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十五、仇凝死 根源细究

作者:柳残阳

当那常天成与他的青脸伙计被四名抬着他们的孤竹大汉重重放到地下的时候,两个人俱不禁由于伤口的扯裂巨痛而脱口呻吟起来,尤其是常天成,更扭曲得脸全歪了!

紫千豪看着他们,低沉的道:

“姓常的,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一下!”

咬着牙强忍痛楚,常天成虚弱而沙哑的语音迸自齿缝:

“要杀要剐,悉随摆布,还有什么好问的?”

谈谈一笑,紫千豪道:

“你倒蛮光棍的!”

混身抽搐了一下,常天成身上各处的伤口又有鲜血浸了出来,再一次染红了他身上原已破碎不堪,却又凝结成紫褐色血块斑斑的衣衫,脸孔泛着灰青,他喘着粗气,倔强的道:“比起你来,我姓常的至少还算有种!”

紫千豪徐徐的道:

“常天成,我没有闲暇功夫与你争执,我问你,你是什么出身?那个码头的?”

嘶裂的狂笑了一声,常天成道:

“怎么着?你是含糊我的伙计前来寻你报仇?”

冷冷一笑,紫千豪道:

“你听清楚了,姓常的,天下之大,或有胜过我紫千豪的人,但是,却永远没有我畏惧的人!”

“我就不说!你杀了我好了!”

紫千豪淡漠的道:

“你所以不说,并不是你以为你的那些狐群狗党能震住我——假有你真的还有一批狐群狗党的话,事实上你是不敢说,怕我姓紫的去斩草除根!”

“什么?”常天成怒发上指,青筋暴露的大吼道:

“我不敢说?我怕?我怕个鸟!”

紫千豪冷然道:

“不必强词夺理,你就是怕!”

怒瞪着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珠,常天成嘶哑的叫道:

“我常天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怕什么?我是藏边‘三丹教’的黑丹教主‘赤发星君’常天成,今日在这‘月谷河’栽了跟头,业已不做复返之想,姓紫的,你有种便于掉我永除后患,要不,我只须一息尚存,必不与你甘休!”

紫千豪微观讶异之色的道:

“你是藏边‘三丹教’的人物?”

呛咳几声,常天成道:

“我骗你做甚?这还有假么?”

吁了口气,紫千豪道:

“怪了,我听说你们‘三丹教’在藏边一带也颇有声威,但平常却并不干这无本生意,亦不替人保镖护院,你们的大宗收入是贩卖牲口,开设牧场,在藏边,你们不是拥着许多大的养马场与骡马行么?”

双目一亮,常天成微笑道:

“叫你头脑清醒,我们三丹教另还有着最大的砖茶庄和驮运队!”

点点头,紫千豪道:

“不错。那么你却为何又来替那贪官候龙宝保镖栈道,狼狈为姦?这不是有点自贬身价,舍本逐未了么?”

怒哼一声,常天成道:

“他付钱!”

紫千豪一笑道:

“多少?”

略一犹豫,常天成愤然道:

“告诉你也无妨,二千两纹银!”

冷峭的,紫千豪道:

“两千两银子就可以买动你这‘三丹教’的教主之一了,如此说来,你们‘三丹教’的行情也并不高!”

双目突瞪,常天成咆哮道:

“我‘三丹救’素未为人保镖护院,更不打家劫舍,但只要事情正当,有人付出代价,又为何不能干?”

紫千豪冷森的道:

“为贪官护赃财,是正当的么?贪官搜括的民脂民膏纳入口袋,由你们助纣为虐,替他握紧了那个口袋,也是正当的么?”

顿了领,他又道;

“在我边,不错你们‘三丹教’未曾于过无本生意,但是,我却知道那里有几拨马贼全仰承你们鼻息,受你们庇护,甚至几拨马贼的坐骑也全是由你们供给的,常天成,你就以为我孤竹帮也和那些马贼一样只是个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了?你以为你就可以像对付那些马贼一样颐指意使高高在上了?你完全错了,错得整个离了谱!须知绿林人物也有分别,骨头软与骨头便的大不相同,你想骑到我们头上还差得远!”

一侧,苟图昌亦冷厉的道:

“难怪这厮先前如此之狂,大约地把我们也看成与那几批马贼一般的角色了,哼,我孤竹帮却用不着仰承你三丹救的鼻息,根本就不把你们看在眼中!”

气得双目尽赤,全身抽搐,常天成吼道:

“你们胆敢侮辱我三丹教……我和你们拚了!”

