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十四、江湖义 财命分明

作者:柳残阳

当紫千豪与苟图昌正往这边行来的时候,熊无极刚好从一边狠狠摔了那个麻睑勾鼻的人物一下,那人一个惊颤,“喀”的一声,贝羽的大马刀就又在他左肩上开了一条血口子了!

呵呵笑着,熊无极道:

“娘的,你们不是说‘不是猛龙不过江’么?就像你们这种‘猛龙’呀?连他勇于的龙爪也不够沾边的份,却像龙的那张大嘴,吹的口气可吓人哪……——

这位仁兄使的是一柄山形叉,叉身沉重,灿亮生光,在平时,他施出来或者相当惊人,但如今可差上一把劲了,本来,他与贝羽之斗,不敢说胜,至少也败不了,但周围的惨败情景给予他的威胁异常巨大,不啻是在无形的削弱他的功力,方才开始,又加上熊无极的插了过来,他就更是不济了,熊无极并没有明着协助贝羽联手制敌,他表面上只是站在一傍掠阵。但是,这位天下有名的好手却不时抽冷子暗算眼前的麻面朋友,而他这暗算虽不狠毒却异常捉狭,不是猛丁古锡地一脚,便是神鬼不觉的重重拧他二把,麻面仁兄当前有焊不畏死的贝羽,四周有虎视眈眈的孤竹大汉包围,情绪上业已低落沮丧得无以复加了,再增添了熊无极这个厉害角色的掠阵,更不时来上那么几下子,麻面朋友便是三头六臂已早就没有种啦,何况,这时他又模模糊糊的看见了紫千豪与苟图昌走了过来?

贝羽的点钢短枪蛇信般暴闪而来,右手大马刀翻飞滚斩,麻面朋友在倾力拦架中突的怪叫一声,洒着滴滴鲜血回头便冲!

“想走?”熊无极大笑着飞起二十二掌连串阻止,麻面仁兄不敢硬闯,身子一个跄踉又反退回来,贝羽的点钢枪及大马刀紧随不舍,再次狂风暴雨般罩下!

双手握叉,麻面人奋力抗拒,在一片不绝于耳的叮喷震声里,贝羽猝然一个翻滚闪进中宫,麻面人物急退忙跃,山形叉又立即下拦。但是,就在这时,他背上倏觉一股大力推来,不由自主的往前一仆,山形叉斜滑半尺,“噗”的一声,贝羽左手的点钢枪已经完全透进了他的小腹!

“哇……嗷……嗷……”

惨厉的号叫着,麻面汉子抛掉兵器,双手捂着小腹,凸瞪着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珠。在脸上的五官刹时歪曲下,痛苦的缓缓跪下,跪下,终于一头跌倒!

背负着双手,熊无极摇头道:

“你看看,你看看,他必是十分难受的,脸上那一颗一颗的麻点都变成青颜色的了……”

微微喘着,贝羽拱手道:

“多谢熊老兄一臂之助,若非作方才在他背后加上一掌,只怕我还不能这么快便得胜奏捷!”

眨眨眼,熊无极狡黠的道:

“那里那里,这小子只是滑了一跤而已……”

贝羽那张清秀使朗的面容上涌起一片坦挚的笑意,他拭拭额上的汗渍,笑着道:

“熊老兄,你太客气。”

一个突来的闷吭打断了贝羽的话,他与熊无极立即循声注视,嗯,在他们后面,那秃顶老者和洪超激战之处业已发生了变化,一个共同围攻秃顶老人的头领肩上挨了一锤,方才超倒,那秃顶老人的大腿上也吃洪超同时挑下了一块肉,那声闷吭,都是挨睡的孤竹头领口中所发出!

愤怒的一哼咆哮道:

“娘的,这老狗是活腻味了!”

贝羽亦切齿道:

“我去取他!”

说着,两人快步过去,但就在他们刚想分别出手的一刹,后面的紫千豪已扬声道:

“二位且住!”

停下脚步,熊无极回头道:

“紫帮主,怎么?还要让那老狗再活一甲子不成?”

淡淡一笑,紫千豪走上前来道:

“非也。”

熊无极镇惑的道;

“却又为何喝止我俩?”

一边,跟上来的衙图昌低声播口道:

“熊老兄,老大的意思,最不必非要将这人杀却不可——如果他愿意服输就束的话!”

小眼一翻,熊无极道:

“我看这老狗头恐怕没这么服贴!”

紫千豪笑道:

“也不一定,熊兄,我们姑且试试如何?”

