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六、释窘情 雅士度量

作者:柳残阳

深沉的,紫千豪道:

“我明白,当我告诉你这些,你自是不会感激我的,但是,韦姑娘,你要知道,韦芜是你的亲生父亲,无论如何,他是爱你的,不要以父亲为羞耻,人活着,总有各种不同的生存方式,这并不是罪恶.充其量,只是遗憾罢了!”

伤心的哭泣着,韦小茹缀泣的道:

“我永远敬爱我的父亲……我也永远痛恨你,紫千豪,你不仅手毒,心更狠。”

一侧,“断流刀”伍桐忍不住怒吼道:

“臭丫头,你说话考虑点!”

摆摆手,紫千豪淡淡的道:

“不要怪她,伍桐,任谁处在她的境遇中也会如此的,那个人不痛恨他败家伤父的仇人呢?”

轻轻的,熊无极走了上来,他道:

“紫帮主,你真要饶了这妮子?”

紫千豪安详的道:

“为什么不?”

咽了口唾沫,熊无权压低了嗓门道:

“难道说,帮主,你看不出她两眼的仇恨和怨毒吗?留着她,只怕早晚是个祸害呢!”

豁然笑了,紫千豪道:

“我当然看得出,但我认为一个父仇家恨而能舍命雪耻的人是个忠孝俱全的人,这种人我钦佩,熊兄,我不愿杀害她,天底下有许多许多须眉男儿甚至还比不上她这种心胆见识呢!”

熊无极忙道:

“我不是劝你宰个女娃,紫帮主,我只提醒你她可能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纠缠不休!”

一拂豹皮头屯紫千豪道:

“假如她不明正邪,不知利害,那么,她就来吧,至少,她已晓得了一点,事不过三,而我已恕她两次了!”

熊无极无奈的道:

“紫帮主,你真是个君子,但使我不满!”

哈哈大笑,紫千豪道:

“也只有请熊兄包涵了!”

这时——

黑沙谷中,一名孤竹帮的头颌飞奔而来;他气喘吁吁的跑到紫千豪身前,躬身整容道:

“禀大哥,仇堂主要我来请示大哥一下,这边是否须要谷里遣人来援?如若已然获胜,谷中俘敌要不要解来外面?”

点点头,紫千豪道:

“回去告诉仇堂主,说这里的排杀已经结束,大获全胜,谷中俘敌。通通给我解押过来!”

那名头领答应一声,转身自去,紫千豪不禁疲乏的伸了伸腰。拉着熊无极,到不远处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坐下。

八名孤竹大汉,此刻也将韦小茹团团的围住,八柄雪亮的大马刀,全指向在她的身上!

脱下了一双“金犀皮”手套塞入怀中,熊无极用力揉了揉脸,他朝沙地上吐了口唾沫,道:

“肚皮饿了!”

紫千豪笑道:

“不用急,回山之后,有山珍海味摆好了等着!”

顿了顿,紫千豪又道:

“等一下,游小诗来到这里,熊兄,你却要好生向他解释解释,我想他一定颇不愉快!”

叹了口气,熊无极道;

“只怕这酸丁要探翻我的祖坟了……”

紫千豪笑道:

“不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游小诗十分明理,他必不会过于责怪你的,熊兄,你放心好了。”

搓搓手,熊无极道:

“古人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句话是一点也错不了的,紫带主,今日之事,固不错游小诗是为了遵守诺言而抽腿作了壁上观,不过,我也知道他之所以这样做,也有一见分是为了我,我哥俩情谊深厚,再怎么说,他也得顾念几分,不好意思拉下脸来和我动手啊……”

点点头,紫千豪道:

“当然。”

谓了一声,熊无极感慨的道:

“但他这样一搞,我就越发觉得惭愧啦,说真的,帮主,我预先在心里早打好了底,如果游小诗这酸丁要翻脸不认人,我,我就和他硬干火拼,来个立还颜色……可是人家却一直委曲成全,处处为了我来设想,那么倔强的人也竟将一口气蹩了下去,唉,我真愧对于他……”

紫千豪道:

“熊兄,游小诗为人耿直磊落,不欺暗室,这个朋友可以深交,等一下他来了,我也会向他说明一番的!”

他们正说着话,“二头陀”蓝扬善已经交待了善后事宜,大摇大摆填鸭似的走了过来,隔着老远便叫道:

“咱说,大哥哪,今天可他妈的拉了风了,大获全胜不说,还带着些活蹦乱跳的,大哥,你没事吧!”

