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按战营 断魂岭前

作者:柳残阳

前面是一片延绵深郁的崇山峻岭,而在那莽莽的层峦叠峰间,有一道岭脊像一条境蜒的灰蛇般伸展出来,又消失在下面苍黄的林幽中了,这道山岭,它有个凄怨的名字:“断魂岭”!

现在,紫千豪与他的大队人马,已经来在了“断魂岭”的三里前一处高地上,他们驻骑凝视,良久无言。

明天,便是“孤竹帮”约战“青城派”的日期了,毫无置疑的,这将是一场血漓漓的杀戈,一个生与死的聚会,虽然明天隔着今天仍有一段,但这一段却是恁般悄然的即要消逝的啊……

久经战阵的孤竹豪士们业已在血腥中熬惯了,在搏斗里磨坚了,对于一场接连一场的拚杀早视同日课般的自然与平凡,可是,他们任是这样的粗犷瞟悍,任是这样的闲淡,每在一次新的血战来临之前,却依旧免不了有一抹隐隐的怅茫笼在心头,有一种轻微的忧虑跳动于脉搏,那总是暴力与鲜血的揉和啊,只要是个正常的人,不管他对这一方面有了丰富的经验,却永远也无法做到安之若贻的……

紫千豪跨着“甲犀”驻马在前,他默默眺望着远处的“断魂岭”,野风吹拂着他的豹皮头巾,吹拂着他的衣角,有轻细的“猎猎”声扬起,看上去,他是如此沉静,如此深蓄,又如此秀逸,衬在发苍苍的天幕下,他就宛如是肩起了漫天阴霾的重担了……

低徐的,他后面马上的苟图昌道:

“老大,前面就是了。”

点点头,紫千豪道:

“是的,断魂岭。”

伸长脖子瞧着,熊无极咕咕的道:

“看过去那地方好似已真有几分凄惨惨的味道,‘断魂岭’,这熊名字也不知是那个作孽的人取的……”

回首一笑,紫千豪道:

“熊兄,山仍是山,永远是山,全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却是人们心灵间的感受罢了。”

呵呵一笑,熊无极道:

“说得可是,紫帮主,天下之大,有些地方却偏生起了些恶虬虬的名字,这‘断魂岭’若改名叫‘长寿岗’‘风流坡’什么的,不是就动人得多了么?”

紫千豪莞尔道:

“不过,或者将这山岭取名为‘断魂岭’的人却和你有着不同的想法呢……”

眨眨眼,熊无极道:

“这小子一定是个伤心人了,要不,他也包管脱不了‘嫉世愤俗’的毛病!”

微拂头巾,紫千豪道:

“我们不追究它的名字,熊兄,倒是要早点空出些时间来筹划一下明目的大战为要呢。”

苟图昌接口道:

“老大,天色业已不平,我们今晚在那里宿营?”

朝坡下的一片疏林子指了招,紫千豪道:

“那林中如何?”

端详了一会,苟图昌颔首道:

“还合适。”

紫千豪举起右臂,大声道:

“启行。”

于是,几百匹健骑,随即扬起铁蹄,奔下高坡,云涌雷动中,片刻后便已来到林外了。

第一个抛蹬下马,紫千豪交待苟图昌道:

“今晚宿营,图昌,叫儿郎们提高警觉,耳目放灵活些,别挤在一堆,分开躺下,哨卡守卫轮班派遣,值勤的时间不要长,明桩尽量少,多安插些暗卡,记着将大头领级的弟兄按照位置调妥!”

苟图昌忙道:

“遵谕,老大。”

紫千豪站在马旁,目注手下们鱼贯入林,直到押后队的‘白辫子”洪超、‘毛和尚”公孙寿也全到了,他才踱往一边由苟图昌自行去安排调遣去了。

熊无极也快步跟了上来,笑吃吃的道:

“帮主,你好像有心事呢?”

紫千豪停步转身,笑道:

“何以见得?”

这位盛名喧赫的‘金煞手’,道:

“你眉心微锁,神情沉戚,加上沿途以来极少开口,时时都在寻思什么,这不全乃存着心事的证据么。”

目光越过熊无极的肩头,紫千豪注视着那些甫始下马,正在林里林外和忙进出的手下们,一边谈谈的道:

“熊兄,你像还能未卜先知了……”

一呲牙,熊无极道:

“未卜先知不敢说,却是善观气色罢了。”

顿了顿,他又道:

“明日约战‘青城派’,紫帮主,是约在岭上,抑是约在岭下?”

