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四十五、计就计 驭剑如龙

作者:柳残阳

仍然有压制不住的哽噎与呼叫声在波荡,但却比方才的嘈乱情形平静了许多,目光如电般闪亮着四顾,紫千豪清晰又冷漠的道;

“孤竹帮的首领会有他自己的主见及理性,一个忠心的孤竹弟兄便应该无所怀疑、亦无所选择的服从,孤竹帮的首领不须在他作任何决定之时受到他手下人的干扰——纵然那种干扰是善意的;当他想征求他属下的意见时,他会询问,否则,不准有人插言或做出影响他决定的举动!”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全如金铁交击声在冷涩凄清的空气中控骼回速,于是,咽泣声更形微弱了,再没有一个敢吐露一点心底的焦惶!

桥那头——

曹少成阴恻恻的笑道:

“紫千豪,这才是一个大丈夫的气慨,嗯,我也有点佩服你了!”

一仰头,紫千豪道:

“曹少成,我想我该可以在跳下绝崖之前向我的副手交待一下身后的事?”

略一犹豫,曹少成回过头来望向他的伙计,站在那里的三个红袍人中,为首的是个面如银盘,毫无表情的角色,那人冷冷的点了点头。

转过来,曹少成慢吞吞的道:

“可以,但,紫千豪,你可别出花样。”

紫千豪生硬的道。

“此时此境,曹少成,你看我尚有什么花样可出?”

眼珠子一做,曹少成道:

“我就最后相信你这一次!”

一拂头巾,紫千豪道:

“在这以前;你也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什么?”

脸色变了变,曹少成道:

“我们少说废话,姓紫的,你得把你的副手叫到这里来,我们要同时听到你所和他讲的每一个字!”

紫千豪不悦的道;

“难道我会使什么手段?”

曹少成冷森的道:

“人敢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在这等节骨眼上,我们认为还是谨慎点好!”

双眉怒刻,紫千豪道:

“一定有此必要吗?”

曹少成毫不让步道:

“当然!”

重重一哼,紫千豪回首高叫道:

“图昌!”

桥尾那边,苟图昌回应一声,身形纵掠如飞,平贴着桥面人马的头顶飙然来到。

紫千豪大声道:

“来,图昌,我有些话要交待你。”

苟图昌神色沉重,目光忧郁,一步一蹭的来到紫千豪面前,楞楞的望着紫千豪发怔,以他所深知的紫千豪平素为人来说,紫千豪是断断不会如此轻言牺牲的,因此,他对他的这位魁首眼前所做出的举止异常惊愕,惊愕到有些不相信的感受力是正确的了,直到现在他还弄不清紫千豪到底是在搞些什么名堂?真的要跳崖呢?抑是另有所谋;这位孤竹帮的二当家心里也七上八下,满肚皮的问号,但是,不论他怎么个纳闷法,却也总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已到达顶点,这种感觉压迫着他,虽然他还对紫千豪的真正意图有所怀疑,却也不免如负重荷,他怕万——如果紫千豪果真一时转不过弯来,跳下了绝崖,估不论对他个人的打击是如何致命,就算孤竹一脉的上上下下,甚至整个西陲武林道来说,这事后的烂摊子又怎生个收法?那势将预见的混乱、悲愤、争纷、杀戈,只怕是免不掉的了……

来在紫千豪面前,苟图昌一边仔细观察他的魁首的面色,一边低促的道:

“老大,你可不是当真吧?这并非玩笑之事,一个搞不好,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你还有多大的责任来了?多少人的性命与你有着牵连?我敢武断的说,老大,如果你一跳崖,这里的弟兄就会跟着跳;眨眼见十条人命一道陪你上路……”

桥口,曹少成突然大喝道:

“大声点讲话,你鬼鬼祟祟的想玩什么花样?”

紫千豪冷然道:

“他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不能死?”

曹少成斜眼一挑,道:

“不管说什么,要把声音提高到我们可以同时听到的大小,姓紫的,你们只要再有一句话叫我们听不清楚,方才的允诺就作废,你也用不着再交待什么后事了,希望你不要自找麻烦!”

咬咬牙,紫千豪道:

“图昌,你听见了?现在开始,说话声音要尽量拉大,每一个字都叫他们听个清楚明白!”

