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三十二、为月老 父女情深

作者:柳残阳

当紫千豪偕同熊无极、蓝扬善二人来到“仰远楼”前的时候,房铁孤早已在门口候立多时了,在房铁孤的身后,嗯,那娇小柔媚的房燕、淳朴敦厚的季怀南小两口子。也又是紧张又是惶惊的站在一起。

一见紫千豪,房铁孤首先蹒跚却急促的迎了上来,他张开了一双手臂,热切又兴奋的叫:

“少兄,可巴着你回来啦,这一阵子,简直将人眼都盼穿了!”

抢上几步,紫千豪紧紧的握住房铁孤的双手,欢欣的道:

“劳使房兄关注挂怀,实在罪过,房兄,你的腿伤,可已大好了?”

点着头,房铁孤爽朗的笑着道:

“好得多了,口也收啦,除了筋骨还有点僵硬麻痹之外其余一切全和投伤前一样,大约再过几天就能痊愈如常,少兄,还得谢谢你的照应与熊老哥,蓝老弟的费心劳神呢!”

紫千豪笑道:

“房兄之伤,乃是为了孤竹一脉才惹上的,我们抱愧都来不及,房兄再一客套,就更叫我们汗颜啦。”

这时,熊无极与蓝扬善两个也走上来和房铁孤见过了面,房铁孤也一寒暄之后,回过头,沉下脸来喝道:

“你两个畜生还不过来再见各位叔叔?”

一直惶惶不安站在那里的一双小儿女,闻言之下慌忙走近,女的万福,男的长辑同时颤涩涩的开口:

“侄女侄儿叩见三位叔叔……”

紫千豪向两人眨了眨眼,伸手虚扶:

“罢了,罢了。”

摸着下颔。熊无极连连点头道:

“晤,晤,不错,这女娃儿生得十分标致。小伙子也相当忠厚老成,嗯,一对儿。是一对儿。”

蓝扬善抚着大肚皮,呵呵笑道:

“老久不见你两个小混混,可真叫咱这做大叔的心里念道啊,怀南、燕儿,你们是那时到的呐?”

季杯南悄悄瞅了沉着脸的房铁孤—眼,呐呐的道:

“大叔,我与燕儿到了三天了……”

房燕小声道:

“自仇堂主派人到‘洞天福地’接我们来的,大叔,我们好怕,虽然前些日你已叫人去告诉了我们,紫叔叔早说妥了爹,但,直到见了爹的面,仍旧吓得我与怀南心惊肉跳,这三天来,就没敢和爹说上几句话……”

瑟缩着,李怀南也拘谨的道:

“掌门也不召见我俩……除了每天的晨昏定省之外,他老人家就一直不出房,还是刚才没多久,我们接到通知,赶来与他老人家,道迎接各位叔叔的……”

舐舐chún舌,蓝扬善忙打着哈哈道:

“过一阵子就好了,呃,别这么紧张的……”

靠近点,房燕悄细道;

“我们先前好高兴啊,大叔因为你与紫叔叔全回来了……”

正和房铁孤说完话的紫千豪,此刻转过来朝着这小两口子和善的一笑,他愉快的道:

“好几个月没见着你们了,杯南,房丫头。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房燕脸儿红红的道;

“多谢紫叔叔关怀……很好,就是……我爹……”

哼了哼,房铁孤大声道:

“想气死我?”

俏脸儿由红泛白,房燕的眼眶儿立刻就泛现了莹莹泪光,但是,他却不敢让她父亲看着。

开朗的一笑,紫千豪道:

“房兄,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熊无极呵呵笑道:

“走,走,过去谈。进去谈,光站在门口算是怎么回事?”

进入那间既适雅致的小厅之后。太伙分别坐了,由紫千豪吩咐敬上了茶,他靠在他那张锦有软厚兽皮的大圈椅上,微微一笑道:

“房兄,我发觉在你见了他们两个宝贝之后仍强余怒未消?”

房铁孤沉沉的道:

“本来我还不觉什么,眼不见为净,大前天一看到他们,老实说,我又想从心起了。”

紫千豪平静的道:

“这也是难免的,但一则此事业经经我向房兄一再解释过了,房兄亦已答允了我的要求,再则,他们两个小的也自知做错了事,希望房兄还能饶过他们一时冲功,惠于宽恕——”

顿了顿,他又道:

“这挡小事,房兄。我的几分薄面可全搁在上头了呢。你要责怪他们,我也只好一起受了。”

苦笑一声,房铁孤不安的道:

“少兄切莫如此,这样一来。可不叫我折煞啦?”