紫千豪平静的道:

“岭上!”

点点头,熊无极道:

“可指明了详细地点?”

紫千豪低沉的道:

“‘断魂岭’上有一处四周生长有白杨木的地方,看起来似是一片晒谷场,成大略的四方形状,地面相当平坦,附近山地的居民叫它做‘鬼围场’,传说这个所在每到阴雨之后,时常有冤魂悲泣与厉鬼叫啸之声传出,当然,这不过仅是一些山野之人传言附会的无知之谈而且;那处‘鬼围场’于‘断魂岭’西侧方,有数十丈的阔幅,每有风起,四周的白杨木俱皆萧萧滚颤,衬着沉郁峰峦,幽幽深岭,却也确是有些悲惨惨,阴凄凄的味道……”

舐舐chún,熊无极忙道:

“指明的地点,就是这什么‘鬼围场’?”

紫千豪微笑,道;

“不错。”

搓搓手,熊无极摇头道:

“又他娘的是个叫人心里发毛的名称,那地方如果再真出几条人命,恐怕一些古怪的传说就更多了!”

紫千豪笑道:

“怕是如此。”

搔着满头乱发,熊无极有些感触的道:

“紫帮主,说老实话,我看你一天到晚确是担足了心事……就拿眼前来说吧,刚做完了买卖,又赶着去对付那单光,才将姓单的整治了,跟着便得与‘青城派’大兴干戈,了结宿怨……这些麻烦可真叫人头痛,那一柱也是不好办的,那一端也是够辣手的,亏了是你,紧帮主,若是换了我来坐你的位子,一定早就搞得晕头转向,手足所措了……”

笑了笑,紫千豪道:

“不见得。”

熊无极道:

“怎么说?”

报抿嘴,紫千豪道:

“我承认,熊兄令我担忧的事情很多,我也承认,我的确经常处于沉重及焦急的情境下,但是,我只得如此,因为这付担子业已排上了肩,在责任上,遵义上,渊源关系上,我全得负荷下去,尽管我多么疲累,多么乏倦了,也须要一直挑下去,理由仅有一个——我本该如此!”

看着对方,紫千豪又道:

“同样的道理,然死,如若你是一帮之主,你也定然不会做得比我差,因为你已坐上这个位置,责任驱策着你,道义推迫着你,弟兄们的亲情围绕着你,你只能撑下去,尽且,还得颇以全力的作下去!”

吁了口气,熊无极道:

“帮主,不论怎么说,我服你了……”

拱拱手,紫千豪道:

“高抬高抬……”

在他们谈话中,林子里,苟图昌与祁老六两人齐肩往这边行来,隔着好几步,祁老六已叫道:

“老大,我们可否到四面去看看有无人家?叫他们弄顿热食吃吃了这些日子来老是啃干粮,委实啃慌了心……”

紫千豪皱皱眉,道:

“不许扰民,老六。”

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祁老六道:

“我们是绿林好汉,黑道帮农,那些百姓良民看到我们出遇见官兵还更要来得含糊三分,可是,经过老大你这一番律令,我们差点就和管那些百姓们守案卫堡的乡丁一样了……”

紫千豪笑道:

“老六,我们不扰百姓,不欺善良,这才是孤竹一脉所以尚能屹立不倒的最大原因,假如我们也和一般强梁毫无二致,胡作非为的话,将来的情景就可预见不会太美好了……”

嘻嘻一笑,祁老六道:

“老大说得对是对,不过我呢,可就蹩了一肚子问气无处发泄啦!”

旁边,苟图昌笑骂道:

“就是你一个人成天哈喝咯吱,罗嗦个不歇不停;吃热食?我撒泡尿给你捧着喝,包管烫到心窝里!”

“呸”了一声,祁老六道:

“扯卵蛋!”

紫千豪亦笑道:

“谁不是啃干粮来着?就你一个人受不了么?这样吧,你也别嚷了,老六,等到事情过去,我请你好好吃上一顿,保证热烫滚烧!”

咽了口唾沫,祁老六忙道:

“真的?老大,我要吃三鲜十全火锅子,配芙蓉鸡、酸甜肉、烧蹄膀、狮子头,外加老白干三斤……”

苟图昌笑道:

“再给你上一道龙心凤肝!”

吃吃笑了,祁老六道:

“只要你能拿得出来,二大爷,我祁老六还有吃不下的道理?那可是壮阳补肾的哪!”