紫千豪一笑道:

“还好,就是背上挨了古桂一扇!”

惊了一下,蓝扬善连忙奔来,边道:

“乖乖,重不重?”

紫千豪道:

“皮肉之伤,无关紧要。”

拄稳手上的“金钢杖”,蓝扬善急急转到紫千豪背后,边道:

“话不是这样说,大病大痛全是由小处引起,大哥,咱先为你看一看,也好上上葯……”

说着,蓝扬善就蹲下他那有一百七八十斤重的胖大身体,开始为紫千豪检视起背上伤口来,一边察看,他一边道:

“他奶奶的,古桂这老三八蛋可还真叫心狠手辣,这一扇直切进去两分深,有半尺米长……好在未曾伤到筋骨肺脏,其是不幸中之大幸……大哥,无甚要紧,咱给你上葯包扎之后,最多十天便可封口……”

紫千豪笑道:

“我知道没有关系。”

忽然,熊无极道:

“紫帮主,他们来了!”

紫千豪移目望视,不错,黑沙谷中,近三十名孤竹帮儿郎正搀扶着敌我双方的伤者缓缓往这边行来,领头的,是“毛和尚”公孙寿,在他们后面,“逸鹤”陈立青及他的两个门人,还有“白儒士”游小涛等人,也缓缓的跟了过来……。

紫千豪坐着由后面的蓝扬善敷葯扎伤,边低声问:

“扬善,外面死伤的弟兄有多少……”

蓝扬善一边熟练的工作,一边道:

“战死的约有四十徐名,轻重伤的也有三十多!”

哼了哼,紫千豪道:

“谁叫你们未闻信号擅自行动?”

舐舐嘴chún,蓝扬善苦着脸道:

“大哥,并不是我们擅自行动……是他们留在外面的那十余个混帐忽然发了疯,更明确点说,是他们小心过度,竟然不乖乖的守在谷口,反而朝上山两边展开搜查起来,这一搜,咱就知道情形不妙,无奈之下,只有先发制人,下令攻杀,咱虽知这样做有违谕令,事非得已,也只好从权一次了……”

紫千豪冷冷的道:

“以后要留神!”

暗中吁了口气,蓝扬善忙道:

“咱省得,开恩了,大哥!”

紫千豪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时,谷中来人已到眼前,“毛和尚”公孙寿急步奔近,大声道:

“大哥,谷里弟兄们战死三十三名,轻重伤十一名,我们留下的人手不足,只将敌我伤者扶出,一干遗尸尚未处理,请大哥派人进谷掩埋!”

紫千豪点点头,高呼道:

“伍桐!”

那边的伍侗大步跑来,躬身道:

“大哥!”

紫千豪低声道:

“你带五十名弟兄,进入黑沙谷掩埋尸体,速去速回!

答应一声,伍侗自去召集人手了,紫千家又急忙吩咐各人将己方伤者扶坐下来,尤其是“双钹擒魂”房铁孤,更派专人加意服侍,他坐下的地方连厚毛毯也早就铺设妥当了……。

压着嗓门,熊无极低声道:

“看这情形,紫帮主,你要在这里升堂审敌?”

紫千豪颔首道:

“此处荒僻寂静,罕见人烟,在这里消怨了仇,又有什么不妥的呢?”

熊无极忙道;

“当然好,不失为快刀斩乱麻的手段,速了速结!”

说着,他斜眼瞅了瞅站在右手边不远处的陈玄青与游小诗等人,此刻,他们全皆面无表情,目光郁郁,而沉重的赶视着周遭急忙来去的一些孤竹儿郎们,在此刻的情形下,他们四位的身价显得异常特殊而微妙,他们算不上是孤竹帮的仇敌,当然,也不能说是朋友,谈不上友好,亦说不上对立,总之,他们的处境尴尬又为难,但是,他们却无法在现在转身离开,他们都希望与看到全部事件的结果,或者说——他们希望能替中原来的被俘同伴们做些什么,当然,那是指在限度以内的情形而言,他们早就想离开这里了,就是有这些心理上的负荷来系着他们才留了下来,其实,他们都明白,在即将来临的场面中,每一幕都会使他们窘迫与难堪的……

现在,蓝扬善已经为紫千豪背上的伤口效上了葯,又包扎妥当,他将衣缝拉好之后,拍拍手站了起来,笑呵呵的道:

“成了,大哥,不出十天八日,必然痊愈如初……”

紫千豪没有理他,却注意到旁边熊无极面色怔忡与讪然,于是,他靠过去一点,微笑道:

“熊兄,你在想怎么向游小诗他们叙说这件事,是么?”

