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四、誓生死 临危受命

作者:柳残阳

紫千豪笑了笑,道:

“不过也是老生常谈而已。”

苟图昌迷惘的道:

“老生常谈?怎么个老生常谈法?”

低沉的,紫千豪道:

“先礼而后兵,先礼,是江湖上传统的和事方式,也表露了我们的胸襟,为的是希望‘武当派’能与我们澄清误会,消除争端,后兵么,就更简单了,设若‘武当派’不接化干戈为玉帛,坚慾以武力解决——或定要压迫我们所不能做的事,则只有在功量上分强弱,以强硬的手段去论曲直了!”

熊无极接口道:

“照说呢,‘武当派’的牛鼻子们该是十分通情达理,高瞻远瞩的,但我们若是腐迂起来却也叫人不敢看,往往,他们的观点与我们大不相同,有很多事的做法也南辕北辙,差出了十万八千里,干脆点说,就是我们与‘武当派’根本就不是生活在一个世间的人,他们那一套,有时俟完全和我们不沾边,所以,我们这‘先礼’的一招,恐怕他们未见得肯接受!”

紫千豪抿抿chún,道:

“怎么说?”

吞了唾沫,熊无极道;

“我认为,不管是谷百恕也好,凌澄老道也好,无论是谁出面或者一同出面请武当的非烈子助拳,而既然非烈子已经答允下来,除了敦请他的人面予关系之外,非烈子本身也一定认为他有可以伸手助拳的理由,方才我已说过这些老牛鼻子对人对事的看法常常与我们大不一样,更甚者,只要他们一旦打算及决定要怎么做了,他们就很少转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认定的道理是正确的,虽然,有时候那些道理在我们看来十分怪诞不经……”

沉吟着,紫千豪面色有些阴霾了,他道:

“以你看,熊兄,天亮之后的这次约斗,‘武当派’是—定要硬干了?”

熊无极无疑的道:

“我看是如此。”

轻喟一声,紫千豪道;

“为什么呢?‘武当派’莫非不知道他们的此一行动乃是十分不智又鲁莽的么?这要用生命来做抵押的啊……”

熊无极冷笑道:

“可能他们都在这个世间活腻味了,他们认为活着受罪,还不如早归道山,到他们期盼中的那个尚不知是有是无的快乐仙境去……”

苦笑了一下,紫千豪道:

“他们果会这样以为?”

一咧嘴,熊无极道:

“要不,他们这么急慌慌的跑来挨刀是为了什么?”

苟图昌接道:

“说不定他们全想得美,以为到这里来只要伸伸手,挨刀的都是我们呢。”

重重一哼,熊无极怒道:

“他个鸟毛,那来这等好梦?”

这时,紫千豪忽然自嘲的笑了起来,苟图昌问道:

“老大,你想起了什么?”

紫千豪摇头道:

“还记得在‘月后河’截击贪官候龙宝座船的时候,他雇请的一批保镖里面有一个‘山猿’赖向前?”

恍然大悟,苟图昌脱口道:

“这只老猴子的女儿嫁给了武当派一个十七代的俗家弟子!”

点点头,紫千豪道:

“当时,我们反覆推敲的结果,认为‘武当派’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出头包揽,因为武当一脉素主仁厚宽和。一贯传统恬淡稳重,与世无争——如今想想,这却是好大一个讽刺,料不到没有为赖向前之事和武当成敌,却另有好心人将武当勾引出来对付我们了,搞来搞去,我们总脱不开与‘武当派’见见真章的机会!”

熊无极愤怒道:

“犯不着含糊他们,紫帮主,见真章就见他六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武当派’不一定就能啃了我们!”

笑笑,紫千豪道:

“当然,和‘孤竹帮’火拼,就算‘武当派’赢了,只怕武当山上也一片凄凉索落,留不下几个人了……”

忽然,苟图昌向紫千豪使了个眼色,又朝熊无极背后呶呶嘴,紫千豪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在略一考虑之后,他终于安祥的道:

“熊兄,有一件事,我想同你商量一下……”

一捶胸,熊无极豪迈的道:

“不用商量,紫帮主,有什么事,你尽管交待好了,我姓熊的水里火里也抄着脑袋去闯!”

