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四十六、幻影茫 白刃断仇

作者:柳残阳

两名红袍大汉蓦觉满眼光闪,刺目慑魄,还不待他们遮眼躲避,光流猝绕,天爷,这两个中高马大的红袍人物,竟已变成了十几块大小不一的碎肉,抛乱空中,又洒着漫天的血雨坠落壁下深渊,甚至他们连一声呼喊都没来得及!

光敛形现,嗯,紫千豪赫然卓立!

是的,他是用他“大魔刃”中能以“驭剑成气的一式——“灿灿长虹”由绝地跳出,这式到法可以使身剑合一,籍一口至精至纯的真气做着其疾无比的翻滚式腾扑,当然,这一式剑术中尚渗合了登峰造极的轻功修为在内,是而他亦可以借着这招剑术中几乎不可思议的玄异功能做出已赶过人类体力极限之外的表现,当紫千豪冒险答允“红袍七尊”的条件的时候,即已暗里决定了以这一式剑法做为脱身的依持,他非常明白他的这一式剑法可以发挥的力量到达什么程度,因此他自信能以扭转乾坤,他知道,当他一旦跳崖,他的敌人们必将有一刹那的因快意而引起的疏忽,而这瞬息的空间,便是他力挽狂澜的唯一机会,现在,事实上证明他是做对了,否则的话,如果他硬干到底,便将正如曹少成所言,无论他的身法有多快,也势必来不及阻止远在十丈之上的壁顶的两个红袍人落斧断索,易言之,他也就无法保全桥上几十个功力寻常的手下,如今,却在对方得意自满的情绪下给他抓了这一点,可以利用的间隙,将整个大局扭转了过来!

紫千豪以他至极的聪慧,对人性的反应的充沛经验,在这场赌局的头一场中制住机先,当然,这里面也包涵了很大的冒险成份,曾谕说,如果那两个山壁顶上的红袖人,不曾因志得意满,误认大势已定,而稍稍迟延了行动,在闻令之下立即挥斧的话,紫千豪则可能仍然来不及加以阻止,但他们却以为正主儿既已跳崖,等于大敌已陈,威胁顿解,这两位仁兄判断以他们落斧以势,便迟缓一点也照样有充足余暇于孤竹人马过桥之前使桥断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过,他们都忽略了紫千豪,忽略了这个认为死定了却并没有死的绝大敌人,而真正成败关键,不在孤竹帮的任何一人身上,正完全系于紫千豪个人身上,他没有坠跌至星底,反而挟着无比的凌厉之威反扑了上来,莫说他两个红袍人做梦也想不到,“大尊派”的四个主要人物又何尝想得到呢?

山壁之下。

狭窄的吊桥上,正是马腾人飞,蹄音加杂着吼叫上了天,房铁孤早已扑上了屋岸,苟图昌更随后而至,眼看着,其他孤竹人马也立即可以过桥冲到了!

曹少成匆匆后追,脸上的神色愤怒的可笑,也迷惑得可笑,他一边防着衔上来的房铁孤,一边石破天惊的大骂大叫:

“褚明、简各,你两个王八蛋还不下手更待何时?”

“红袍七尊”费苍柏与他的两个师兄弟——应大启、包禄二人,亦不觉大出意外,费苍柏急忙抬头望去,口中阴毒的道:

“如果误了事,这简个富生就全得受凌退——”

“迟”字在舌头上方才滚动,猛然间,这位“大尊派”的掌门人竟像被谁捣了一棒似的往后踉跄一步,一张银盘大脸灵的变成了惨白,两只眼睛也一下子自眼眶中较出了一半!

生了一张马脸的应大后不觉一楞,跟着望上看去,这一看,他周身的血液也似乎凝固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连连援揉着眼睛,黑瘦枯干的包禄也张口结舌,不敢置信的怔在当地!

一边追,曹少成一边尚在那里暴跳如雷:

“快砍断桥索呀,简各、褚明,你们两个聋了?瞎了?两个畜生,王八蛋,我操你们的二舅子!”

房铁孤业已扑到近前,他大吼如雷,雪亮的双钹,“锵”声暴响,双双扬舞,而在双铁扬舞的一刹,他也顺势抬头一看,乖乖,山壁顶上,青色的被风迎风飞扬,豹皮头巾飘扬,紫千豪英挺坚毅的身影卓立不动,回眩划的寒芒闪烁如星,就有如一首战神的雕像!

猛一下楞在那里,房铁孤连连摇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莫非……我因悲愤过甚……眼花了?还自日里见了鬼?”

