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十八、九仞山 功亏一篑

作者:柳残阳

苏括老辣的一笑,道;

“因为兵刃的反光闪亮了朋友,看样子你们干这一行还是嫩得很呢,要不要再学上—点?”

宋德干黄的脸膛不由一热,他恼羞成怒的吼道:

“小子,你他妈连胎毛尚未褪尽,却在我哥俩面前卖那一门子的老经验?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世故而轻蔑的撇撤嘴,苏恰道:

“少来这一套,就凭你这一双不成气候的窝囊废,再摆出个什么架势也唬不住人——”

顿了领,他又冷冷的道:

“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咆哮一声,易天风道:

“干什么?小子,这还用得着问么?快把你们动自侯龙宝船上的金银财物留下,然后通通给大爷夹着尾巴滚蛋,大爷看在同为一道的情份上,说不得饶过你们的狗命!”

哈哈笑了,苏恰道:

“如此说来,是黑吃黑了?”

宋德接口,恶狠狠的道:

“是又如何?”

苏恰面色一沉,道:

“凭什么?”

大叫一声,宋德手中的“飞蛇练”“飒”的凌空抖了抖,他瞪眼咬牙,凶神恶煞般叫:

“凭什么?就凭我手上的家伙!”

懒洋洋的瞧着那条闪亮的“飞蛇练”,苏恰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的道:

“不够看,二位,我奉劝你们还是在未将脑袋留下之前赶快逃命吧,要分孤竹帮的赃,你们差得远!”

宋德与易天风二人互觑一眼。又急匆匆往有边的草丛深处投去一瞥,易天风色厉内荏的吼叫:

“小子,你他妈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在那里自己找难看,惹翻了我们动起手来,只怕你们连喊天全喊不出了!”

宋德也一唱一和的叱喝道:

“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就他妈不来,大爷们既敢上前拦道,没有两下子,成么?放在你们脚前的台阶你们不下,还非要等到跪地求饶的节骨眼不可?”

半眯着眼,苏恬淡淡的道:

“你们两个是一双牛皮匠!”

二人同时一怔,一怔之后又随即勃然大怒,宋德跳着脚厉吼:

“你胆敢嘲笑大爷?混小子,你八成是活腻味了,看我宋大爷怎生整治你这不开眼的东西……”

易无风也横眉竖眼,挽袖子咬牙的大叫:

“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老子们若不抖漏抖漏你这乌龟孙,你还当老子们是在和你做耍子的!”

微微斜身,苏恰伸出左手姆指朝后一比,笑嘻嘻的道:

“我且不说你们两个一对寿头是在虎嘴上拔须,你们既然要黑吃黑,请,后边百多乘马背上全驼的是,只要你们二位自信有这个本事拿得去,尽可放手去拿……”

这一下,两位仁兄却又犹豫不前了,他们在那里推推拉拉,期期文艾的,应该怎么做全没有生意啦……

豁然大奖,苏恰道:

“哇哇!窑子里的烂污货岂能上得象牙床?就将这些金银财宝摆在那里,你们二位也没得这个胆量去取呀!”

宋德与易无风正在脸红脖子粗的下不了台,想动手又畏惧对方人多,不动手更站不住脚的当儿,斜刺里,浓密的“雀尾草”中突然“啦啦啦”暴响,一条人影已疾若鹰隼凌空扑落,右边一团蓝光,左手寒芒如电,兜头便兜向苏恬!

猝不及防中,苏恰大吼一声,贴地狂旋,只见光影倏幌,“刮”的一声裂帛之响扬起,苏恰的肩头已然冒了血光,

厉厉啸如泣,苏恰的四弟苏言自鞍上长凉而至,大马刀猛挥猛翻,接应乃兄,苏恬藉此瞬息之机,也在一个斜身下将后背的马刀拔出!

那从草丛里扑出的人影却不接战,狼枭般怪笑声里,已经倏然退出九尺!

苏言亦不追击,他横刀当胸,一面斜视自己二哥,焦灼的问:

“怎么样?可伤得重?”

站在三步之外,苏恰的左肩头已是农碎肉绽,鲜血淋淋,他咬牙嗔目,发梢上指的瞪着那伤了自己的敌人,边愤怒的道:

“不要管我,老四,只是皮肉之伤……”

是的,那个挺立于前,瘦削枯干的人物,正是孤竹帮慾凌迟碎刚的强仇大敌——‘血狼星”单光!