紫千豪笑道:

“还没有这么严重——熊兄,只是我这件事若说出来,如果你觉得冒昧或不愿接受的话,便当我从未说过,我们一道忘记!”

迷惑的睁大了眼,熊无极道:

“开玩笑,我怎会这么想?但——倒底是什么事哪?这节骨眼上,我业已急毛窜火啦!”

神色肃穆起来,紫千豪缓慢又清晰的道:

“熊兄,你认为我孤竹一脉如何?”

熊无极呆了一呆,喃喃的道:

“如何?”

他用力幌幌脑袋,笑道:

“那一方面都好,那一方面都强,领导人是坚毅果敢,勇猛无双的‘魔刃鬼剑’紫千豪,在他之下,孤竹儿郎团结奋发,忠心不二孤竹一脉的各位首领们更是赤胆忠肝,智勇兼备,再加上基业雄厚稳固,库存丰足不缺,孤竹帮的立帮宗旨正确严明,不落邪伦,行事坦荡,手段仁慈,助贫困、济危难、惩姦恶、保忠良,委实做到了江湖帮会上的最高理想——替天行道了!”

熊无极肚子里的墨水并不多,因此说起这类比较正式点的话题来,未免就有些顺序不分,程次颠倒的毛病了,而且措词方面也不十分得体,但是,不管如何,他却将已表达了自家对于“孤竹帮”由衷的敬仰钦佩,他已将想要说的话全说出来了。

静静的一笑,紫千豪道:

“熊兄如此夸誉,我们实不敢当,然见认为孤竹一脉还值得亲近么?”

呵呵大笑,熊无极道:

“我的帮主,这可叫多此一问啦,假如孤竹一脉不堪领教,我姓熊的如今还在这里和你们夹缠什么?当然是值得亲近哪,不但值得,简直叫人一辈子和你们处在一起都甘愿!”

双目射出一片明亮的光彩,紫千豪道:

“果真如此?”

熊无极指天盟誓,道:

“我姓熊的要是昧着良心说一句假话。我就遭天诛,我就是你们众人的儿子!”

猛一拍手,紫千豪大声道:

“很好,现在我问你,熊兄,你可愿加入我们?正成加入我们?”

大大的一愣,熊无极直直定定的瞪着紫千豪,好半晌,他才用力一拍脑门,开怀大笑,道:

“乖乖,大帮主,绕了老大一个圈子,说了这半天,你却只为了这么一句话哪?你方才直接了当的问不简单得多?好极了,我愿加入你们,心甘情愿的加入你们!”

紫千豪忙道;

“你不妨考虑考虑——”

搓搓手,熊无权斩钉截铁的道:

“不须考虑了,我这就可以决定,老实说,就算你紫帮主今天不邀请我入帮,过些日子,只怕我自己也会厚着脸皮要求呢!”

深沉的一笑,紫千豪道:

“想不到——你这么喜欢和我们在一起。”

熊无极急道:

“骗你我就是王八羔子!”

一恻,苟图昌眉开眼笑,道:

“这就叫借英雄,重英雄,英雄所见略同哪……”

紫千豪道:

“熊兄,有一些事情,是你在舐血入帮之后所必需遵守的,譬如说,我们如今的称谓势须改变,你个人的行动要受到帮规的约束,往往要做某些你自家并不想做的事情,经常要依照谕令进退……等等,你要考虑到,这些未来的加诸于你的牵制你可承受得了?而且,可请愿承受?“

呵呵大笑,熊无极道:

“帮主,你把我熊无极当做初入道的雏儿啦?这些个在帮的名堂莫非我还搞不清楚么?固然我出身白道,但黑白双道同属武林,源自江湖,除了一些行事维生的手段有着多少差异之外,大致上也离不了不远,我虽说未曾入过帮,在过堂,里头的规矩我还懂,这好比一句话:没吃边羊肉,也见过羊在满山跑呀!”

