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十六、定奇谋 袖里乾坤

作者:柳残阳

捻捻颔下丛生的黑胡子,苟图昌道:

“说不定姓廖的师叔和姓廖的本人功力大不相同,更说不定他师叔铁胆无双,临折毋弯……”

“嗤”了一声,熊无极道: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钻洞,是吃屎的狗便窜不上高墙去,他舅子便凭那廖合的几手三脚猫把式,他的师叔还能强到那里?再高也高不了一指头,至于说他有种,这种也该和脑筋连在一起,只要他想想作孤竹帮的兵勇将猛,再琢磨这干如云的好手,我看他便是张飞的哥哥也得泄气,大凡是人,任那一个也不想顶着头朝刀口上撞!”

深思着,紫千豪道:

“熊兄的剖析极为有理,不过,天下也往往会有些出乎意外,超越常情的事件发生,我们不防一万,仅防万一,他们如来固是两相无忤,否则,便要因疏忽而增加损失了!”

连连点头,熊无极道:

“当然,当然,还是要预防万一——”

他又低声接着道:

“紫帮主,但那‘三丹教’恐怕就一定会来了!”

紫千豪微笑道:

“我业已考虑过了。”

他们几个人在说着话,在船上搬运金银物品的祁老六却正忙得团团转,方才参加厮杀的孤竹弟兄们人手不足,祁老六已经将公孙寿那二百名手下调了过去帮忙,一百多匹,健壮的马儿也卸掉了鞍橙,一字排在跳板下的岸边开始驮载物品,几百名孤竹帮的大汉们在两条大船的上下忙碌着,往来奔走,汗透重衣,他们将须要的金银财宝与应该留下珍贵细软分开,逐步分开装笼,及自另一条船的船底将一袋袋的米面抬出扛下,一时人声四杂、马嘶如啸,吆喝声,吭唷声,物体的撞击声,简直乱成了一片,若是有不知内情的人瞧见了眼前这付景像,包管还以这处荒僻的芦苇洲已经开筑成新码头了呢……”

祁老六满头大汗,两条船来回奔走着指挥搬运,他一面双手挥动,一面声嘶力竭的叱呼喊叫,连那只仅存的独眼也冒着红光,贝羽在上面帮着他的忙,公孙寿业已去至岸边协助马匹的装裁事宜,‘白辫子’洪超却负责救护伤者、掩埋双方阵亡的尸体,亦早累得头昏眼花了。

眼珠子梭来梭去的瞧着这付热闹的援这场面,熊无极不禁感叹的道:

“好家伙,你们这等浩大的无本买卖,看起来却像是一家大商号在码头上卸货一样,端的又繁嚣,又发财……”

紫千豪笑道:

“十分兴旺的模样,嗯?”

咂咂嘴巴,熊无极道:

“这些金银财宝,紫帮主,就是从这里运回傲节山去么?”

点点头,紫千豪道:

“是的,怎能带着随行?”

左右一看,熊无极又道:

“那一位押运呢?”

紫千家凑近了很多,压着嗓子道:

“苏家兄弟,伍桐,以及我!”

吃了一惊,熊无极正要开口,紫千豪已低促的道:

“小声。”

眼珠子一转,熊无极有了几分明白,他道:

“莫不是,此中有什么花样?”

深沉的,紫千豪道:

“这乃是一个饵,一个圈套。”

熊无极十分有兴趣,他迫切的道:

“为谁设的饵?为谁布的圈套?”

神秘的,紫千豪微笑道:

“你猜?”

沉吟着,熊无极突然振奋的悄声道:

“血狼星单光!”

“嘘”了一声,紫千豪颔首道:

“不错。”

立即又迷惑了,熊无极四处观望去,喃喃的道:

“可是,这小子的人呢?没有看见呀……”

紫千豪忙道:

“不要四处看,熊兄。”

赶快收回视线,熊无极仍然不解的道:

“紫帮主,没有看见这小子的踪影哪,莫非你知道姓单的在什么地方?有什么企图?”

摇摇头,紫千豪道:

“我不知道他在那里,也不晓得他有什么打算。”

呆了呆,熊无极愕然道:

“那么,你设的饵和布下的圈套有什么用?”