紫千豪冷冷的道:

“现在,你用什么拚了”

睁得目眺皆裂,常天成尖吼道:

“我用一死来拚!”

苟图昌怒喝道:

“你想唬谁?”

脸孔倏然转为无比的凄厉骇怖,五官顿时歪曲,常天成那一头奇异的红发闪泛着狞恶邪毒的赤光,他眼角挣破,悲烈至极的狂号;

“三丹救的哥儿们啊,我常天成失手道擒,备受凌辱,已经无颜与你们相见,我今一死明志,哥儿们要替我报仇雪恨!”

一见情形不对,紫千豪飞快掠前慾待制止,但是,他却晚了一步,当他的手指刚刚沾上常天成的身躯,这位性烈如火的‘三丹救’被主之一业已‘咦喳’一声自行咬断舌跟,又“哺”的一下吐了出来!”

那条血肉模糊,状极可怖的大半截舌头,在沙地上跳了两跳,沾满了砂粒之后便静静的躺在那里不动了,常天成全身蓦地一阵急剧*挛,卷曲成一团,浓稠的鲜血染污了口鼻,他的两只眼球也凸出了目眶,就那样空茫又狰狞的盯着一点,不动,不转,更毫无光彩存在了……

缓缓收回手来,紫千豪叹息一声,道:

“这常天成好暴烈的性子!”

苟图昌上前略一检视后,苦笑道:

“死了也好,免得我们再多费手脚,老大,他曾经伤了我们不少手下,原本也恕不得的!”

应了一声,紫千豪道:

“只是,却又结下一段深仇了!”

低沉的,苟图昌道:

“这段仇,迟早也无法避免结下的……除非老大你在他伤了我方少人之后还能白烧过他,你不会这样做吧?”

紫千豪苦涩的一笑道:

“我会!”

征愕了一下,苟图昌呐呐的道:

“为什么呢,老大?”

紫千豪沉郁的道;

“为了免除日后更大的伤亡;图昌,常天成是‘三丹教’的三名教主之一,换句话说,也是‘三丹教’中的首脑人物,如果杀了他,只怕‘三丹救’不会善甘罢休,如若他们慾替常天成复仇雪很,倾巢而来攻袭,你想想,那时不管胜败属谁,其中的牺牲又该多大?要避免回后的损失,便只有忍下眼前的一口怨气,我之所以不想杀他,原因初在于此了!”

苟图昌瞭悟了自己大阿哥的一片苦心后,不禁遗憾的道:

“这小子该死,如果他稍微冷静一点,也不至于赔上一条老命,更说不定亦替他的一干伙计们免掉了一场浩劫!”

紫千豪沉重的道:

“或是也替我们免除了一场杀戈!”

搓着手,苟图昌道:

“现在该怎么办呢,老大?”

平淡的一笑,紫千豪道:

“等着‘三丹教’的人马前来,如若他们要来的话,图昌,我们并不怕谁,只是我们悲悯那些可能殒落的生命——不论是敌我双方那一边的生命,那总是成长不易,且又皆为他父母所生养的,是么?”

点着头,苟图昌道:

“是的,但大哥却无庸自责,你业已尽力挽救过了,事情不成,怪不得老大你,只能说姓常的命该绝此,或者,将来有些人的性命也就到了那个时候便气数尽了……”

叹了口气,紫千豪道:

“好令人憾然……”

这时,熊无极干咳一声,接上口道:

“呃,紫帮主,我有几句话如便在喉,不吐不快——”

紫千豪忙笑道:

“且请示下。”

熊无极抹抹嘴,道:

“紫帮主,你根本就用不着为了这件鸟事烦心,在江湖上混,他娘的死了个把人又算什么大不了?那一个道上出来闯江山不是拎着自己脑袋在手下嘟喳?强得过人,你宰了人家,技逊一着,人家宰你,这就是道上的公理,那有那么多好耽心的?他什么‘三丹救’若要来为这姓常的报仇,叫他们来好了,大家干一场痛痛快快的仗,一了百了,反正就是这么回子事,武林的传统亦乃如此,没有值得悲天悯人的地方!”

紫千豪涩涩的笑道:

“熊兄所言固然有理,但我所求的,只是能以将杀戈减至最少使减至最少,尽量避免伤害人命……”

大大不以为然的摇着头,熊无极道:

“话是不错,紫帮主,但你这样想,人家可不这样想,你有一肚皮的慈悲仁恕,人家可没有这多的天官赐福,莫不成那些邪龟孙要令你的脑袋,你还能伸出脖子去让他砍?”