随既扑来的苟图昌一挥手中“牛角雄”,大叫道:

“房掌门,我们豁上了!”

房铁孤一伸手拦住了苟图昌,吃力的往山壁顶上一指,结结巴巴的道:

“苟兄……你看,山壁顶,我怕是老眼昏花了……”

一抬头,苟图昌精神抖擞,大笑道:

“不错,是老大!”

呆了来,房铁孤迷惆的道:

“是……紫少兄?你没看错?”

“绝不会错,是我们当家的!”

咽了四唾液,房铁孤仍然不敢置信:

“他……他,没死?”

不待苟图昌回答,对面,曹少成已突然见了鬼一样怪叫起来,一面叫,他一壁往后跳:

“大师兄……大师兄……你们看上面……看上面……怎么……是他?他怎生上去的?”

这时——

苟图昌返身边上了大批冲过来的孤竹人马,他双臂高举,声音昂烈如裂帛般喊叫:

“弟兄们,弟兄们,大家且停下来,抬头往山壁顶着,你们看,是谁在那上面?”

人飞马啸中,所有的孤竹兄弟立刻抬头望去,于是,可以预见的,在瞬息的惊愕之后,随即爆发出一阵各种不同的声响——有的欢呼,有的哭叫,有的高喊,有的暖泣,但是,无论是那一种声音,都是代表一种感情——快乐,无论是那一种声音,也仅有一种感受——振奋。

大马金刀的往山路中间一站,苟图昌宏声道:

“弟兄们,你们全看见了?大当家的没有死,他活生生的站在上面,非但如此,他一定还解救了我们,助我们又逃过一劫——那两个执斧的红袍仁兄业已不在那里了,弟兄们大伙儿向当家的欢呼致敬!”

于是——

出自心底,发自肺腑的欢呼声震撤云霄,孤竹兄弟们挥动着双臂,仰着头,让一声声的欢呼从口中真诚的掬出,有的人还含着泪,然而泊中有无尽的欢欣,无尽的喜悦,以及无尽的希望……

山壁顶,紫千豪含笑举剑答礼,风范之佳,简直洒脱极了。

苟图昌大笑道:

“好了,弟兄们,现在大家全不用慌啦,通通给我下马,各在原位警戒,大头领你的弟兄上前来,等着老大调派上阵!”

蓝扬善、祁老六、贝现、罕明、伍桐、苏家兄弟等闻言之下,立即迅速走上,苟图昌转过身来,斜包着对面神色俊谏的“红袍七尊”:

“伙计们,如今你们也不用再提什么条件啦,我们更不会提,彼此可以痛快较量一番了!”

费苍柏强自镇定,咬着牙道:

“不要得意,紫千豪纵能在诡计之下逃生,也并不意味着你们今天就有个好收场!”

“嗤”了一声,苟图昌道:

“姓费的,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我们两边是那一边没有好收场!”

扭曲着面孔,曹少成疯狂大声:

“阴毒,狡诈……你们不是人,不是光天化日下的行走着,你们是恶鬼,一群没有人性的恶鬼……”

一侧,房铁孤冷冷的道:

“这些话,形容你们‘大尊派’该更恰当!”

祁老六独眼圆睁,反chún相讥;

“处曹的,你为你算什么臭玩意,施毒计,毁信诺,无恶不作,伤天害理,你们只配做毛坑里的蛆虫!”

曹少成颊肉抽搐,眉毛跳动:

“你这满嘴污秽的野种,我要活劈了你!”

一挺胸,祁老六道:

“老子若有半点含糊,就是你儿。”

就在这时——

半空中青衫猝闪,来得恁快,紫千豪已站到双方对峙的中间!

又是一片欢呼呐喊响越孤竹所属以他们如今能表达的唯一方式来欢迎他们的龙头帮主!

挥挥手,紫千豪的形态一切和方才无异,就仿佛他根本便未曾经历过一场生死界,没有绕过一趟鬼门关,像是他一直使站在他站的那个地方似的。

凑近一点,苟图昌小声的亲热的道:

“老大,刚才那一阵,可急煞我了!”

笑笑,紫千豪道:

“你没听出我的暗示?”

吁了口气.苟图昌道:

“听出了,但仍然禁不住提~把冷汗,老大,我怕你万一跳下去了飞不上来,那就不得了啦!”

紫千豪一晒道:

“若无把握,我怎会冒此大险!”

双眉舒展,他又道:

“正如你们所说,我也同样不相信他们那一套鬼话!”

