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四十、身诱敌 刃旋杖舞

作者:柳残阳

目注蓝扬善胖大的身影去到“水晶帘”那条白石桥之前,紫千豪不禁有些担心的低语道:

“希望我们这位二头陀不要出纰漏才好!”

房铁孤轻声道:

“不会的,蓝老弟是貌拙心灵。”

厚重的脚步踏在那条通过洼地的高筑白石桥道上,深得石面结成的薄冰,响起一连串清脆的裂碎声,蓝扬善手执粗长的“金刚杖”,威风凛凛的在板道一半的地方站了下来。

“水晶帘”外,果然垂挂着参差不齐的冰络,透明瑶亮,有如玉藕银帘,悦目极了,也奇妙极了,在这片垂挂自壁沿的冰往后面,便是一个大路形成四方的洞口,洞里黑黝黝的,人站在外头,却看不清晰里面的情景;四周全报寂静,寂静得几乎可以听见隐伏者的心跳产洞外的洼地里也冻成一片扁凹的冰面,就宛如一具硕大的琉璃确,而这时,似乎凛然的寒风也平息多了……

眼珠子一转,蓝扬善匀了匀呼吸,清了清嗓门,猛的石破天惊的大吼一声,霹雳大叫道:

“‘白眼婆’莫玉,‘金钩眉’屠松,你们搭了一笔血债,还往那儿去躲?如今就是你们还帐的时辰了!”

声如裂帛,激荡回绕,蓝扬善更不迟疑,挥杖猛击白石监边,只听得‘咔嚓”一家伙暴响,凭般坚牢的白石面上业已陵地那纯钢的权头砸碎了好一大片!

反应是迅速至极的,就在蓝扬善的“金钢杖”砸地传声的一刹,洞口中,突然有十几条灰色人影飞掠而出!

这几十个人影一现身,立即分向洞口两侧一站,只有两个人迎了过来,仅此一手,便能以证明对方经验之老到了——因为山石桥道并不太宽,人多了,一拥而上的话。则根本施展不开,反不如一两个人来得灵活俐落!但就这个小小的道理,便有很多乌合之众的江湖组织悟它不透呢。

那十来个大汉全部身着灰袍,个个狰狞冷厉,但是,若现细瞧去,十这些人的狰狞冷厉神色中,却显然流露着掩隐不住的苍老与长久留积下来的倦惫的懒散,另外。尚有那么一班子说不出,道不破的厌烦味儿……

目光定定的瞧着迎上前来的两个灰施大汉,蓝扬善大吼道;

“兀那两个狗熊,还木是快进洞去将莫玉与屠松给咱们找出来受死?”

站下来,左边那个浓眉细眼的大汉上下打量了蓝扬善一阵,语声冷沙沙的道:

“你是谁?”

蓝扬善叫道:

“甭管咱老子是谁!这里没有你两个的事,去将莫玉和屠松叫出来,咱与他两个有过一段血海深仇,咱好不容易。谁尽辛苦才找到了这个地方,岂能便宜放过?咱非要与他倆的索清这笔旧账不可!”

对方冷硬的道: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蓝扬善口沫横飞的咆哮道:

“咱老子人是一个,命是一条,还管他什么地方?刀山剑林,龙潭虎穴咱全敢去,水里火里也照样问得,这是什么地方?莫不成还是阎罗殿?”

没有表情的咧咧嘴。这人目光朝四周按规,慢慢的道:

“就你一个人来的?”

蓝扬善一捶胸道:

“老子图南落北,走三江五猢,那时不是一个人?”

站在另一边那个尖头大汉也目光锐尖的往四处探视,这时,他阴沉沉的道:

“伙计,好像没有什么岔眼之处,周围全很平静,未退异象,他可能是独个儿来的。”

浓眉细眼的大汉沉沉的道:

“我却觉得总有些不对……”

他的同伴道:

“找咱们这堂口很不容易,如今又是冰天雪地,寒透人心的时分,谁会闯到这里来?何况,咱会这里也不是个叫人愿来的地方?”