现在——

宋德与易天风二人算是如释重负,大大的嘘了口气了,两个人立即狗撅屁股般急巴巴赶到单光身侧,宋德首先堆起一脸卑恭的馅笑,低声下气的道:

“单爷,你老可来接应我们了,这个狗头不长眼,还以为只有我们两个来踩盘呢,你老就没看见方才他那种神气劲,嘿嘿,单爷这一现身,便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正好叫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煞煞他的狂妄!”

易天风也斜睨着苏家兄弟,趾高气扬的道:

“单爷哪,我们晓得你老乃是手下留情,只给那混账小子一个教训,要不然,你老心里仅须稍为横上一横,哼,不就活摘了那小子的脑瓜啦?”

黄疏疏的倒搭眉一竖,单光那张黄依依的困容上热气满布,他重重一哼,冷厉的叱道:

“一对饭桶,都给我站在一边去!”

宋德和易无风两人不禁猛的一哆嗦,再也不敢多放一句屁,全噤若寒蝉般垂手退到后面。

傲然反瞪着苏家兄弟,单光暴烈的道:

“看什么,不认得是我姓单的么?你们孤竹帮这群乌合之众,鬼头蛤蟆脸的狗才和我算是老交情了,你们不是正谴出大批深马在搜索我吗?很好,我不用你们费心,自己投上门来了。来呀,你们过来擒我呀,也好替你们那些死在我手里的狐群狗党出口冤气!”

苏家兄弟不由全双目如血,怒发冲冠,满口钢牙咬得“喀崩”作响,苏恰手中的大马刀斜举,尖厉的吼道:

“单光,你这千刀杀,万刀剐的畜生,孤竹帮要吃你的肉,剥你的皮,挖你的心肝来祭奠那些遭你毒手的弟兄们!”

青筋暴浮额际,苏言也悲愤的大叫:

“遭了单光这魔崽毒手的弟兄们英魂不远,今日此刻就是孤竹一脉替你们报化雪恨的时候了!”

冷凄凄的摇摇头,单光不屑的道:

“二位朋友,不要在那里大呼小叫,这种架势唬不住谁,妈的,我单光走南闯北,场面见多了,你们这一套,连个放屁全不如——”

连正眼也不再看苏家兄弟,单光又道:

“我今天来,主要就是笑纳你们却自侯龙宝手里的这批财物,黑吃黑也好,虎嘴上拔须亦罢,随你们嚷嚷吧。反正这批东西我是要定了。你们要是识相的,乖乖将财宝献出,我便放你们过去——老实说,宰孤竹帮的狗才我已是宰得腻味了,不用多久,我自会与你们那个姦波刁滑的混账帮主紫千豪决一死战,和他打一场才叫过瘾,你们呐,全不够看,若是我再斩瓜切菜似的杀得你们尸横遍野,嘿嘿,没得叫人说我单光太也以强凌弱了!”

双目突瞪慾裂,苏恬狂吼道:

“你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

苏言也厉声道:

“姓单的,孤竹帮的血海深仇一笔笔背在你身上,你万死尚不足赎其罪,却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胡拉八道,今天你自寻绝路,休说那些术宝你连边也不要想沾,便是你这来狗命亦回不去!”

寒森森的一呲那口黄牙,单光阴毒的道:

“是么?我倒要试试!”

说着,他踏前一步,冷峭的道:

“别他妈妈的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有种的就上来,老子站在这里一个一个侍候你们早归西天!”

苏恬大吼道:

“单光,你这个狗杂碎——”

单光冷冷的道:

“小子,你即要为你的污言秽语付出代价!”

于是,就在苏家兄弟气愤膺胸,正待拼命扑上的一刹,后面,一个冷清清的语声已铁似的传来:

“单光,这代价还是由我来付吧!”

骤然闻声,单光不由面色倏变,他惊愕的急急循声注视,嗯,隐在骑队中的紫千豪业已缓步行出!

紫千豪面庞上是一片肃煞,一片冷酷,一片仇恨融合着一片沉痛,他那双眸子里似是流灿着隐隐血光,就这么牢生生的盯在单光的脸上。

不由自主的暗里打了个寒栗,单光退后一步,惊怒交加的道:

“你——?”

紫千豪毫无表情的道:

“奇怪我为何会忽然在此,是么?单光,天下之大,有脑筋的人并非只有你一个呢!”

单光猛一跺脚,大吼道:

“姓紫的,我料不到你竟是恁般阴诈狡猾之徒,也好,我们之间的重重血债,正可在今天了结!”

紫千豪仇恨如海的道:

“这全是废话,单光,你还以为我将再给你一次施展龌鹾手段的机会么?不,永远不会有这种机会了!我们要公平的拼斗,不乘人之危,不用鬼魅技俩,只是正大光明的来分一次生死,你赢了,你宿怨得泄,我胜了,我血仇可根,单光,就是如此而已!”