熊无极无可奈何的道:

“我唯你马首是瞻了,我的帮主。”

微拂豹皮头巾,紫千豪一笑侧身,面对仍在拚斗的七个人——“白辫子”洪超,五名孤竹帮头领,以及那个秃顶老者,紫千豪清朗的道:

“那位先生请了——”

正在浴血苦战的秃顶老人,闻声之下不由一楞,他手中的两只“八角锤”急沉蓦翻,同时后跃!

紫千豪立即道:

“孤竹帮所属全部退下!”

“白辫子”洪超正想跟上追杀,紫千豪的一句话却将他与五名手下硬生生拉了回来,在他们愕然不解中,紫千豪已经挥了挥手,自己缓步行上。

在秃顶老人五步之前站定,紫千豪注视着对方惊惶、迷惑、凄黯而又疲累的眼神,低沉的道:

“尊驾不见贵方人马业已全军覆没,无一幸存?识时务者为俊杰,尊驾马那贪官侯龙宝想也非亲非故,本份已尽,又何苦为了一点聘金卖此老命?更何况,便算尊驾这一条老命卖上于事又有何补?”

喘息着,秃顶老人汗雨如下,他惊疑了好半晌,才哑着嗓子道:

“姓紫的,你,你此是何意?”

紫千豪一笑道:

“无他,仅是不愿眼见尊驾为了一件不值丧命之事而丧命罢了,此意不是十分友善么?”

呆了果,秃顶老人又惊又喜又迷惆的道:

“为什么,紫千豪,你对老夫如此开恩?”

用四眩剑剑柄轻擦面颊,紫千豪道:

“很简单,尊驾高寿有一甲子了吧?”

秃顶老人莫名其妙的道:

“六十一,这又如何?”

点点头,紫千豪道:

“在江湖中闯,两道上混,舐的刀头血,吃的枪眼子饭,生活颇为不易,而尊驾业已活到了六十一岁,这很该庆幸了,而尊驾既已历尽艰辛,登此高寿,我紫千豪甚愿尊驾能继续长命下去,不要将晚年美景断送在此,尊驾以为如何?”

震了震,秃顶老人微微颤抖的道:

“紫千豪……你的意思是?”

深沉一笑,紫千豪道:

“尊驾可以回家,或者抚儿育女,或含怡弄孙,甚至与尊驾老伴闲话桑麻,笑谈往昔,皆全无不可,如若尊驾无家,于山泉林涯盖一茅屋,置一草舍,呼同辈人月下邀饮,傲啸悠游堪自得其乐,强似这惊涛骇浪,风橘云诡的江湖生活万千!”

秃顶老人的嘴角抽搐着,他激动又殷盼的道;

“紫千豪……此……此言当真?”

紫千豪平静的道:

“决无戏言!”

抖索了一下,秃顶老人道:

“那么……老夫可以……走了?”

和煦的微笑着,紫千豪道:

“当然。”

秃顶老者似是不敢置信的迟疑着,一面左觑右探,状极忐忑惶恐,紫千豪温和的说道;

“尊驾请便了。”

握锤抱拳,秃顶老者惭愧无已的道:

“如此,老夫多谢了——”

说罢,他连大腿上的伤势也不抬缀,一个侧身自船舷上飞掠而去,再三回首之后,这位秃顶老人终于消失在疏林狭径的那一面了……

望着熊无极一笑,紫千豪道:

“熊兄,你信了么?”

熊无极哈哈太笑道;

“人言紫千豪功力盖世,武学精博,呵呵,不仅如此,紫千豪那张嘴却更是能软能硬,利害非凡,我何止信了?简直服了!”

这时,紫千豪转脸问洪超道:

“洪超,方才被那老家伙砸倒的一名头领伤势如何?”

踏上一步,洪超低声道:

“肩骨碎成四块,不过,可以痊愈。”

点点头,紫千豪道;

“我看也不至于太严重,否则,那老家伙便没有这般幸运了,虽是如此,他不也用他大腿上的一块肉来补偿了?那块肉,洪超,该有四两重吧?”

洪超笑了,他道:

“回禀大哥,我还没秤呢……”

紫千豪一笑道:

“记住一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人年纪大了,又在我们四面包围之下,若是再赶尽杀绝,未免就有失厚道,恕他一个,对我们并无损伤,在他来说,却拾回了一段可资省忆的生命,是么?”

