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一、说北刀 恩怨牵连

作者:柳残阳

润了润嘴chún,熊无极续道:

“第一件各位不知的事情,乃是‘青城派’在武林中最负盛名的人物并非‘玄云三子’,亦不是‘白猿’静明、‘眼前报’静空,而是另一个人,这个人,提起来想必在座各位也全有个耳闻,他就是在川境黑白两道中首屈一指的大豪‘金铃噹’贾宗成。”

帐幕中的孤竹首领们起了一片细微的叹息,每个人的表情全像有些意外的征忡,紫千豪也诧异的道:

“什么?贾完成也是‘青城派’出身?我却从来也没听说过呀,这人的个性相当豪迈磊落,且颇为不拘小节,对朋友十分热诚,充满活力,好动,有魄力,与‘青城派’的保守习惯可是大异其趣呢……”

笑了笑,熊无极道:

“正是这样,贾宗成这人,我以前——大约有三四年了,和他有过一面之雅,还是我那老友游小诗给引见的,事后,无心谈起,小诗才告诉我姓贾的乃是青城门墙,记得当时我听到后也忍不住奇怪,青城一脉非但传统保守拘谨,木纳冷淡,就算俗家弟子吧,能列入青城门墙的也是少之又少,而那贾宗成竟是出自他们门下,可真是叫人意外了!”

紫千豪皱眉道:

“贾宗成虽是‘青城派’极少数的俗家弟子之一,想也有个辈份,熊兄,他称脚弟几代弟子?”

熊无极低声道:

“说出来,只怕帮主你更会觉得意外了,姓贾的是‘青城派’六代弟子,也就是说,和他们掌门人平辈!”

顿了顿,他问道:

“帮主,你对此人熟悉么?”

耸耸肩,紫千豪道:

“说不上熟,但也见过好几次面,而且有过一次共宴的机会,当时,我对此人热情豪放便十分欣赏,彼此之间也谈得非常投缘……料不到,他却是青城出身,看样子,这一道只怕就要反友为仇了。”

熊无极点头道:

“各为其主,祖师门派在前,紫帮主,贾宗成便是想不扯破脸皮,却也由不得他了。”

望着桌上的残肴,紫千豪沉重的道:

“大概,是如此了……”

这时,沉默了良久的苟图昌道:

“老大,你和这贾宗成见过几次面的场合中,我也有两道随待在侧,这人是个血性汉子固不用去说了,听说他手上也颇有点斤两,功夫十分硬札,反应快,动作猛,是个难缠的角色呢!”

熊无极笑着道;

“这是一定的,要不,他又凭什么在川境称雄道霸?还能扛着那块首屈一指的招牌?”

呼了口气,紫千豪摇头道:

“我心里顾虑的倒不是这些,老实现他的功夫便再硬再强,我也不见得含糊……”

睁着小眼,熊无极道:

“那么,你是顾虑些什么呢,帮主!”

苦笑一声,紫千豪低沉的道:

“我是在想,又将失去一个朋友,而这个朋友,原不是我所愿意失去的啊……”

征了征,熊无极安慰着道:

“紫帮主,在一个大的前提下,私底的恩怨善恶也就说不上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江湖中,这种例子比比皆是,遇上的人,除了设法尽量化解之外并没有别的法子,若是化解不开,也就只好硬拚啦!”

紫千豪轻谓着道:

“话是不错,但对一个朋友骤然翻脸动手却也不是一件易事,何况,这个朋友还颇为令人欣赏哩!”

坐在那里的祁老六此刻道:

“老大,假如姓贾的真要干,你放开手不接他,由我们侍候这位‘金铃噹’不就成了?”

连连点头,熊无极道:

“这也是个办法!”

苟图昌亦道:

“只怕到了明天老大要接下的人还轮不得贾宗成呢?‘青城派’的掌门人才是第一个!”

紫千豪道:

“熊兄,那另一件我们所不知的事是什么?”

咳了咳,熊无极道;

“过另一件,便是‘青城派’掌门人凌澄老道的事了,紫帮主,你大约不知道凌澄老道和‘北刀’谷百恕有过命的交情吧?”

