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三、气如山 血染黑沙

作者:柳残阳

游小诗的这一声高呼,不啻是给中原人物当头棒喝,在全场的人们蓦然一楞里,游小诗又激愤的大叫道:

“这算什么?古桂,诺言犹响在耳,chún血未干,竟就当着敌我双方之面毁约失信?这种贻笑于人的丑事我第一个不干!”

古桂定定的瞪着游小诗,狞狰又阴毒的道:

“那么,你的意思呢?”

斩钉截铁,游小诗道:

“履行诺言,返回中土!”

冷冷一笑,古佳道:

“否则呢?”

游小诗浩气入云的道:

“否则,我即退出此次行动,哪一边也不帮!”

面容在瞬息间变得狠毒而凶恶,古桂威胁的道:

“游小诗,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吗?你是在摇动军心,长敌气焰,你更有暗助敌方之嫌!”

目焰如火,游小诗夷然不惧的道;

“我只知道为人之道须重信尚义,择善固执,没有别的,古桂,任你含血相喷,冤屈于我,我也决不考虑:”

古桂暴怒之下正待再说什么,他们后面‘万流门’的掌门人“逸鹤”陈立青,也缓步踱出,神情萧索的道;

“古兄,游老弟之言不错,我支持他!”

古桂万万料不到与关心玉私交颇笃,且又为此次西来之主要人物的陈玄青竟也一下子变了立场,顿时他气焰挫减,显得惊俊义愤然的道:

“陈掌门,你……这是怎么了?”

陈玄青微拂黑须,平静的道;

“我很清醒,古兄。”

咽了口唾沫,古桂急切的道:

“陈掌门,大敌当前,一个游小诗的胡言乱行已是大大的自扰阵营,怎的你却也帮他说起话来?”

深沉的笑了笑,陈玄青道:

“我并非帮着游小诗说话,古兄,我乃是帮着道理说话;我们今番大举西来,目的便是要为关心玉关死复仇雪很,但对方紫千豪为了不顾人命伐伤过巨,乃一力自行承当。提出了由我方推举一人出来代表大家与他以决斗方式了结这段私怨的方法;紫千豪的这个提议十分中肯,且颇有意义,我们答应了,因而大家共同推举单仞出去与站决一死战,如今,单仞败北,也就等于我方输了,就该扶照前约,大家收手回去!”

古桂构chún角*挛了一下,他不服的道:

“但……但事实上关心玉的旧仇未报,单仞的新恨未雪……”

摇摇头,陈玄青道:

“这些原该在我们答应人家提议之前便考虑过的,换句话说,关兄与单仞之仇,也就在这一场决斗之后了断了!”

古桂不快的道:

“照陈掌门所说,我们就应该如此徒劳无功,灰头土脸又含羞带愧的转回中原?”

冷冷的,陈玄青道:

“我比你更不愿这样做,但我们与紫千豪有约在先,便必须践行诺言,古兄,无信之人,较败军之将更为可耻!”

脸孔变成了赧赤,脖子上的粗筋顿现,古桂的呼吸已利时粗重了,他气愤难平的大声道:

“陈掌门此言,恕我不敢苟同,我只知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好友新丧,此仇更不可泯,我只要达到西来目的,其他一概不管!”

沉着脸,陈玄青阴森的道:

“那么,设若方才那一战紫千豪不幸败北,他的手下们不守信诺复再围攻我等,你古兄又是何种说法?”

窒了一窒,古桂恼羞成怒的道:

“陈掌门,你是在教训我了?”

陈玄青生硬的道:

“不敢,只是忠言往往逆耳罢了!”

大吼一声,古桂翻下脸来道:

“让我们把话说明,陈玄青,我知道你和“黑翼门”的房铁孤交善,你们的情感并不比你与关心玉的差,而游小诗和熊无极更显情同生死,难以分割,因此,你们两个在态度上便暧昧不明了,但是,你们却又不便直接道出,就用这种绕着弯子的姦滑方法袖手旁观,息事宁人,意图两面讨好,陈玄青,你和游小诗的如意算盘可是敲得太如意了,只不过你忘记其他的人也不是傻子,你们两个这种连三岁孩童也骗不了的手段拿在我们头上来耍,老实告诉你,还差得太远。大家的眼睛全是雪亮的,你们瞒不住谁!”

儒雅的面容逐渐成了青白,陈玄青气怒至极的道:

“古桂,你生就了一张不折不扣的杀人铁嘴,断章取义,虚捏事实,简直可恶之至!”

