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三十八、复将战 英雄儿女

作者:柳残阳

方樱低沉的道:

“主要就是这些了,以外的,全是女人与女人如一起的时候所说的闲话,我想,帮主你大概不愿听吧。”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过些时候,方樱,你再慢慢与我道来。”

旁边,苟图昌道:

“老大,关于莫玉匿戴在‘夺头会’老窝里的这桩事,你有什么裁示?”

紫千豪沉吟着道:

“你先说说你的意思。”

苟图昌严肃的道:

“老大,‘白眼婆’莫玉和‘黑流队’多人,乃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一日不灭,孤竹一脉便永无安宁之日,他们不同于一干对立者,因为我们纵然还有其他的仇杀,但那些像放也大多是明阵对垒,讲求武林规矩的,我们可以正面相持,不怕吃暗亏,可是,莫玉和她的同党们就完全不是这个情形了,他们处心积虑的要毁灭我们,而且不惜忍任何手段,更不会讲求丝毫武林道义,只要他们想得出的法子。不管多么阴毒,他们也都将绝不迟疑的施诸我方,他们所求的,不光是扳倒我们、摧毁我们,亦不仅是妄想独霸西陲码头,他们更慾将我们孤竹帮的上上下下全部诛绝,以我们的鲜血去染抹他们的魔手,用我们的生命去满足那些贪婪的仇恨报复慾望,亦藉此残酷手段先络西陲江湖两道子恐怖之下!”

歇了口气,他又激昂的道:

“这些豺豹狼虎,早已失去了人性,失去了一个人最低限度的善良,他们只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野兽而且,老大,我们如果不除去这些人,非但本帮无一日可以安逸,即使西疆全地也永远没有平静祥和的岁月了!”

点点头,紫千豪道: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苟图昌又道:

“我的意思,老大,就是我们一定要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将莫玉及她的同路人彻底消灭。”

一拍手,蓝扬善道:

“二爷说得对,咱第一个赞成这法子!”

紫千豪平静的道:

“可是,图昌,用什么方式去进行这个计划方始为上策呢?你可有了腹案?”

苟图昌道:

“夜长则梦多,兵贵神速,速战速决,老大,我们率领人马杀上‘大浮山’‘水晶帘’去!

咬咬下chún,紫千豪道:

“可行是可行,我唯一顾虑的,却是那阴魂不散,死缠活赖的‘血狼星’单光,如果他在我们大军尽出,内部空虚之后再摸进来闹个天翻地覆,那就大大的不上算了!”

蓝扬善接口道:

“大阿哥,何不留个好手来等着对付他?”

吁了口气,紫千豪道: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扬善,一个险恶的敌人,他那‘险恶’的份量,并不只是凭他所仅有的武功深浅来做唯一评论依据的,更要加上对方的智慧、计谋,议及心性的诡异,为人的残酷等,来做综合的定议,换句话说,武功并非代表一切,更重要的还有一于先天的辅佐条件,简单的讲一个具有深湛功力的敌人,不一定由我们也派出一个同样深湛的好手就能对付得了——如果我们这边的人脑筋及不上地或者手段不够狠的话!”

苟图昌低声道:

“老实说,单光这厮的狠毒确也到家了!”

蓝扬善忽道:

“大阿哥,如果说咱们这边的弟兄大都心眼不错,这咱同意,但却是对于一般人来讲,只要是对付单光,咱以为,任是那一个遇上了他也不会稍存慈悲之心的,谁提起他来不是想生啖了这三八蛋?”

笑笑,紫千豪道:

“但你不可忘记,此人精刁姦滑,狡诈无比!”

小眼一睁蓝扬善道:

“不管他怎生个姦滑,咱们只要拿定主张,见了就杀,其他一概不论,姓单的就没有花枪可耍了!”

沉吟了一下,紫千豪道:

“当然,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这人选——派那一个比较好?”

苟图昌道:

“老大,我们也不能不防他一手,万一他不朝山上去,反而跟了我们去扯我们的后腿呢?”

紫千豪道:

“那就谢天谢地,最好不过了,我们正可将他与‘水晶帘’中的敌人一并歼灭——如果莫玉他们的确在那里的活!”

一扬眉,苟图昌道:

“设莫玉他们不在那里,老大,我们就向‘夺头会’表明意图,他们看得开,加以谅解最好,否则,干脆就一起给他掀了!”

