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四十三、雄矣颓 壮士无颜

作者:柳残阳

虽然,紫千豪一直注视着手下们与‘黑流队’残余混乱的情势,与如今仅剩下的一对拚斗者己的房铁孤掠阵,但罕明那边的吵闹他也一样看得明白,等祁老六匆忙奔近,他已皱着眉道:

“老大,罕明是怎么回事?”

祁老六简单将罕明自责的经过呈述了一遍,紫千豪听后。摇头道:

“罕明就是责任心太强,这当然是件好事,但过了份则便成了一种心灵上的莫大负担了!”

祁老六低声道:

“还请老大回去后多开导他,以免他想不开。”

紫千豪颔首道:

“我会的。”

独目一闪,祁老六道:

“老大,这位头大身小的朋友好像还干得蛮起劲嘛,就剩他一个人啦,他倒不服输哩!”

望着虽已落在下风,却仍狠斗不掘的窦孙,紫千豪不由叹道:

“这人必为‘夺头会’的重要人物无疑,站不论身手之卓绝,就看他那临危不惧,奋战到底的气概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角色了!”

祁老大颇为不值的道:

“话虽这么说,但这小子为了一个业已没落的组合拚这种老命,却实在不上算!”

摇摇头,紫千豪道:

“只怕他不是这么想,彼此的立场不同,说法自也各异,‘夺头会’固已没落,但亦有其喧赫时期的声威,就为了维护这一桩,便值得一战……老六,有一天或者我们也没落了,假如有人找到我们头上,我想你们也会不为屈服,拼死抗拒吧?”

祁老六昂然道:

“这是毫无疑问的!”

笑笑,紫千豪道:

“不错,这人亦乃如此!”

吁了口气,他又道:

“总之,此人对于他的组织,他的首领,以及传统的江湖义气,全已不亏了,不论他的努力能有多大的效果——他的确是个忠义之士!”

能放chún,祁老六道:

“可惜却将在今天归阴!”

紫千豪目注纵击如雷轰电闪的房铁孤,缓缓的道:

“我以为,能饶也就饶了吧……”

怔了怔,祁老六忙道:

“大哥,这可是放虎归山哪,大意不得!”

紫千豪低沉的道;

“今天,我们业已搭上了不少人命债了……不错,我行前交待过要狠斩狠杀,务求一举将他们击溃,但我这些话主要是对那几个罪魁元凶而发,一干小角色我原意无须赶尽杀绝,只要能以驱散他们也就够了;尤其是,当我们来到这里,我发觉对方竟是如此的力量薄弱,意志消沉,必如此的萎颓不振之后;更增加了我的怜悯心理,我本已下了决心要改变策略,尽量宽恕他们,以劝服的方式感化他们,但莫玉却破坏了我的想法,她激使‘黑流队’的残兵失去理性,诱骗他们出来同她陪葬一俄阻止不及,唉,这场血腥杀戈仍旧未能避免,一些本不该死的人也死了……”

祁老六道:

“大哥,你尽了心,凡事,尽了心也就够了……”

苦笑着,紫千豪道:

“不管怎么说,在我心里,总有一份歉疚之情……”

眨眨眼,祁老六目光落在莫玉的尸体上,道:

“大哥,这老妖婆——被你解决啦?”

紫千豪颔首道:

“是的,我临时改变初衷,本来不想取她性命,只废去了她的四肢主脉,令她瘫痪,但她太邪恶,太恶劣,也太阴毒,一再不听我的警告,一再激诱‘黑流队’残兵出来冲杀,我恨极了,才不得不除掉她……这女人,委实可耻!”

祁老六笑道:

“她也约莫不想活了,一看大势已去,复起无望,加上自个又四肢成残,以这妖婆的性子来绕,她怎甘忍受?她原是那种渴求权力与名禄的女人,这一切归于破灭,她当然就不想活了,而不想活之下,自得多位几个陪死鬼同登黄泉,否则,怎衬得起她的威风?”

紫千豪道:

“但莫玉作的孽又有多大!”

嘿嘿一笑,祁老六道:

“大哥,不是我说,这妖婆那还会有这种天良?就他奶奶蹬脚一蹬,眼睛一翻,任什么也过去了,啥也不晓得啦,她还管他娘的作孽不作孽?能有全天下的人陪她一道翘辫子,才是她最乐的事哩!”

紫千豪已经注意到那窦孙汗如雨下,喘气如牛了,而房铁孤的攻势越发犀利凶猛,步步进逼,显然,胜负之分即将来临!

站在附近的,还有苛图昌、蓝杨善业已到那边去为同伴们治伤去了,这时,可以青见“断流刀”伍桐与苏家兄弟三个率领着二十余名手下奔进了“水晶帘”,他们一定进去执行搜索残余的任务去啦。

十多名孤竹弟兄,正在贝羽指挥之下来往奔忙,帮着蓝杨善救治伤者,清点死亡,而罕明早已上过了葯包扎妥当,但他却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呆呆的坐在那里不言不动,双目凝瞪着天边。

于是——

紫千豪低声道:

“老六,随我来。”

他们迅速走到仍然坐在一侧的焦佑身傍,固然焦佑的断臂处已包扎过了,但他的面色仍是一片灰败,一片樵悻。

紫千豪和蔼的开口道:

“焦佑,相信你已看见这个火拚的结果了?”