浓眉大汉板着面孔道:

“还是小心点好,当家的早有交待,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为的是当家的收留的那些高朋贵友!”

蓝扬善又急吼吼的叫道:

“喂,你们是进不过去找那两个老王八出来!”

浓眉大汉硬绷细的道:

“我告诉你,这里是‘夺头会’的堂回,我们与你亲无瓜葛牵连,没有这闲功夫替你去叫人——”

蓝扬善一舞“金刚杖”大喊道:

“那就休怪咱家杀将进去了!”

浓眉大汉冷笑一声,伸手道:

“请,要找什么人,你自己去找吧!”

眉头一皱,蓝扬善计上心来,他一施手中杖返身就走,边嚷道:

“老子才不进那鸟洞呢,鸟曲妈黑的,别上了当,中了埋伏,老子就抱在外头等,看这一双老王八可出来!”

踏上一步,浓眉大汉叫道:

“站住!”

半转过脸来,蓝扬善眯着眼道:

“干什么?”

对方酷烈的一笑,道:

“你不过去了?”

蓝扬善怒道:

“老子在外头等,不成么?”

浓眉一轩,那人冷硬的道:

“老小子,你的行迹可疑,来路不明,糊里糊涂的冒将出来在这里大吵大闹,却又故作疯癫之态,这一套,瞒得了别人却唬不住我们,如今有两条路给你走,一是你自家乖乖过去,还是留下你的狗头?”

蓝扬善“嗤”了一声,不屑的道:

“放你奶奶的屁,老子凭什么话像只呆乌航自己走进去找死?留下头?行,老子自家舍不得割,有本事的,你们就来取!”

浓眉大汉阴凄凑的道:

“你以为我们取不下来?”

肥脸通红,蓝扬善吼道:

“有种的就试试!”

一边的尖头大汉不怀好意的笑了,道:

“这老匹夫还真不上道呢。”

浓眉大汉狞声道:

“我们也不用问他的来历万儿了,割下他的脑袋拿回去复命吧!”

呵呵大笑,尖头大汉碎然翻转,右手暴挥。“哗叱”一声锐啸,一只又宽又重,锋利无比的大监刀形兵器只旋飞而来,弯月形的刀柄部位,竟然还连结着一条细细的皮索呢,可真是一样适合远攻近取的险恶利器!

“金钢杖”猛斜骤挥,“哆”的一响将飞来的“大镰刀”磕开,这时,寒光又问,浓眉大汉的同式兵刃亦已旋斩的蓝扬善的双足!

尖吼着,蓝扬善一个励斗弹翻,出杖如风,呼呼轰轰的扫攻而上,在两栖飞舞的“大铡刀”当中冲突扑击!

现在,四周仍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粗长的“金刚杖”矫若游龙翩翔,力量威猛,招狠式沉,挥展扫攻之间,风声呼呼,蓝扬善一待全力贯注,就越发凌厉无比,十五招之后,业已将他的两个对手逼得步步后退!

突然间,浓眉大汉扯索旋刀,做着圆形的统飞,边撮chún出声,发出一连串的呼哨,于是,分列洞口两侧的十来名灰衣大汉,立时齐一动作,纷纷自两边扑了上来!

蓝扬善精神抖擞,豪气如山的大吼道:

“好呀,你们有多少个狗头不妨一齐上,看看咱家能不能通通砸猎了你们!”

灰衣大汉一共是十五个人,他们一围上来却全分成两边,将蓝扬善围在中间,十五个人每次出动倒个一边两名,双管齐下,此进被退,轮翻攻数!

在狭窄的白石桥道上,蓝扬善旋回攻拒,跃腾如飞,“金刚杖”有如毒蟒舒卷,又似长虹掠闪,动作快速,出手暴烈,一时之间,与那十五名显然是“夺头会”的人物筹战得难分难解。

此刻,在枯林积雪之中隐伏着的紫千豪目光凝聚,密切注视眼前的持斗情形,他傍边,房铁孤小声道:

“可要助蓝老弟一臂?”