莫测高深的一笑,紫千豪道:

“这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熊兄,当然此中带有八分冒险的赌博味道,也等于是我和单光之间的较智!”

有如坠入五里雾中,熊无极疑惑的道:

“请说得详细点,我还是不大明白其中奥妙……”

轻细的,紫千豪道:

“单光是一个气量狭窄,心思狠毒,有仇必报,而又头脑慎密的人,我两次伤他,他恨我入骨,这些事你知道!”

熊无极忙道:

“我知道。”

紫千豪又道:

“他业已暗算过我几次,每一次多险些得手,而我一半凭运气,一半机智,次次都从死亡边缘逃了出来——这并不说他的武功强过我,但却证明了他手段的阴毒与计划的周密,在这几次事情里,我有一些好弟兄便遭了他的辣手,但是,单光主要慾对付的人是我,他渴望得我的命而甘心,而他又是神出鬼没,行动诡秘无比的,如今他在暗处,我在明处,要搜寻他极为不易,虽然,我已经下令全力搜查他了,但事实上恐怕没有什么希望,因此,我也将计就计,故意宣扬我急慾找他出来算帐的消息,好叫他警惕又加上愤怒……”

顿了顿,紫千豪更放低了声音道:

“方才我已说过,敌暗我明,我假定我们这次出山来此阻截候龙宝的行动已被单光侦悉——这是极有可能的;我假定他一直随着我们跟到附近,我也假定他现在就潜伏于距离不远的隐密处正在窥规着我们,假定他正睁着一双眼在注视着这里的搬运、人员的移动,以及说不定他正冒着此时我与你在交谈——”

震了震,熊无极尽力抑制住自己想回头查看的强烈慾望,他有些烦燥不安的搓搓手,呐呐的骂:

“他娘个騒……”

平静的一笑,紫千豪续道:

“所以,在这连串的假定下,我便生有一计——”

急切的,熊无极忙问;

“什么计?”

紫千豪表面上一派悠闲,语声却异常严肃低沉:

“还记得我刚才放意叫那侯龙宝的师爷大声报出我们取得财物的数目及种类么?固然我们也须要知道,但大半却是为了让躲在暗处的单光听清楚,如果他真在附近的话;我们用这笔财富做饵。”

熊无极渐渐降悟了,但他仍然问道:

“紫帮主,姓单的主要慾对付你,这个何,有效果么?”

抿抿chún,紫千豪道:

“这就要凭几分运气了,当然,我们将尽量使这个饵对他发生诱惑,因此,第一我叫他知道这笔财宝的庞大,第二,我故意不多谴好手沿途护送。第三,为了使他能两相兼顾,鱼与熊掌俱而得之,我将当场向第兄们宣布下一站的留宿处,好使他晓得我们行踪,在抢得那笔财宝之后又能转头追上我们。如此一来,我相信他会中计;熊兄,你该明白,仇报虽能令人产生勇气及毅力,但财富却能令人产生幻想与贪婪,何况,我又使他两相得兼?”

恍然大悟,熊无极悄声道:

“好计!”

笑了笑,紫千豪低沉的又道:

“稍停,我们的人马将分成两拨,一拨由我率领,直住我当众佯称的下一站目的地开拨,另一拨,由苏家两兄弟与伍侗带着护送财物回山,但是,我会在大队行出不久之后悄然潜蹑回苏家兄弟的护送队伍里,专程等待单光前来却截!”

熊无极笑了,他刚一笑,又忧虑的道:

“但是,如果姓单的根本就没有眼来,没有潜伏在这附近呢?”

摊摊手,紫千豪道:

“若是如此,我设下的饵及圈套使算白费。只有等到下次机会了;适才我已说过,这原本带着几分赌博性质……”

吞了口唾沫,熊无极小声道:

“这计划,大家都知道么?”

紫千豪低低的道;

“本帮大头领级弟兄全晓得,我们是在出发前临时商议决定的,那次会商你来参加,沿途奔驰又不便说,只有在这里告诉你了,这次行动,真真假假,大家都还表现得不错!”

呵呵一笑,熊无极道:

“你若不讲,我根本着不出你们骨子里还有这么记绝招隐着,还当你们全把心思放在这票买卖上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