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四十二、血烟漫 仇凝于死

作者:柳残阳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焦佑向房铁孤走近,紫千豪便转向莫玉,苟图昌也拔出了他的“牛角锥”逼向屠松,而本来被围在中间的蓝扬善这时业已压力俱去,他大刺刺的回过身,与那头大身小的灰衣人来了个面朝面!

这时,“熊臂”罕明站在一傍掠阵,手上的大马刀横胸平摆,光芒闪闪……

慢慢行走中的焦佑突然旋身暴起,手一挥,“晔叱”锐响;“大镰铡”有如虹电一抹,疾速飞斩向房铁孤脖颈!

猛一低头,当锋利的刃口贴着头顶三分掠过,房铁孤身形贴地射窜,左手金钹“呼”的扬削,右手钹却一颤之下快切向三尺之外的位置——黄光凝幻,刚好阻绝了敌人的退路!

手腕上的细牛皮索倏挫,“大镰铡”倒翻而回,焦佑一个弹跳,铡刀便斜偏着再次旋飞向敌!

于是,房铁孤立即展开了他一贯的搏敌之术——一连串的狠攻快斩,狂风般疾速烈步步扑卷,而焦佑也咬牙不让,又猛又快的奋力抗拒;铡刀如弯月漫空穿织,金钹似的日翻腾交舞。眨眼间,他们已拚成一团!

紫千豪眨眨眼道:

“莫玉,你死缠活赖的拖着焦佑下水,如今他已陷进来,又能发生多大的作用?”

莫玉双目中闪射着火红的毒芒势连面孔也有些泛了青,她咬着牙,以一种谁听了都知道其中含蕴着多少仇恨的语声道:

“我会生啖了你——紫千豪,我会的!”

笑笑,紫千豪道:

“来试试吧,莫玉!”

猝然扑前,莫玉的“血齿环”“呼”的一声罩向紫千豪头顶,来势之快,无可言喻!

大斜身,紫千豪双目冷沉个瞬,“四眩剑”离鞘而出,寒光暴映,“鸣”的震响,业已又准又稳的“血齿环”磕开!

决不稍迟,剑随身进,紫千豪行动如电,一百一十三剑宛似一百一十三条流光来自虚无,从一百一十三个不同的方位霹雳也似交叉射戳莫玉!

慌忙退掠,莫玉气涌如山,脸孔赤红,她大叫着,“血齿环”腾飞旋舞,远扣近罩,拼命抵挡,而紫千豪剑式凌厉,光尾连着光尾,刃口接着刃口,一上手便是狂风骤雨似的猛攻,刹那间,莫玉已连连退出十步!

那边——

“二头陀”蓝扬善闲闲的一笑,呲牙裂嘴的朝着他对面站立的那位头大身小仁兄点点头,道;

“伙计,咱们也别闲着啦!”

那位头大身子,前额突出,生像怪异丑恶的灰袍人物一言不发,左手倏扬,“呼”的一阵无形劲力当胸劈来,紧接着,右手一,雪亮的“大镰铡”拦腰侧斩。

怪叫一声,蓝扬善匆忙跳起,“金刚杖”急横,搂头盖项便挥了过去,对方滴溜溜的一转,又是十九掌猛挥,“大镰铡”由下而上,多疾如风,“哗叱”挑到!

一下子叫对方制住了先机,蓝扬善不禁有些手忙脚乱了,他狂舞钢技,竭力反攻,但却立时感到敌人的滔滔压力也相对的源源增长!

现在,蓝扬善才明白自己是看走眼了,在他以为,那其貌不扬,生像猥琐的仁兄,至多也不过是“夺头会”中的二三流头目之辈,登不得什么大雅之堂,以他的功力,大约是吃定了,那知道一动上了手,方知大谬不然,全不是那么回事,人家非但造诣精深,本领高强,尤其那一股子泼悍的气势,更是压人头顶,说句不是味的话,他连自己能否敌得住人家也产生了怀疑,休再提“吃定”对方了!

当然,蓝扬善是不会知道他的对手是谁的,如果晓得,他也不会如此轻率了,这人,乃是“夺头会”的第二号人物,称为“哑天君”,名字叫窦孙!

论起窦孙的功夫,比诸他的首领,也不过仅差一线,而他的悍不畏死,几乎更胜过焦佑,蓝扬善虽说也是一条好汉,但与窦孙较量起来,使委实是差上一把火了!

斗场的情形掠阵的罕明看得清楚,他大步向前,扬声道:

“胖哥,我来助你!”

以同时为首的八名灰袍人,闻声之下立即往前一围,罕明大笑连声,横眉坚眼的,道:

“干什么?你们是活腻味了?竟想挡你家罕大爷的路?”