这几句话,才真正令孤竹帮的众人惊异了,沉重的阴霾立刻浮上了每个人的面孔,在大伙儿的急促呼吸中,宛似连烛光也黯下去了三分!

紫千豪沉歌了一阵,低沉的道;

“凌澄老道和‘北刀’谷百恕很好?”

熊无极急忙以较轻松的口气道:

“其实,这个消息也不土定就正确,我也是道听途说而且,是不是可靠还难讲!”

古怪的一笑,紫千豪道:

“这种消息,然兄,我们宁可信共有,不可信其无,我只是意外,而并非该俱,天下何其之大,又何其小,鼎鼎大名的‘南剑北刀’,竟然一先一后的和我姓紫的会上了!”

熊无极强笑道:

“紫帮主,‘南剑北刀’的名头固然响亮,但你‘魔刀鬼剑’的威风也并不稍输他们哪,端着前例吧,‘南剑’关心玉不就在你我手下栽了个大大的励斗?这‘北刀’便是再强,亦强不到你头上去……”

紫千豪深沉的道:

“不过,说句老实话,‘北刀’谷百恕如果前来,对我们的威胁可就大增了,他一个人的能耐至少等于多上半个‘青城派’!’

有些疑惑的,熊无极道:

“这话怎说的?”

紫千豪徐缓的道:

“‘南剑北刀’能以立名扬万,‘北刀’谷百恕的本来便不会比‘南剑’差到那里,说不定还更要高,而‘南剑’关心玉我已领教过了,胜负之分不谈,关心玉的剑术造诣却的确不是虚传,业已到了巅峰之境,关心玉既有这等修为,与他齐名的‘北刀’谷百恕还能弱了么?”

歇了歇,他接着道:

“而‘青城派’的‘玄云三子’,他们在青城一脉来说,也仅是一流的人物了,但是,我虽然未曾和他们试过招,我手下大头领级的弟兄们与他较量过,充其量,这‘玄云三子’的功夫也只和本帮大头领级的弟兄在什伯之间罢了,而‘玄云三子’还为当今‘青城派’最高辈份的六代弟子呢,如此一比,熊兄,你该明白方才我所说的一个‘北刀’谷百恕几乎可以等于加上半个‘青城派’力量的话不是故作夸张喧染的了……”

突然,坐着的祁老六叫道:

“老大,我们不含糊!”

贝羽也豪壮的道;

“对,大哥,至多把这条命垫上,没什么大不了的!”

进入帐蓬便未曾开口的“白辫子”洪超与“毛和尚”公孙寿亦激动昂烈的齐声道:

“大哥,我们全跟着你,死活也就是如此了!”

左右一看,蓝扬善亦不禁豁山去了,他大声道:

“来吧,管他奶奶的白刀黑刀,大家全抄着脑袋玩命,大阿哥,我们犯不上先担心事!”

紫千豪举举双臂要求肃静,他冷沉地道:

“我孤竹脉,自创帮以来,可说饱经战乱,历尽辛酸,今日我们这一点小小的局面,全是往昔我们那些为帮牺牲的兄弟们用血肉与白骨叠集成的,我们所亲尝的痛苦太多,所体验的风险更不在少,今天,我可以断然的说,天下之大,没有能令孤竹弟兄畏惧的任何物体,或者我们有一夭倒下去了,或者我们有一天腐朽了、但那将只是肉体的殒灭,而我们无畏的精神却永远不泯!”

帐幕里的每一个孤竹豪土——包括熊无极在内,俱不由激昂动容,群情奋起,假如不是在眼前的这种境况下,只怕一阵热烈的掌声就要爆出了,从他们发光发亮的眸瞳里,从他们颤动的双颊上,从他们握拳透掌的形态里,紫千豪明白,他这批亲爱无间,生死与共的弟兄们业已与自己的心声相呼相应,交织成一片了。

朝前一仰大拇指,熊无极由衷的喝采:

“紫帮主,好气魄!”

