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二十八、魔刃寒 仍是英雄

作者:柳残阳

随着那一张闪泛着血似的紫红光华的“搏命巾”飘扬,散立各处的孤竹儿郎们立即呐喊震天,在蓝扬善的指挥下,纷纷猛悍无比的冲向了分坐八条石块上的青城道士!

于是——

方才受命而目的那个瘦长道人马上拔出长剑,凌空上指,坐在八条石块上的八十名青城道上迅速站起,往中间匆匆移动,眨眼间,他们已布成一个圆阵,八十辆单刀便像这圆阵的利刺一般,整齐划一的往外插出!

“二头陀”蓝扬善微微一楞,一楞之后,他拉开嗓门大叫:

“去他的,那条大腿!孩子们,往上冲!”

百名孤竹大汉,马上奋不顾身的从四周扑了上去,大马刀挥舞劈斩,一鼓作气冲向了青城道士们围成的圆阵!

忽然间,圆阵开始团团转动,一面转动,八十柄锋利的单刀便闪电似的吞吐伸缩起来,一眼看去,那个圆阵就好像一个旋转的大刀球一样!

孤分儿郎们纷纷挥刀扑击,却吃圆阵的八十柄单刀那种紧凑密集又配合巧妙的方法所一一截磕开去,非但如此,每在圆阵的刀林伸缩闪动问,孤竹人马便有横尸溅血者!

“二头陀”蓝扬善见状之下勃然大怒,他狂吼一声,暴冲而上,“金钢杖”翻飞扫劈,势如滚雪,当他方才砸倒了三名圆阵中的青城道士,那个瘦长道人业已从圆阵中向四位同伴身旁飞出攻阻蓝扬善!

就在此刻,包围四周的贝羽突然尖啸如雷,他嗔目大吼:

“滚斩刀阵!”

百余名围在扬子四边的孤分大汉立即往中围拢,又蓦然个个贴补于地,刹那间,只见刀随身滚,人抱刀进,百多条青衣大汉,就像百多只刀桶一样滚斩向青城道士们甫成的圆阵!

金铁交击声震耳慾聋,杀喊入云,血在进溅,肉在横飞,只在片刻的时间里,青城道士们已有二十多人被活生生斩断了双脚,当他们倒在地下翻滚呼号,呻吟哀叫之际,先前那批由蓝扬善指挥的孤竹好汉们业已破阵而入,展开了凶猛的攻杀歼灭!

于是,“滚斩刀阵”立刻停止,抱刀滚过的孤份儿郎们也纷纷跃起,与他们的伙伴们里应外合,潮水般追砍青城清道士!

现在,贝羽已被“白猿”静明、“眼前报”静空围上了,但是,贝羽身边却有三十多名手下协助他共同抗拒,其他四名青城派的七代弟子,也正与蜂涌冲来的孤竹所属们在做着殊死之斗!

紫千豪力拚“北刀”谷直恕,“银羽客”凌澄道人,不消说是异常吃力的;他眼见整个场子已经展开一片惨烈混战,心头目是十分焦虑,但是,任他焦虑,目前却暂时无法可想,他的两个对手,俱乃强极一时的绝顶人物,因此他所遭到的压力,也是无可比拟的沉重一而其他各人,亦全陷入苦斗之中,谁也没有办法马上抽出手来对孤付所属们加以协助,固然,“毛和尚”公孙寿的手下们业已攀伏在场子四周前树荫中了,但那是最后的预备武力,也是一支奇兵,不到紧要关头,实在不易贸然使用,若要解决这种混乱又险恶的局面,紫千豪知道,恐怕除了大伙豁出去以血肉冒险搏个胜负不论的结果外,要寻求另条两全其美的法子,事实上是不大可能,也不大有希望了……

在紫千豪如今的两个对手上来说,“北刀”谷百恕的艺业比诸凌澄道人是要高上半筹的,谷百恕在他这柄“黑角刀”上的造诣,确已到达刀法中的至善境界了,这柄刀在他手上,简直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份,那么熟练,奇妙,又随心所慾,好像刀里流着谷百恕的血液,有着他的性灵,且又与他的思想在相互呼应一般,千变万化,难以捉摸,而“银羽客”凌澄道人的玉辆拂尘虽然也诡异凌厉,严密精湛,和谷百恕的刀上功夫一比,显然就差上一截了,但是从现在他们乃以两人之功合圈紫千豪一个,紫千豪再是强悍,亦未兔处处受到牵制,有些捉襟见时的尴尬……