拱拱手,紫千豪笑道:

“得罪了。”

兴奋的,熊无极道:

“总之一句,帮主,我既入帮,自热一切全照着规矩来,和帮里任何一位兄弟相同,而我也决不会自将身份特殊使将眼珠子朝上看,说实在。我狂是狂、疯是疯,却也晓得个道理呀!”

用力颔首,紫千豪正色道:

“我如今正式邀你入帮,熊兄,你接受么?”

一连将脑袋点了十几下,熊无极一叠声道:

“全心接受,甘愿接受……”

凝视着他,紫千豪又道:

“熊兄,我任你为‘孤竹帮’‘首座大头领’,与本帮的二当家苟图昌共同赞襄本人统理全帮大计,并与苟图昌协心齐辖所属儿郎,日后红俸比同苟图画相等,你满思么?”

高兴得眉飞色舞,搔发搓手,熊无极笑不拢嘴的道;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呵呵,这样一来,我不是和大伙全是一个窝的了么?”

顿了顿,他忽然又惊奇的叫道:

“乖乖,帮主,你刚才说,呃,我入帮以后的职位是什么?‘首座大头领’?更与老苟同辖弟兄?呢,这不是说——我乃孤竹帮二当家相同的地位了!”

紫千豪一笑道:

“委屈了你。”

振奋又快乐无比的笑着,熊无极连声道:

“什么话,什么话,就凭我这块料能担此重任,业已一步登天啦,帮主,这叫什么来着?啊,对了,知遇之恩,知遇之恩,永生不忘!”

他舐舐嘴巴,道:

“我也没什么堂皇话好讲,帮主。自今而后,我总尽心尽力匡扶着你,做好你交待的事,将这条老命卖给孤竹帮也就结了!”

紫千豪诚恳的道:

“谢谢你,熊兄,从现在开始,你已算我孤竹一脉的兄弟,已正式担承‘首席大头领’的职责,回山以后,再补行舐血盟誓之典——”

熊无极点头道:

“全凭帮主吩咐了。”

转脸,紫千豪道:

“图昌,召集所有大头领来此集合,宣布此事,并解说阵前敌况!”

答应一声,苟图昌匆匆离去,看着熊无极,紫千豪笑道:

“很抱歉,熊兄,我从此刻起,就要对你改变称谓了!”

熊无极忙道:

“应该的,帮主,应该的。”

说着,他又笑道:

“想起来,我们也真是有缘呢,帮主,像我们那种相遇相识法,普天之下恐怕少有类似的情形了!”

紫千豪和煦的道;

“是的,缘份确是一种十分奇妙的事,它能撮使一件机会极少的巧合变得更完美,同时,它也能将一桩理所当然的发展弄得半途而散,不着踪影……”

在他们两人的谈话中,帐幕掀处,苟图昌,蓝扬善、祁老六、洪超、公孙寿、贝羽等六个人匆匆鱼贯而入,才一进来,苟图昌以下的这些个孤竹帮大头领们立即围到熊无极身边,又是热诚又是亲切的纷纷向他道贺致意,表达欢迎之忱,祁老六更拉开了喉咙笑道:

“我就说嘛,打那里看也觉得我们熊老哥无一处不顺眼,无一处不透着自家人的那种热络味道,如今果然不错,真是成为自家人啦!”

蓝扬善也笑呵呵的道:

“日后咱们可得多拍着点哪,熊老哥这一入帮,就是咱们的顶头上司啦,别的不求,只愿老哥少刮胡子……”

眨着独眼,祁老六道:

“熊老哥一旦走马上任,我们正好全在他的麾下,这好比有一比,下面的哥儿们是小伙计,我们是大伙计,熊老哥就变成‘总管’了!”

