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赌命斗 抛巾断魂

作者:柳残阳

“一扇指天”古桂重重一哼,在冷酷中带着几分讥诮神情的道:

“其他方式?紫千豪,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解决方式来,就好像你重伤了,‘南剑’关心玉也没有任何其他方式可以使他恢复原状一样,除了以关心玉所遭受的痛苦来报还那使他痛苦的人,我看,天下没有别的变通法子可以代替了!”

一侧,“黑马金衣”古少雄恶毒的道;

“不,古兄,还有法子。”

惊异的看了古少雄一眼,古桂道:

“古兄,你的意思?——”

冷森森的一笑,古少雄邪异的道:

“好!简单,假如紫千豪愿意将他的头颅割下让我们带回去,这场干戈便可避免,换句话说,也就改变了解决此怨的方式了!”

古少雄言方出口,所有孤竹帮这边的人马全部骤而色变,群情愤激,一双双目光烈火也似的投注在古少雄的脸上!

古桂大笑一声,连连颔首道:

“对,对,这个法子却也好.紫千豪,你听到了?若是你自愿割下脑袋交我们带回中土,我们便手下留情,放过你的那干爪牙及同路人!”

这种至极的侮辱与逾份的嚣张,就像一团团的烈火投掷在孤竹群豪的心里,把他们的脸,他们的心全烧红了,有些人更忍不住激动得籁籁抖额,捏指透拳,把眼珠子都要突出了目眶!

“双钹擒魂”房铁孤蓦然狂吼一声,暴雷似的叱道:

“好一群狂傲放荡的东西,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是阎王座前的牛头马面么?可以任意勾魂索魄?呸!你们是做梦!”

古桂神色一变,一变之后又转为和缓,他斜瞅着房铁孤,皮笑肉不势的,逼着嗓音道:

“房铁孤,你乃是‘黑翼门’魁首,算起来和我们一样,亦属中土武林同脉,希望你弄清楚自己的立场身份,斟酌斟酌你该帮着那一边,我要特别提醒你,房铁孤,不要忘记你本身的基业在中土!”

凄厉的长笑着,房铁孤叫道:

“古桂,‘咸阳’霸主,你是在威胁我房某人么?你是在指点我得罪你们不起么?”

狠狠的“呸”了一声,房铁孤大吼道:

“中原广阔,各派各门自成一家,谁也管不着谁,谁也主宰不了谁,古桂,你有你的朋友我也有我的知交,而地不分南北,只要交情到了就值得为他放命,如今我正是如此,不错,我的基业在中土,但我却宁愿不要你这种出身中土的朋友,如果你想籍此要胁我,好得很,今日一战若是你我幸而不死,‘黑翼门’上下随时等着你来挑衅!”

古桂面色铁青,他恶狠狠道;

“姓房的。你可不要后悔!”

一仰头,房铁孤道:

“当然不后悔!”

此际——

神情凝重,双目冷漠的紫千豪走上一步,他平静的道:

“古桂,‘南剑’关心玉与我交手受伤,这是任何一个习武者都可能遇上的结果,我虽然伤了他,但我却向心无愧,因为,我一未以人多取胜,二未用诈术相欺,完全是凭着本身功夫以硬斗硬,他败了,只能怨他时运不济,如若易地而处,今天我就不会广邀帮手前来启衅!”

古桂冷笑一声,道:

“如此说来,紫千豪,假如你伤在关心玉手下,莫不成就会自认倒霉,不再雪辱了?”

紫千豪淡淡的道:

“不,我会雪仇复耻,但是,我只一个人去!”

一声尖厉的怪叫突然响起,哦,原来是关心玉的独子关功伟,他双目尽赤,悲愤膺胸的振臂大呼:

“紫千豪,你这千刀剐,万刀剁的凶手,杀胚,恶徒,你伤了我父,还在这里振振有词的妖言惑众,你你你,你就要遭报应,中土赶来的各位师伯师父们是不会受你蒙骗而饶过你的……”

后面,“判官令”仇三绝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闪而上,手指关功伟,冷厉狰恶的大喝;

“下来,姓关的孽种,本座今天便教训教训你这个关家小狗,叫你知道不可胡说八道,混沌黑白!”

关功伟狂叫着就待往下面扑,他前头,脸孔狭长而微透苍白的“夺月追星”单仞伸手拦阻,边冷冷的道:

“不准动,贤侄,这第一个出手的轮不上你!”

