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老大》

八、晓大义 成全鸳盟

作者:柳残阳

陆安有如焦雷震耳,寒冰骤顶,他在一作僵愕之后,又机价伶的打了个颤傈,声音暗哑又惶悚的道:

“房兄……果是如此么?”

房铁孤肃穆的道:

“我与陆兄你相识十有七年,交以道义,结以至诚,自不会以言语来迷惑陆兄心志,我个斗胆为陆兄请命,目的只是不慾眼见陆兄为了一椿不值殒命之事而轻言牺牲罢了!”

顿了顿,他又诚挚的道:

“今日此事,曲直属谁,业已昭彰若揭,有目共睹,‘南剑’关心玉不分是非,单凭霸力贸然为了助拳,在一种不公平的较斗方式下他自己犹尚栽了跟斗,又岂能反过来责怪于人?其中牵涉到西陲武林势力的争执,‘玉马堡’早蓄的祸根,这姑且不去论它;就凭了方才黑沙谷那背信的一幕,陆兄你却在一边看得清楚,为了这些不仁不义,仅只崇尚暴凌的同遭败类,你若白白赔上一条命,我试问你,陆兄,你这条命赔得意义何在?价值何在?”

垂下头去,陆安悲痛的道:

“我是认为,受人之托,即应忠人之事……”

用力颔首,房铁孤道:

“说得对,为了情宜,为了渊源,陆兄你接下了关心玉的‘侠义帖’,殊不说关心玉散开这‘侠义帖’的根本原因便是一件错误,便是一种歪曲事实真理的手段;你接下了,看在昔日交往上你也迢迢千里赶来西陲为姓关的雪耻复仇,如今不论胜负,你本身已经受了不轻创伤,在本份上来说,你也已仁尽义至,毫无愧憾了,易言之,对关心玉你也有了血的交待,为了他这件羞于语人的丑事你犹卖力到这种地步,陆兄,足够有余了;而一件纠葛乃有一种结束,纠葛结束之后,便不该再行缠粘下去,何况你这纠葛的本源又彻底是个错失?那就更不该缠粘下去,单为了意气之争而不可想有的糟蹋自己了!”

房铁孤目注对方,恳切的续道:

“陆兄,为人之道,首重是非,何事可行,何事不可行,全在方寸之间,我房铁孤敬你心性磊落耿直,重你为两河之雄,实不愿你遭受一时朦惑而自毁将来,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多斟酌了!”

猛然抬头,陆安脸庞上一片暸悟感激的湛湛光彩,双目中也隐现泪波,他吃力的抱拳道:

“多谢房兄金玉良言,重谢房兄代为设词留命之恩……”

房铁孤平静的一笑道:

“不敢,如此说来,陆兄是想通了?”

凄苦的叹息一声,陆安黯然道:

“至少,我这一口难咽之气是叫房兄给顺过来了……”

说到这里,防安转向坐在面前的紫千豪,低哑的道:

“紫……帮主,我陆安答应今后之日,永不与阁下为敌……”

紫千豪和煦的笑了,他真挚的道:

“十分欢迎尊驾作了这项决定,且后尊驾有兴,我紫千豪随时期盼尊驾能以莅临西陲一游,容我等重行论交,再教故情,我紫千豪亦可略尽地主之谊!”

苦笑着,陆安拱手道:

“盛情厚赐,陆某心领了。”

紫千豪微笑道:

“言重,言重。”

他又一挥手,道:

“扶着陆大侠下去好生代他敷葯治伤。”

于是,那两名孤竹大汉左右搀着陆安下去之后,紫千豪略一沉吟,喝道:

“将关功伟、韦小茹一并押上!”

四名孤竹儿郎,两人扶侍一个,连拖带拉的把关功伟与韦小茹强行扯到紫千豪的跟前;可怜先时还英姿飒爽。气宇不凡的关功伟,如今却已萎顿如斯;披头散发,衣衫破碎之外,更加上斑斑的血迹与草草包扎后浸透了血活的零乱织带,他的一张面孔如同腊的,双目光泽枯涩,气息奄奄,几乎连站全站不稳了,韦小茹比关功伟稍强一点,却也是相似的血污狼藉,衣裳破烂,脸上的颜色青中泛灰,在两名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挟持之中,显得是恁般孱弱,又恁般凄惶……