贝羽也笑嘻嘻的道:

“可不是‘总管’,大大小小全背着啦,老六哥,你笃定免不掉吃屁。”

一瞪那只独眼,祁老六吼道:

“少在这里卖乖,你个没大没小的毛头伙子,熊老哥就是要给人屁吃,第一个也是你先消受。我与熊老哥气味相投。骂我,他舍得么?”

“白辫子”洪超嗤之以鼻,道:

“蚂的,你算什个金山王?熊老哥身为‘首座大头领’,又怎的不能训你?还自家以为怎生的俏么?”

祁老六恶狠狠的道;

“好小子,洪超,你竟帮着贝羽来消遣我啦?”

呵呵大笑,洪趄道:

“我不在乎你的春君妹?老六,你啃不着我!”

怪叫着,祁老六道:

“姓洪的哪,我要抓掉你的小辫子!”

这时,苟图昌忙道:

“好了好了,就是不能给你们一点消息听,否则找机会便大伙儿起哄,全像些老天真!”

熊无极双手抱拳,连连作揖,他笑呵呵的道:

“这一遭,呃,承蒙当家的与各位看得起,非但邀我入帮,更且赏了我这么一个重要职位,我熊无极可真是愧不敢当,日后岁月长着,我呢,只求对当家的及全帮多少有点贡献。再求与大伙儿精诚无间,相处如—家骨肉,也就满足了,以后务盼各位兄弟多帮着点儿,全心一德。叫帮运益渐兴隆亦就是啦……”

大家响起一阵热烈掌声,齐齐喝彩,而熊无极这番话虽说有点不够儒雅堂皇,但却出自肺腑,一片至诚,可确是言自由衷……

紫千豪微举双臂要求镇静,在大伙儿全部安宁下来之后,他缓缓的用目光在每个人脸上扫视了一遍,凝重的道:

“方才,图昌一定已将熊无极入帮为‘首座大头领’的事情告诉给你们知道了?”

众人齐齐颔首,紫千豪又道:

“从各位的热烈反应看来,你们对此事的看法显然与我相同,嗯?”

大伙已忍不住全笑了,紫千豪平静的道:

“很好,这在熊无权本身的感受来说,他受到大家如此衷心的欢迎,恐怕比我先前邀请他加盟之时一定更要来的烫贴愉快——”

转对熊无极,紫千豪笑问:

“是么?无极。”

熊无极大笑道:

“当然,呃,当然!”

紫千豪颔首道:

“很好,这件大事就此定案了。以外,图昌是否也向你们提到了我们约战的敌人业已到来,与他们的阵势问题?”

几位孤竹大头领纷纷点头,苟图昌补充道:

“老大,我只是大略的提到一点,还不够详细。”

于是,紫千豪便十分简洁扼要的将熊无极夜来自“断魂岭”上所探到的消息又向这五位大头领级的弟兄述说了一遍,在说完之后,他沉重的道:

“情势的变化有些出乎我们意料,因此,天亮之后的这场约会也使非常险恶了,我要求各位弟兄齐心合力,团结一致,用我们最大的决心与毅力,以我们的生命及鲜血为源本,奋斗派发,将须打赢这场事关存亡的大仗!”

众人齐掌鼓掌,群情激昂,每个人神气全是慷慨豪迈的,目光俱为雄壮悲烈的一片至死不屈的浩然之气飞扬帐幕之间,于是,紫千豪知道,“孤竹魂”业已唤起了!

表情肃穆,紫千豪道:

“此次与青城之约,我方应对的策略仍和昨晚相同,如果我们与武当派谋和不成,势领干戈以见的活,便只有运用临机应变,阵前调配的方法了,到时候我自会尽速分遗布署的!”

狠狠的“呸”了一声,祁老六愤然的道:

“武当派算是什么东西?仗着他们为武林中的名门大派就可以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娘的,他们要欺侮别人且不去管,若要骑到我们头上,这群牛鼻子可是做错了梦!”

凛然的,“毛和尚”公孙寿也道:

“若是不能和解,拼也拼了吧!”