呵呵大笑,苟图昌道;

“不过,老大,看不出你的表情却那等逼真,我便心里早有了底,也不敢相信你是在唬他们!”

紫千豪微笑道:

“如果装得不像,他们岂育上当?只怕早就砍断桥索啦,为了几十个弟兄的性命,我也不得不卖点力:”

苟图昌由衷的道:

“老大,说真的,我对你,可已服透了!”

这时,房铁抓走了过来,他仔细瞧着紫千豪,摇摇头,感叹的道:

“少兄,你真厉害!”

紫千豪笑道:

“方才为了使情况逼真,不得不对房兄失利,得罪之处,务祁房兄多加包涵!”

大笑一声,房铁孤忙道;

“那里话,我差一点坏了你的锦囊妙计,要请包涵的不是你,该是我房某人才对!”

苟图昌道:

“其实也难怪掌门你,若非出自一片挚诚,方才你又何须那般情急?”

目光瞧向对面正在低低交谈的“大尊派”的四个首要,紫千豪舔舔chún,低沉的道:

“好了,如今,已到了应该真正清理的时候了!”

精神一振,苟图昌道:

“老大,怎么个布置法?”

紫千豪平静的道:

“请各位替我掠阵!”

呆了呆,苟图昌急道:

“我们掠阵?只是掠阵?”

房铁孤立即大摇其头:

“这是什么话?我们有上十名高手,却只在一边掠阵,四个强敌,让你一个人去对付?”

放低了声音,紫千豪道:

“我有我的打算,房兄,这里地形险,道路窄,拚斗的人一多,非但不易施展,反而有掣肘之虞,此其一,对方四人,武功之佳俱非等闲,分开较量,我方难免有人将遭损伤,倒不如我独立冲刺,往返搏杀比较方便,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放开手干,没有别的顾虑,此其二。”

顿了顿,他又低沉的道:

“你们各位替我掠阵,却也不是闲着,我若不敢,你们自须上来相助,更有一层,对方四人如有漏网者,亦由各位负责围而歼之!”

“你的意思是——一个不留?”

淡淡一笑,紫千豪道:

“是的,这几个人心邪恶,手段歹毒,业已无可救葯,如果我们网开一面,异日他们必将卷土重来,予我等以严重伤害,放了他们是要他们感思自省,尽弃前嫌,设若放了他们反招后患的话,就大不值得了!”

房铁孤叹了口气道:

“有道理,这可是他们自寻死路!”

苟图昌恨恨的道:

“‘红饱七尊’这四个龙头是一定留不得的.否则,他们将来不找机会剜了我们的老根才怪!”

用“四眩剑”的剑辆摩擦着下颚,紫千豪平静的道:

“我们开始吧!”

点点头,苟图昌头也不回的一挥手:

“伙计们,四边掠阵!”

飞应速声,祁老六、蓝扬善、罕明、贝羽、苏家兄弟、伍桐等七条身影迅速闪动,眨眼间已经各自占据了有利攻击的方位!

房铁孤朝里去,独自靠着山壁站立,而苟图昌却原地不动,正好在紫千豪背面相对。

四周环视了一遍,紫千豪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他大步踏上,在隔着对方六步之外站定冷漠的道:

“费苍柏,恶人往往不受上天庇桔,而好人,则大多有点时运,你认为是也不是?”

嘴角跳动了一下,费苍柏痛恨的道:

“那是你的党谋得逞,紫千豪,并非上天对你这匹类有何眷顾!”

紫千豪安洋的道:

“我不是‘匪类’,费苍柏,我只是一群为了一个共同理想而奋斗者的领导人而且,‘匪类’该是你们,因为你们助纣为虐,贪婪、残酷、阴毒、妄想得到一些不该得的——若非如此,你们之中的屠若愚、彭上古、黄笃等人便不会在‘银坝子’在莫玉的利诱下自取灭亡,你们不闭门思过,扣心自省,反而将本身的过失化为一腔怨恨推在孤竹一派头上,这是你们最为可恶可恨之处,如今,‘银坝子’业已冰消瓦解,莫玉也在日前授首,越发证明了暴虐者亡的铁论,上苍增弃恶人,庇相善良。总是永远不会有错误的,如果你们‘红袍七尊’尚有一点人性,今日也不会自陷绝境,只是因为你们所为的龈龊行径太多了,才会在眼前道报,这,不是鬼美神使么?”

气得面孔由中透紫,鼻孔嗡动,双目暴睁,费苍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六、幻影茫 白刃断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