微微点头,紫千豪道:

“当然,否则要打到什么时候?”

房铁孤笑道:

“你来是我来?”

紫千豪道:

“我先来,但要注意一点,一定要造成像蓝扬善自己奏功得手的模样,别让对方发觉是我们暗里相助,否则,一叫他们看破,莫玉和屠松等人可能就不会出来了!”

笑了笑,房铁孤道:

“好。”

缓缓的,紫千豪将“雪装”的前襟扣子解开,在里面的青绸大笔掩隐下,露出腰间的一条镶着金丝边的皮鞘两边各有二十个环扣,环扣中,赫然并排插着四十桶牛角把子的奇刃短刀!

目光一瞥,房铁孤低笑道:

“好家伙,四十只要命的玩意!”

抿抿chún,紫千家注视了前面一会,连眼皮子也不眨一下,突然间,他双手齐挥,其快加电,就在双手挥出的刹那,对面白石桥边上,业已猛的传来两声海叫,巧妙的是,那中刀的两人却几乎不分先后的被蓝扬善飞舞中的“金刚杖”砸起了老高——贸然一见,委实分不出是那两人在中刀以后才挨的杖击,当然,只有那两个挨刀的人自己心里有数,问题是,他们却永远说不出口了!

大概蓝扬善本人也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但甫一得手,却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身形暴进斜旋,钢杖狂揭,猛一下子又将一名敌人捣得飞跃七步,一头栽过了洼地里!

看在眼中的房铁孤不由轻笑道:

“紫少兄,我们二头陀自己也缀上一个啦!”

笑笑,紫千豪道:

“可谓‘连中三元’‘锦上添花’。”

房铁孤小声道:

“看我献丑!”

说着,他小心的拆下一截枯枝,自准了空隙,斗然掷出,当那截枯枝上的积雪洒落,业已撞上了正在挥动“大镰铡”狠攻蓝扬善的尖头大汉后腰,尖头大汉骤觉膝眼猝麻,挥出的铡刀便突的泄了劲,飞扬一半便掉落地下,他面色大变,一个踉跄中惊怒的大叫道:

“不好!有——”

“有”什么尚未不及吐出,蓝扬善业已抢步扑前,“金刚杖”蓦而倒翻。坚硬的杖尾角阳“晚喷”一记已将尖头大汉打得下颔尽碎,满口鲜血和齿屑狂喷,头下脚上的摔进了洼地之中!

于是,当另一柄大铡刀旋空而来,蓝扬善大吼如雷,身随杖进,铡刀的锋刃贴着他的光脑袋油皮掠过,他已“腾”的一声将这名灰袍人捣得胸骨全拆,四仰八叉的倒跌出去!

就在这时——

一个粗厉的声音已猛的传来道:

“住手!”

十名扑击的友抱大汉闻声之下,立即纷纷收刀退后,蓝扬善“呼”的斜举“金刚杜”目光—横,乖乖,乖乖,那可不是“夺头会”的大当家“血手”焦佑出现了!

焦佑的脸色阴沉冷寒,他定定的注视着高举钢杖的蓝扬善,好半晌,才语声狠辣的道:

“你是谁?”

蓝扬善微微喘着气,大刺刺的道:

“别管咱是谁,叫莫玉和屠松出来答话!”

马脸一视,焦佑道:

“你凭什么认定他们在我这里?”

冷冷一笑,蓝扬善道:

“不用赖,咱若没有把握也不会来这里!”

焦佑暴烈的道:

“你看见了?”

蓝扬善用力点头道:

“亲眼目睹!”

双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焦佑道:

“那么,恐怕你就来得去不得了!”

眼睛一瞪,蓝扬善吼道:

“只怕不会称你的心,咱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没有点把握,咱还敢找上你的么?”

