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五、剑幻虹 洒儿女泪

作者:柳残阳

当然。由于这阵杀喊声的传来,也衷即促使紫千豪想起了一件事,中原来敌在进入黑沙谷之前,便好像曾经留下了一部份人马在谷外掩护;而看这情形,他们留在谷口的那批同伴,显然已与孤竹帮埋伏在谷外两侧丘陵地里的人马发生争战了……,

紫千豪想不出他们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下才展开拚杀的;是中原来敌先发现了孤竹帮的伏兵呢,抑是孤竹帮的弟兄们未闻号令而擅自行动?但不论他们是如何发生排战的,这拼战却总已发生了……

不再犹豫,紫千豪向那边排成半圆形的百名孤竹帮手下一挥手,他上前几步,大声吼道:

“你们马上由你们的两个头领带着,赶到谷口去协助我们那边的弟兄!”

百名孤竹帮儿郎轰喏如雷,于是,连那一个跑来想为房铁孤治伤的头领也重回原队,在一片呐喊下,一阵风也似的朝黑沙谷谷口那边冲了过去!

紫千豪心头有些不宁,他不知道对方在谷口留下那批人物里是否有眼前这种能手?若然,则自己埋伏在那边的一干弟兄只怕就处境艰险了,否则,他们在三位大头领的调遣下应该可以支撑下去,不过,不管那边的战况如何,在紫千豪心中也是个累赘,因此,他迅速下定决心——尽速了结眼前的干戈!

当紫千豪的决心甫下,隔着他八步外,“吭”的一声闷哼传来,嗯,那名硕果仅存的中原二流角色,已在精疲力竭中,被围攻他的两名头领之一一马刀贯穿了胸膛,这位朋友身子尚未沾倒地,那名浴血苦战良久的“铁旗堂”执事又抢上一步,扁过大马刀的刀背,猛一下子将他的脑袋砸了个大开花!

在重围之中的“银旗尊者”陆安,睹状之下,知道大势已去。他狂厉的尖啸着,银旗呼轰翻卷,如涛似浪,在回旋流落的浩大劲力中,不仅又扫飞了三名孤竹弟兄,连仇三绝与公孙寿也被迫得退出了好几步!

有如疯虎山柙,陆安手中银旗暴舞粹旋,银光赛雪,带着拔山移鼎之威夷冲而出,两个高头大马的孤竹儿郎挥刀阻拦,却吃他的银旗猛抖之下硬硬砸翻出去,陆安心浮气燥的往外突围,但被他逼向两侧的仇三绝与公孙寿二人却又奋不顾身的再次合截上来!

仇三绝的“判官令”有如一溜黑箭般暴破敌人双腿,公孙寿的“亮银根”却带着虎虎风声,在条条光影闪映下,遮头盖脸便是十九棍凌空猛击!”

陆安也似横了心了,他的银旗绕身卷起,“呛”的一下震开了仇三绝的‘判官令’又紧跟着“呛嘟嘟”的连连架移公孙寿的“亮银棍”,但是他在两股大力的合击齐攻里不由马步浮动,歪歪斜斜退出好几尺!

双眸如血仇三绝毫不迟疑,他双足飞蹬,身形如影随进,笔直撞向陆安胸前,大吼一声,陆安斜侧半尺,银旗猝卷未中,却用旗杆“蓬”的将仇三绝撞滚沙地,可是,就这一刹之间,他自己也被公孙寿飞来一棍砸翻!

在黑沙软软的地下,陆安披头散发的急速翻滚,银旗护着上面,呼轰挥展,五柄紧跟着砍下的马刀犹竟被他绞飞,而也滚在地下的仇三绝却强忍痛苦,双手握着“判官令”,奋力朝陆安背后插去——

低叫一声,陆安跃身站起,肩头一击虽然躲过,却也吃仇三绝的家伙碰掉—一大片皮肉,他的身形大大摇幌着,尚未站稳,“毛和尚”公孙寿的“亮银棍”又已狂风暴雨般当头罩落!

咬牙切齿的,陆安不退不避,连消带打,疯了一样反而倒逼向公孙寿,他的银旗挥舞如浪排山倾,威凌至极,比公孙寿的棍下霍霍、宛似风号云涌毫不逊色,眨眼之间,公孙寿大吼如啸,背上的一大块皮肉已被卷掉,而同时,他的“亮银棍”又一次砸在陆安腰际!

这一下,任是陆安再称勇冠三军,也承受不住了,他闷嗥着,连连打了好几个转子,瘫了一样仆倒下来!

满头大汗,面容焦黄的仇三绝狂吼着,跃上去使待以手中“判官令”直贯敌人咽喉,可是,他的“判官令”还只刚刚举起,一旁的紫千豪已急叫道:

“慢着!”

