

此际,可怜整条船上,那三十多名候龙宝的锦衣亲随,如今早就伤亡殆尽,只剩下五六人不到了,另一条船上却更惨,二十来个侯龙宝的家丁,仅存下两名尚在那里浴血苦撑……

这一场厮杀的胜负之分,到现在已经可以看出大端来了,孤竹帮分斗合击,将情势完全控制手中,他们已掌握住整个战场的局面,不用太久,他们的目的物即将落进网里……

另一条船上,那四名保镖人物终于叫祁老六、伍侗加上苟图昌三人的联手力量赶下岸边,祁老六没有跟去,他马上指挥着他的一干手下残杀剩余敌人,并彻底搜船,苟图昌与伍桐则紧跟着那四名仓惶遁地的仁兄追上!

当然,那四名保镖人物并没有能奔出多远——“毛和尚”公孙寿与他的两百名儿郎早已养精蓄锐,严阵以待了,这四个人目睹前路被阻,正目惊惶,公孙寿已挥动着他的沉重亮银棍,猛虎出柙似的冲了过来!

四个人暴叱大吼,立即散开,当公孙寿的家伙才与那个满脸横肉,手使一双大板斧的壮汉交刃,后面,苟图昌及伍侗二人,已两只大鸟也似凌空扑到!

“断流刀”伍桐厉吼着,一旋身接下了那个猴头猴脑的瘦小人物,苟图昌却威猛无匹的猛力攻向另两个瘦长的白衫中年人!

公孙寿是气足力猛,以追待劳,一上来便棍落如雨,银灿灿的光芒层叠似山,他的“七十七手大圣棍法”又狠又辣,施展起来仿佛风卷云涌,江河决堤,呼呼轰轰,强悍之极,他的对手那双大板斧虽也十分了得,但却在久战力疲之下又加上了心慌气浮,斗起来就未免相形失色了,公孙寿着着紧逼,式式强攻,这位原先骁勇凶悍的仁兄便只有连连后退,拚命招架,喘得就宛如一头拖拉重物的老牛!

另一边,苟图昌对付的那两个瘦长白衣人,看上去像是同胞兄弟,都生得一张狭脸窄鼻的面孔,也使着一式的兵刃一对“虎头钩”,他们与苟图昌拚杀全是采取快攻快扑,游走旋斗的战法,两个人进退有序,配合严密,功力的表现异常,纯厚精练,但是,技业高强的苟图昌并未受制,他更已暗自决定了戳敌求胜之道了……

四只虎头钓在苟图昌的身体四周穿掠飞舞,闪亮锐利的钩刃往往就稍差一线的贴着他的衣衫擦过,就当他们已经拼战了二十余招,左边的白衣人一双虎头钩冲入猛切苟图昌小腿之际,苟图昌已出人意料的以单足旋地,整个身体猝然斜倾,双手握着“牛角锥”奋力回扫,那白衣人双钩戳空,身形不及撤回,他在岌岌可危中狂吼尖啸,不退反进,连人带钩撞向苟图昌那边!

“我呸”一声,苟图昌的身形贴着地面两寸射出,他圆锥之势不停,只见蓝汪汪的光华暴风在突起的一记“咔嚓”声里,那名白衣人的双腿齐膝盖之下已被生生削裂砸断!两只虎头钩脱手抛甩,这位仁兄业已痛得滚倒于地!

另一个白衣人却闷不吭声,一双虎头构上下骤挥,紧迫而至,苟图昌狂笑着,贴地平射的躯体恢弹而起,“牛角锥”在一溜蓝芒中,快不可言的猝然飞戮!

“嚓”的暴响,苟图昌左肋下绽开一条血糟,几乎不分先后,他的“牛角锥”也一下子将那仅存的白衣人透胸穿过,强猛的穿刺刀,更将他这个对手撞出七步,仰头摔倒!

同一时间,他的右后方,也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重响,嗯,“二头陀”蓝扬善的金钢杖也在力战之后把他的敌人——那黑衣大汉的一颗脑袋,砸烂得不像是一颗人的脑袋了!

与伍桐拚杀的那个猴头猴脑的人物,这时不禁心虚胆颤,早已斗志尽夫,他的“流星锤”急速抛射十次,身子一旋,撒腿就跑,但是,他刚刚奔出五六步远,斜地里,苟图昌已一尊魔神似的扑过来!