抬起无神又霸谈的眼睛,焦佑孱弱的点点头,道:

“不用现在看见……我早就明白会是这个……结果!”

祁老六脱口道:

“你既是早就明白,还帮着莫玉她们干什么?拿着人命玩?”

寒凄凄的一笑,焦佑惨烈道:

“江湖上的道义,故人的情谊,如此而且!”

哼了哼,祁老六根恨的道:

“和莫玉、屠松这种人尚有什么鸟的道义和情谊讲?他们是要活活的坑死你!”

悲楚又僵木的看了祁老六一眼,焦佑缓缓的道:

“纵然是一头狗,相处久了它也会对你十分友善……何况是人?不管他们是何等样人,因为我们所站的地位不一样,看上去感觉也就大不相同……”

用眼色阻止了祁老六的激动,紫于豪平静的道:

“焦佑,那个与房掌门对敌的人是你的手下么?”

焦佑chún角浮一抹苦笑,道:

“他是。”

紫千豪接着问道:

“什么身份?”

叹了口气,焦佑道:

“我的副手,‘哑天君’窦化。”

惊奇的,紫千豪问道:

“哑天君?”

点点头,焦佑道:

“窦孙是个天生的哑巴,不会说话。”

“哦”了一声,紫千豪道:

“难怪他自始至终,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顿了顿,他续道:

“很坦白的说,你这位二当家非但功力绝佳;英勇无论,更且对你忠心赤胆,不见危苟免,的确算是一条铁挣挣的好汉!”

安慰的低喟一声,焦佑道:

“不错,一十年来,卖孙一向如此,不管我的名声盛衰,威势强弱,他全跟随着我,不离左右……”

紫千豪慢慢的道:

“那么,你一定十分钟爱他?”

焦佑沉沉的道:

“当然。”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既是钟爱他,便不会见他将死而不救吧?”

楞了楞,焦佑道:

“怎么说?”

用手向激斗中的那一对指了指,紫千豪静静的道:

“你自己看看,窦孙与房掌门之战,那里尚有幸理?况且,就算出现奇迹。他赢了房掌门,莫非还能逃过我们的攻杀?”

双频的肌肉*挛了一下,焦佑哺哺的道:

“可是——”

打断了他的话,紫千豪接着道:

“可是,只有你能救他,否则,他必将为了尽那‘愚忠’而战死当场,焦佑,我们雅不愿似此等忠义之士血溅五步,而你可以阻止他继续这种无益的困兽之斗,否则,我可以断言,他打赢了也是死,打不赢更是死!”

加重了语气,紫千豪又道:

“再说,你为了江湖的道义,朋友的旧情,折了一只手损了一批人,也够了,犯不上死尽死绝才算对得起人!”

焦佑痛苦的道;

“我所有的手下,连窦孙算上,一共只有十六个人了……如今,却只剩下了窦孙一个……”

紫千豪冷冷的道:

“如果你不当机立断,喝止窦孙,恐怕就连一个也剩不下了!”

一边,祁老六惊讶的道:

“咦?‘夺头会’可是有百人之众么?怎的只剩这点人了?“

横了祁老六一眼,紫千豪道:

“设若他们仍有百人之众,其余的如今早冲出来了,岂会等到现在?”

长叹一声,焦佑道:

“白云苍狗,时过境迁……当初的一百二十名手下,经过这退隐江湖后的漫长十多年岁月,早已走的走,散的散……留下的没有几个了……唉,人心如是,趋势附炎,‘夺头会’已不似当年的‘夺头会’了,威名成为过去,声望成为烟云,没有财帛可分,酒色可享,力道可持,又有谁会留下来呢?就说我自己,也叫十几年前那场复发的‘喘疾’逼离了日正中天的武林道,称不得雄与霸了……好……我就照你说的做吧,至少,我仍能保有一个忠于我的……”

紫千豪一边心中暗暗为对方惋惜,边急促的道:

“要快了!”

于是,焦佑提起中气,哑苍苍,颤巍巍的大叫道:

“窦孙,住手,我们认栽了……”

同时,紫千豪语出铿锵,道:

“房兄请停!”

正在做最后狠斗的两个人闻声之下突然一起弹起,各自在空中翻了一个触斗,分别落到一丈之外!

他们站在那里,互助凝视,房铁孤的眉稍额门,已有汗珠沾弹,他的呼吸也急促了很多,而窦孙更是汗透灰袍,喘息吁吁,连手背上也裂开了一条血口子——显然,他已经吃了点子亏!

胸口起伏了一阵,焦佑又叫道:

“把家伙丢下,窦孙。”

身子一震,窦孙侧首望了过来,满脸惊惶悲愤之色,双目中透着火焰般的光芒,嘴巴连连嗡合……喘着气,焦佑大吼道:

“我说丢下家伙,你没听见?”