摇晃了一下,仇三绝马上收了家伙退后,他望着紫千豪,chún裂舌燥的哑着嗓子道:

“大哥……要饶他?”

紫千豪平静地道:

“先拿下再说,三绝,你歇会。”

早有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孤竹大汉一窝蜂奔了上来,七手八脚便把地上的陆安捆了结实,可怜这位两河道上的首席高手,如今非但全身上下血迹淋漓,就连腰都也瘀肿极痛得不得动弹了,这还不说,他甚至左肋骨却被砸断了两根!

混着血与歼,“毛和尚”公孙寿气喘如牛的奔了过来,他将“亮银棍”往沙地里一柱,急切的道:

“大哥,这姓陆的老小子难对付,他又伤了我们二十多名弟兄,还留着他干鸟?一刀宰杀了多俐落!”

冷冷一哼,紫千豪道:

“我自有道理,你不用多说!”

连连摇头,公孙寿恨恨的道:

“大哥,这种执迷不悟的东西,留着,也是条祸根,他不会感激大哥份的宽宏大量,以德报怨的——。”

紫千豪脸色一沉,怒道:

“公孙寿,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心头一跳,“毛和尚”不敢再多说,他急忙躬身,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

现在,除了那十名二流中原来敌全已就诛之外,“铁剑老尼”清尘师太亦已授首,“黑马金衣”古少雄重伤遭擒“一扇指天”古桂被斩去双手成残,关功伟早就流血流得瘫痪一堆,捆粽子似的捆了起来,如今,“银旗尊者”陆安也阵上失风,被孤竹帮生擒活捉。尚在苟残喘的,就只剩下和“金手煞”熊无极拚斗的“黑白金刚”了……

紫千豪知道熊无极的一身功夫威猛暴辣,硬扎无比,“黑白金刚”虽然厉害,却如不会是他的对手,只是,熊无极要在短时间内收拾对方,也并不容易,那恐怕就要多少留点危险了。如今一紫千豪慾求这场争斗尽快结束,他十分无奈,但也只好催促熊无极冒险求胜:

“熊兄,请加把劲,大家就等你了……”

熊无极在穿掠如飞中哈哈大笑道:

“好,紫帮主,我就叫一双秃驴早些正果!”

“果”字跳跃在他的舌尖上,这位减震天下的“金煞手”倏然抖出九十九掌,分向四面八方拍出,在血刃似的掌影翻飞里,他赖以成名的绝活“金手三绞式”已突然自第一招“天地魂”进展到第二招“大旋涡”,只见他双掌抛着大圆弧,由外向里,由里向外,快速得不可喻的翻缠挥绞,早就着不清他双臂双手的动作,仅能看到一圈圈的黑影里外涌荡,有如瀚海旋涡,龙卷之风,连空气也“呼嘻嘻”的打着转子凝囫流动,“黑白金刚”在一连串的抵挡中双双往后倒退,而熊无极吼叱如雷,“金手三绞式”的最末一式蓦地出手——“缠龙臂”

熊无极的两掌宛似刹那间幻成千万溜金晃晃、颤浪浪的光体,挟着移山倒海之威,飞绕流窜,交织纵横,顿时只见闪影如雪。声势浩浩,仿佛千万个狭长的金雷在波击穿掠!

于是——

齐声尖啸,“黑白金刚”也一下子豁出去了,他们一左一右,“铁头睡”狂挥急舞,宛若流星连串,赤铜唸珠卷缠扫绞,像是蛇影没空,两个大和尚不退反进,猛然抢进了熊无极的威力范围之内!

当然,他们不是傻子,但他们为什么不退及进呢?这道理很简单,”第一,他们便是躲让,俊不见得能以脱开熊无极这一式的凌厉攻击。第二,即是让开,这一次侥幸,下一次却不一定有这种好运气,继续战下去,他们心知非对方之敌。第三,如果他们一味退避,就永远近不了敌人之身,换句话说,也就永远占不上攻击位置,胜不了敌人,最后一点,他们更明白大势去矣,再不拼一下子,只怕就会连本钱也摸不回来啦,有了上面这四个原因,“黑白金刚”当然不会再缠斗下去,他们已发了狠,打算拚得一个是一个了!

在掌影纵横,金芒暴闪中,在锤势飞舞。念珠缠卷里,三条几乎已看不清的人影一触之下,倏然分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弹去——。

胖大的黑金刚等于是翻着筋斗摔在地下的,白瘦的白金刚也是一口的鲜血狂喷着横倒,而熊无极,嗯,左颊上带着一片凸起的红肿痕印,喃喃咒骂着硠跄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紫千豪跃至熊无极身边,急切的道:

“熊兄,伤得如何?”