接连点头,洪超道:

“是的,大哥,是的……”

一边,熊无极笑道:

“如今哪,紫千豪,我看该可以前去清点战果,并一观那俟龙宝贪官的嘴脸了……”

笑了笑,紫千豪道:

“当然,该去了。”

说着,紫千豪交待身边的贝羽道:

“叫祁老六押解贪官下船,并把清点出的财务运到岸上。”

贝羽答应着去了,紫千豪偕同熊天极、苟图昌三人沿着已经由孤竹帮属下搭好了的船板步行上岸,“白辫子”洪超则开始了检点伤亡的工作。

来到岸上,“二头陀”蓝扬善匆匆迎来,他笔呵呵的道:

“大阿哥,这种大批买卖咱还是第一次做,过瘾是过瘾了,却也好生不简单哪!”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自然,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纵然像我们这样的生存法子也是如此,往往所付的代价还更要艰巨!”

苟图昌也笑道:

“越干久了,胖哥,你将越会觉得我们的这行生意其实本钱最大,利润最薄,别的行当只是将本求利,再缀上劳力便得,而我们除了劳利之外,本钱却是鲜血与生命,这些东西,该是多么珍罕与宝贵!”

蓝扬善有些感慨的道:

“咱也深深有这个感觉,可不是么,咱们得来的每一饯财分里全有血,每一两里全有汗,谁说是他娘的无本营生哪!”

看着熊无极,紫千豪开口道:

“今天也多亏熊兄的大力了,否则,只怕我们还要费上一番手脚呢,那几个护船保瞟的脚色都相当不弱!”

“断流刀”伍桐插嘴道:

“可不是,一个比一个来得横,熊老兄可真帮了大忙啦……”

熊无极摆着手道:

“开玩笑开玩笑,这算帮什么忙?我就是不插手,各位还不是一样稳操胜券?何况这原本就是我该做的嘛,总不能眼看各位在浴血搏命,我姓熊的却抽着手观天哪!”

紫千豪诚恳的道:

“熊兄高谊,我紫千豪铭感五内,只是熊兄,你本乃白道人物,此次淌了这场混水,怕就有沾清誉了!”

“嗤”了一声,熊无极蛮不在乎的道:

“什么鸟的清誉?一个人的德操名声岂能仅以你挤身于那一道中而来断定?天下武林之大,名门正派,侠义白道的人物分布四海,何止成千成万?但这些人物谁敢保证个个光明正大,坦荡磊落?又有谁敢夸言这些人物个个品德高洁。操守不苟?我看任是那一个白道朋友也不敢吃这种牛,白道人物之所以与黑道仁兄们的不同处,也只是他们乃白道出身罢了,却不能完全以他们出身的门派或环境性质来断言他本人的品德,白道中人不是个个方正不阿,就如同黑道中人亦不是个个阴毒邪恶了样,总而言之,人的声誉须要那人的本身行为来定高下,决非仅靠他在外头悬挂的出身招牌而已,紫帮主,你放心了,我姓熊的根本就不理那一套,有人讲话,讲他娘的去,我熊无极尽其在我,犯不着要他人谅解!”

紫千豪动容道:

“熊兄高论,我赞同之极!”

呵呵一笑,熊无极道:

“这是一定的,要不,我两个怎会如此气味相投哪?”

苟图昌亦接上来道:

“熊老兄可谓本帮的知己了,这是孤竹一脉大伙的荣幸!”

熊无极老脸一热,道:

“乖乖,老弟你是他娘越将我捧得腾云驾雾啦……”

一侧,伍桐又道:

“这决不是故意抬你,熊老哥,对方今日十一名特聘的保镖人物里,吃你一个便放倒了他们一双半——”

苟图昌更正道:

“等于四个,那大麻子勾鼻的家伙若非熊兄在背后暗助一臂,贝羽还不晓得什么时候才搁得下人家呢!”

吁了口气,熊无权笑道:

“你们是成心给我戴高帽子来了?他舅子一顶接着一顶,你们说得口述四飞,这,我却承受不住了……”

紫千豪笑道:

“看不出熊兄脸皮却生嫩得紧。”

呵呵一笑熊无极道:

“不是我老汉脸皮嫩,而是帮主你这几位兄弟越话说得太肉麻,这业已连骨头全酥了!”

闻言之下,众人忍不住哄笑出声,而就在他们的大笑声中,船上,祁老六已经押解着一行惊惧慾绝,狼狈不堪的男女人物沿着跳板走了下来。

伍桐忙道:

“大哥,来了。”

点点头,紫千豪注视着那些在大马刀锋利闪亮的对口下颤栗着一行俘虏;他们一共是九个人,当先的一个体肥如猪,混身生满膘肉,一颗小脑袋长在那粗短的脖颈上。波细的眉毛,肿泡眼,小鼻子下却生着一张小嘴巴,裹在眼睑后的那双小眼珠看来虽是充满了惊恐畏惧,却仍在骨碌碌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江湖义 财命分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