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六、道心明 同流不污

作者:柳残阳

紫千豪的这几句话一出口,全场的人恨不由将目光投注在他所指明的那个人身上,嗯,“金铃噹”贾宗成!

这位体魄修伟,脸膛褚赤的川境第一高手,显然是处于窘境中了,他将手中把玩着的“响铃环”缓缓挂到腰间,搓着双厚实的手掌,面孔上的神色是为难又苦涩的,无可奈何的叹着气,他一声也没响。

“青城派”的大掌门凌澄道人目光锐利的瞪着他,冷森的道:

“贾师弟,你果然能证明紫千豪的话么?”

贾宗成摸着下颔,艰辛的一笑,道:

“大师兄……这个,当然他有他的说法……”

紫千豪双手微拱,沉和的道:

“很抱歉,贾兄,因为今天你我见面的场合不对,所以未曾在初晤之时招呼于你,但贾兄你知我紫千豪甚深,想不会为忤吧?”

苦笑一声,贾宗成道;

“当家的,你刚才这一手,简直是变相的剥我皮啦!”

摇摇头,紫千豪道:

“不,我只是要求你主持公道而且,贾兄,我方才所说的一切,真的,抑或假的,是与非之间仅得一个字,固然,我知道你的难处,因为你的宗派正在和我为敌,但却不能为了这一点便抹煞了整个事实与道义,川境和西陲只有一线之隔,孤竹一脉的所作所为,相信贾兄你定然有目曾睹,有耳曾闻!”

澄彻的眼睛凝视着贾宗成,紫千豪又道:

“贾兄,如果你的亲兄弟与我发生了争纷,没有人会说你帮助你的亲兄弟是不对——纵然你与我相交颇善,不过,假设你的亲兄弟是个大逆不道的歹徒,你也会为了他而否认一切,替他掩饰一切么,帮助你的亲人手足乃是自然的天性,若是执意抹煞一件真正的事实,那就是欺骗、诈瞒和不诚实了,贾兄虽则身列青城派门墙。我们并不怨你替青城出力,可是,贾兄,你却不能为了你是青城的人便也帮着他们混淆黑白,指是为非,贾兄江湖经历多年,素以豪迈磊落闻名,想来,贾兄不会故意歪曲事实,背信弃试吧?”

冷叱一声,凌澄道人怒道:

“紫千豪,你好一张舌上生差的利嘴!”

紫千豪凛烈的道:

“凌澄道长,我只是在要求一个人莫要淹昧他的天良罢了!”

银冠微晃,凌澄道人恶狠狠的道:

“任你说得天花乱坠,紫千豪,今天你也逃不了公道!”

深悠悠的一笑,紫千豪道:

“公道是要人来论的,道长,恐怕由不在我!”

这时,凡慈道人威严的道:

“贾施主,紫施主的话你已听到了,怎么样?是否愿意告诉我们他说的话真伪如何?”

贾宗成尴尬的道:

“大掌门,唉,这,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嘛……”

凡慈肃穆的道:

“你错了,贾施主,道理只有是与非,并无其他原因的掺杂,易言之,明明一件坏事,就算你的父兄做了,那也是一件坏事,明明一件好事,使你的仇人做了,却也是一件好事,个人的品德节操高低,往往就从这上面看了!”

飘逸的微拂银髯,他又道:

“再说,关于贾施主目前的问题更好解决——只要说明紫施主方才所言是真抑假,一个字便够,真,或假!”

紫千豪接着道;

“但贾兄,说这一个字的时候,我希望你摒除一切可能的影响,单凭良心,照事实回答!”

宽厚的面颊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贾宗成的脸色便越发红赤了,他一再的以舌润chún,使劲握手,呼吸也隐隐加快……

凡慈道长沉重的催促,道:

“贾施主,老道以为,一个真是问心无愧的人,对这件事的决定不该这么困难的……”

“玄云三子”的为首者“大真子”凌虚忽然阴沉沉的道:

“贾师弟,你就琢磨着回话吧!”

“大罗子”凌幻世生硬的道: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了,贾师弟。”

怒哼一声,凌澄道人厉色道:

“说呀,贾师弟,你不说还叫人家误会我们在造谣中伤,歪曲事实呢!”

凌澄道人的这几句话暗中有刺,显然他对凡慈道人的中规中矩,毫不苟且的公正态度包有所不满了,当然,世故达到又精明睿智的凡慈道人是不会听不出来的,但是,他不但不怒,和煦的一笑,道:

“贾施主,公道是不潮的,无论它在水里火里,它总是公道,与公道同在的人,永远不会孤寂!”