同时,紫千豪也喝退了仇三绝,他目光巡扫过对方每个人的面孔,末了,又落在古桂脸上:

“为了关心玉一个人的私想,而至劳师动众,甚至引起一场漫天血腥,我认为实在不值,设若关心玉有力找我再次决斗,我一定赴约。”

“黑马金农”古少雄哼了一声打断了紫千豪的话,他怒道;

“紫千豪你刁钻,你明明知道关心玉已经重伤成残,无力寻你报仇,你还故作此言搪塞人口了”

两眼精芒电闪,紫千豪冷冷的道:

“你听我把话说完,古少雄!”

茫然的,他又道:

“当然我明白关心玉已无力找我索仇,但是,为了避免伐伤人命过巨,我愿意接受任何一位他的至亲好友或支持他的人出来代他雪耻,与我决一死战!”

平静的,他再道:

“公平的决一死战,而不是白白的要我自己割下首级,我还不曾畏缩怯俱到这种地步!”

紫千豪说完了话,中原来人那边一片沉寂,他们彼此交换着眼色,迅速的以目示意,好半晌没有人出声。

搓了搓手,熊无极接口道:

“不惜,这是一个最公平而仁慈的方祛,我相信你们那边也应该有很多人同意此项方式!”

古桂猛然正视紫千豪,冷森的道:

“你可是出自真心?”

用力点点头,紫千豪道:

“当强!”

残酷的微笑浮上古桂chún角,他阴沉的道:

“假如我方得胜,紫千豪,我们要携你首级回去!”

淡淡一笑,紫千豪道:

“可以,假如你们派出的那人赢了我,随你们如何处置我的尸体,而且,我保证我的手下及朋友不会干涉!”

悲惶的,仇三绝叫:

“大哥!”

挥挥手,紫千豪道:

“但是,古桂,设若你们派出的代表败了,你也保证其他的人不会一哄而上,且就此全体返回中土?”

略一迟疑,古桂诡异的道:

“当然!”

退后一步,紫千豪低沉的道:

“那么,这个方法你们是接受了?”

双眼的光芒阴诡,古桂道:

“我们接受!”

一拂豹皮头巾,紫千豪道:

“很好,那么请你们选派代表!”

古桂哼了哼,回头叫道:

“大家下马!”

于是,在他们纷纷抛蹬落地中,紫千豪也走了回来,房铁孤、熊无极、仇三绝与他的四名执事手下连忙围上.仇三绝低促的道:

“大哥,这些人全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他们挂着侠义招牌,却净做些卑鄙龌龊之事,等会他们输了,一定是毁话背信群涌而上,还不如干脆就现在大家来一场混战!”

紫千豪静静的道:

“若是他们果真不守信言,那也就想不得我们要赶尽杀绝了——可是,三绝,并不敢讲,我就一定会赢呢……”

熊无极吃吃一笑道;

“在这等节骨眼上,紫帮主,你就不用再谦虚了,你是包管能胜的,否则,我也不会拍手赞成啦!”

旁边,房铁孤却持重的道:

“虽说少兄功力精湛卓绝,大家都有信心,但还是以小心谨慎为妙,万一轻敌之下有所失闪,那就大大的划不来了。”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多谢房兄关怀,这一点,我不会疏忽的!”

他又道:

“不论在较斗中进展与结果如何,各位尚清在旁注意对方其他人物的动静,并予密切监视为要!”

房铁孤道:

“你放心,少兄,以外的事全不用你费神了,他们另外的人只要一有异功,我会马上制止!”

扭动着双手粗大指骨,熊无极也道:

“老子豁了命也会挡作他们的,紫帮主,你放手去干吧!”

紫千豪又向仇三绝道:

“三绝,注意应变!”

仇三绝躬身道:

“大哥释念,我自当舍命以赴。”

沉思了一下,紫千豪徐徐的道:

“假如,我只是说假如,我失手丧生的话,三绝,我的尸体可任由他们处置,而且,孤竹所属一律不得为难他们!”

惊震得全身一哆佩,仇三绝连声音都带着便窒了。

“大哥——我——我——”

瞪了仇三绝一眼,紫千豪断然道:

“就是如此,不要多说了!”

一侧,房铁孤叹了口气,道:

“唉,少兄,你太刚烈……”

紫千豪苦笑着缓缓转过身去,而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中原来敌那边,已经摆出一个半圆之形,他们的坐骑也全赶到后面去了。

在那半圆形的阵势里,吓,一个身材瘦长,形色冷峭的人物已徐步而出,这人竟然就是“中条山”的怪杰,“夺月追星”单仞!

