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三十五、明鸳盟 风雪归客

作者:柳残阳

今天,是熊无极偕同伍桐两人出发前往“东陵镇”诱擒那“大脚妈子”的第十天了,但直到现在,都还未见回来,气候照旧冷得叫人受不了,屋外头,有水的地方全结了冰,连檐沿底下,也倒挂着参差不齐的冰针,远山,近岭,更全是一片白茫茫的了,风很大,尤其在这山顶上,风一刮在人身,宛如能将骨头都吹冻啦……

紫千豪背负着手,站在“不屈堂”的议事厅窗口前默默朝外面注射着,但显然他并不是在欣赏外面的雪境,他的眼睛有些迷朦,视若不见,双眉也微微嚷着,似有无尽的心事……

房里,苟图昌与蓝扬善分坐在两张太师椅上,而方樱也双手抱着膝盖坐在一只巨大的黄铜兽头火盆傍的矮墩上,他们亦一样沉默无语,房子里的空气很暖和,但却有些地沉闷与单调……

片刻后。

紫千豪回过身来,到他的坐榻边斜倚着,目光投注在红毒毒的铜盆炭火上,低徐缓慢的开了口,道:

“照时间算,熊无极和伍桐也该回来了……”

笑了笑,苟图昌道:

“老大,一定是风雪延误了归期,这种天气,路上难走;和平时日丽天晴大不一样,不会有别的问题的。”

蓝扬善也咳了一声,道:

“何况,那什么‘大脚妈子’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武功底子,便是会个三招两式,也不过花拳绣腿之属,只配用来打孩子,凭了熊头儿与伍桐两个那一身能耐,对付这老婆娘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低沉的,紫千豪道:

“我心里放不下的,倒非是为了那‘大脚妈子’。”

微微一楞,蓝扬善道:

“大阿哥,既不是为了那生婆娘,还有什么值得牵挂的?“

抿抿chún,紫千豪苦笑道:

“别忘了单光。”

嘴巴张了张,蓝扬善呐呐的道:

“单光,单光怎的?”

紫千豪忧虑的道:

“我是担心单光这杀才暗里蹑上了无极他们,要知道姓单的阴毒狠酷无比,更是出名的狡猾刁钻,诡计百出,如果他真个暗中跟踪了无极他们,倒是件十分头痛的事。”

蓝扬善忙道:

“这却不用挂怀,大阿哥,不错姓单的这王八羔子功夫相当泼辣,但你也别忘了熊无极熊头儿更是个狠巴巴的高手哩,再加上伍桐在旁帮衬,任他单光三头六臂,还能有什么皮可调?”

轻轻揉揉脸,紫千豪道:

“可是,怕就怕姓单的不明者来,端从暗里下手,设好圈厚让我们的人不自觉中朝里伸脖子!”

苟图昌沉吟着道:

“老大,说不定这全是我们在庸人自扰,姓单的根本没报访他们也未可知……”

紫千豪道:

“当然是但愿如此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却并非没有,我认为还是列入考虑比较妥当,不防一万,只防万一。”

点点头,苟图昌道:

“老大的顾虑是正确的,我想,就算是单光果真不幸跟上了他们,能老哥与伍侗两个也不全是傻子,以他们丰足的江出经验来说,恐怕亦不会太过粗失,老大却犯不上为他们过于担忧。”

笑笑,紫千豪道:

“图昌,兄弟俱如十指,那根指头不连心?”

苟图昌感叹的道:

“不是我说,老大,你的负荷也太沉重了……”

呼了口气,紫千豪淡淡的道:

“习惯之后,也就不觉得了……”

以拳击掌,蓝扬善恨恨的道:

“单光这畜生,简直和个鬼魅一样,无孔不久,飘忽不定,又他奶奶狠得不带人昧,咱一提起这个龟孙,就不由恨紧牙痒痒的!”

苟图昌也咬牙道:

“在他身上,背着累累的血债——我们抓竹弟兄们的血债,只要一朝擒住了他,非得将这畜生凌迟辞别了不可!”

站起身在房中蝶踱,紫千豪冷静的道:

“我相信这个日子不会太远了,单光无时无刻不处心积虑的想伤害我们,不到孤竹一脉清灭根绝,他是不甘经手的,此人心已如豺狼,冷血残忍,是个少有的祸害。一天不除去他,我们便一天无法安枕?固然,他忘不了对我们的破坏,我们也更不会放过他,等着瞧呢,看着倒底是谁能摆平了谁?”