尚未动手。一直与屠松僵持着的苟图昌启声道;

“罕明,你还客气什么?推档路就搁下谁——”

一溜劲风,那么迅速的就在苟图昌说话分神的当儿急飞而来。苟图昌叱了一声,一扬头,一双“黑蛇箭”擦脸而过。他毫不迟疑,反手十七锥兜了上去。

屠松飞快旋跃,旋跃中,手里的一柄“短蛇矛”暴闪突刺,旷野了展开了攻击!

苟图昌嗔目大叫道:

“好卑鄙的畜生!

蛇矛纵横,屠松切齿吼道:

“你也算不上什么光明正大,姓苟的!”

枯林边,罕明也泼风也似杀入九名灰抱大汉当中,他马刀如匹练绕回,白光灿跃,挥霍翻劈,人影幌掠里,顿时将他的九名敌人逼得团团乱转!

于是,双方就这么厮杀了起来,一时只见寒芒飞掠,劲气如山,那一边也不退,那一边也不让;全睁着血眸,俱含着怨气。大伙全豁上了命!

与莫玉较手的紫千豪,突然更形加紧了他的攻势,他的“四眩剑”早已看不出是什么形状来了,就仅有一道道,一溜溜的寒光在他的扑击中绕射流飞,好像他手上握着的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条有形无实的白虹一样!

莫玉喘息吁吁,汗下如雨,“血齿环”越舞越慢,逐渐助,她已经慢慢失去了抵挡的力量!

但是——

更惊奇的却是对付焦佑的房铁孤,因为,以焦佑的名声威望来说.他的技击之术,一定而是异常精湛的,可是,房铁孤在与他经过这一段搏杀的时间后,却不得不纳闷了。原来,焦佑刚一动手之际果然动作凌厉,战法诡奇,但只有三十招不到的功夫下来,他竟已面红气喘,嘴张诞流,更甚者。招术也大见散乱破绽百出,几乎就要落败了!

才战到三十招不到,一个真正的武林强者是不该有这种后力不继的现象的,房铁孤不禁怀疑,莫非是焦佑徒负虚名?否则——他曾经受了什么严重的,不为人知的暗伤?或者,有甚隐疾?

就在房铁孤正在猜疑不定之际,后面,“熊臂”罕明业已形同疯虎般连连砸翻了两名灰袍敌人!

那两声凄厉的惨叫甫始扬起,房铁孤已经腾身横滚,凌空猛进,焦佑的铡刀暴起快截,却一连七次全部落空,房铁孤骤然叱喝如雷,石破天惊下,他双钱飞挥,焦佑已辜的狂喊出口,一双右手,连着那系结着细牛皮索的“大镰铡”,带着四溅的鲜血抛出老远!

“蹬蹬蹬!”往后直退,焦佑整个面孔全扭曲得变了形,他猛然坐倒,不及有所动作,房铁孤的金钹又如影随形般斩向他的头顶!

圈住莫玉的紫千豪看得明白,他脱口急叫道:

“房兄住手!”

锋利的钹,已沾上了焦佑的毛发,房铁孤闻声之下,斗然以身体撞向自己的右手,于是,就那么千钧一线的险险收住了去势!

紫千豪挥剑快刺一百剑,大叫道:

“房兄请替下蓝扬善!”

迷惑中的房铁孤不及多问,立即飞扑过去,双钹翻腾,替下了正已捉襟见肘的二头陀,边道:

“蓝老弟,紫少兄大约有事吩咐你!”

气喘如牛的蓝扬善早跳到一边,恨恨的抹了把汗,答非所问的道:

“他奶奶的,大堂门,这头大身子小,其貌不扬的仁兄到底是个什么的玩意?竟通得咱家险些裁了励斗?”

双钹电掠穿舞,房铁孤大笑道;

“等一会,我们就可以抖漏出他的底细来了,现在你还是赶紧过去问问紫少兄有什么事吧?”

提起了又粗又重又长的“金刚杖”,蓝扬善一面走过去,一边不住摇头,自己朝自己嘀咕着道:

“窝囊……真窝囊……奶奶的……不明不白就吃了这么个闷亏……”

更占优势中的紫千豪,一见蓝扬善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马上叫道:

“蓝扬善,你乱就过去替那焦佑止血疗伤,要快!”

目光一转,蓝扬善瞧见了正坐在地下,喘得全身起伏,痛得一张马脸全歪向了一边的焦佑,焦信的那只右手,被齐腕削落,飞跃在他左侧方七步之处,那只血糊糊的断手,业已变成了紫灰色,五指仍然紧握着连接在“大镰铡”之上的细牛皮索!

咽了口唾沫,蓝扬善道:

“乖乖,‘夺头会’的大当家怎的却少了只手?”

焦佑这时全身*挛,面色衣败,他的眼珠子不住往上翻,嘴巴大张,‘呼噜噜’的吁喘着chún角有白沫子诞初流淌,断手处,虽然因为天气严寒而流血凝固,但却仍有血液逐渐的渗透了凝血的范围!

