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三十一、出奇谋 苦肉之计

作者:柳残阳

紫千豪沉吟了片刻,道:

“不会错吧?”

苏言忙道:

“我问得很仔细,大哥,错不了的。”

侧首,紫千豪向苟图昌道:

“那‘大脚妈子’的住处已经有了,图昌,下一个步骤就是要如何去逼她说出莫玉等人的行踪了……”

苟图昌点头道:

“硬逼么?”

紫千豪道:

“若要她说出可是不简单,但硬逼的话。却要有把握,像前些日子,祁老六刑求一个‘银坝子’的‘大爷’那样可不成,那人连三句话尚未说完,便因老六给伤得太重而伸了腿!”

黑脸一红,祁老六尴尬的道:

“呃,大哥,那一次可是意外……我不知道那小子这等的不中用!”

紫千豪似笑非笑的道:

“怎么才叫中用?人身是肉做的,并非铁铸的,似你那种刑逼法,恐怕换了谁也吃不消!”

若有所思的,苟图昌道:

“老大,我有个主意……”

紫千豪道:

“说说看!”

苟图昌低声道:

“劫她来,将她囚入山上的‘虎头牢’,然后,再委屈方樱方姑娘也到牢中受几天罪,由方姑娘套那‘大脚妈子”的口风!”

考虑着,紫千豪道:

“苦肉计?”

微微一笑,苟图昌道:

“正是!”

犹豫着,紫千豪道:

“但是,不晓得那‘大脚妈子’知不知道方姑娘已与莫玉闹翻了又归附我们的这件事?”

苟图昌道:

“恐怕她知道的可能性并不大!”

紫千豪问道:

“为什么?”

有条不紊的,苟图昌道:

“莫玉在‘东隆镇’外山窝子里自老大你剑下逃生之后,她断乎不敢再回‘东隆镇’,更不敢到那‘大脚妈子’之处,因为她知道方姑娘也晓得那个地方,而方姑娘又归附了我们,莫玉不得不考虑方姑娘会说出那个地方,另外,就算莫玉以后曾经去过那‘大脚妈子’之处,但姑娘离开她的这桩事,她也不可能很仔细的告诉‘大脚妈子’,因为这不是一件有光彩有面子的事,据我想,她便提起来,也不过只是简简单单,含糊笼统的一两句罢了!”

紫千豪颔首道:

“好吧,事已如此,我们也无法顾虑太多了,这个方法行,自是最好不过,否则,便只有硬求了!”

一边,“熊臂’罕明楞楞的道:

“可是,大哥,方姑娘会干么?”

笑了笑,紫千豪道:

“我想,她该会吧?”

熊无极大笑道:

“罕老弟,你果然是有些楞头楞脑,你难道还不清楚帮主对方姑娘的影响力是如何巨大么?”

“哦”了一声,罕明睁大眼道:

“真的?”

熊无极笑道:

“我骗你做甚?”

罕明也傻傻呵呵的笑了起来,他道:

“原来如此,这,当然就不一样了……”

不由脸孔微赧,紫千豪尴尬的道:

“罕明,不要听熊无极胡扯,没有这回事……”

罕明贼嘻嘻的道:

“我看很有可能哩,我记起来了,五天以前,我在‘仰远楼’大哥你的住处外头那片枫林子里,还碰着了方姑娘。她就问过我大哥何时才能回来的话,当时我回答后也就忘了,若不是熊老哥这么一话,嘻嘻,我还有点记不得了,如今想想,果然很有意思……”

“呸”了一声,紫千豪啼笑皆非的道:

“浑小子,有什么意思?”

罕明理直气壮的道:

“她喜欢大哥嘛!”

脸更红了,紫千豪急道:

“不许胡说!”

罕明振振有词的道:

“这不是胡说,大哥,这是有凭有据的,假如她不喜欢大哥,为什么要急着向大哥何时回来?跟着大哥一起去的人有很多,她怎的就不问别人,偏偏只向大哥一个?”

这位有“熊臂”之称的罕明,不但性子直,脾气楞,更有一股呆气,呆气一犯,任什么事就要坚持到底,他的这个毛病,紫千豪是十分清楚的、因此,在这种情形之下,紫千豪知道不能硬着否认下去,只好无奈的道:

“得了得了,罕明,你莫非尚要将这件事昭告天下么?”

呵呵一笑,罕明道:

“大哥,我晓得这是真的……”

这时,苟图昌忙喝道:

“少罗嗦,浑小子,你是有完没完?”

接着,他转问紫千豪:

“老大,派谁去劫持那‘大脚妈子’呢?”

毫不考虑,紫千豪道:

“熊无极与伍桐!”

