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七、刀剑会 搏命巾扬

作者:柳残阳

向前走了几步,凌澄道人一挥手道:

“静明、静空,你两个且先退下!”

一直左右峙立在贾宗成身旁的“白猿”静明、“眼前报”静空,闻言之下立即移步走开,贾宗成微拂衣袖,沉着脸一言不发。

见到贾宗成那愤恨难消的模样,凌澄道人也不觉有气,但是,正如谷直恕所说,这是什么节骨眼了?便是有气,这位青城派的大掌门也只好忍下啦,他走到贾宗成身边,尽量将语声放得平和:

“师弟,呢,方才的这件事,可能……可能有了点误会,但是,你的态度也未免过于冲动了些,也罢,是是非非,如今且不去谈,好歹我们总是同一门墙的手足,任什么结,能解开也就解开算了,回山之后,贫道会尽力为你开脱,大敌当前,我们不宜再闹意见……”

贾宗成硬板板的道:

“大师兄,我并没有错!”

凌澄道人压着性子道:

“现在不谈这些,一切等回山再说……”

贾宗成固执的道:

“是非只有一个,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做对了,便不用在这上面反复争论,做错了,自得接受惩处,就这么简单,我何须大师兄代为开脱?曲直之间,完全由我自行承担!”

勃然大怒,凌澄道人气冲冲的道:

“你这是得寸进尺了,贾宗成,我业已向你做了让步,你却还想怎的?莫不成骑到我这掌门头上来?”

咬着牙,贾宗成道:

“我只求一个公道,一个清白!”

凌澄道人咆哮道:

“什么公道?什么清白?给你台阶你尚不下,难道你还要我当着众人之前承认我是混账?”

冷冷的,贾宗成道:

“并无此意,我只要大师兄声明我贾宗成并未触犯本派律法,更非数典忘祖,背叛师门之人,洗刷掉我的污瑕即已够了!”

大吼一声,凌澄道人目瞪如铃:

“好个狂妄的东西,你你你……你这是在叫我打自己嘴巴,是在公然毁弃我的威信!”

贾宗成抗声道:

“不,我只是收回我的声誉罢了!”

后角抽动,双眉竖剔,凌澄道人大叫:

“贾宗成,你真要反?”

一扬头,贾宗成倔强的道:

“用不着给我扣帽子,大师兄,我没有对不起师门的地方,我仅要求你澄清我受到沾污的名誉!”

怒“呸”一声,凌澄道人狂吼:

“你还有局的个名誉!”

一侧,“北刀”谷百恕慌忙上前,一把拉开贾宗成,又急又气的道:

“你你……唉,贾老弟,你不是太也固执了么?这些家务事留着回去再商谈不好?却偏生在大庭广众,敌我聚集的场会翻开来炒?也不相贻笑大方?你的掌门师兄方才业已表示让步了,老弟,你亦不用过于认真,自己人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同心合力应付强敌才是正经呀!”

贾宗成双目炯亮,满脸凛烈刚正之色,他宏声道:

“谷大哥,并不是兄弟我故意找碴生非,更不是兄弟我有心在这种关头难为同门,我只要求一个公道;方才掌门大师兄所说的话你们也全听到了,他指责兄弟‘大胆狂妄’‘灭绝天良’逆迹已露,更口口声声,一句一个叛逆,一句一个畜生,谷大哥,我贾宗成今年四十五,自十八岁名列青城门墙,屈指数来,已有近三十余年的岁月,在这三十年中,承蒙祖师慈悲,日沐青城恩典,一心为青城,全力为青城,三十年来,何尝有丝毫愧对师门之处?我贾宗成如今家业俱就,名扬全川,更为青城派眼前最高辈份之弟子,我若错了,仍自甘受掌门制裁,但是,我若不错,却为何自受这等侮辱、冤屈、斥责,以及诽谤?我不信服,所以我要掌门大师兄明断是非,替我伸冤!”