苟图昌打趣道:

“难怪你对采阴之术有如此高深的道行,原来你连用什么玩意儿进补也这般清楚呢。”

独眼一霎,祁老六笑道:

“要学学么?二大爷。”

一抹黑髯,苟图昌道:

“老汉髦矣,再怎么学,只怕也学不得你这年青小伙子的本事啦……”

和老六正要反攻两句,紫千豪已笑着阻止道:

“好了好了,越说越不像话了,图昌,宿营防守之事可已全部办妥?天色即将暗了。”

连忙面容一整,苟图昌道:

“全已排定分派好了。老大,明哨三处,暗卡二十一处,以外,巡逻弟兄九拨,警戒范围远出林外千步!”

点点头,紫千豪道:

“很好,等会交待下去,大家用过干粮之后,除守职弟兄外全部休愁,非经准许,不得擅离林间!”

苟图昌道;

“是,老大。”

略一沉吟,紫千豪又道:

“蓝扬善和贝羽他们呢?”

苟图昌笑道:

“他们正在巡视检点,看看一切全已办齐了不曾……”

紫千豪抬头看看天色,缓缓的道:

“今宵,恐怕会很冷……”

苟图昌低声道:

“老大放心,这汰出来,大家全多带了一条毛毯,够保温的了。”

这时,祁老六忽道:

“老大,那‘断魂岭’上我们的约战‘青城派’老牛鼻子的地方,是否须要预先派人前去隐伏监视?”

紫千豪平静的道:

“当然,今夜初更之时便要先派人去守着!”

祁老六忙道:

“老大,我去如何?”

“嗤”了一声,苟图昌在旁道:

“你这么急着毛遂自荐,小子,里头一定有文章!”

连连喊起冤来,祁老六道:

“我这全是一片赤胆忠心,抢着做前锋,又有什么文章来着?二大爷,你可是冤枉好人了……”

紫千豪一笑道:

“老六,你下去。”

祁老六急道:

“那……那谁去呢?”

笑了笑,紫千豪道:

“熊无极熊兄去。”

怔了怔,祁老六插着光头道:

“为什么叫熊老兄去呢?老大,我不一样也是块材料么?”

紫千豪正色道:

“很简单,老六,你的功夫不及熊兄,而且在这里也须要你协同调度;做那种事首先要深沉机警,不冲动、不鲁莽,次要在万一之际可以安然脱身——这就全凭本领了,你脾气操,肝火旺,而且常常贸然行事,颇不适宜,在那等环境中,主要全是探查敌情,静观其变,再做当机立断的措施,譬如说及时通知大队,传述对方阵势,分析敌人布署等等,这全是暗地进行的工作,若是你一个人不小心露了痕迹,或一时忍不住火,擅自行动,其重要性就要大大的打折扣了……”

抚掌大笑,熊无极喜悦的道:

“这静候窥敌,刺探虚实之事,我呢,可是最恰当的人选,紫帮主,这个差事给我,是再正确没有了。”

祁老六犹自不甘的道:

“可是,老大,我——”

摆了摆手,熊无极抢着道:

“老弟,别争生意,这可不是你们黑道上的独门诀窍了,习武之人谁也晓得这一套,呵呵,老弟,而既是紫帮主交待,我便先立头功啦!”

紫千豪低声道:

“就是如此决定,熊兄,烦你跑一趟,不过,恐怕在隐伏持敌的时间里,得要忍受点枯寂与寒冷呢。”

熊无极笑道:

“小把戏而且,帮主,这算不了什么。”

笑了笑,紫千豪转对苟图昌道:

“图昌,叫大家用干粮吧,吃完之后,没有事的弟兄就开始休息,以外,所有大头领级的弟兄到我这里来会商明日约战‘青城派’的策略!”

答应一声,苟图昌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道:

“是了,老大,你今夜的寝卧之处,我业已令人整布妥了,可要一起去看看?就便也歇歇?”

微微颔首,紫千豪道:

“好,一起去吧。”

祁老六抢过来为紫千豪牵着马,几个人缓步行人疏林之内,而这时,一干孤竹豪士们早已安排妥当,整片林子里,全零零散散的躺坐着人,在周遭的隐密处,更可发现守卫着仍面现动的身影。林中虽有这么多的人驻留着,却是毫无喧哗嘘嚣之声,一切俱是井然有序,有条不紊,不说别的,就看此一端,已可令人明白这是一支如何训练有素的江湖劲旅了。

注视着眼前的情形,紫千豪道:

“晚上冷,叫大家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按战营 断魂岭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