猛一咬牙,贾宗成铁狰狞的道:

“大掌门,紫千豪所说的话是真的!”

突然整个场子一片静默,死样的静寂,贾宗成的话一出口,像是骤而将两个人的脑袋全震得晕乱了,将每个人的脉搏全卡僵了!

这种惊愕后的静默只有一刹,一刹之后,青城派方面的人马却宛似被投入一大包炸葯似的蓦然沸荡起来,爆烈起来,在一片哗嚷叫骂声中,青城掌门凌澄道人首先猛挥袍袖,怒目跺脚道:

“很好,好极了,贾宗成,你这背叛师门,数典忘祖的孽障,我看你今后尚有何面目再归青城?”

“大真子”凌虚也咬牙切齿的大骂,道:

“贾宗成,你蒙受本派传业,休黛祖师恩典,更承担青城一脉之弘法扬道大任,你你你……你就用这种叛逆的行为来报答师恩?”

“大昙子”凌生也暴跳如雷的吼道:

“反了反了,竟然当着掌门之前污蔑本派,贾宗成,你口中还有青城,还有律法么?”

痛苦又窘迫的一个劲直搓手,贾宗成结结巴巴的申辩道:

“掌门师兄,各位师兄弟,请大家不要误会……我只是就事论事,说真话而已,我保证设有一点背叛山门之心……”

凌澄道人厉叱道;

“住口,大胆狂妄,灭绝天良的畜生!”

汗水淋淋,面容扭曲,贾宗成大叫道:

“你们要我怎的?说谎吗?欺瞒吗?味着良心歪曲事实吗?紫千豪与他的孤竹帮所行所为的确如他所说啊,他们一直是做着扶危济贫、救难解危、行善乐施、惩姦锄恶的好事哪,他们一直用大把的银子济赈贫苦,用成担的粮食周济众民,他们的确是扶弱小、惩姦恶,紫千豪也果然有‘小仁公’的美号呀,这不独我一个人知道,在川境及西陲江湖道上跑的人,又有那一个能否认呢?你们总不能叫我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黑着良心说瞎话呀,我们青城派的历代祖师可不是教我们这样做的,祖师爷不是素来要我们坦实忠诚,不作妄语么?我又错在什么地方了?我除了讲真话,并没有其他丝毫背叛行为,难道说,只为了我讲真心话便算大逆不道,灭绝天良么?”

贾宗成这一番道理乃是在汗水流诞,嗔目轩眉的激动情形下叫出来的,他的声音又急又烈,又响又亮,直说得青城诸人面面相觑,手足失措,空有一肚皮恼火,却发它不出了!

好半晌,凌澄道人勉强压住心头怒火,冷冷的道:

“不管你怎么说,贾宗成,依的逆迹已露,不可轻饶,我只怕你要费上一番功夫来替你今天的行动做补偿了!”

青筋暴起,双目充血,贾宗成激烈的叫道;

“为什么?大师兄,你身为本派掌门,大权在握,难道就可以皂白不分,曲直不问心,妄下断语,与人以罪?这这……这是专横,这是暴虐,我不服,我完全不服!”

凌澄道人巨目如焰,鹰鼻噏合急速,他历烈的道:

“承蒙祖师慈悲,恩传贫道接掌青城派第六代掌门大权,贫道自即位之日,便担有辖统全山道侣弟子之权,贾宗成,除非你正式背叛青城,脱离青城门墙。否则,只要你在世一日,你便须接受本派律法节制,便须服信贫道谕令!”

发捎上指。贾宗成气涌如山,道:

“这些我全知道,大师兄你无庸赘述,但你虽说贵为本派掌门,却也不能随心所慾,强加罪名,你总要讲个道理!”

“大真子”凌虚叱道:

“贾宗成;你真实造反了竟敢顶撞掌门大师兄?”

咆哮一声,贾宗成吼道:

“凌虚,你不用在这里狐假虎威,装腔作势。你又算那一颗葱?也不知道摸出的什么家,几十年了还未祛除那种落井下石的小人心胸!”

大喝如雷,凌虚双目突凸,暴叫道:

“你往口,贾宗成,只此悔辱师兄一端,便够体上‘节律坛’候审了!”

狂笑向天,贾宗成愤怒的道:

“凭你还不配!”

“大真子”凌虚面色铁青,呼吸粗浊,他气得几乎发了疯,猛一转身,他面向凌澄道人,道:

“大师兄,贫道要求立时拘禁贾宗成,送回‘节律坛’以叛逆罪名审讯!”