发捎上指,气涌如山,凌澄道人大吼;

“贾宗成,你这孽障——”

谷百恕又急忙将凌澄道人劝开,边连连跺脚:

“老天,我的道爷,不好看啊,这算那门子把戏呢?一被未平,一波又起,大家都不能委屈一下么?眼看着场面就不可收拾了啦……”

好不容易劝开凌澄道人,谷百忽又急急回来自贾宗成解说:

“贾老弟,你就暂时忍一忍,让一让,不要一个劲猛往牛角尖里钻,行么?等回山去,老哥我,负责管你担待澄清这一切误会,包管你的声誉净静无暇,清白一如往昔……”

贾宗成咬着下chún,双手互搓,颊肉在不住颤动,好一阵子,他终于异常不甘的点子点头,沙哑的道:

“好吧……”

大大吁了口气,谷百恕用衣袖抹去额上汗水,苦笑道:

“老弟,你总算赏脸了,这也是你探明道理之处,不错,如今最大的问题不是你这档事,孤竹帮的大批人马还等在那里准备松散我们呢……”

贾宗成低喝一声,道:

“这件麻烦……唉,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紫千豪与我相交不恶,那熊无权也和我十分友善……”

轻轻拍了拍贾宗成宽厚的肩头,谷百恕正色道:

“各为本派,老弟,在门场师恩的大前提下,私人情谊便也说不上了,这一点你务须搞清楚!”

“好难人……”

谷百恕不再多说,转身向那边站着的凌澄道人微一点头,于是,凌澄道人踏前一步,面向对立的紫千豪道:

“时辰到了,紫千豪,你的险诈手段也施展得淋漓尽致啦,总算如你的愿了,如今,你还有什么可期盼的么?”

业已看足了戏,紫千豪不由平静调一笑,道:

“道长,对一件事情的是非曲直,在取舍之间,智者自将有所抉择,而结果你已经目睹,这是人心的背向,又怎能诬指是险诈手段?”

暴叱如雷,凌澄道人叫道:

“利口小子,你懂得什么叫‘人心背向’?满口桐柴,贫道立即便要你明白你们这群贼匪盗寇的报应!”

紫千豪淡然道:

“同样的,我们也要叫贵派知道纵容门人,恣意行凶为恶的后果!”

凌澄道人狂笑一声,吼道:

“很好,紫千豪,你就划出道来!”

这时——

“北刀”谷百恕缓步向前,他瞅着紫千豪,慢吞吞的道:

“姓紫的,你狂得离谱了!”

紫千豪夷然不惧的回视“北刀”,徐徐的道:

“谷百恕,这句话你似乎应该向青城派的人去说才对,‘玄云三子’合同‘银坝子’的人马,不问情由首先向本帮启衅,又伤了本帮祁大头领一只右眼,残害了本帮数十儿郎,这还不说,青城派的掌权者非但不自加检点,约束门人,更竟扬言要本帮交出祁大头领,缚赴青城山受罚赂罪,否则即将对本帮大施报复!你说说看,是他们狂呢,抑是我们狂?是他们离了谱还是我们离了谱?谷百恕,你也是江湖中人,非但江湖中人,更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名人,而立身江湖,首重骨气,如果我们被人迫害凌辱至此,吃了亏,受了气,犹再跪下来向对方叩头认罪,缚献自己的弟兄,则我们还算是什么?还有一点做人的最低尊严么?恐怕不仅我们这群‘草宼’无法缄默,就是换谷百恕你也一样没有这么深沉浩荡的修养吧?”

窒了一窒,谷百恕竟然无言可对!他在恼羞之下,顿时大吼道:

“紫千豪,你的利嘴利舌并不能说服我,我也不管谁是谁非,我只知道你们混账!”

紫千豪冷冷的道:

“你在强词夺理了,谷百恕!”

“呸”一声,谷百恕厉烈的道:

“刀剑之下,紫千豪,你才懂得什么叫‘理’!”

生硬的,紫千豪道:

“谷百恕,相信我们全想一试!

阴凄凄的一笑,谷百恕道:

“‘南剑北刀’;江湖齐名,各在南北称霸,前些日子,‘南剑’关心玉栽在你紫千豪的手中,我谷某人业已颇为不平,早慾寻你掂掂份量,如今天赐良机,我正可籍了夙愿了!”

紫千豪大马金刀的道:

“谷百恕,只怕你将觉得这时机并不良好,而你的夙愿也并不容易得偿呢!”

谷百恕顺手自后腰带上抽出他那柄神鬼皆惊的熟牛皮刀鞘的牛角柄刀,这把刀,是砍刀的格形,宽沉厚重,背丰刃薄,他在手上掂了掂,冷森森的道:

“这要比划过才知道,是么?”

双目清冷如冰,紫千豪左手银光闪烁的‘四眩剑’微微斜举,安祥又镇定的道:

“当然!”

后面,“金手煞”熊无极踏前一步,拉开嗓门:

“帮主,和青城的牛鼻子们没啥规矩好讲,我们就豁开来干他个混江倒海吧?”

紫千豪稳重的道:

“一切按照原订计划进行,小心应付!”

一搓手,熊无极大笑:

“放心,他们八成是要栽了!”