紫千豪平缓的道:

“这种事,总是要留点风险的;我认为,莫玉他们十有八九会在‘水晶帘’那里,他们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势也不允、时也不允……“

苟图昌道:

“老大,莫玉和她的同党假如真个在‘水晶帘”比我们找到,你看,‘夺头会’的人一定会帮他们吧?”

紫千豪颔首道:

“毫无置疑,就如同你会帮我一样!”

哈哈一笑,苟图昌道:

“这么一说,场面可就又热闹了!”

轻喟一声,紫千豪意态珊兰的道:

“这样血淋淋的‘热闹’,便是不盼也罢,有一丁点法子,我实在也不愿意重兴干戈……”

立即收敛了笑容,苟图昌有些尴尬的道:

“请老大怨过我的浅肤!”

搓搓手,紫千豪道:

“罢了,谁也有偶而溜嘴的时候。”

咳了一声,苟图昌问:

“老大,尚请做个定案,我好下去策划分派一下,事不宜迟,我们的行动要越快越好。”

蓝扬善亦道:

“不错,若等莫玉和她的那些同党先找上咱们这里,休不说被她们涨了气焰,咱们这地盘又搞成一片修罗场才叫划不来哩……”

紫千豪考虑了片刻,道:

“首先,我们决定出兵奇袭‘大浮山’的‘水晶帘’!”

兴奋的一捶胸,苟图昌道:

“好极了!”

紫千豪又道:

“由我亲自率领弟兄们出去,图昌,你也去,以外,蓝扬善、贝羽、苏家兄弟、伍桐、祁老六、罕明七人随行,挑选五十名精壮善战的弟兄跟着,家里留下熊无极镇山、仇三绝与公孙寿辅助,我留下熊无极的主要目的,也是由他准备收拾单光——如果单光乘虚而入的话。”

连连点头,苟图昌道:

“熊头儿对付单光,是足够的了,以他那一身本事来说,包管整得单光走头无路,难以施展!”

蓝扬善也笑呵呵的道:

“而且,若是比比心眼,咱们熊头儿那一肚皮怀火可也不叫少,姓单的不一定占得了上风!”

紫千豪道:

“我会仔细交待他。不论在何种情况下,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否则,一个失闪,牵连就大了!”

苟图昌问道:

“老大,由你方才挑选的人选与弟兄们的人数来看,这一趟是轻骑疾进,兼程赴赶啦,我们是不是一棵清楚了莫玉他们的踪迹就即施杀手,一网打尽!”

紫千豪沉稳的道:

“这一遭,图昌,就得‘斩草除根’了。”

蓝扬善略现顾虑的道:

“大阿哥,咱们只带五十名儿郎去是不是嫌少了一点,‘黑流队’的残余如今留剩五百之众呢!”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没有关系,扬善,宰贼宰其首,打蛇先打头!只要将莫玉及其向党的为首者精尽杀绝,那剩下的五百喽罗还有什么可以依持?他们若不‘树倒猢狲散’,你就来问我!”

苟图昌笑道:

“这是无庸置疑的,到时候我们对着他们的几个头儿去,只要将那几个领头的摆攒了,一干小脚色岂不立即恨爹娘少生两条腿,惟恐逃之不快了?”

紫千豪目透煞光的道;

“总之,此次出战,我严格规定所有弟兄必须贯彻“快杀猛斩’的原则,不迟疑、不留情;挥对染血,连根拔除,务求永绝此患!”

大喝声彩,苟图昌道:

“正是如此!”

蓝扬善问:

“什么时候走呀,大阿哥。”

紫千豪明快的道:

“后天。”

苟图昌道:

“越快越好!”

这时,沉默了好久的方樱忽然面露愁郁之色,幽幽的启口道:

“后天?太快……吧?”

紫千豪冷静的道:

“不算快,方樱,我们如今多吃点苦、受点累,却可早些换来以后一大串宁静而和样的日子。”

苟图昌接道:

“更可早些替西陲同道解解帐异口的苦难与虐暴!”

说着,他站了起来,道:

“老大,我这就下去策划分配一下,老大尚有谕示么?”

紫千豪摇摇头,道:

“你去吧,记着千万守密!”