苟图昌大声道:

“单光必无俸理!“

肃然的一笑,紫千豪道:

“他的八字,我早已为他算好了,在他蹦跳如意吧,看他尚能狠心到见时!”

走到火盆前面,伸出双手有上头烤着,紫千豪又笑问方樱道:

“你也见过‘血狼星’单光吧?”

点点头,方樱道:

“见过两三次,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恶劣!”

紫千豪道:

“是么?”

秀丽的面庞上流露出明显的憎恶表情,方樱道:

“看他的样子,及黄又干的一张窄脸膛,疏疏稀稀的倒吊眉,眼睛又细又长,平时就那么眯成了一条缝,眼珠子从脸缝里头看人,表情阴毒得象条蛇,一和他对上面,就会有种令人寒保阴森的感觉!”

紫千豪一笑道:

“如果你和他谈过话,就晓得他是如何精灵细密的角色了!”

一仰头,方樱不屑的道:

“我才不愿意和这种人搭腔呢,光看着已够叫人作呕的了!”

苟图昌插口道:

“这还只是看着,方姑娘,设若你与他打过交道,那种滋味,就更叫人感到龌龊得不堪承受了!”

方樱浅笑道:

“天下之大,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好的,坏的。”

挤眉弄眼,蓝二头陀贼嘻嘻的道:

“咱看哪,方姑娘眼中定然早已瞧着有一个人是天下最好的人了。”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方樱落落大方的道:

“是吗?大头领,你说我眼中认定的好人是那一个呢?”

蓝扬善斜眼偷觑了一下紫千豪,见他若无其事的仍然在自个烤着火,并无温怒的表示,于是,我们这位头陀胆气陡壮,他笑呵呵的道:

“方姑娘,你眼中认定的第一号好人,恐怕就是咱们的龙头大阿哥呢?”

坦然点头,方樱直率的道:

“不错。”

想不到平素一向羞怯矜待,又拘谦保守的方樱,竟然会如此坦直又大方的作出了这么一个肯定的表示,更又当着紫千豪之前!于是,蓝扬善不由大大的惊愕了,他呆了好一会,才张口结舌,期期艾艾的道:

“什……什么?方……方姑娘,呃,你承认了?”

方樱一笑道:

“紫帮主确是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位威而不婬,武而不傲的善心人嘛,这有什么承认不承认的?事实上是这样呀!”

呆呆的,蓝扬善猛然幌了幌脑袋,呐呐的道:

“咱,呃……咱似是有些糊涂了……”

一侧,苟图昌显然也吃了一惊,他以一种探测研究的目光注视着方樱,又看着紫千豪,虽然,他早已隐隐风闻方樱对他们的龙头大哥私心倾慕,有求凤之意,但却仅仅止于‘风闻”而且,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况且,紫千豪本人也一直否认,就当方樱与他相处在一起的时候呢!两人之间也丝毫看不出有什么进一步感情升华的迹象来。他们一直都是那么庄重,尔雅,礼貌,保持着朋友之间一贯的距离……但是,眼前,方樱怎会突然有了这种明切又露骨的表示?而这种表示是坚定与直率的,毫无保留的承认了她对紫千豪的仰慕及崇敬,在这里,从方接的神态上看,她对紫千豪的“仰慕”及“崇敬”,其中意义就不仅仅是“仰慕“与“崇敬”四个字所包括的范畴而已了,这会金一种什么原因呢?莫非——莫非他们两人真的相爱又连心碰?而这突然的进展却发生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

一股出奇的兴奋促使苟图昌墓地从椅子上站起,他连连搓着手,又是惊喜,又是期盼的问紫千豪道:

“老大……你可是与方姑娘真的?”

回过头,紫千豪谈谈一笑道:

“真的什么?”

咽了口唾沫,苟图昌殷切又急巴巴的道:

“真的……呃,真的……要好啦?”

一下子也‘唬”的站了起来,蓝扬善亦结结巴巴的问道:

“大……大阿哥……快,快点告诉……咱们哪,闷坏人啦!”

慢慢的转过身来,紫千豪洒脱的笑笑,十分平静的道:

“是的,我与方姑娘性值十分投合,大家的兴趣也极相近,她对我很好,我对她也相当不错,就是这样了。”

苟图昌欢欣的道:

“这就是说,老大,方姑娘将要成为我们的嫂夫人了?”