在焦佑身后,一个身材高大,长发披肩的女人走了出来,满脸怨毒之色的报盯着蓝扬善,嗯,是‘白眼婆”莫玉现身了,莫玉傍边,则紧跟着那形容的恶,眉做金钩之形的屠松,另外,还有一个头大身子小,生得偎琐的灰衣人物!

一见莫玉出现,蓝扬善立即大叫:

“好哇,白眼婆子,金钩眉毛,你两个老不死的可出来了,咱们多年来的血债可要清结一下啦!”

冷凄凄的瞅着对方。莫玉问焦佑道:

“焦大哥,就只这肥头一人?”

微微颔首,焦佑道:

“没见他有帮手。”

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四处探视,莫玉精细的道:

“还是叫大伙注意点的!”

焦佑木然道:

“等下我再派人四面去按一遍!”

于是,莫玉面对游扬善,打量了他好一阵子,因为蓝扬善进入“孤竹帮”较晚,所以莫玉并不认识,后来的几场冲突蓝扬善也没有参加过,而是他的这付尊客,莫玉尚是陌生。

蓝扬善火辣辣的道:

“看什么?不认得咱家么?”

莫玉冷森森的道:

“肥头,你是死定了,到这里来撒野,算作自己找坑跳!”

重重一哼,蓝扬善道:

“少他奶奶在那里吹大气,有种的眼咱找个施展得开的地方拼个你死我活!”

白多黑少的眼珠子一翻,莫玉凶恶的道:

“肥头,祖师娘我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不过,就其头畜生也顶了个貌像,你是那一类的?“

蓝扬善怒道:

“老子不屑告诉你?咱们少说废话,家伙不见真章。”

嘿嘿冷笑,莫玉道:

“你倒说说着,我和你有过什么深化大浪来,你这付尊容我十分陌生,而就凭你这块消,恐怕还不配与我给他!”

气得脸红脖子粗,蓝扬善叫:

“姓莫的,老妖婆,你不用在那里要嘴皮子,咱懒得和你呀呼,咱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你到了阎王爷那里一问就知,眼前,却是怎生设个法送你去到那里才是正经!”

莫玉身边的屠松忍不住大骂道:

“好个不开眼的混帐东西,竟敢对莫大姐如此出有不敬?来,我姓屠的就陪着你先耍耍!”

一伸手拦住了屠松,莫玉疑惑的道:

“不要鲁莽,屠兄弟,这人与我们素不相识,又坚持不肯吐露名号出身,我看,其中恐怕大有文章,一个寻仇者的态度不是这样的!”

屠松愤怒的道:

“管他有什么花巧,莫大姐,他只有二个人,再横也横不上天,我们先将他拾夺下来再说!”

迟疑着,莫玉的眼光又投注向幽寂的四周,再度查看了一遍之后,她侧首向焦佑道:

“焦大哥,从这肥头出现的时候起,是否使一直没有异状?”

焦佑道:

“没有——周川!”

那浓眉细眼的汉子应声趋前,焦佑道:

“你们看清了只有这家伙一个!”

叫周川的这名浓眉大汉躬身道:

“回当家的,一直只有这老小子一个人,我们业已查机过几遍,未曾发现他尚有同党随来!”

“嗯”了一声,焦佑道:

“莫玉,你听见了?”

又考虑了一会,莫玉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

焦佑靠过去一些,低声道:

“非除掉这家伙不可,他可能是为人来探虚实的,也可能误打误接换到了这里,但不论如何,一定得干掉他,否则,只要他将你们匿藏此处的秘密一宣扬出去,你们的那个大仇家就会找上门了!”

莫玉忧心忡忡的道:

“不错,但此人武功不弱,我们摔下杀手,是否宰得了他——?“

估量了一下地形,焦佑轻轻的道:

“眼前的石桥道上地方太窄,难以施展,这家伙本来相当够辣,又怕一个圈不住他吃饱饱了,我们不如将计就计,便随他到前面的斜坡下,正好围住他栽他个死的!”

阴毒的笑了,莫玉道:

“好,就这么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