淡淡一笑,紫千豪道:

“熊兄谬誉了。”

素来者成持重的苟图昌,现在忽然后口道;

“熊老兄……”

熊无极忙道:

“苟兄,有话请说。”

沉吟了一会,苟图昌道:

“关于‘北刀’谷百恕与‘青城派’掌门人凌澄老道相交深笃的这件事,熊老兄是从何处得悉?”

熊无极坦率的道:

“也是我的老朋友‘白儒士’游小诗在与起闲谈的时候聊出来的,在傲节山时,我却把这件往事压根忘了,直到今晚紫帮主和我谈起‘青城派’的虚实内情时,我才斗然想了起来。”

苟图昌追根究底的道:

“游小诗却又是听谁说起的呢?”

苦笑了一下,熊无极道:

“在一次对前里,小诗是听那‘金铃噹’贾宗成无意间说出的。”

暗里叹了口气,苟图昌道:

“‘白儒土’游小诗与熊老兄你交情深厚,他不必致信口诳你,而‘金铃噹’贾宗成和凌澄老道又是师兄弟的关系,谈及凌澄老道的事他就更不会胡说了,这样看来,这个说法的可靠性几乎是毋庸置疑了……”

熊无极忙道:

“也说不定是那贾宗成在酒后夸大了他掌门师兄与‘北刀’谷百恕的交情呢,人嘛,三杯马尿一下肚,说起话来有时就不太按实际了。”

轻敲桌沿,紫千豪开口道:

“熊兄,问题是,凭凌澄老道与‘北刀’谷百恕的情谊,够不够得上搬请‘北刀’的份量!”

熊无极考虑了片刻道:

“这样吧,我一并提出,由大家推测推测看,凌澄老牛鼻子与‘北刀’谷百恕的交情够不够得上请他出山。”

紫千豪平静的道:

“请。”

又搓搓手,熊无极道:

“据游小诗告诉我。‘青城派’的掌门人凌澄老道颇精歧黄之术,尤对各种奇丹灵葯的炼制更有独到之处,十五年前,‘北刀’谷百恕独自上青城山览胜,却在到达一处幽深荒僻的山谷时,被一种极为罕异的毒虫‘花斑蚜’咬了,这种毒虫大小只如蚂蚁,毒性剧烈,根本防不胜防,谷百恕这一被咬,还没走出山谷便全身发高热,双目混饨,口吐白沫的晕绝在地,而恰好正遇着凌澄老道在附近采集草葯——那时这老牛鼻子还不曾接掌‘青城派’的大位呢,他一发现有人晕倒,以他的医术造诣及对当地环境的熟悉来说,自然一看之下便晓得谷百恕是着了什么道……”

苟图昌沉重的道:

“因此便救了他?”

点点头,熊无极接着道:

“老牛鼻子非但救了他,还背负他回到青城第一观——‘大全宫’里,为他细心调治,殷勤照料,谷直想一直在‘大全宫’养息了一个多月才告痊愈,但是,也就在这一个多月里,他与凌澄老牛鼻子便结成了生死之好,此后虽然各居一方,却也经常保持联系。”

坐在地下的祁者六不由哼了哼,低骂道:

“那什么‘花班蚜’怎的不再毒一点?十五年前它若咬死了谷百恕这老王八,不就省下今天这么多的麻烦了?”

这时,熊无极又道:

“紫帮主,关于‘北刀’与凌澄老牛鼻子的内情,便是这么回事。”

微微颔首,紫千豪似等非笑的问苟图昌道:

“图昌,依你看,凭他们这种交情,若是凌澄老道修书邀约‘北刀’谷百恕前来助拳,这份量够不够呢,谷百恕来不来呢?”

苟图昌苦笑道:

“只怕谷百恕要连夜兼程赶来了……”

紫千豪深沉的道:

“因此,我们就有了结论——明日之战,谷百恕十有十成必然到场!”

蓦然下了决心,熊无极挚诚的道:

“紫帮主,有几句话,我想掏心禀明。”

紫千豪忙道:

“不敢当,熊兄,你我相处,有如自家兄弟,有什么话何妨直言?又何庸如此客套?”