朝沙地下狠狠吐了口唾液,熊无极抚着左颊的伤处;必着嗓子低骂:

“我操他个六舅,幸亏我的脑袋编得快,再加上这两个秃驴的心已慌气建,这一下子才险险避开了正面,要不,只怕这半边老脸都要被砸碎了!”

查视着熊无极顶颊上的伤痕,紫千豪释了口气道:

“还好,只是那赤铜意球掠过的浮伤,却是真险……”

熊无极悻悻的道:

“要不是帮主你在催我。至多再有三十招,我就可以毫发不损的将这一双狗肉和尚活拆了,如今却他妈的还吃他们捞回一笔!”

微微一笑,紫千豪道:

“已经十分惊人了,熊兄,放眼今天激战,能像阁下这般干脆俐落致胜歼敌的,还数熊兄你最为杰出呢……”

领了领,他又道:

“况且,熊兄对手又俱非泛泛……”

摇摇头,熊无极低哑的道:

“别把我摔高了,娘的,大家捉对儿干,也只数我磨蹭搞了这久才勉强交待下来……”

转移开这个话题,紫千豪有些急促的道:

“熊兄,你在这里歇会儿,谷口那边大约发生了事情,我要马上赶过去看一看,记得脸上的伤要涂葯,我的弟兄们带得有各种急救葯物:”

说到这里,他回身大叫道:

“三十名弟兄跟着我来,其余的人不动,由仇堂主负责处理此地双方伤亡!”

于是,在三十个孤竹儿郎受命匆匆往前聚集中,熊无极已连忙拉了紫千豪一把,翻着一双眼睛道:

“咦,咦,紫帮主,你一个人去?却把我丢在这里作甚?我又不像他们那样挂彩得重,走不动了,瘟在这里装孙子哪!不行,我要跟你一道去!”

紫千豪一面指择手下弟兄们行动,边忙道:

“熊兄,你的本份已尽,不应再劳累了……”

惨叫一声,熊无极跺脚道:

“为朋友歌力还有什么本份不本份的?有多少劲使多少劲,我只是脸上挨了一下子,根本不碍事,等到我连爬也就不能爬了,用不着帮主体吩咐,我自己也会乖乖留下来,紫帮主,你就别磨赠了。我们一块开步吧!”

晓得这位“金煞手”的脾气,紫千豪也就不再推诿,他笑了笑,道:

“也罢,熊兄,我们走!”

他们两人在前,那三十名孤竹好汉紧随手后,齐齐迈开大步飞快朝谷口那边奔去,眨眼间,紫千豪与熊无极已经肩若流星横空般抢光掠出了黑沙谷!

两个人的身影甫始拣出谷外,喝,这里却也早就成为一片修罗场啦,约有五六名中原人物,正分成三处,被一身青衣的孤竹大汉们团团围住,正在做着拚死殊斗,四周,已经躺下好几十具死尸,其中大多数孤竹帮这边的,另外,还有四具中原来敌那边的,斑斑血迹,涂染得到处都是!

紫千豪在十步之外站定,目光一扫,已将眼前情势看得分明,看分明了,他也才略略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无可置疑的,谷口这里的排斗,孤竹帮方面亦已占了上风,将局势完全控制住了!

中原人物那边,仔细一数尚在负隅顽抗者有六个人,更有一个是女性,其中四个人武功不弱,但却不算过于突出,而且四个人全挂了彩,逐渐成为强势之末了,这六人中,只有当中两个相当扎手,这两个人,一位白面白衣,秃头无须,另一个腰粗膀阔,睑赤如血,白脸的一位使着把“穿山雄”,红脸的一个手执“八角锤”,倆人俱是勇猛无比,攻击力大,他们两人把守在一片方圆十余丈的山丘上,交织穿舞,相互冲刺,围攻他们的上百名孤竹帮人马虽然层层密密,流转旋攻,却仍是不能超过雷池一步,只见刀光刃影,闪映杀喊声直入云霄,而孤竹帮的儿郎们不时溅血横尸,东摔西滚,既没有一个人冲得上去的!

领着这百多名手下围攻上丘西敌的,嗯,便是“断流刀”伍桐,在此刻,伍桐的一双眼全愤怒得几乎要突出眼眶子了!

此外,余下那四个敌人,有一个被“二陀头”蓝杨善的金钢杖逼得连连后退,左支右拙,这位满头大汗的仁兄一边要抵挡着艺业强过他多多的蓝扬善,一面还得不时防范四野随时冲杀过来抽冷子猝袭的孤竹汉子们,情况之迫急,已是到了无以复加地步,他剩下的三个同伴,有两个被“白辫子”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剑幻虹 洒儿女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