苟图昌正色道:

“放心,我省得。”

跟着,蓝扬善也站了起来,道:

“大阿哥,咱也要告退啦。”

揉揉两颊,紫千豪略现疲倦的道:

“我不送了。”

当苟图昌和蓝扬善二人离开之后,紫千豪回过身来,目注方樱,语声十分和缓的道: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柳眉轻轻,目梢含郁,方樱悄细的道:

“紫帮主……你一场连接一场的杀戈,这永无息止的血雨腥风,都把人着寒心,听破胆子……难道,你不厌烦?”

坐在大圈椅中,紫千豪沉重的道:

“我比谁都更为厌烦!”

方樱幽然道:

“但为什么不停止?”

紫千豪缓缓的道:

“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要活下去!”

于是,方樱哑然了,紫千豪说得一点也不像是构,因为他们要活下去,人,无论是选择那一种生存方式,他们总有权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中活下去,而不管这个环境是不是值得称道,因为他们业已陷身于此了……

半晌——

方樱微带怆然的道:

“紫帮主,我明白你的苦衷,我非常明白……虽然,我对这种打杀的日子已经友透了心……”

吸了口气,她又接着道:

“在往昔的岁月里,我不喜欢这种血烟眩眼的苦难日子,因为它太冷酷、太残忍、也太生硬。那不适合我的本性……而如今,我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因为如今我又多了一口重精神上的负累——你!”

紫千豪轻轻的问:

“我?”

方樱点点头道:

“是的,紫帮主,我担心作的安危,你该知道,你是我全部生命中的寄托,我宁肯失去自己,而无法承受失去像之后的痛苦!”

低柔的,紫千豪道:

“放心,方樱,你不会失去我的,我并不那么容易失去,真的,我并不那么容易失去……”

方樱道:

“世事难料……紫帮生,听过两句话么?‘瓦崩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

不禁有些寒冷的感觉,紫千豪忙笑道:

“这只是两句带有警惕的俗语,方樱,并不是表示每个人的命运全会如此!“

美眸盈抬,闪滴滴的,方樱道:

“但,为什么不可以避免呢?”

紫千豪长叹道:

“你看,我又如何避免呢?”

眨眨眼,方樱道:

“答应我一件事,紫帮主!”

紫千豪看着她,静静的道:

“你说吧。”

轻轻了咽泣一声,方樱道:

“把这几样无以避免的血腥事件解决,紫帮主,然后就不要再沾杀戮,至少,尽量不要再沾!”

全身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紫千豪深深感受到蕴藏在这几个在这几句话后面的是多少真挚的情意,刻骨的爱意,无尽的关怀。是了,这就是那种升华到至高境界,将全部形神移住于真爱之中阐男女之情了……”

低沉的,紫千豪道:

“我答应你,方樱!”

两颗珍珠也似的泪滴滚落粉颊,方樱微微颤簸的道:

“当真?”

紫千豪笑了笑,道:

““魔刃鬼剑”何时自食其言?”

顿了顿,他又道:

“方樱,我会尽去做到你说的这—步,在解决了这几拨无以避免的血债深仇之后,只要能不再杀戈,我便会竭力不沾!”

方樱激动的道:

“谢谢你答应我,紫帮主,我,我……爱你!”

紫千豪伸展双肩,轻柔的道:

“过来。”

于是,像一只小小的,温驯的燕子一样,方樱投进了紫千豪的怀中。

揽着方樱,紫千豪一边嗅吻着她发际的幽香,边细细的道:

“方樱,等这些事情办完了——你,嫁给我好不?”

仰起头来,方樱惊喜逾恒的道:

“你,你……紫帮主,这是你向我求婚?”

紫千豪有些面庞赦热!

“要不,这算什么?”

方樱连连点头,双颊如火,两眼似雾似幻,喃喃的,不停的道:

“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

她呢哺着,重覆着,不断的评渗着,像痴了,也像迷了,一直等到紫千豪用两片微颤的嘴chún堵住她的chún。

时间会停顿于永恒么?会的,至少,现在是了。

良久——

紫千豪轻轻用嘴chún咬着方樱细白的耳垂,悄然道:

“方樱……我从来没接近过女人,不知女人为什么舍如此吸引异性……现在,我明白了,难怪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八、复将战 英雄儿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