双手拍,熊无极笑道:

“好极了,我就失去会那“大脚绳子“,量一量那婆娘生了一双何等大的脚板?”

伍侗也锋有意思的道:

“就不知道那付尊容可还堪瞧!”

贝羽笑讽道:

“不要胡思乱想了,那‘大脚妈子’只怕可以做你的外婆啦,看你还蛮色迷迷的呢……”

一瞪眼,伍桐道:

“妈的,你也没见过,怎知道她的年纪?”

吃吃笑着,贝羽道:

“不用见,我也知道你们不大合适,老伍,你也不想想,一个双十年华的大姑娘合起这么个浑名——‘大脚妈子”么?早就叫什么‘纤足五女’,‘金莲仙姑’了,而且,和莫玉那老婆称朋道友的角色恐怕也不会是十八岁的黄花闺女吧?”

朝天鼻一掀,伍桐恨恨的道:

“你别笑我,小白脸,我就看你将来的老婆标致到什么地步吧!”

苟图昌笑骂道:

“都不准吵了,正事还没商量妥,那有像你们这样喧喧嚷嚷的?不成体统!”

抖抖嘴chún,熊无极道:

“帮主,我们什么时候走?”

紫千豪想了想道:

“后天吧?中间有一天够不够?”

熊无极慨然道:

“足够了,就是现在马上去也无所谓!”

摇摇头,紫千豪道:

“犯不着这么急,留点时间好,休息一下才是,这一阵子,大伙全都相当的乏累了。”

刚与贝羽斗完了嘴的伍桐急道:

“大哥,那‘大脚妈子’会不会武功?”

紫千豪道:

“记得方樱有一次提到她时说过她武功根底粗浅,并没有什么十分惊人之处……”

顿了顿,他接着道:

“但是,她却有两宗独到的本事,其一,是能仿制出极其精细的金银玉器,其二,也是最重要的,她可以用一种秘密冶炼的金丝编成背心马甲,这种背心马甲非但刀剑不透,更能抵消内家重力的打击,莫玉即向她索取过一件!”

熊无极有兴趣的道:

“呃,这婆娘还有两下子呢……”

紫千豪道:

“所以,你们去劫掳她时,切记不要伤了她,说不定她将来对我们多少也有点用处!”

笑了笑,熊无极道:

“放心,包管伤不了她!”

暖了口气,紫千豪道:

“也希望她能知道点莫玉的消息才不虚此行!”

祁老六搓搓手,道:

“若是方姑娘套不出她的口风,大哥,交给我办!”

紫千豪一笑道:

“不敢领教了,老六,假如方樱的苦肉计失败,剩下的事,就该仇三绝来接手处理了。”

仇三绝笑道:

“大哥,本堂包管比祁老六高明!”

“嗤”了一声,祁老六道:

“老仇,你是往自家脸上贴金!”

嘿嘿一笑,仇三绝道:

“你别狂,老六,如果你不多拍拍本堂的马屁,下次你再偷摸了人家姑娘屁股而被送到‘铁旗堂’来的时候,你就看看本堂怎么收拾你吧!”

怪叫一声,祁老六道:

“大哥,你听见了?仇三绝这老杀千刀的当着你面前就敢公然要胁于我,他这叫公报私价,公私不分哪,你还不快快撤他的差?”

紫千豪笑着道:

“你们简直都返老还童了,一天到晚吵个不休,闹个不停……”

咕哝一声,祁老六道:

“老实说‘铁旗堂’叫仇三绝这判官脸去干是糟蹋了,应该将我与他的职位互调一下才对……”

打了个哈欠,紫千豪站了起来,他道:

“大家散去吧,喜欢吵的可以继续留着吵……”

当全厅的孤竹首领们纷纷起立恭送紫千豪之时,紫千豪又想起了一件事,问仇三绝道:

“黑翼门’的房掌门近日可好?伤势如何了?”

仇三绝这才猛的想到一件事,他忙道:

“对了,大哥不问,我还险些忘了,房掌订一听说大哥回山,因为如今行动仍然不便,所以未曾亲迎,现下正在‘仰远楼’等着大哥,另外,他的千金也由本堂派几接回山了,还有一位年青后生跟着……”

闻言皱了皱眉,紫千豪道:

“怎不早说?叫人家久等岂非失礼?房掌门的伤仍未痊愈么?”

仇三绝道:

“十分业已好了八分啦,就是不能大乏累很了,只怕还要养息个一两月才能完全恢复如常……”

点点头,紫千豪离厅而去,熊无极随后跟上:

“慢些走,帮主,我还得到你那里去一下,为你换葯治伤哩……”

“二头陀”蓝扬善一嗞牙也追出去,嚷着:

“咱也去,大阿哥,怕只怕熊老哥的医道不及咱高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