哼了哼,站在一边的古少雄恶意的道:

“不管怎么说,陈掌门,你交待一句明白话下来,你的意思到底如何?战,抑是退?”

陈玄青镇定逾恒的道:

“退!”

古少雄咄咄逼人的道:

“若是我们不退呢?”

森酷的一笑,陈玄青道:

“那么,恕我不便同流合污!”

阴凄康的笑笑,古少雄道:

“这样说来,陈掌门果然是和游小诗采取共同策略了?”

一仰头,陈玄青不屑的道:

“并非我与游老弟采取共同策略,乃是我们两人道信守诺,不自食其言!”

古桂气得七窍生烟,五内如火,他侧首大叫道:

“清全师太,请问你赞成那一边?”

枯瘦干瘪得像个活尸般的“铁剑老尼”清全师太。闻言之下毫不犹豫的道:

“自是古施主你这一边!”

一抹得意的狞笑浮上古桂面孔,他转向“黑白金刚”道:

“二位大师呢?”

白瘦的白金刚与黑胖的黑金刚二人互视一眼,白金刚道:

“古加主,酒家二人还用说么?”

大笑一声,古桂又朝着“银旗尊者”陆安,道:

“陆兄,你呢?”

陆安迟疑良久,始勉强道:

“便道古兄之意吧!”

古桂狂笑如雷,他再对“黑马全农”古少雄道:

“本家,我就不用再问你吧?”

古少雄阴沉的一笑,他看了早已来到他们身后的关功伟一眼,缓缓的道:

“至死相从!”

一拱手,古桂道:

“谢了——”

说着,他又如其他十几个中原同伴叫道:

“各位,愿意站到我这边的请走过来!”

剩下的十二个大汉,轰诺一声,倒有十徐名快步走到古这边,还有两人,则反往陈玄青身侧行去,这两人,嗯,即是陈玄青“万流门”下二代弟子的首席高手“十爪双鹫”!

古桂志得意满的斜瞄着陈玄青与游小诗二人,皮笑肉不笑的道:

“看情形,陈玄青,你那一番谬论并没有得到大家的支持!”

淡淡一晒,陈玄青道:

“真理长存,又何须一些粗陋莽夫拥戴?”

沉默良久的“铁剑老尼”清全师太突然冷冷的开了口:

“陈施主,你言谈之间,最好还是多斟酌为妙,贫尼可以说已经够得上容忍了!”

陈玄青夷然不惧的道:

“师太,我劝你也不要太失了主张!”

枯瘦的面孔浮起一层阴涩的冷笑,清尘师太道:

“贫尼寸心之间,自有是非在,陈施主,你今天的做法,回到中原之后,只怕够你懊悔的……”

大袖一拂,陈玄青退到一边,淡漠的道:

“我并不担心,师太!”

疏细眉毛一竖,清尘师太森寒的道:

“那就好!”

凝注着中原来敌的纷争和分裂,紫千豪知道情势已转由得对自己这边逐渐有利,至少,他们已经将既有的力量削弱了,而他们每一分力量的削弱,便等于已方胜利希望的增强累集!

于是——

紫千豪以手按剑,面对古桂道:

“古桂,你已决心毁诺失信,挑起血腥杀戈了?”

暴烈的吼了一声,古桂道:

“我是在为故友雪耻复仇,紫千豪,挑起血腥杀戈的人,是你而非我!”

平静的,紫千豪道:

“你不用考虑考虑?”

邪恶的冷笑,古桂道:

“考虑什么?考虑用什么手段来取你的狗头?”

吁了口气,紫千豪身躯半转,他向后面自己这边的诸人道:

“现在是委曲亦难求全的,他们需要什么,我们便只有给他们什么,各位,你们全知道该怎么做!”

尚不待他身后的人有任何反应,紫千豪已暴旋而出,一溜银灿灿的寒光直泻古桂咽喉,同一时间,他左手的剑鞘已猝砸“铁剑老尼”!

“双钹擒魂”房铁孤适时而动,他的黑色长衫“呼”的一声斜飞半空,在两胁处的一双锋利金钹已快逾电闪般握到了他的手中,钹影如轮也似直取“黑马金农”古少雄!

厉啸着,“判官令”仇三绝率领他手下四名执事弟兄狂冲而上,刚好迎住了由“银旗尊者”为首的那十余名中原人物,仇三绝的兵器是一支黝黑泛亮的金刚令箭形家伙,而“银旗尊者”陆安的兵刃,则是一面三角形状,全以银丝编制,上缀充数倒须利钩的银旗!