那张生得并不堂皇的面容上,此刻却闪泛出湛然凛烈,圣洁豪壮的光辉,熊无极慷慨激昂的道:

“自从我熊无极为帮主德威感召,毅然投顺过过来之后,这段日子多承帮主盛情厚待视同手足,我熊无极不是木头,岂有不铭心刻骨之理,帮主知遇之恩,我熊无极无以为报,正好借着这次与‘青城派’约战之机略效微劳,紫帮主,那‘北刀’谷百恕,我接下了!”

帐中的孤竹群豪们立即起了一阵低微的騒动,紫千豪深深的注视着熊无极,缓缓的道:

“熊兄竟愿为本帮之事,担当如此风险,实在令我心中感动,但是,我却不能答允熊兄此举。”

熊无极急切的道:

“帮主,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帮主你敌不过那谷直恕,只是全军交刃,帮主仍须主持大局,调遣兵将,恐怕吃那谷百恕纠缠绕绊,有碍帮主的指挥应呢……”

紫千豪诚恳的道:

“熊兄,我绝不会想到其他的方面去,我只是就事论事,坦率直言,而且,我对熊兄也用不着客气虚伪。有什么,我便说什么……”

熊无极迷惘的道:

“帮主之意思?”

平静的一笑,紫千豪道:

“我之所以不答应要熊兄独斗谷百恕,并非是为了害怕熊兄担受风险——你我交之以诚,系之以死,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相信这一点熊兄是明白的了,熊兄就好似孤竹一脉的自家兄弟,有劳熊兄之处,我定去启齿相求,把熊兄看做我孤竹一脉的手足,否则,那才叫见外呢。”

呐呐的,熊无极道:

“既是如此,为何帮主你又不允我去接战谷百恕呢?”

笑了关,紫千豪道:

“理由很简单,熊兄,你恐怕不是谷百怨的对手!”

呆了一下,熊无极争得面红耳赤的道:

“或曰不是,但我可也不含糊他,紫帮主,一夫拚命,万夫莫敌,我这两下子把式我自己明白,纵然就算敌不过谷百恕吧,至少我亦可豁将出去。和他弄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摇摇头,紫千豪和煦的道:

“你看,熊兄,我这一说,你又冲动了吧;我就是怕你在无法取胜之下,心里一横,拚着和姓谷的来个同归于尽的场面,这又该多不上算?假如你真的弄上这么一手,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了。”

又不服,又不甘的,熊无极激昂的道:

“这全是我自愿如此,谁也怨不上你紫帮主,你就让我斗斗他,看一看到底哪一个人才在最后笑!”

紫千豪严肃的道;

“熊兄,你的艺业在我们眼前的一班人来说,可算除了我就数你了,因此,在这次的全盘行动中,你个人占的份量非常沉重,易言之,你负的责任便关系到全军的胜负强弱,熊兄,牵一发犹是能动全局,又何况是一个柱石人物的调遣?所以,你越须平心静虑,忍耐沉着,为大家着想,且不可稍有意气用事之处。”

一番话,说得熊无极火气消了大半,方才的激动也逐渐平静下来,他有些尴尬的搓着手,嚅嚅着道:

“对不起,帮主,我是一时脑子没有转过弯来。”

笑笑,紫千豪道:

“没有什么,熊兄,我知道你是个性子急躁,却又豪义如天的人!”