贝羽接口道;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搓了搓肥厚的双掌,蓝扬善沉沉的道:

“他奶奶的,这些牛鼻子老道可真狠着哪,一上来便是要将咱们全都摆平了的架势。”

“哼”了一声,“白辫子”洪超道:

“只怕没得他们想像中那等如意……”

严肃的一笑,苟图昌道;

“你们也用不着全朝坏的地方想,‘武当派’是天下有数的名门大派。他们其中的执权羽士有些深明道理,贯彻玄学。对世俗的争纷曲直看得十分清晰,所以,不一定到了时候他们也会辩明是非利害,相机退去……”

祁老六苦笑道:

“二爷,我们那一个也希望朝这个方向想,但只怕难以尽如我们的意啊……”

苟囹昌浓眉微剔,道;

“若是如此,也就像公孙寿庆说的话了,拼就拼了吧!”

现在,紫千豪又开口道:

“大家要注意的事情不仅是‘武当派’一项,‘北刀’谷百恕也来了,他的难缠处并不比‘武当派’的‘非烈子’本人稍逊,而且,‘银羽客’凌澄老道身为‘青城派’掌门人,其多年修为更非泛泛,他的不可忽视也乃所有弟兄须要提防的。另外,‘金铃噹’贾宗成又何尝简单呢?”

顿了顿,他又道:

“所以,今日之战,我们的敌人是强大的,智慧的,更是精练的,他们的力量决不比我们稍弱——基业已超过了我们,我们的对敌应变也就形成多方面的负荷与纵横不匀的承担了,而这些负荷。这些承担,又是沉重雄深无比的……总之,我们不要心存侥幸,不要以为我之可欺,当然,更不能有一点轻漫之心这场拼斗,我们要人人全力,个个全心——如此已定,不论胜负为何!”

熊无极第一个响应,他庄容的道:

“帮主,你放心了,咱们拼!”

蓝扬善、洪超、公孙寿也齐声吼道:

“大哥,我们誓随进退,虽死无憾!”

一抿chún,祁老六叫道:

“老大,好好友歹,也就是这么回子事了,流血呢,看那个的血最后流光!”

拍拍祁老六,苟图昌道:

“对,老六,看谁的血最后流光!”

这时,熊无极掀幕看天,回首,严肃的道:

“天,业已亮了!”

紫千豪精神振奋,双目光芒如虹。他自木榻上一跃而起,握“四炫剑”于手,长长叹了口气后,语声斩钉截铁般发令:

“贝羽,你率一百名弟兄先行开道,抵达‘鬼围场’后成圆阵,圈固全场!”

高应一声,贝羽返身自去,紫千豪又道:

“蓝扬善,你率一百名弟兄直接进入‘鬼围场’将人马敞开,准备随时混战而游斗!”

蓝扬善躬身退去,紫千豪目注“毛和尚”公孙寿:

“公孙寿,你带其余一百名手下在我等启行之后尾随而上,不准骑马,千万注意隐蔽行踪,不要叫对方看破你们的踪迹,你们——设法以最轻俏的动作声升上‘鬼围场’四周的树木顶稍,记着交待大家用枝叶梗掩遮身体,随时待令以手斧及短刃袭敌!”

顿了顿,他说道:“我们会尽力吸引敌人不去注意你们!”

于是,公孙寿也匆匆离开了,紫千豪立即道:

“其余的人,立即检视兵刃暗器,一应携带物品全须带齐,半柱香后,我们上马启行!”

帐幕中,所有的孤竹勇士们纷纷忙碌起来,紫千豪却独自一个人走出幕外,而幕外,人叱马啸,金铁撞击之声混成一片,只见青衣青巾的孤竹儿郎们个个往来往去,穿插不息,每个人的眉宇之间全布满了腾腾杀气,每人的脸孔也也全透露了无可掩隐的豪壮飞扬之慨!

是了,紫千豪知道,不用多久,那杀气,那豪壮,即可用得上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