在“四眩剑”弹射削刺中,紫千豪怒叱道:

“你还在等什么?蓝扬善!”

一叠声的答应着,蓝扬善不敢再拖延,急忙奔了上去,好在急救葯包乃随身携带,只要人一到,即可开始敷葯扎伤了。

左支右拙,形态狼狈的莫玉,早已惊骇得几乎连兵器全握不稳了,她不停的闪避,仓皇的躲让,无比的愤怒加上至极的畏俱,她颤着声尖叫道:

“赶尽杀绝啊,紫千豪……你们没有心肝,没有人性,你们是一群虎,一群狼……”

紫千豪熟练快捷,来势如飞般施展着他的“轮回十八式”剑法,刃口所指,仅是敌人要害,剑尖所对,全是敌人致命的部位,锋利风亮的剑身带着条条流光般的曳尾纵横交织,四面穿射,宛如千百殒星在苍穹奔泻,又似虹光无限,电掣火舞,创气涌起,就像隐冥中的冤魂在呻吟,在哀泣……

莫玉的“血齿环”似是一条老大不堪的懒蛇,摇摇幌幌的,笨重迟滞的,看上去那么艰辛的摆动着,而任谁也瞧得出来,这位亦是名低一时的西疆黑枭,业已到达强弩之末的地步了。

猝然间——

挥闪中的“四眩剑”突而弹指向空,又洒出迷漫的光雨,剑身立即急额,在每一颤抖下,便有一圈圈的光弧舞跳翻腾,便有一溜溜晶莹又明亮的毫米交织,那种明亮是眩目的,夺魂的,“四眩剑”宛似斗然幻成了千百剑影,从每一圈光孤,每一条毫芒中穿射而出,奇异的却是这些光弧,毫芒,与透过他们穿出的剑影,却全是在每一个时间,一个动作里现露,但是,却分成了千千万万不同的角度!

是的,这是紫千豪登峰造极的剑术精华——“大魔刃”中的第二招“重重星月”!

于是——

精疲力竭,招架无方的莫玉便全被这迸溅绕回的冷电寒芒所包围,几乎无一处不在敌人剑刃的攻击下了!

一声声不似出自人口的尖嗥却出自莫玉口中,她在地下翻滚着,扑腾着,辗转着,就像一头疯狗——受伤的疯狗那样恐怖的叫喊不休!

一溜寒光猝弹又收,紫千豪已站在三步之外,地下,莫玉犹在那里不住的喘息,不住的呻吟,也不住的咒骂着,她并没有丧命,但是,她的两只手臂,两条长腿,却软软瘫在那里,而且,在双臂与双腿的肘题处,也只有少量的血迹泌出,好像她只受了点轻伤一样,可是,事实上她显然不只受了点轻伤,因为她觉那么痛苦的在抽搐,也那么怨毒的在咒骂……

披透的长发沾着雪屑,蓬乱的垂在莫玉的肩头与面孔前,她躺在那里,一声声不停的诅咒道:

“紫千豪……你是个刽子手……畜生……野种……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星……鬼……”

“嗷——”

又一声惨叫传来。却是另一个方向;形同猛虎出押般的罕明,这时已斩倒了第五个灰袍人!

在这憨直忠勇的大汉肩头,亦已裂开了一道五寸长的血口子,但他恍如未觉,只是一个劲的闪着头很拚狠干,染满血迹的大马刀上,每在他挥动之际,全有滴滴的血珠子抛起!

紫千豪神色冷沉,连正眼也不看软在雪地的莫玉一下,他移开目光,嗯,苟图昌那里,已经将屠松攻得团团打转了!

换下蓝扬善的房铁孤,与“哑天君”窦孙的拚斗却是剧烈的,两人身形奔跃,起落似光闪电掣,稍接即分,立触立追,尚战得胜负难分。不禁皱了皱眉,紫千豪心里也琢磨这窦孙的身份底细,他略一沉吟,突然的喝道:“不要再拖时间了,我们速战速决!”

高应一声,苟图昌立时双手握住他的“牛角锥”,单足旋地,陀螺一样奋身旋转,屠松狂吼连连,“短蛇矛”伸缩吞吐,连串刺戳,然而,却每一次刺戳全稍差一丝的落了空!

双目突瞪如铃,苟图景霹雳般叱喝,“牛角锥”猛抡力劈,在屠松匆忙闪退中,他墓地贴地溜滚,不顾对方翻起长刺的“短蛇矛”,一下子将“牛角锥”插进了屠松的小腹,但是,屠松的‘短蛇矛”也在血光涌溅下通进了苟图昌的左肩胛!

两手大张,屠松“嗷”“嗷”的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二、血烟漫 仇凝于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