强自压下那股沸腾的怒火,苟图昌大声道:

“老大,你不能死,弟兄们甘愿牺牲,也不能让你用自己的生命来替换,你的责任来了,你将要继续负起的重担出诸眼前的几十条人命更未得紧要,我们可以死,但你不能!”

紫千豪平静的道:

“我意已决,图昌,不要再做阻扰!”

苟图自看着紫千豪,惶急的道:

“老大,你别钻牛角尖;你看不出这是一个骗局?‘红袍七尊’那会和我们讲求什么仁义道德?”

紫千豪宏烈的道:

“他们会的,因为他们只和我一个人有仇,与你们并无瓜葛,我如了他们的愿,他们便没理由再暗算你们!”

回过头,紫千豪对曹少成道:

“对不对?你保证过的?”

吃吃—笑,曹少成道:

“当然,我们保证过了。”

紫千豪道:

“嗯,图昌,你听见了?”

苟图昌急道:

“老大,老大,你真糊涂啦?他们的保证半文不值,狗屁不如,你怎能相信他们的话?”

紫千豪想叱一声——但面上却含着微笑,当然,他背后的曹少成是看不见他表情的道:

“大胆!你竟说我糊涂?苟图景,若非时值非常,我眼前就用帮规办你!”

苟图景一看紫千豪的这种表情,心里不由立刻轻松了大半,他却份出一付委曲之状,呐呐的道:

“老大,你到生气,我只是一时情急,说溜了嘴,老大你千万乞涵恕言……”

愤怒的哼了一声——但仍是微笑着,紫千豪道:

“不用多说了,我已没有闲暇再在这件细微末节上争论,我要交待你的事情很简单——”

他正说到这里,后面,一个冷冷的声音已飘了过来到:

“少成,叫他们两人面对这边,以免他们在交谈之中用脸上的神色传达什么暗示……”

发话的人,就是那个脸如银盘的红袍人,他,紫千豪明白,即乃“大尊派”掌门,“红施七尊”之首费苍柏!

曹少成马上大叫道:

“你们听见我赞师兄的话了?”

于是,紫千豪转过身去,面对面的朝向“红艳七尊”,现在,他与苟图昌是并肩站立了。彼此全看不见对方的脸色。

曹少成冷冷的道:

“姓紫的,你们应该早就这样站着说话才对!”

紫千豪漠然道:

“我问心无愧,我答应的事情从无反悔!”

窒了窒,曹少成恶狠狠的叫道;

“那就快说!”

苟图昌忍不住吼道:

“姓曹的,你少在这里趾高气扬,颐指意使,我们今天只是势不相利,并非你的阶下之囚!”

曹少成一仰脸,不屑的道:

“少罗嗦!”

紫千豪缓缓的道;

“不要吵,图昌,我讲的话你得要听清楚,仔仔细细的听清楚,不准有一点误解或擅改之处,知道么?”

咽了口唾沫,苟图昌又不揭担起心来,道:

“老大,我,在听着,但老大,你这样做——”

一挥手,紫千豪断然道:

“不用再劝我了,我自有主张——我去后,孤竹帮帮主大位由你接承,记得善理帮务,妥待所属弟兄,日后,停止发展,只求自守,明白不?”

期期艾艾的,苟图昌道:

“是……这……唉……”

紫千豪迅速的道:

“第二,由熊无极辅佐于你,你两人之间,务须同心协力,精诚相待,不求孤竹一脉兴隆,但愿能以绵延下去,使上千的弟兄有处遮风挡雨的地方,能以粗茶淡饭的近日子也就是了。”

越发搞不清紫千豪是什么心意了,苟图昌焦惶无已的苦苦体味着紫千豪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急着想找出一点暗示或影射来,但他却找不到?紫千豪言语平顺自然,有条不紊,可不真像是临死前在交待着遗言一样?苟图昌业已汗出如浆,心脏于乱跳,同时下定决心,如果他再证实不了紫千豪跳崖的表示是真是假,那么,他就不顾一切后果的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这时,紫千豪大声问道:

“你听清楚了?”

震了震,苟图昌微弱的道:

“清楚了。”

点点头,紫千豪高声道:

“好,这是最后一件事,也是我个人的私事——”

强振精神,苟图昌集中了全部注意力聆听,他知道,如果紫千豪在任何暗示的话,这将是最后一个机会了。

对面,“红袍七尊”中的四个人也同样仔细倾听着紫千豪所讲的每一句话,以外,他们更目不转睛的注意着紫千豪与苟图昌两者的任何一丝面部表情!