蓝扬善也几乎喘不过气似的问道:

“呃,大阿哥……也就是说。你与方姑娘业已相爱啦?”

轻轻点头,紫千豪道:

“是这样呢,要不,又该找什么词儿来形容呢?”

振奋的大笑,苟图昌道:

“恭喜老大,恭喜老大,这可真是我们孤竹—脉开天辟地的大喜事呢,只是,老大你却瞒得我们好紧!”

蓝扬善亦异常喜悦的道:

“真想不到有这么个快法,太好了,太好了……”

深挚的看着方樱,紫千豪开朗的笑道:

“连我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快。”

微微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来,方樱的消脸儿经过炭火的映幻,更透着一股出奇的,柔和的美,看不出是她本来业已娇羞得双颊防艳了呢,还是被那温暖的炭火光辉所反映成了这种诱人的神彩,就像一牧熟透了的苹果,那么甜馨,又那么到了堪以摘取的时候了……

苟图昌愉快的道:

“老大,说老实话,我们不得不佩服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到家,这种天大的喜事,就连我们几个与你朝夕相处的弟兄也是一点端倪看不出来!”

说着,他又朝方樱道:

“方姑娘,同样的向你道喜,我敢说,孤竹一脉,上上下下的弟兄,没有一个不欢迎你成为我们龙头夫人的!”

方樱充满了无限喜悦,又无限感激的道:

“苟二爷,如果……真有那一天,也是各位对我的爱护与关怀……”

微微躬身,葡图昌道:

“不敢,方姑娘说得太客气了。”

蓝扬善急嚷道:

“咱的二爷。好听的好说的全给你十个人嘟或完了。咱想不出再讲些什么啦;大阿哥,方姑娘,咱就预贺二位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吧!”

再是洒脱的女子,也不好意思面对“早生贵子”四个字而毫无差臊立包方樱不由得粉面飞红,一时看到几乎连手脚也没个放处了!

紫千豪虽说是个男子汉,闻言之下也不觉有些尴尬,他连连摇头,哭笑不得的道:

“二头陀,你口里积点德,行不?任什么好话,到你阁下嘴里再湖出来,就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打了个哈哈,蓝扬善面不改色的道:

“大阿哥,咱这贺词儿或许不太高雅,但却出自一片挚诚,再加上由肺腑来,又是个好口彩,呵呵,大阿哥,好歹,你也就收下呢!”

紫千豪啼笑皆非的道:

“我真拿你莫奈何……”

兴冲冲的,苟图昌又道:

“对了,老大,日子可订了?”

怔了怔,紫千豪道:

“什么日子?”

苟图昌急道:

“老大你与方姑娘成亲行礼的大喜之日呀!”

吁了口气,紫千豪道:

“还没有。”

新了缺了的门牙洞,蓝陶善颇有兴头的道:

“大阿哥,这差事就交给咱来办吧,咱亲自去查查黄历。挑个良辰吉日,好好的给大阿哥热闹一番!”

摇摇头,紫千豪道:

“不用急,慢慢再说。”

苟图昌不解的道:

“老大,既然老大与方姑娘业已有了感情,且彼此又已有了终身的默契,事情还不快办犹待怎的?相信在多日来的艰险生涯与血腥风云压窒下,全帮的弟兄都乐于闻知此事,也好大大轻松开怀一下!”

紫千豪道:

“图昌,就是因为本帮外患未已,强仇仍在,我才不愿于这种紧要关头办理我自己的事,否则,万一有所疏忽,为敌所乘,那才叫大大的不合算呢!”

沉吟了一下,苟图昌道:

“那么,老大的意思是?”

紫千豪低沉的道:

“我想,尽快也要在明年开春,假如那时我们的重任业已消除,眼前的强价已经歼灭了的话。”

苟图昌正色道:

“老大是指——单光、莫玉及‘黑流队’?”

点点头,紫千豪道:

“是的,他们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威胁。”

苟图昌笑道:

“当然老大的顾虑是对的,可是,为了这些全帮的公敌而影响到老大你个人的终生大事,这岂不太过份了?”

紫千豪平静的道:

“我便讲一句托大点又冠冕点的喻言吧——‘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蓝扬善大大不以为然的道:

“如果到明早开春还挤不完他们呢?莫非大阿哥你的婚事事小,大伙的精神负担却使要一直无尽期的拖延下去了!”

苟图昌道:

“不过,依我看,拖不了那么长的,现在我们不是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五、明鸳盟 风雪归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