紫千豪淡淡的晒道:

“这却未必!”

熊无极道:

“说得是哪,我们也让了,也忍了,还得叫他们骑到我们头顶拉屎?咎本不在我,不去找他们算败,已是大大的便宜,如果他们要来,行,大家便拚个鸡飞狗跳墙!”

抿抿chún,紫千豪道:

“‘三丹教’如来,事实上亦只能这样了,我们容让,却不能任人宰割!”

一拍手,熊无极道:

“对,紫帮主,我便赖着邓竹帮暂时不走了,水里火里,我姓熊的全跟着淌,这常天成晓得我的名头,他的伙计们也不会不知,今日此事,我业已两脚踏进,自己也算得上—份,有任何后果,紫帮主,让我们一同承担!”

紫千豪动容道:

“多谢熊兄大义相助!”

熊无极呵呵笑道:

“看你,又客气起来啦!”

一旁,苟图昌指着地下那个青面人,道:

“老大,这一个可要审讯一番!”

紫千豪颔首道:

“当然。”

说着,他俯视那名内腑受伤至巨的青面人,冷峻的道:

“朋友,高姓大名?”

捆得结实的背面人双颊一阵抽搐,孱弱的道:

“‘青面狼’杨才……”

点点头,紫千豪道:

“很好,阁下是那个码头的人物?”

喘息着,这“青面狼”杨才喃喃的道:

“我……我是单独行道的……”

注视着他,紫千豪道:

“今天侯龙宝所请的那些保镖,除了你与常天成之外,其他各人的来路底细还烦你露一露,我们也好琢磨琢磨,心里有个数。”

咽了咽唾沫,杨才艰辛的道:

“如果我说了……是不是就可以免除一死!”

冷冷的,紫千豪道:

“现在还不是你发问的时候,这个问题由我来决定,你只开口回答我所问的话!”

颤栗了一下,杨才犹豫了片刻,终于嚅嚅的道:

“为侯知府护嫖的人,除了我与常三教主之外,还有‘雪裳四钩’昆仲韩苏、韩醒、‘秃顶鹏’田寿长、‘笑中剑’廖合、‘毒麻子’包昌盛、‘金刀客’范锡雄、‘仙猴’赖向前、‘黑心老九’李群、‘双斧手’潘耀志……我们这些人中,除了常三教主得的酬劳较高,有纹银二千两之外,我们每上只得千两之数,且仅先付一半,剩下一半要等安抵目地之后始付……”

呵呵一笑,熊无极插口道:

“我幸掉的那个大口气三角眼、塌鼻梁,使丧门剑的仁兄,约莫便是什么‘笑中剑’廖合了,他舅子稀松得很,另一个吃我抖手便震翻了的角色,可能即是那‘黑心老九’李群啦,瘦得三根筋吊着个脖子,不顶一乌敲!而你呢,杨才,你挨的几下子怕也不好受吧?”

“青面狼”杨才沮丧的道:

“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苟图昌回忆着道:

“在我手中殒命的那两个白衣人物容貌极为酷肖,全是一张狭长窄鼻的面孔,又都使一对‘虎头钩’,大约就是那‘雪裳四钩’韩家兄弟了,他们还颇有两下子,我胁下尚吃他其中一个开了彩呢!”

后面一点的伍桐跟着道:

“那由我开了膛的人,可能即是什么‘双斧手’潘耀志了,那小子力大如牛,悍不可挡,就是心眼太死,若能稍为开窍一点,也不至于赔上老命……”

呵呵笑着,“二头陀”蓝扬善道:

“咱不管他是什么王八兔子贼,活砸扁了他一双,想一想,其中一个要金背砍刀的角色,琢磨就是那‘金刀客’范锡雄,后来抢着便直捣他个不吃食的那一位,大概便是‘仙猴’赖向前了,他确是一付猴头脑的样子,像只老大活猴子……”

顿了顿,蓝扬善又道:

“这样也好,姓杨的把他们的万儿名号报出来大伙心底也有个数,至少知道了自己乃是送的谁人之终,没得超渡了人家还搞不清楚受超渡的主儿是什么人!”

苟图昌一笑道:

“在船上叫贝羽解决了那个麻脸匈鼻人物,只怕就是那‘毒麻子’包昌盛了……”

他又向紫千豪道:

“老大,你忍释的秃顶老者,包管是‘秃顶鹏’田长寿,要不是大哥你开恩,他‘寿长’两字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仇凝死 根源细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