看得出窦孙心中的痛苦是多么剧烈,他chún角抽搐着,全身颤抖,面孔也变成惨白,方才双目中的火焰消失了,代之而起的,竟是两眶热泪;

缓慢的,麻木的,实孙解开了会在腕上的细牛皮索,然后,“呛啷”声将他的”大镰铡”弃置地下!

焦佑咬咬牙,道:

“过来。”

垂头丧气的,窦孙拖着沉重的步子;蹒跚来到焦佑身边。

仰望着他,焦佑伤感的道:

“不要为了我而贱视了你自己的生命……窦孙,那会令我再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我们已经尽了朋友间的道义……窦孙,我们够了……我知道你的悲苦与不甘,但你再打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那并证明不了什么,反而更给我增加心灵上的负累……窦孙,我们就此收手认输,不再继续下去……”

凄楚的,窦孙点动着他的大脑袋。在他点头的时候,两颗热泪业已夺眶而出,坠滴在焦佑脸上;以至看上去像是焦佑也在流泪了……

不再多眈紫千豪迅速的道:

“你们二位多歇会吧。”

说着,他一位祁老六,两人匆匆离开,行向房铁孤与苟图昌这边。

房铁孤正在用衣袖擦汗,一见紫千豪等过来,立刻迎上一步,笑道:

“少兄,你可真是一片佛心哪!”

紫千豪低沉的道;

“我只是于心不忍,房兄,他们业已全军覆没了,我们何必非要一一斩尽杀绝?”

擦着汗,房铁孤道:

“我同意,但方才那小子的本事却好强悍,更气人的是他那种死也不退的打法,若非少兄你叫停,我不劈了他就不是人!”

紫千豪笑道:

“有劳房兄了,其实我又何尝着不出来这种形势,因而使劝导焦佑喝止他这副手,否则,便宰了他于我们有什么益处?”

祁老六插嘴道:

“房掌门可谓‘救人一命胜造六级浮屠’啦!”

豪壮的大笑,房铁孤道:

“老六弟,你别给我戴高帽子,救人的是你们龙头,可不是我,依我的性子,宰人犹恐不及呢!”

苟图昌道:

“房掌门的本事,我可是开了眼界了,狠猛不说,惊人的是那泰山压顶般的气势!”

哈哈一笑,房铁孤叫道:

“二爷千万别捧我,在“魔刃鬼剑”之前夸耀我的武功,你们不觉得,我反倒有“鲁班门前要大斧”的不知自量的感觉呢,惭愧惭愧!”

紫千豪笑道:

“房兄太谦了。”

这时,斜阳下,贝羽和伍桐两人气吁吁的奔了上来,紫千豪可没等他们开口便问:

“善后都弄妥了么?”

伍桐一哄他的大铜牙,急乎乎的道:

“大哥,我们弟兄战死十二名,伤了三名,死的已觅地埋了,伤的也包扎妥善,‘黑流队’那批残余除了二十来个受伤,其余的全死净啦,‘夺头会’的十多个人也一个不剩,方才,我们进‘水晶帘’去搜查,除了发现尚有二个卧病中的‘黑流队’遗孽之外,尚发现了一部份粮食及少数金银,可要带走?”

紫千豪断然道:

“通通留下,一文不取!”

呆了一下,伍桐道:

“那岂不太赔本!大哥,其实金很细软可以携带,很方便的……”

瞪了伍桐一眼,紫千豪怒道:

“你没听清楚!一点不带!”

连连点头,伍桐不敢再吭声了,紫千豪左右一看,又道:

“我们走吧,图昌,你去招呼一下,即时启行!”

于是,苟图昌、房铁孤、祁老六与伍桐,贝羽几个人先行下了斜坡,紫千豪来到焦佑面前,抱拳道:

“焦佑,窦孙,我们告辞了。”

焦佑拾起键粹又苍白的面孔涩涩笑道:

“多谢你留给我们一点最后的财物,紫千豪……”

紫千豪和煦的道;

“不足挂齿!”

窦孙嘴巴嗡动了一下,低下头去,焦佑深长一叹,道:

“恕我不送,紫千豪。”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不敢相劳,但愿二位能抛弃此怨,化价为友,我会欢迎二位随时至“傲节山”小游,再会了,二位!”

焦佑伤感的笑笑,道:

“山叠路遥,紫千豪,保……重!”

再次抱拳,紫千豪头也不回的飞掠而去,他的豹皮头巾飞扬,青色大学飘拂,流星般长久至他的手下们位候之处!

于是,像来时一样,那么肃静,那么迅捷,那么有规律;“孤竹帮”的群豪们离开了这块曾经洒血搏命的险地。

在沉沉的天空,雪花又开始缤缤纷纷的飘落,宛如一声声凄幽幽的,无尽无绝的叹息,而多少条生命,便在这些默默的叹息里消逝了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