抿抿嘴,他又接着道:

“熊兄,你的武功造诣如何,在经过这一段日子循相处及数次并肩拼搏之后,我已大略暸然,老实说,你的技艺之强,在当今江湖上已尽可独过一方,并挤奇人异土之列,但是,我也说过,天下之大,少有无敌之雄,功力越是精搏了。便越须谨慎自重,不可粗心大意,否则,万—失了手栽了跟斗,那等结果,将要比一些藉藉无名之辈更要惨重得多。”

熊无极由衷的点头道:

“帮主说得是,这层道理,我自家亦已想到。“

紫千豪安详的道:

“因此,在一般情况下,除了万不得已,切莫冲动暴燥,去冒不必要冒的危险,那样做,除了陡增损失之外,于事并无补益。”

笑了笑,他又道:

“就拿明日之战来说吧,熊兄,你的本领虽是卓绝,比起那‘北刀’谷百恕来,恐怕却要逊上一筹,如果你便赶鸭子上架和他拼斗,就未免太也划不来了,因为,放着我在这里还可以与姓谷的试上一试,虽然,我不敢说就一定能吃住他,但我相信机会总比较多一点……”

拂了拂头巾,紫千豪道:

“我这样说,熊兄,你同意么?”

迟疑了一下,熊无极道:

“那么,明天如果谷百恕来,帮主就将亲自与他动手了?”

微微颌首,紫千豪道:

“就如今的情势来说,是的。”

熊无极担忧的道:

“但是,你若一叫姓谷的缠住,谁来调度大家呢?”

吃吃笑了,紫千豪道:

“在搏斗的进行中,我仍然可以发号施令,熊兄,几次拼战,你该还记得起来当时的情形呀!”

顿了顿,他又道:

“而且,眼前我们便要将大致的应敌策略定好——本来这并不十分须要,临机应变足矣,但明日的对手不同,所以我们还是比较慎重些好。”

在烛光的光影摇动中,苟图昌神色凝重的道:

“老大,‘北刀’谷百恕如果前来,你决定亲自斗他,不过,‘青城派’的掌门人‘银羽客’凌澄老道亦非善与之辈,谁对付此人,似乎也须要早点有个腹案!”

紫千豪冷静的道:

“凌澄老道也由我来周旋!”

大伙儿全不由一愕,熊无极忙道:“全叫帮主你一个人包办了,那我们在旁边干什么?莫不成仅都睁着眼看热闹么?”

苟图昌低沉的道:

“老大,这样一来,你的担子就太沉重了。”

祁老六赶着道:

“二爷讲得不错,大哥,你净拣些扎手货,净是挑吃力的买卖搅,留给我们的却是那些松散活儿,这未免太折磨自已了,基业是大家的,前程与福祸亦但曾相连,为什么就要老大一个人去顶大梁?”

紫千豪坚定的道:

“因为我自信可以罩住他们两人——纵然是极为吃力吧,至少也比叫他们空出手去对付你等来得合算!”

苟图昌忧戚的道:

“可是……这样老大就吃累了。”

淡淡一笑,紫千豪道:

“没有什么!”

鼓鼓勇气,祁老六又道:

“老大,我认为你还是应该考虑考虑……”

面色一冷,紫千豪道:

“不要再争辩了,这又不是买东西,还带着讨价还价的么?”

于是,祁老六一缩光头,噤若寒蝉,苦着一张瘦脸,再也不敢多吭一声了。

紫千豪目光凛烈的环注众人,威严的道:

“明天在‘断魂岭’‘鬼围场’与‘青城派’的约战,他们的掌门人凌澄由我接下,如若‘北刀’谷百恕也来了,亦同样由我对付,以外,‘金铃噹”贾宗成使麻烦熊兄照应了!”

熊无极笑吟吟的道:

“我与老贾一下子从朋友又变成仇人,虽然有些窘迫,却也只好如此了,这些日来,喏,我好像老是和以前的朋友闹成冤家呢。”

紫千豪一笑道:

“勉为其难,熊兄。”

接着,他又道:

“‘青城派’的‘玄云三子’,图昌,你便与老六、扬善三人对单挑,都须注意相互间照应支援!”

苟图昌慎谨的道:

“是,老大。”

“咯崩”一咬牙,祁老六磨拳擦掌的道:

“这可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明天一战,不是凌虚那老牛鼻子剜掉我这只仅有独眼,便是我剖开他的心肝!”

冷冷的,紫千豪道:

“老六,你明天若是不听指挥,单凭意气相来,回山后你便自己到‘铁旗堂’报到!”

窒了窒,祁老六委曲的道;

“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