谷百恕大怒道:

“熊无极,你身为‘侠义道’人物,根源出自白道,却与这些绿林盗贼混杂一起,更竟助纣为虐,倒行逆施,你也不怕白道同辈的声讨么?”

嘿嘿怪笑,熊无极道:

“我怕他们鸟的个声讨,什么叫白道?什么称黑道?谷百漱,这并不是嘴巴喊,就算数的,要你个人的行为表现作准,你阁下与青城派的这批老鼻子不错是挂着‘侠义’招牌,但你们的作风却令人不敢恭维,比起孤竹帮来,老实说,你们才更像黑道人物呢,连心都黑了!”

谷百恕大吼:

“你简直满口胡言!”

熊无极呲呲牙,道:

“姓谷的,你更不正经!”

在一声冷厉的怒叱之后,凌澄道人宏亮的道:

“百恕,与这等卑鄙龌龊之人,尚有何话可说?”

熊无极狠盯着凌澄道人,阴沉沉的道:

“我卑鄙龌龊,你这老牛鼻子也高明不到那里去,说穿了,不过只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术士罢了!”

裂帛般狂关,凌澄道人坚眉嗔目的叫:

“骂得好,熊无极,山人就看看你能奈我这挂羊头卖狗肉的术士何!”

熊无极冷凛的道:

“老子根本不含糊你!”

凌澄道人退后一步,昂烈的道:

“青城弟子,本派声威便在此一战,无能以忍求和,只有以杀止杀!”

大喊一声,熊无极叫道;

“歪曲事实,混淆黑白,可耻亦复可笑!”

“笑”字刚才在空气中进跳,斜刺里,一抹青涛涛的寒光已“削”的一声斩向熊无极的咽喉!

这溜寒光来势之快,确是出人意外,更甚者,当耳朵里听到那刀刃破空的尖锐声时,刃口已将沾上肌肤了!

闪电般狂翻,熊无极怪叫:

“杂碎!”

叫声中,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他的“金犀皮”手套业已戴上了手,大旋风似的倒转而回,这位“金手煞”的双掌已裂碑碎玉也似挟着万钧之力扑向那袭击者——“北刀”谷百恕!

傲然冷笑,谷百恕单足足尖柱地,微微一幌,整个身躯已滴溜溜的侧旋出去五步,他右手的雪亮砍刀斜向下指,以不变应万变的等待熊无极第二次的攻击!

熊无极一双青虚虚放眼睛已经泛了红,他暴吼一声,右掌劈天,左掌拍地,在一片呼轰劲气卷扫中,上扬下压的掌势立即汇聚向一个焦点——谷百恕而去!

是的,这是熊无极的拿手功夫“金手三绞式”的开山式——天地魂!

长笑如龙吟,谷百恕左手带起一度半弧,右手刀却猛的抖出圈圈光影,光影套着光影,而光影中隐响风雷之声,猝然间与熊无极挥来的掌力相触,在一串“波”“波”震荡里,业已将熊无极的劲道消弥于无形!

高手相搏,只要一招,即可判明强弱之势,方才熊无极与谷百恕交手的这个回合,已经证明了谷百恕功力之浑厚,比之熊无极确要更上一层楼!

但是,熊无极却根本不管这一套,他大喝似霹雳,紧接着另一手“大旋涡”猛力展出!

于是,在他的双臂急速的抛舞的大圆弧中,一轮轮的掌劲澎湃怒旋猛翻,呼轰着四散激荡,力道之狂烈凶悍,果然有如大海里混转腾撒的巨大旋涡,而这一圈圈的旋涡又是交互相连的,冲撞不息的,宛如能将整个大地吞噬了!

谷百恕的刀身突然幻闪出一溜溜,一股股的灵色冷电,这些冷电吞吐伸缩,快若流光,更似一道道的长虹飞舞,它们以骇人的速度蓬射辉耀着投入熊无极的浩滔劲气里,每一溜寒电的飞投,便马上将熊无极的旋涡力道破毁一圈,眨眼之间,熊无极又已退出三步。

这时——

紫千豪冷冷一笑,道:

“不错,谷百恕,你这把‘黑角刀‘的确称得起是把名刀!”

刀光立即匹练也似的还攻熊无极,在眩目的青电交织里,谷百恕怪笑道:

“有兴趣试试么?”

熊无极挪展如龙腾蛇窜,翻飞穿走,一面挥掌格拒,一边咆哮道:

“且莫得意,姓谷的,老子一样能交待了你!”

谷百恕的“黑角刀”,呼啸着幻成一片波浪,一层接着一层的斩去,他阴阳怪气的道:

“你再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七、刀剑会 搏命巾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