那边,熊无极与贾宗成之争,其实最最有惊无险,两个人的拚战在表面上看来十分激烈,实际上却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别看他们出手凶猛,招式狠绝,这却全乃做给人家看的,他们两个不是起手重,落手轻,便是故意打偏撞斜,并非真个朝着对方身上招呼,再不就预先以暗示通知对方闪避,因此打了半天谁也没伤着一根汗毛,到现在,贾宗成的“响铃环”仍然挂在腰间未卸,而熊无极的看家武功“金手三绞式”亦未出手,他们只是互相比划着拖延时间而已,但是,他们却也有一个不得已的苦衷——他们只好像这样虚打去,谁也脱不开手去帮助自家人!

在一阵冷静的思虑之后,紫千豪已然决定必须要用险招求胜了,他不再迟疑,“四眩剑”长刺短戮,横飞斜劈,同时振吭厉叫:

“孤竹所属,以命搏命!”

谷百恕闻声大喊:

“小心了,他们要死干啦!”

刹那间,紫千豪的“四肢剑”“嗡”然长颤,仿怫顿时幻为一条飞龙,凌空闪眩的瞬息,又斗然洒成千百光雨,而光雨架着刺目的寒芒蓬射,像是从虚无中来,自一个极为玄异的角度,“四眩剑”的刃尖竟突的暴刺谷百恕胸膛!

“大魔刃”剑法中的首招——“迢迢长龙”!

谷百恕尖啸如泣,“黑角刀”又像先前对付熊无极一样,猝然抖出无数光圈,光圈相连,风雷声隐动,猛合急聚;匪截对方的这记绝式!

这一手,乃是谷百恕“九王刀法”中的第七式——“王者之环”!

“噗”“噗”的震荡声立即串成一片,就在紫千豪正待收身换招的一刹,凌澄道人的玉柄拂尘已狂风暴雨般抽向了他的头脸!

“四眩剑”颤动着,每一颤动,也有一圈圈的光弧飞旋四场,于是,一溜溜,一条条,一团团,一片片的晶莹豪光交织窜掠,幻有成一片可怕的银白,在光幕掠闪中,‘四眩剑”猛的幻成千百,暴烈的分向四面八方穿刺——奇妙的却是在一个时间,一个动作里!

紫千豪业已展出了他“大魔刃”的第二招——“重重星月”!

双方的交触是迅捷无匹的,凌澄道人以贯足真力的青城谛传“十二流云拂”攻击紫千豪,然而尚未够上位置,敌人反袭已到,他愤怒之下斗然收回拂尘狂旋而出,但是,就在他收回拂尘的眨眼里,拂尘上的银丝业已“咳”的一声被对方剑刃削落了一半!

“畜生!”

凌澄道人羞怒交加的大吼,猛旋拂尘辆,以柄为端,又快又疾的点向紫千豪全身十二处要穴!

蓦的以剑贴身,就这一刹,紫千豪的“四眩剑”竟然魔法似的突然光芒大盛,其明亮耀灿的程度,凡能逼人视力晕眩,而就像剑光中另有世界,紫千豪的身体便一下子隐含入内,剑芒迷演中,天爷,就像腾空入云的银龙一样,这股粗约滚桶般的光体业已凌空而起!

于是,凌澄道人这才真个慌张了,他知道,此乃剑家的至高修为显示——“身剑合一”!

迸溅着点点冷芒晶亮,滚桶似的光体发出可怖的“噬”“噬”劲气,以无可阻挡之势暴取凌澄!

当然,凌澄道人明白,在这种环境之下,要想以奔跑来躲避对方催动的剑气乃是最为愚蠢不过的——借着剑身的不可思议的奇快翻滚,以破空转动而兴起的剑气护体,那种速度之快,简直不能言喻,断断不是人的两条腿所能以比技的。因此,他索性挺立不动,嗔目坚发,咬牙切齿,在那股斗圆的光柱笔直飞来的瞬息,右手的玉柄拂尘团团舞起,拂尘上的一蓬银丝带着强劲的力遭,幻映成一圈又一圈光孤,甚至连空气也在“嗤”“嗤”激响——这个时候,凌澄道人的拂尘上的每一根银丝,全已坚锐到可以当利剑用了,在凌澄道人布成护身的光孤时,他的左手立即由下往上暴翻,“呜”的怪啸,二十枚鸭蛋大的纯钢嘴珠业已换着凶猛的力道射去!

