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二、慾邀盟 左右为难

作者:柳残阳

紫千豪又低沉的道:

“至于其他的青城好手,则由洪超、公孙寿、贝羽你们几个临时应战了,总之,记住一个原则,相互照顾,纵横支援,务须减少损伤到最小限度,我希望今日在我面前的人,回山的时候也同样一个不少!”

吁了口气,他又道:

“一般弟兄们的调遣也得有效运用,大家可以依照当时的情况作紧急措施,这些弟兄们武功虽然不及我们,但人多也就自有威胁,调遣得法,一样可以收到残敌奇果!”

熊无极颇有同感的道:

“这个自然何况孤竹儿郎还是出了名骁勇善战,强悍威猛呢?”

笑了笑,紫千豪道: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么?”

所有的人全摇头,于是,紫千豪再道:

“图昌,我们派去青城山投战书的弟兄你是叫他们完成差事后就回山呢,抑是也要他赶到这里来会面?”

苟图昌谨慎的道:

“我叫他直接返山,因为,我觉得便是令他来此回报经过,事实上也没什么好回报的,光投封战书,不会探出什么秘密来,而且,当时我们的宿营位置未定,也无法指明确切相晤的地点。”

沉吟一下,紫千豪道:

“信差是谁?”

苟图昌忙道;

“我手下的一名头领,十分精明能干。”

嗯了一声,紫千豪道:

“对了。图昌,你左肋的伤势如何?碍事么?”

露齿一笑,苟图昌道:

“业已封口了,不碍事的。”

两眼眯成了一条缝,蓝扬善笑呵呵的道:

“大阿哥,有咱这妙手神医在此,咱们二大爷这点皮肉之伤又算得了什么?设若不是这些日来太过劳顿,二爷的伤势只怕早就差不多痊愈啦。”

祁老六“嗤”了一声道:

“你呀,他妈的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那两手医术算得了什么?人家熊老兄华阳再世还不敢夸口呢。”

小眼一瞪,蓝扬善涨得脸红脖子粗的道:

“谁?谁是华陀再世了?老六,你如不相信咱的医术,不妨自己割上一刀让咱替你治治看,也要熊兄一起会诊,看谁的法子行。”

祁老六呵呵大笑道:

“我自己割上一刀叫你来治?你想得却是挺美,娘的,显本领也不是这样的显法,我这是人肉哪……”

挥挥手,紫千豪笑道;

“好了,不要吵,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人,年岁全一大把了,天真起来还和小孩子一样!”

说着,他侧首对熊无极道:

“熊兄,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先去岭上的‘鬼围场’候访啦。”

苟图昌插口道:

“从‘断魂岭’下面的一条小路上去,登岭的小路也只有那一条,大约定有六六尺之谱,路边全长满了杂树野草。顺着那条小路往上走差不多半里地的样子,便可发现那块四周围生着白杨木的‘鬼围场’了,很好找。”

熊无极站了起来,问道:

“我这就去,紫帮主,你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紫千豪道:

“凌晨。”

看着熊无极,他又道:

“要不要带几个人去?”

摇摇头,熊无极咧嘴笑道:

“不必了,人多反而碍手碍脚。”

也不坚持,紫千豪道:

“好吧,熊兄,希望你在我们出发之前来赶历来将消息透一透!

熊无极连连点头道:

“当然!”

紫千豪又加上道:

“不过,如果你在我们到达行动时间时仍未回来,我们也不能耽搁,亦须直接去了!”

推椅而出,熊无极道:

“放心吧,我一定能先行赶回的!”

一抱拳,紫千豪严肃的道:

“留心,熊兄!”

急忙还礼,熊无权呵呵笑道:

“谢了!”

帐幕掀处,熊无极的身影翩然而出,紫千豪望着微微幌动的垂帘,沉默了一会,转向大家:

“明天恐怕是很辛苦,现在,各位全去休息吧。”

于是,各人全站了起来,纷纷施礼请安后鱼贯出帐,苟图昌却没有跟着一道离开,他招呼进一名手下来,先将铁桌上的残肴剩酒收拾干净了,然后,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若有所思的凝注着帐项。

伸了个懒腰,紫千豪笑道:

“想什么心事?”

笑了笑,苟图昌道:

“是在想一件事。”

也坐下了,紫千豪道:

“说说着。”

吁了口气,苟图昌低声道:

“老大,你看熊无极这个人怎么样?”

征了征,紫千豪随即笑道:

“赤肝义胆,敢作敢为,是个可以相交的人,怎么着了你莫非又在打他什么主意么?”

拂着颔下的髯邵,苟图昌慎重的道:

“我有一个建议,老大,当然须要先经你允准——”

紫千豪平静的道:

“什么事,你说吧!”