点点头,熊无极苦笑道:

“不错……”

紫千豪道:

“那么,我陪你一起过去。”

迟疑了一下,熊无极尴尬的道:

“游小诗的脾气我很清楚,假如我们两个一道去了,他万一说话有些不中听的,紫帮主,你就会受委屈啦……”

笑了笑,紫千豪道:

“看游小诗的外貌及方才的言行,他该是个明理通俗的豁达的人,我想,他不会在事情到达加今的结果之后再有不逊之言吧?”

熊无极舐舐嘴chún,道:

“我是指,呃,我与他私下情谊那一方面来说……”

笑了笑,紫千豪道:

“你们私人情谊深厚,他埋怨你几句自是理所当然,但他却未必会扯下脸孔冲着我来,就算他真是一肚子怒火吧,熊兄,看在你的金面上,我紫千豪还有什么忍不下去呢?”

睁大了眼,熊无极道:

“真的?”

紫千豪笑道: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熊兄,你我何不现在便去一试!也好看看我紫某人的涵养如何?”

一拍手,熊无极起立道:

“行,紫帮主,果然是一番豪士风范!”

紫千豪也站了起来,边笑道:

“过誉了……”

说着,他又交待一旁的蓝扬善道道:

“扬善,所有伤者俱须悉心调治,死者妥善掩埋,尤其是房掌门,更要特别照拂,敌方囚俘,全部集中待审,这些事你马上去巡视办理,一切弄好了,过来告诉我!”

蓝杨善躬身道:

“大哥收心,咱这就去办!”

点点头,紫千豪拉了熊无极走向陈玄青及游小诗那边,他们看见紫千豪和熊无极走来,也十分友善而谦恭的迎上了几步。

紫千豪双手抱拳,道:

“在下紫千豪,与陈掌门、游兄及二位兄台重行见礼了。”

陈玄青、游小诗等人急忙还礼,口中连称不敢,紫千豪潇洒的用剑柄一拂豹皮头巾,安详的笑道:

“众位兄台当初虽抱敌对之心远自中原来此慾与在下干戈相见,但却不为乡愿所惑而扬弃信约,不以横暴所惧抛舍道义,这份磊落心性,坦荡豪情,足令在下幕仪钦服,各位兄台要认为在下尚有可取之处,在下至愿掬诚结纳,与各位另行订交,重论敌友!”

一番话说得不亢不卑,入情入理,更带着三分真切,七分热诚,“逸鹤”陈玄青与“白儒士”游小涛等人便有什么丝丝不快,如今也出不得口了,首先,“逸鹤”陈玄青开口道:

“紫帮生少年英才,一方霸主,我等实是神往心仪已久,无奈缘摼一面,今日以前,仅未有幸识荆,而我等厕身中原武林,无论公私两面,难免与同道中人声息相通,时而往来,‘南剑’关心玉与我等昔今素有渊源,站不说他为人如何,此次与帮主你结怨曲直属谁,在未与尊驾相晤之前,我等已先接关心玉之‘侠义帖’邀约助拳,紫千豪,有道是‘人不亲,土也亲’,彼此同为中原武林一脉,又时相交往,这“侠义帖”一到,我等便是再有得难,又怎么谁托,而我等既然自中原退遥千里赶来西陲,自是只看与尊驾武力解决之一途,这其中或有隐情,或有是非,当时亦难以理论了……”

黑须微扬,陈玄青又尔雅的道:

“因此,黑沙谷中,我等事前并未生有与尊驾结怨之意,但却颇为赞同等驾所提出之决斗方式,决斗结果,虽然尊驾得胜,但我等有言在先,便也只好认了,那知古桂等人却竟慾毁诺背信,意图展开混战,这一着,非仅大出我等预料之外,更激使我等大为不满,愤而退出中原阵列……尊驾气度轩昂,风范高雅,尤俱悲天悯人之心怀,虽说我等与尊驾势处敌对,却仍极端钦佩,尊驾有心折节下文,我等自觉有幸,只恐攀附盛名,不成体面罢了……”

豁然一笑,紫千豪道:

“大家俱是江湖中人,理该粗豪爽直些才是,各位见台,在下十分期盼能与各位交钢连心,至于那些客套之言,我们最好两免……”

这时,熊无极磨磨蹭赠的扶了上来,他先干涩涩的打了个哈哈,又搔播满头乱发,窘迫的道:

“陈掌门、小诗,你们不再对我有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六、释窘情 雅士度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