单光细窄的眼睛急快眨了眨,下塌的眼皮里那双小眼珠碌碌转动,他冷冷一笑,道:

“就是这样,紫千豪,你以为我姓单的会含糊你?走,我们且到一个清静无人的地方去来个彻底了断!”

神色冷漠,紫千豪道:

“用不着,这里的河水够好!”

一看对方不上自己的圈套,单光不由恼羞成怒的暴喊:

“姓紫的,你他妈没有种?”

森酷的笑了,紫千豪道:“少出点子,单光,我不上你的当,就在此地,就是现在,我没有太多功夫和你祉淡!”

拉不下脸来了,单光恶狠狠的道:

“我后悔不在擒着你的那两次就先一锤砸碎你的狗头!”

平静的,紫千豪道:

“那两次不是你擒住我,单光,而是你来我之危想谋害我,可惜的是,你仅未得逞,你将终生无法得逞了!”

对紫千豪这样的强者,单光不敢有一丁点粗心大意,他也更不敢依照惯例贸然抢先动手了,斗鸡似的紧盯着紫千豪,单光狰狞的道:

“今天不是我,就是你,姓紫的,你来吧,还在等什么?”

右手握着四眩创,紫千豪踏前一步,冷冷的道:

“你不再多看一眼这人间世?单光,只怕你不会再有什么侥幸苟存了。”

狂笑如雷,单光阴恻恻的道:

“紫千豪,你狂得离了谱,我认为,这人间世,倒是你该趁着这个机会多留意一下才是!”

将头上的青巾微拂,紫千豪凛烈的道:

“那么,我们就来证明看谁对——”

说着,他突然厉声喝道:

“苏恰护队,伍桐与苏言点齐三十名弟兄前取单光那一对帮凶狗命,不要活的,给我将他们乱刀分了!”

紫千豪语声宏亮惺骼,有如铁石交击,在寒瑟的空气中迸扬传荡,苏家兄弟轰偌一声,苏恬反掠而回,苏言的大马刀已暴挥猛斩,扑向那动的宋德与易天风二人!

宋德与易天风两个,原是站在单光身后的,这时一见苏言如一头疯在船冲了过来,不觉又是愤怒,又是意外,二人立时分跃左右,宋德还大吼道:

“大胆狗才,你是不要命了!”

苏言的身形着要掠至宋德和易天风那边就必须经过单光眼前,这时,他隔着单光不足三五步路了——

突然嗤嗤狂笑,单光肩头微斜,暴叱道:

“先躺下——”

形随声动,单光左手的“无耳短戟”猝然流电一样笔直戳向苏言胸膛,来势之猛,无与伦比!

但是——

斜刺里一股耀目的精芒就那么恰好不过的突飞而至,又快又猛,又狠又准,在一串震耳的金铁撞响声中火花四溅,单光狂吼一声,踉踉跄跄侧退三步,就这一刹功夫,苏言业已闪越而过,毫发无损!

一双小眼珠子上血丝密布,仿佛慾突出眼眶似的怒瞪着紫千豪,单光暴厉的尖吼:

“紫千豪,你他妈还是一帮之主,就用这等下九流的法子来暗算作家单大爷!”

紫千豪左手执着剑鞘,右手握四眩剑,他距离单光六尺,此刻,他冷峭的道:

“你的所行所为根本不能算人,因此,对付你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气得全身都发了抖,单光咬牙切齿的叫:

“姓紫的,老子要活剥了你!”

微微一笑,紫千豪闪电般跃向单光,而就在单光迅捷的腾拣回击中,他前跃之势已然斜出,四眩刻变成了反手式,毫芒暴涌,七十一剑在一个时间里不分先后的猛罩下去!

单光惊呼出口,“千锥锤”攒起晃截,“无耳短戟”翻舞飞旋,在蓝芒与寒电的交织下,只听得撞击之声震响一片,当这叮鸣的剧响还清亮又生脆的激荡在空气中时,单光却再度狼狈的退出五步!

四眩剑挥振奔掠,宛似江河浩滔,又如流云滚滚,像煞瑞雪飘舞,更幻冷虹千万,以无匹隼利的锐势卷向了单光!

瘦削的身影腾挪跳闪着,单光咬牙不退,他右手“千锥锤”带起团团蓝色的光圈纵横翻飞,左手的“无耳短戟”刺戮伸缩有如毒蛇吐信,在光华的流灿回旋里,须臾间已与紫千豪拼斗了二十余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八、九仞山 功亏一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