吓得魂飞够激,就差一点叫出妈,这个猴头猴脑的角色舞起流星锤飞快凌空抖击,同时身形朝左侧拼命滚跃——

金钢杖的杖头在一片闪泛的寒光中带着狂风暴砸下来,恰巧迎上了这位猴头猴脑的角色,他全神放在苟图昌身上去了,根本就没有余暇再去顾及其他,于是当他在惊慌慾绝的一刹里发现了蓝扬善的金钢杖,再想躲避却已不及了,这个身材瘦小的人物窒息着尖峰着,右手的“流星锤”划过半个弧度,猛然反击蓝扬善,但是,就在他的“流星锤”隔着蓝扬善的头颅尚有两尺左右,蓝扬善的金钢杖便已先行够上位置,“篷”的一声将这人狠狠撞出寻丈之远,连连在地上翻滚了十几次后,略一抽搐即已寂然不动!

呵呵大笑,蓝扬善一挥他那柄血迹斑斑的金钢杖,叫道:

“二爷,如今就只剩下那个和毛和尚亲热的狗头了!”

苟图昌撷下一条内襟掩扎住左胁那条伤口,狠毒的道:

“宰他!”

手执金钢杖在头顶上一旋,蓝扬善大摇大摆的逼了过去,另一头,“断流刀”伍桐也早就虎视眈眈的在一旁掠阵了,跟在蓝扬善之后,苟图昌也大步行到,他手提“牛角锥”,在眉毛稍边的那块青色疤痕隐隐泛着赧赤的红光,衬着他的冷厉双眸,顿下根根见肉的黑胡子,那模样,狞猛极了,也凶悍极了!

手使大板斧的汉子这时越发招数散乱,行动迟滞,大汗如雨中,甚至连脚步也都不稳了,如今,他不只是心慌气操,暗自惊恐,就算脑子里转动的主意吧,除了逃命,便没有别的了……

“毛和尚”公孙寿挥棍如飞,精神抖擞,斗志高昂,他打得又狠又急,矫健无比,一步一步困紧了敌人,攻势也一下较一下更形凌厉了……

突然一个斜身暴过,公孙寿偏头让过了劈来的大板斧,当斧刃的凉气拂过他的头背,他的亮银棍已毒龙出洞似的倏然捣出!

大吼一声,对方右手斧不及收回,左手斧却由下往上,猛力硬崩,公孙寿捣出的亮银棍却不再往前,他双腕猝带,一边的棍头立即后插,“噗”的穿进了沙地,而就在棍头方才插进沙地的一刹,公孙寿已以棍身为中心为轴,两手握棍,整个身体闪电般横着飞旋,双脚猛增如椿,他的对手两招俱然落空而下,连惊骇的念头尚未及兴起,“吭”的一声已吃公孙寿踢得干着飞跌而出!

那人的大板斧一柄业已脱落,尚拉着另一柄在手中狂乱挥舞,然而,他在空中翻跌的庞大身体尚未沾地,“断流刀”伍桐已暴叱一声,蹲身,侧首,挥刀,三个动作一气呵成,银光电闪电“刮”的闪响扬起,那人已在一阵尖厉得令人毛发悚然的惨号下被伍桐破了膛!

目光毫无表情的注视着那具拖连着花花肠脏重重摔落于地的尸体,苟图昌沉稳的道:

“有人带彩了不曾?”

抹抹额头汗渍,“毛和尚”公孙寿喘了口气道:

“我还好,没伤着什么……”

“二头陀”蓝扬善吃吃笑道:

“咱更平安了,伍侗小子却自占了便宜!”

一甩刀锋上的血水,伍侗笑道:

“胖哥,你的家伙硬哪!”

“呸”了一声,蓝扬善笑骂道:

“却德!”

环视四周,苟图昌道:

“扬善哥,你们三人在此布阵待命!”

蓝扬善连忙答应,又道:

“二爷,你的伤?”

摇摇手,苟图昌快步赶向岸边,现在,那两条船上的战况已然一眼分明了,与熊无极较手的青面人已经被捆得像个粽子一样搁在旁边,但是,看那青面人奄奄一息的样子,就是用不着捆绑他也无法动弹了,熊无极必是将此人伤得不轻,另外,与贝羽拼搏的麻脸勾鼻人物,也因为熊无极站在一旁为贝羽掠阵中抽冷子偷袭他,使得他左支右拙,防不胜防,面颊上,四肢上,已叫贝羽刺破割裂了好几处,血迹斑斑,颇为狼狈!