紫千豪长叹一声,道:

“在山上‘不屈堂’的议事厅里,挂在墙壁上的那幅楚霸王‘破斧沉舟图’,是我最为心爱的一幅画,以后,你们更要加意维护,小心爱惜,看见了画,也就当看见了我一样……”

说到这里,桥上的孤竹儿郎中,又有掩抑不住的咽泣声轻轻的、断续的响了起来;越发使眼前这“生离死别”的场面显得凄凉哀侧了……

但是,苟图昌却放然间豁然开朗,如释重负,心头涌满了无比的快乐及兴奋,是了,他已得到紫千豪的暗示,就在这后面一段话里,他已突然明白了紫千豪深藏不露的心意!

苟图昌业已知道紫千豪不会自行送死,更不会凭自牺牲了,他晓得他的这位魁首一定已有了主意,已有了应付这椿灾难的腹案,只是,他却尚不确知紫千豪的行动细节是什么——紫千豪慾待如何付诸实施呢?

不待他再想下去,紫千豪又接着道:

“等会当我跳下此桥以后,你要控制住所有弟兄,不准有任何愚昧的行动,譬喻说——像陪我殉葬之类,那一个人这样做了,就永远不算是孤竹一脉的人,永远不配称为孤竹帮的儿郎!我就在九泉有知,也决不会原谅这种毫无意义的举止,你必须做到我要求的这一点!”

现在,苟图昌又等于多少明白了部份紫千豪行动的计划,他已确知,紫千豪是会跃下此桥的,但不同的是,紫千豪将不会直坠桥下,进一步的动作,一定是跃向绝崖之后的连续反应!

表面上的神色是沉痛又悲愤至极的,苟图昌竟然自己也奇怪发得出便咽的呼喀声音,道:

“老大……不值得的……真的不值得的……”

紫千豪不禁亦有些怀疑苟图昌是否已明白了他的暗示——苟图昌的表情太过逼真了,眉头皱了雏,紫千豪大声道:

“不要扮此儿女之态,你可听清楚我的每一项交待了!”

连连点头,苟图昌沙着嗓子道:

“完全听清楚了,老大,我会一丝不漏的记在心里!”

于是,紫千豪心里平静下来,苟图昌的老成持重,慎行巧思乃是他所一贯相信得过的,就是在这神紧要关头,他亦明白苟图昌将不会忽略了自己的暗示,而只要苟图昌领悟这一点,事值就大有成功的材希了。

曹少成已开始不来烦的催促:

“讲完了没有?我们对你已是过份的优待了,这种事清,根本就该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

紫千豪愤恨的道:

“曹少成,你不用在此大言不惭,若非为了我手下几十弟兄的生命,今天你们休想拣这便宜!”

冷冷一笑,曹少成道:

“以你一条命换几十条命,拣便宜的恐怕不是我们而是你吧?”

紫千豪切齿道:

“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有数,用不着争辩!”

“红袍七尊”的为首者费苍柏阴沉沉的开口道:

“紫千豪,你还在拖延什么?这‘死’,不容易么?”

双目倏寒,紫千豪厉声道:

“不要逼人大甚,姓费的,对生死界的看法,只怕我紫千豪要比诸你更堪得透彻!”

费苍柏毫无表情的道:

“那就跳!”

悲愤填胸的房铁孤再也忍不住了,他狂吼道:

“费苍柏,如果紫少兄果真被你们逼着跳了崖,我房铁孤不拚了一死和你们干到底就不是人!”

冷冰冰的,费苍柏道:

“悉随尊意。”

曹少成轻蔑的道:

“房铁孤,你这‘双钹擒魂’的名号昨得了别人,吓不住‘大尊派’,只要你还有机会,随时随地,我们哥几个包管奉陪!”

双目如火,房铁孤怒叱道:

“第一个,曹少成,我就饶不了你!”

眉梢于一扬,曹少成道:

“你试试!”

眼珠子一转,他又皮肉不笑的道:

“姓房的,你不是紫千家,我们不错在‘银坝子’吃了他的亏,但历史不会重演,今天风水倒来了,不但他将为他狠毒手段付出代价,他的同党——如你这一类的,只怕也免不了遭劫!”

紫千豪立即愤然道:

“曹少成,你们想食言?”

曹少成冷冷的道:

“当然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五、计就计 驭剑如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