一征之下,熊无极急快的低声道:

“紫帮主留神,大约对方推举单仞出战了,单仞此人赋性孤僻、冷酷、毫无仁怒之心,艺业精悍猛辣,手下无情,他最拿手的功夫是‘旋空血影子’与‘袖中梭’,另外他在他的独门兵刃‘月星锤’上造诣也异常惊人——”

紫千豪一笑道:

“谢了。”

说着,他大步向前,在距离单仞七步之遥稳稳站定,单仞独自挺立在他同伴们布成的半圆阵势之前,左手执着一卷粗重的油布长囊。现在,他正睁着那双细长凌厉的眼睛盯视紫千豪。

安静的一笑,紫千豪道:

“单仞,阁下出战么?”

“夺月追星”单仞毫无表情的点点头,道:

“不错。”

他后面,古桂高声道:

“单老弟是我们推出的代表,也就是替关心玉雪耻的代表,紫千豪,你接着了!”

抿抿chún,紫千豪镇定如恒的道:

“多谢赐告,古桂。”

他又向对面的单仞道:

“单仞,请了。”

冷冷一哼,单仞左手倏挥。“唰”的暴响,他左手所握的那卷油布长囊已被抛掷一边,精芒骤闪下,已现出一对长有三尺,一只顶端没着一枚月牙锋刃。一只顶端须一枚六角星形的怪异兵器来,而那月牙之锋利,六角铁星之尖锐,只要一看之下,便明白乃是一双可怕的杀人利器!

是的,这是单仞的独门兵器——“月星锤”!

神色冷沉,目光炯亮,紫千豪用右手伸向颈项,一扯抖之下,一张紫红色的,上绣纯黑孤竹图的丝巾已兜风扬起,铁片一样斜升空中五尺,才又飘飘往下降落!

紫红色的“搏命巾”出手了,它虽只是那么一张丝巾,然而,带给人的震骇、惊惧、恐怖,却不亚漫天血雨,魔鬼的诅咒,以及索魂使者的阴森狞笑……

每一双眼睛受惊恐的随着那张宛如涂满了鲜血的“搏命巾”移动,在人们的感触中,那方丝巾宛如已把一天的光亮给染红了。

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惶乱与愤怒,“夺月追星”单仞冷冷的道:

“很好,紫千豪,你是早就打定主意了。”

平静的,紫千豪道:

“不错,我们两人之中,原本也将有一个离开世间,而我们最初的心意既是如此,又何必掩隐,不如表明的好!”

凝注着紫千家,单仞沉沉的道:

“你真干脆——”

“脆”字还留着一丝儿尾音,单仞的身影就那么一闪之下已来到了紫千豪头顶,他的“月星锤”也就在一片锐啸中暴挥而出!

紫千豪不移不动,银光猝映,四眩剑已眩目夺魄的左右飞旋,在一连串急剧的金属撞击声中,单仞攻到的“月星锤”已但被震偏出去,这还不说,就在火星四溅中,紫千豪左手的灿银剑鞘已流星般暴指敌人心窝.

叱喝一声,单仞腾空后跃,‘月星锤’交物封门,而这一回合便过去,双方的高手里,甚至有很多人连紫千豪什么时候拔出加剑都没看清!

当然;大家或者没有看出紫千豪是什么时候拔的剑,但是,却看出在这第一次的接手中,单仞是吃亏了!

就在单仞跃空封门的一刹,紫千豪已突然斜旋猝进,抖手之下,便是“轮回十八式”中的前六式!

剑影如电,激射回穿,而寒芒纵横,刃光交舞,连空气都在呻吟,连那鸣鸣破空之声都在颤抖了。

单仞飞掠飘闪,“月星锤”挥展如风,只见月牙与黑影交相映现明灭,一道道,一片片,一条条,一溜溜的光流在回转绕旋,竭力抵御着敌人那疾快如江河悬瀑般的凌厉剑势——

不错,就在这瞬息之间,紫千豪已抢制先机,步步迫入,单仞如今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中原的那批武林人物,自古桂开始,全都禁不住骇然色变,“夺月追星”单仞的武功深度,乃是他们所异常了解的,在他们预测中,单仞便赢不了紫千豪,至少也能消耗他大部份的战力,可以将紫千豪牢牢制住——但是,目前却毫不是这回事,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赌命斗 抛巾断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