“白辫子”洪超如今也占了优势,原来,在两条船上的残余全被肃清之后,已有六名头领赶至洪超这边加入战圈,那秃顶老者的心理业已受到已方惨败的严重影响,眼前敌人又增加了力量,怎不越发使他感觉心神不定,意态惶惶呢?

船首之中,紫千豪已完全压制住了常天成,明眼人一看即知,紫千豪并不愿意将他的对手杀死,他是想生擒对方,也就因为如此,紫千豪费了好大功夫仍未能将这姓常的收拾下来,此刻,常天成虽然早就混身上下伤痕累累,却仍旧在咬牙切齿的拚死力搏,高手相斗。要生擒敌人,比杀死敌人来得困难百倍,尤其常天常的武学修为之佳颇为惊人,紫千豪若将他当场格杀,先前多次俱可奏功,但想活捉他,可也不甚简单,为了这个心念,紫千豪已经与对方激战了七十余招左右啦……

孤竹帮属下的儿郎们,除了有数十人围立四周掠阵供谴之外,其余的全在祁老六调度之下展开了两条船里外上下的搜索与救护工作,只见人来人往,却十分静肃无哗,除了偶而传来的叱叫声外,便是交谈也都那么低沉而简洁,眼前,整个情势已完全纳入控制了!

苟图昌看明白了双方形态之后,他急步来到紫千豪这边,舐舐嘴chún,他低叫道:

“老大,你要活的?”

运剑似雷电之神手中洒出的蛇光霹雳,紫千豪身形飞绕纵横,攻势隼利,他平静的笑道:

“不错。”

苟图昌看了看气喘如牛,血汗交杂的常天成,多余的问道:

“可要我下来接替你?”

七十三剑一气呵出,紫千豪道:

“不用,他支持不了多久!”

大铡刀狂舞猛翻,在喘息中拚命攻拒,常天成嘶哑的叫:

“你……你少……他妈……狂!”

蓦然——

紫千豪在以险招取敌了,他的豹皮头巾飞扬,身形如箭,在大铡刀已经散乱的翻舞中猝而贴近,他仿佛已与大铡刀的光芒融为一体,惊险万状的随着铡刀的招式起落来回,就只瞬息,四眩剑的剑刃“嗡”声长颤,流光千条暴洒常天成,在常天成的历嚎里,紫千豪已闪电般弹射而进,飞起十掌将他劈得连连打着转子横摔出去!

不持常天成摔跃的粗壮身体再有挣扎,七八名如狼似虎的孤竹大汉已扑了上来,手脚俐落无比的立即给他以牛皮索捆了个四钻马蹄!

长笑一声,苟图昌道:

“姓常的,我们龙头老大这‘轮回十八式’中的一记绝招够看么?你好生记着了,那叫‘星尾向穹’!”

紫千豪平起剑身,又微微下指锋刃上,一串血珠子滴溜溜沾成一线坠落船板,他有些乏倦的道:

“这小子功夫相当硬扎!”

点点头,苟图昌道:

“是的,比我还强上几分,但老大摸如果不是想活捉他,根本就用不着费上这许多手脚,再加一个常天成也早教你活宰了!”

笑了笑,紫千豪道:

“你是在高抬我了,老伙计!”

哈哈一笑,苟图昌道:

“此乃事实,老大。”

紫千豪侧首看着在甲板上阵阵抽搐抖素不停的常天成,又望了望常天成浑身上下的伤口与四溢的鲜血地低沉的道:

“此人身中十一剑,另浮伤七处,方才我又震伤了他的内腑,错开了他的右腿筋脉,难为他却能忍住不吭一声!”

苟图昌道:

“他若忍不住,老大,也就算不上是一个人物了!”

微微一笑,紫千豪又道:

“事情都妥了么?”

朝贝羽那边一指,苟图昌道:

“就剩那一处了!”

紫千豪瞥了两眼,目光又移向上面的船楼子,船接上,除了两具尸体外,就只见几名孤竹大汉正在往来奔忙着……

启步向贝羽与洪超那边行去,紫千豪平静的道:

“事不宜迟,早些了断为佳。”

跟随着,苟图昌笑道:

“你放心老大,马上就行了,马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