一双鹰眼里凶光闪炽,凌澄道人竟毫不考虑的道:

“好,便如所请!”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叫道:

“静明静空何在?”

轰喏一声,两个施襟上绣着七条银线的黑袍道人业已快步奔来,他两个,嗯,便是一直坐在泥地上的那青脸皮,阴阳眼的道士与另一个猴形白面孔的道人,青脸皮的道上是“眼前报”静空,猴面道人乃“白猴”静明!

凌虚道人一指早已气得混身发抖的贾宗成,冷凛的道:

“将他拿下!”

静明与静空二人互视一眼,大步向前,分左右来在贾宗成身边站定,静明脸上那棱角突出的五官毫无表情,他冷冷的道:

“对不住了,贾师叔。”

chún角猛一抽搐,贾宗成突然大喉道:

“我犯了什么律条?”

微微仰脸,凌澄道人寒森森的道:

“回到‘节律坛’之后,你自然便会知道犯了什么律条!”

咬着牙,贾宗成恨极大叫道:

“这是冤屈,这是专横!”

断叱一声,凌澄道人喝道:

“拿下!”

静明静空两人正待动手。突然一声清雅又严肃的道号宣扬,道:

“无量寿佛。”

于是,这两位在“青城派”七代弟子中素以膘悍勇猛告称的道士也不禁立即缩手了,他们听得出,高宣道号的人,不是别人,正乃当今执武林牛耳,在道家一流中为首等的“武当派”大掌门“非烈子”凡慈!

银髯飘拂,意态肃穆的凡慈道人这时缓缓走上前来,他面对凌澄,单掌当胸问讯,道:

“凌澄道友……”

凌澄道人心知不对,但表面上却只好勉强笑应,道:

“可是掌门道兄有所赐示?”

凡慈深沉的一笑,道:

“老道与道友虽说是同属道家一脉,共奉三清道祖,但也各有源流渊承,贵派中事,老道无权,亦雅不愿过问,只是,看在同属道流,老道却有几句肺腑之言,不能不说。”

干涩的一笑,凌澄道人道:

“道兄言重了,道兄有何见示,何妨明告?”

低吁一声,凡慈道:

“凌澄道友,道友方才谕令拘押贾施主之举,恐怕有不妥之处。”

强笑着,凌澄道:

“道兄,贫道却看不出何处不妥?”

严正的,凡慈道:

“便正如贾施主所说,他犯何罪?”

深深吸了口气,凌澄生硬的道;

“道兄,贾宗成身列本派门墙,却反助政人作不实之证言,更当面侮辱贫道,顶撞诸位师兄,就此数端,已足够罪证确凿了!”

摇摇头,凡慈道:

“不然。”

凌澄道人脸色阴沉的道:

“敢问道兄,何以不然?”

凡慈徐缓的道:

“紫千豪历举事实,反驳道友你先前所加诸于他的各项指控,而更由贵派身份地位俱尊之六代弟子贾宗成亲口证实紫千豪所言不虚,由此可见,紫千豪虽然沦落草莽,却仍是一位仁恕宽厚的江湖奇人,反过来说,道友你的一番指责其中只怕就有曲解混淆之处了,贾宗成在贵派的渊源辈位,是可列入中坚骨干,且他之为人,老道素知磊落坦荡,无论从那一方面看,他也断乎不会背叛师门渊承;自甘负上欺师忘祖的莫大罪名,他既无背叛师门之可能,便足证他站在遵义立场说公平活,老道试问,一个凭良心,说真话的人,除了他的义行可嘉之外,还有什么罪过呢?”

眼皮子一阵急跳,脸孔涨红,凌澄道人气响很的道:

“但……但道兄,谁能证实他是说的真话?”

微微一笑,凡慈道:

“老道便能。”

勃然大怒,凌澄提高了声音,道:

“如何证实?”

凡慈平静的道:

“方才老道业已说过了,贾宗成所言必真,因为,他没有作假证的理由,如果他作假证,对他有何好处?而他自己知道,若说了真活必将招至同门的不满,但他却说了,在这种情形之下,除了贾宗成有一腔道义才能激发他的良知之外,还有什么力量来使他如此甘冒大不讳?所以,他说的定乃真言!”、

用力摇头,凌澄道:

“即使如此,道兄,贫道也不能收回成命!”

凡慈怔了一下,道:

“为什么?”

凌澄恨恨的道:

“贾宗成顶撞贫道及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六、道心明 同流不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