沉吟着,荷图昌徐缓的道:

“自老大你从宣老大手上接过孤竹帮,算着也有这么些年岁了,我们这些年来,所以有了现在的一些成就,可以说全是大伙儿用性命与鲜血挣来的,在这一段漫长的时日里,一般弟兄们的折损固然在所难免,但若要再行招邀补充尚不太难,可是,我们大头领级的弟兄如果牺牲了,觅人替缺却颇为不易,因为这并非只是单纯的武功强弱问题,其中更涉及了忠贞、领导、德操,以及很多处事处人条件上的问题,补大头领级弟兄的缺,便须异常慎重了,而大头领级的弟兄如果有了空缺,又非有人补上不可,这批弟兄金是本帮的骨干,也是本帮的中坚,若是缺损之后应悬太久。则对全帮上下来说俱有不便之处。”

已经大略猜到苟图昌的意思了,但紫千豪并未打断他的话,仍旧颇有兴致的道:

“说下去。”

搓搓手,苟图昌续道:

“老大,除了你的大护卫左丹与仇三绝堂主之外,我们大头领级的弟兄连我算上一共有十四人,但是,迭经血战以后,除了你的大护卫左丹战死,其他大头领级的弟兄亦有五人成仁,祁老六也废掉了一只右眼。十四人中,就只剩下九个人了,后来蓝扬善入帮,算是增加了一个,可是,比起以前,却仍少四人,别看见中了四个人,在所有大头领级的弟兄人数里,这个比例就不小了,因而便时常发生难以调配及照顾不周的问题,我再三考虑之下,认为我们仍须积极设法物色适合大头领级条件的人物加盟人帮,这才不致形成将来顾此失彼的后果。”

点点头,紫千豪笑道:

“看样子,图昌,你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了?”

微微一笑,苟图昌道:

“是的,大约老大你也知道我属意的人选是谁了吧?”

紫千豪道:

“你指的是熊无极?”

一拍手,苟图昌笑道:

“正是此兄!”

缓缓的摇头,紫千豪道:

“不行!”

意外的一怔,苟图昌忙道:

“不行?老大,为什么不行呢?”

低沉的,紫千豪道:

“图昌,你可知道熊无极这‘金手煞’的名气在中原一带响亮到什么地步么?他威名之盛,武功之强,足以到了可以自行创帮立派的火候了,你若邀他进入本需仅仅充任一个大头领级的角色——纵然这个地位在本帝来说已是很高,但和熊无极的身份比较起来,却实在太委曲人家,一个弄不巧,你落个冒失之名不说,投的却连好朋友也得罪了!”

苟图昌镇定的一笑,胸有成竹的道;

“不然,老大,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只怕老大的判断不一定正确呢……我却在到另一种观感与见解。”

紫千豪“哦”了一声,笑道:

“怎么说?”

似乎整理了一下层次,苟图昌沉思了一会始道:

“邀请熊无极入帮,这面子不在我们,在于老大你,固然,比起个人在外面的名声威望来,我们全不及他。可是,若他与老大你比较起来,他恐怕还差上一段距离,而熊无极自己来说,从这些日子的观察中,我发现他对老大你可以说是异常的钦佩敬眼,由此一端,便可断言他绝对不会认为入帮之后名位排在老大之下而自觉委曲了,换句话说,他便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老大的统制。”

紫千豪笑了笑,道:

“还有么?”

苟图昌颔首道:

“还有,熊无极并无家室牵挂,又无门派掣肘,他本身孤伶伶的一无累赘,入帮之后,不但精神上有了寄托,生活上也算扎下了根,用不着再东飘西落的天涯浪迹,萍踪不定了。”

犹豫了片刻,紫千豪道:

“可是,他并非黑道出身,他乃是白道中人呢。”

豁然笑了,苟图昌道:

“老大,你怎么自己说过的话也都忘了,黑白道之分并不在于其表面的行事方式,而全在内涵的德操与品格上呀,何谓绿林,何谓侠义,这不是。头立自称式传统的帮派分别。可划定的,还在于其人之中如何用事实来证明他们的类型上,这个道理,相信熊无极也必是明白的。”

站了起来,紫千豪来回踱了几步,皱着眉道:

“可是,图昌,你考虑过他也肯屈居你下的可能么?”

笑了,苟图昌道:

“老大,我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叫鼎鼎大名如熊无极这般的人物排列在我的下面呀!”

紫千豪笑道:

“那不结了?”

苟图昌不慌不忙的道:

“老大,为了替帮里延揽人材,我宁愿将这络二把交椅的位子让给他!”

摇摇头,紫千豪道;

“不可!”

苟图昌问道:

“为什么呢?”

紫千豪慎重的道:

“你我倚持于患难中,闻长于艰辛里,我们情谊深厚,如手如足,且彼此了解颇深,你对我帮助极大,我怎能贸然舍你?加上你熟悉帮中情况,与弟兄们相处融洽,宛似同胞兄弟,一家亲人,“而你在弟兄们心目中有威望,有份量,这一切,却不是熊无极一旦接位后可以代管得了的。”

有些征窒了,苟图昌喃喃的道:

“这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