紫千豪默默的凝注着眼前的两个年青俘虏,也是这一次争斗血戈的罪魁祸首,他心中兴起无限感慨,也有无限矛盾,他实在不愿再将此二人残害,但是,他亦不愿为自己日后留下更多的麻烦,而这两样不愿使相互冲突了,为仁恕念,他有心饶过此二人性命,为绝患计,就势必斩革除根,而斩草除根在如今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关功伟韦小茹二人的生命俱皆操于他的手中,只要一句话——仅使口舌掀动一下,便除后忧,永绝后患了……不过,这样做,行吗?会使他自己安心吗?不管为了什么,不论道理对与不对,他自己总是伤过对方两人的父亲,甚至洗劫过韦小茹的家园——纵然那些财物乃是韦羌的不义所得,事实上总也是洗劫了啊,如今再除掉他们的子女,不是就太也赶尽杀绝了么?可是,设若任由他们自去,以后的岁月里,谁敢保证这两个年青人不再行纠缠呢?

这时——

“判官令”优三绝凑了上来,悄声道:

“大哥,这一男一女,俱是关心玉及韦羌的亲生后人,他们既然有能力行走江湖,有志气代父报仇,就也应该担承江湖上传统的残酷与血腥——”

冷漠的,紫千豪道:

“三绝,你的意思是?”

仇三绝狠酷的道:

“本堂认为应将此一双祸害除掉!”

静默了片刻;紫千豪低沉的道:

“三绝,这样做,我于心不忍。”

“大哥,这两个小狗不先探讨事实真象,不充分辨是非黑白,只管一个劲的在江湖上激流言,求帮手,一心一意慾取得大哥性命而罢休,足证他们已经失去理智,昧煞良心,这种混账东西一刀杀却了有何不忍之处?再说,设若大哥今日与他们易地而处,他们对待大哥也会稍存恻隐之心么?”

微微笑笑,紫千豪道;

“我并不十分责怪他们——”

仇三绝愕然道:

“为什么?”

紫千豪淡淡的道:

“因为他们全是为了父仇家恨,处在他们这种境地,三绝,如果没有这等做法才叫不可饶恕,由此可见,他们至少还懂得一个‘孝’字,这,就值得留下他们的性命了。”

仇三绝急道:

“但大哥,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摇摇头,紫千豪徐徐的道:

“他们在我眼中,尚不够一头虎的力量,再说,我方才已经表示过这一次要恕那韦小茹了……”

焦灼的,仇三绝道:

“如若大哥说过这一次再度饶恕那韦小茹,自然亦不便改口,可是却也有一个变通的方法!”

笑了笑,紫千豪道:

“什么变通的方法?”

压低了声息,仇三绝道:

“眼前不妨放她,由本堂谴人在半途将之截杀!”

脸色一沉,紫千豪断然道;

“不可!”

心脏子跳了跳,仇三绝仍然鼓着勇气道;

“本堂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大哥亦能以践行之诺,如此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冷冷的,紫千豪道:

“不可!”

吸了口气,仇三绝硬起头皮,退让了些。

“既然大哥坚持,本堂自当遵谕,不过,大哥并未允诺也饶过那关功伟小子的性命吧?”

抿抿chún,紫千豪平静的道:

“三绝,这件事让我自己作主,好不?”

连忙躬身垂手,仇三绝讪讪退下,紫千豪暗叹一声,目注面前那萎颓不堪的一男一女,沉缓的道:

“关功伟,你愿意释仇解怨么?如果我恕你一命?”

创痕累累,血透重衣的关功伟。闻言之下骤然睁开那双垂场的眼皮,他两只瞳孔中的神色任是那般枯涩与痛楚,此际却突而喷出血似的红光,满目的牙齿挫得格格作响,他怨恨至极的道:

“除非你杀了我!紫千豪,父仇不共戴天,你休想我舍和你释怨解恨,天下没有这等便宜之事!”

冷静的,紫千豪道:

“但是,你可曾考虑过我此时杀你易如反掌么?”

凄哑的狂笑一声,关功伟倔强的道:

“落在你手,我早就没有奢望生还,你既要取我的性命何不爽快一点?如此假仁假义,惺惺作态,又能骗过谁?”

紫千豪并不发怒,他容忍的道:

“听着,关功伟,我之所以不愿取你生命,乃因为你尚能克尽孝道,而且你还年轻,未来远景大是可期,你正是应该享受人生的年代,现在毁了你太过残忍,只是这些原因而已,我并非惧于你,就凭你那两下子想对付我还差得太远,你更要明白,如今我是在劝你,不是在求你!”