首先,那十二颗又沉又重又急的纯钢唸珠完全射到凌空而来的光柱之上,只听得一阵清脆绵奋的“叮噹“声音乱成一片,滚桶般的光柱一斜一颤,又再度“呼”的一个盘旋射来,而那十二颗纯钢唸珠却已化成了铁雨碎屑!

几乎像长虹入海,光柱猛的直投进凌澄道人的光弧中,就在立起的“噹噹”交击声响里,“北刀”谷百恕突然尖吼一声,目瞪慾裂,他奋力自左朝右一个滚翻——刀芒“蓬”的幻成一片青幕,仿佛闪电一样,他双手所握的“黑角刀”已由青滟滟的光幕中凌空飞劈那股剑气!

“噹——呛”

“叮、叮、叮……”

“嗷……”

金铁的撞击声,碰擦声,加杂着人喉哀吐的呻吟,顿时间融为一片,“银羽客”凌澄道人的银丝道冠业已飞成四块飘落,他额心并排着三条剑痕,大腿洞穿,右手五指全被削掉,就那么血淋淋的,肉糊糊的跄跄踉踉奔出几步,又一个旋转摔倒地下!

剑气骤凝,紫千豪也左肩洒血,连连退出七八步,他是正在创伤凌澄澄人的一刹,被谷百怒的一招“九王刀法”中的第八式“王展青颜”斯街,而这把“王展青颜”,几乎便是谷百恕最为精湛的绝技了!

谷百恕并没有受伤,在他的想法中,他这一记“王展青颜”,应该直可将紫千豪斩为两段的,但是,他却失望了,非但失望,他更震惊于当他使出这一把他最为狠绝的把式时,所遭到的敌人护身到气之抵抗,竟然险些震裂了他自家虎口!

打铁趁热,谷百恕是深知这个道理的,在紫千豪歪斜不稳的后退中,他又已狂风如电,身形宛似流光船的前掠,前掠中,倏然翻腾,手上的“黑角刀”竟闪电般飞射紫千豪!

是的,这就是“九王刀法”中到此为止的最后一记了——“王慾飞仙”!

面色苍白,紫千豪却挺立如山,他双目可怕的瞪着,五官微微扭曲,就在他血脉贲张的一声厉啸下,“四眩剑”猝然额挥,于是,奇迹似的,千百道煞光骤起,同一时间,紫千豪的身影也一下子幻化成了千百条——就像有几百面铜镜在映照,一具万花筒在旋转一样,每一条人影俱皆隐迷在一位剑光之后,层层叠叠,重重围绕,玄异极了,怪谜极了,剑芒是出奇的灿丽明亮,而影子却是模糊混炖的,仿佛剑中的幽灵在跳跃,剑刃的冤魂在飘舞,交相穿刺,纵横闪戮,甚至连空气也在一刹那间被分割成零零碎碎的了!

不错,紫千豪的“大魔刃”剑法最为登峰造极的一招,也可以说是剑术中的至高至圣的修为了,“以幻指剑”的剑道境界——“茫茫幻影”!

那种叫声是令人毛发惊然的,叫得人连心肝五脏也不由收缩,在漫天的剑气与刀光里,谷百恕的瘦削身体便无法控制的东撞西碰,倏升倏滚,猩赤的鲜血雨也似的洒落,他终于在一种疲乏的咽噎里重重跌落尘埃!

紫千豪仍然站在原地,他的脚下,静静的躺着谷百恕方才飞掷的“黑角刀”,刀身闪泛着冷森的光芒,而紫千豪的右颊却绽开一条直达后角的两寸长血口子,皮肉翻卷着,血,正一滴一滴的坠到脚下那柄“黑角刀”的刀刃上,他凄迷着一双如雾的眼,寂然不动。

谁也看得出来,好危险!若是那柄刀再低一寸,只怕就会切进紫千豪的颈项中了!

四周,剧烈也拚杀仍在继续,到了这等节骨眼,慾罢也不能了,那一方住手便注定那一方要吃亏,谁也无法退让,自也不甘退让了。

斜刺里,忽然一条人影急速飞向紫千豪处掠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