笑笑,紫千豪道:

“不敢,房兄,儿女婚姻之事。应该叫他们自己选择,由他们挑拣合适于自己的人。这样才会情投意合,才能以互相理解,将来的日子,方能期以融洽无间,做父母的只要随傍指导就尽了责任了。我们可以看到多少婚姻的不幸与夫妻之间的失和,大多是没有经过深切的认识而强行凭父母之命,媒约之言撮合的,固然,为人父母者全希望儿女能有个好对象,但父母到底不是儿女本身。也就没有他们自己体会的明确,所以。老一辈强配的姻缘,表面上是爱他们,实足以害他们,若到了后来闹得双方失合,又会怨谁呢?今天这个年代,并不是可以说娶就娶,说休便休的啊,房兄,于其将来有所烦恼而引至内心的不妥,你不如让他们自作。决定去?”

浅蹑了几口茶,他又道:

“况且,据我的观察,怀南世兄必年少志成,敦厚老实,是快可琢之材,而令媛明媚清丽,秀外慧内,亦乃将门虎女,正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他们配在一起,可以想象日后定必琴瑟合调,夫唱妇随,是一双真正的鸳鸯侣!”

房铁孤无可奈何的道:

“此事我答应你于前,少兄,原本已无话可说。如今你再这么一套,我就更没话了啦!”

深沉的一笑,紫千豪测首道:

“怀南!”

正襟危坐的季怀南慌忙站起,恭声答应:

“侄儿在。”

紫千豪缓缓的道:

“见过房掌门了么?”

呆了呆,季怀南嗫嚅着道:

“方才……业已见过了……”

吁了口气,紫千豪道;

“现在,你就不再去叩见了?”

一侧,房燕急得咬牙跺脚,但此时此景,她又不便开口点醒他这呆头鹅的未婚夫,空将一张粉嫩的俏脸儿胀成了通红!

拱着手,咽着唾液,季怀南期期艾艾的道:

“现在去……叩见?叩见什么呢?”

蓦然大喝一声,紫千豪道:

“你未来的老泰山坐在那里,他已答允了你们的婚事,楞小子,你还在这里发什么呆?”

就好像自混沌里一下子冲到清灵界一样,季怀南如梦初醒,他全身一哆嗦,回身,一个箭步,“噗通”跪在房铁孤面前,诚惶诚恐的叩着头:

“岳父大人……在上,小婿季怀南……叩见大人……”

蓝杨善悄然来到房燕身后,低促的道:

“此刻向你爹去告罪求恕正值其时,傻丫头,你还在看什么把戏?”

猛然醒悟,房燕立即起身,也在季怀南旁边跪下,她怯生生,颤伶伶的道:

“爹……女二该死,女儿不孝,全是女儿惹你老人家生气,累你老人家奔劳……爹,求你老人家饶恕女儿的罪过吧……爹,女儿要用今后一辈子的时间来孝顺你老,侍候你老,爹,女儿知错了……爹,女儿晓得爹是最疼女儿的,爹,你老就饶了女儿这头一道,也是最后一定的罪过吧……”

一口一个爹,一声一个饶,每个字,每句话,带着颤悠悠的尾韵出自房燕那凄惶惶,娇柔柔的声带里,有如黄莺婉鸣,八哥泣啼,与这妮子没有血统渊承的紫千豪等人全听得动心动容,又何况她的亲老爹房铁孤?于是,这位“黑翼门”的魁首,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双钹擒魂”,不由长叹一声,低沉的道:

“罢了,你两个都站起来吧!”

“咚”的又叩了一个响头,李怀南这一遭倒还福至心至的说了句适切话:

“小婿叩谢岳父大人恕罪成全之恩……”

这时,房燕却投身向前,似小鸟依人般贴进了乃父怀中,小嘴,“啧”“啧”有声的连连在房铁孤生满络腮胡子的面颊上亲吻着,一边含着振奋感激的泪水,快乐的吱喳:

“好爹,亲爹啊……女儿就知道你老人家一定会宽恕女儿……爹,你以前不是一直说过:小燕是爹的心肝,是爹的宝贝,是爹的命根子,爹的小燕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爹也会着人造上一具好长好长的梯子,攀上天去摘下来给小燕儿捧玩……爹,你是这样吗?如今,以后,你老人家仍是这样爱你的小燕儿吗?”

忍不住眼眶都有点红了,房铁孤紧紧搂着自己的女儿。一边用下须的胡渣子在她柔嫩的粉脸上磨擦,边沙哑的道:

“乖乖……爹的乖乖……爹怎么会不疼你呢?”