一拍手,发出一声沉实的“蓬”然间响,天爷,熊无极那双粗大的手掌上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戴上了一付,“金犀皮”缝制,更嵌满了尖锐菱锥的手套,这双怪异的手套臂筒直透肘弯,看起来,他那一双手就变得金晃晃又狠霸霸的了,不蜡,“金煞手”?

斜眼瞅着大摇大摆走过来的“黑白金刚”,熊无极朝天鼻一皱,黑厚的嘴chún湿漉漉的一掀,他笑呵呵的道:

“二位大和尚,看样子,只有我们哥儿几个亲热亲热了!”

胖大的“黑金刚”看了熊无极一眼,转对白金刚道:

“师弟,我们应该怎样渡这厮了?”

“白金刚”并未开口回答——他似乎知道在这种情形之下,他的师兄“黑金刚”原本就不须要回答的,就在“黑金刚”那个“了”字还刚刚露了个尖儿.宛如魔法一样,“黑金刚”的手上已多了一把“铁头锤”。而这把“铁头锤”乍现,它已来到了熊无权的头顶!

一声暴笑,熊无极在难以察觉中退出本位,但是,另一位“白金刚”的那串沉重赤铜哈珠却蛇似的卷向他的脖颈!

“嗤”之以鼻,熊无极一缩猝旋,闪晃之下,右掌劈天,左掌拍地,狂飓澎湃中,已将他的两名对手全逼了出去,嗯,他这玄异而威猛的招术,正是他赖以成名的“金手三绞式”的开山一式:“天地魂”!

当然,表面上看,熊无极的手法是简易而明快的,但是,正在与他接触的“黑白金刚”二人在感受上却和旁观者不大一样了,他们只觉得熊无极的招式一起,非但已将全身空隙密密封闭,无懈可击,更有一圈圈一股股的暗流翻续激荡,像是有一个巨大无形的旋涡在他们四周回涌吸引一般,几乎险些将他们硬硬逼进熊无极的掌势之下!

现在,“黑白金刚”已丝毫不敢粗心大意,两个人开始谨慎无比,又全神贯注的与熊无极缠斗起来,而熊无极却老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勇)”,循环不绝的轮番脑展着他这一记“天地魂”!

紫千豪“四眩剑”择闪如电,倏东倏现、忽上忽下,剑身与剑鞘更融为一体,凌厉至极的分拒着两名强敌——手使金骨扇的古桂及施展着一把斑斓奇古铁剑的清尘师太!

在他们旁边不远,‘双钹擒魂’房铁孤的那一对锋利金钹,可真是狂得暴烈得能夺命擒魂,只见两团黄光飞舞纵横,锐风如啸,步步紧逼他的对手“黑马金农”古少雄,而古少雄却也不甘示弱,手中一柄“鹰钩”也翻惊得有如急风骤雨,寒星点点流灿,一时之间,还真分不出他们谁弱谁强,看不出他们那一个能占那一个的上风!

最苦的要算是“判官令”仇三绝了,他竭力拼搏着“银旗尊者”陆安与另三名中原人物,可以说异常沉重,异常艰辛,以他的武学造诣来说,和陆安舍命一斗尚在伯仲之间,就是差,至少也只差上一丁点而且,但如今平空又增加了三个亦是手下不弱的敌人,打起来仇三绝就未免相形见绌,施展不开了……

他的四名得力弟兄,此刻也被七名中原强敌包围着厮杀,双方全像是豁出去了,招招走险,式式要命,彼此谁也不让一步,不进一招!

仅有一个未动手的,便是这次争端的正主儿——关心玉之子关功伟,不过,他却早就手持一辆精亮锐利的奇形长剑,虎视眈眈的站到了紫千豪那边;当然,他的心意任何人一看既明——这小子是想乘虚而入,寻找空间抽冷子给伤父仇人致命一击!

于是,就在呼叱如雷里,寒芒闪流中,人影幌舞下,“吭”的一声,一名仇三绝所属的执事弟兄翻着战团摔出五步,他的咽喉处已然洞穿!

紧跟着,另一条中原人物的庞大躯体也跳起三尺,又重重掉落,他的半边脑袋已被大马刀削掉!

雪亮的马刀光辉映着血影狠狠透穿了一个中原人物的胸腔。马刀暴抽,又戮进身后掩上来的另一个敌人小腹,这个身体魁梧的孤竹帮“铁旗堂”执事却已再也不及作第三度斩杀了,一条九节鞭已“哗啦啦”的自斜刺里飞来,尖锐的鞭端便“噗”的一声嵌进了他的后脑!

如今,仇三绝纳四名得力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气如山 血染黑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