顿了顿,他又低沉道:

“在江湖上闯荡,过我这种日子,怨已给得太多了,我不在乎另加上你们这一两件,我是可惜你尚有一段美好的时光将要毁灭,而那原本可以替你保留着的,关功伟,你愿意化解我们之间的梁子了么?”

挺立在那里,关功伟仰首望天,黯哑却强横的道;

“紫千豪,我们势不两立!”

沉默了一下,紫千豪道:

“你宁愿死?”

关功伟硬生生的道:

“生不得报父仇,我死后变历鬼也要找你索命!”

淡淡一笑,紫千豪道:

“有志气!”

双颊的肌肉急剧抽着,关功伟愤恨的叫:

“你用不着老气横秋的来教训我!紫千豪,你并不比我大几岁,你凭什么可以卖这种狂?”

四周的孤竹勇士们俱已群情愤激,发捎上指。一双双眼睛喷火似的怒瞪着这不知鬼话的关功伟,个个都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生剥了!

紫千豪故做不见,他安详的一笑,正待开口,一边,好久不吭声的房铁孤忍不住暴叱道:

“凭什么卖这种狂?rǔ臭小予,就凭紫帮主今日的霸崇与威盛!不错,他只比你长不了几岁,可是人家的气度,心智,成就,却不知此你超出了多少。莫说你,就算你老子也不够格!”

血污青白的面孔顿时歪曲,全身在不住*挛。关功伟突目死盯着房铁孤,羞怒得簌簌发抖,他嘴chún抽搐着道:

“你……你……房铁孤……你会骂,会辱,更会拍……紫千豪给了你多少……好处?使得你……这般奉承着他?”

金钹交击似的铿锵厉笑,房铁孤嗔目竖眉,髯须俱动的大喝道:

“好叫你这不识世事,不知好歹的黄口畜生明白,紫千豪给了我无尽的好处,小辈,那就是真诚的友谊加上磊落的胸怀!”

这时,紫千豪连忙侧首劝道:

“房兄且请息怒,又何苦为了这区区小事徒生雷霆?不值不值!”

蓝扬善急忙过去将神情激怒的房铁孤扶住,边温言劝解着,另一面,仇三绝也迅速把周遭騒动气愤的孤竹儿郎们压制下来……

吁了口气,紫千豪转向韦小茹道;

“韦小茹,你呢?你是否愿意与我化解这场仇怨?”

憔悴不堪的韦小茹颤抖了一下,她垂下头去咬着嘴chún不作声,那张俏丽的脸蛋儿却越见苍白了……

紫千豪低喝一声,道;

“其实,我根本都可以用不着和你们谈论这些的,如果我高兴,找不但可以杀死你们,我还尽可以挑选我认为适当的方式杀死你们,你们两个应该体谅我的一片苦心,而我这苦心并非建在畏缩之上,全乃出乎我的悲憫与容让!”

蓦地,韦小茹抬起头来,她直视紫千豪,双目中泪光莹莹,神情激动的道:

“紫千豪,假如我不愿意呢?”

微微一笑,紫千豪反问道:

“就算你不愿意化解宿仇,韦小茹,这与事实又有什么益处?仅是再增加一次干戈,再洒染一次血腥罢了,而且我可以断言。失败者仍会是你们,不会是我!”

一侧,关功伟嘶哑的叫道;

“你可以试试,紫千豪!”

深沉的,紫千豪道:

“关功伟,我不用试我就能在此时此地告诉你,你们势难胜我,如若单凭你们两个人的力量,就更属妄想!”

冷冷的,他又道:

“现在,成再给你们两人一个最后的机会,过后,你们就是反悔也来不及了,希望你们弄清楚它的严重传——”

紫千豪看着头功伟,道:

“你愿化解此仇么?”

关功伟迟疑一下,咬着牙叫道:

“不!”

淡然一笑,紫千豪转向韦小茹,韦小茹凄然瞧着关功伟,而关功伟僵木的挺立着没有丝毫表情,终于,韦小茹也虚脱的道:

“不……”

点点头,紫千豪冷漠的道:

“很好,这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结果,我已经给了你们最大限度的生路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将如何来惩罚你们,因为你们是今日这场血战的罪魁祸首,因此,你们受到的惩罚自也应较严厉——”

一脸从容就义的英雄表情,关功伟硬绷绷的道:

“大不了死字一个!”

忽然,紫千豪有趣的笑了,他道:

“小伙子,你想得太简单了,大约你还不知道,这人间世上,有比死亡更难受的事情吧?”

呆了呆,关功伟惊疑的道:

“紫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晓大义 成全鸳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老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