双手挽着父亲的脖颈,房燕将脸儿紧贴,带着泪笑:

“爹……女儿与你老人家相依为命好多年了,以后,我们仍要相依为命下去,是吧?你永不会抛弃女儿,舍弃女儿吧?爹,让女儿像从前一样,天热的时候为你打扇,天冷的时候为你暖被,给你抓痒,给你倒滚水烫脚,和你老一起烤红薯吃……爹,是吗?我们仍和从前一样?”

连连点头,房铁孤的嗓子更加呛哑了:

“是的,乖女,宝贝,仍和从前一样……爹永远不会抛舍你……再怎么样,你都是爹的女儿……”

安详的笑了,房燕呢喃着:

“我好爱你……爹……”

这是一场天伦之泪呢?还是一场天伦之乐呢?目注这付情景,使看着的人都感到鼻端酸涩,双目湿润了,但心头大感触固然深刻,却又有一种温暖和煦的祥瑞之气充斥在大家的胸膈之间,什么人说过一句话:“先苦而后甜。”,可不就是眼前情形的写照么?这小两口子固然是先苦后甜了,房老太爷不也一样先苦后甜么?如此一来,满天恹气化为祥和,而原来这些最亲近的人中间所有的阴霾及僵窒也就全消失了,父女仍然是父女,而夫妻,嗯,亦照旧是夫妻了……

等他们爷俩将心中多日来的郁积的苦闷发泄得差不多了,紫千家朗声笑道:

“好了好了,满天乌云一扫而光,剩下就全是吉祥喜瑞啦。你们父女二位收收泪定定心。先各自坐下歇歇气,以后,日子长着,有你们父女亲近欢叙的时间,再加上一个有半子之称的好女婿,这种融融洽洽的快活岁后有得过了……

熊无极也大笑道:

“我们老大说得对,兀那姓季的楞小子,你还不赶紧扶着你那准老婆坐过去歇歇气,敬一盅热茶么?”

季怀南期期艾艾的答应着,一面手忙脚乱的将房燕扶起,诚惶诚恐,小小心心的把自己将来的太座移到方才位子坐下。

用力揉揉面颊,房铁孤讪讪的道:

“方才这一阵儿女之态,委实令我汗颜,倒叫各位兄台见笑了……”

紫千豪正色道:

“发乎挚诚,出自肺腑,亲恩慕孺之心,孝敬仰思之谓,正是天下最为崇高的舐犊至性的流露,房兄,这充分证明了你是个懂得爱,了解爱的人,何须汗颜之有,而我们看在眼中,羡慕还来不及,岂有笑谑之理?”

搓着手,蓝扬善亦接口道;

“是呀,咱们想找个宝贝女儿亲一亲,疼一疼犹尚不能,房老兄却连女加婿全有了,怎不叫人打心眼里瞧着眼红?”

感喟的喟了口气,房铁孤道:

“这个丫头,可叫我担足了心,老实说,气呢,当然是气,火呢,亦一肚皮火,可是,任我心里怎么个怨恨法,日日夜夜,又总是替这丫头忧虑着,她自小娇生惯养,未曾出过远门,受过折腾,怕她凉着,又怕她饿着,怕她却钱用,又怕她受人的气,唉,这种滋味,不是生儿育女的人是体会不过来的。”

紫千豪缓缓的道:

“天下父母心,就是如此了!”

点点头,熊无极道:

“可不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女,不知父母心。做父母的人,可真费煞心机,处处为儿女作想,时刻为下一辈打算,等到熬及皱纹满脸,白发如霜,儿女长大了。翅膀一硬,有些混帐的就各自高飞啦,所以说,房姑娘,你可千万别学那些长硬翅膀就想离飞的混东西,要承欢膝下,好好孝顺你老太爷一辈子,这才是个乖女儿,好女儿,才不亏你父亲疼你一场!”

房燕老老实实的颔首道:

“熊大叔放心,侄女一定会永远不再离开爹身旁,会尽心尽力的孝敬他老人家一辈子。”

“嗯”了一声,熊无极依老卖老的道:

“这才是个好孩子!”

紫千豪一笑道:

“我看,等我们的几件大事办妥之后,房兄,干脆就在这里给他们两个孩子成亲得了,山上人多手多,一应俱全,张罗起来也方便,待他们行了礼,合了房,你再带小两口子回去,叫人家看着听着,岂非凭添一段佳话?”

大大鼓掌,蓝扬善笑嘻嘻的问道:

“好极了,好极了,正是‘一腔愤恨单骑万里追踪,满怀欢喜丈人婿女偕回’,妙,妙透!”

熊无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二、为月老 父女情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