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0章 剑气如虹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墙沿桌座传来此话,脸色一震,端起送往嘴chún的杯子,酒未入嘴,又轻轻放到桌上,喃喃自语道:

“‘云山樵夫’贾政,武林中不会有第二个……难道是同一名号的巧合?”

长袍老者道:

“依老夫‘金笛玉掌’魏征看来,‘云山樵夫’贾道友遇害,已有来龙去脉‘脉络’可找,并非死于不明不白……”

“旱地蛟”庞勇接口问道:

“魏大哥,何以见得?”

“金笛玉掌”魏征道:

“据湘中江湖上传闻,‘云山樵夫’贾政,丧命在一种‘燕尾金梭’暗器之下……”

“旱地蛟’庞勇问道:

“魏大哥,‘燕尾金梭’四字,庞某曾有所闻,但不知是何许人使用这门暗器?”

“金笛玉掌”魏征道:

“老夫所指来龙去脉的‘脉络’,就在此处……‘燕尾金梭’这宗威猛、霸道的暗器,乃是‘南岭门’中的独门暗器……”

这边桌座上的石鸣峰,听到此魏征老者说出此话,目注对座的侯乙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接触到石鸣峰投来的目光,有所会意的微微一点头。

魏征又道:

“老夫不必把话题扯得太远,此项‘燕尾金梭’,乃是出自‘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的秘门嫡传暗器……”

“旱地蛟”庞勇,听来惊诧不已,道:

“‘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和‘云山樵夫’贾前辈之间,有些什么恩仇过节,竞用‘燕尾金梭’暗器,将他置于死地?”

眼前这位叫“金笛玉掌”魏征的老者,似乎对江湖有充分的见闻、阅历……

慨然道:

“庞兄弟,江湖风险多,一不小心,就会没顶淹死……

江湖上固然有‘误杀’,有‘错杀’,但其中最令人瞩目、骇人的显然是恩仇是非之间的‘仇杀’……”

微微一顿,又道:

“‘云山樵夫’贾政,与‘南岭门’之间的恩仇过节,非我等现在所能知道的。”

墙沿桌座上,两人吃着谈着……“杯中神游”侯乙,和石鸣峰这边,却沉默下来。

“旱地蛟”庞勇又想到一件事上,道:

“魏大哥,十年销声匿迹的‘魔神’戈青,听说又露脸了……”

魏征接口道:

“你是指鄂南岳口城东门外,‘九如湾’‘剑虹山庄’的那回事?”

“旱地蛟”庞勇点头道:

“不错,那个令人发指,横行湘、鄂江湖的‘七爪修罗’闵堪,已丧命在‘魔神’戈青掌下……”

大口酒送进嘴里,又道:

“‘魔神,戈青硬是要得,出手‘玄天七嵌掌’,将闵堪尸分八块……”

“金笛玉掌”魏征道:

“从‘魔神,戈青掌毙‘七爪修罗’闵堪这件事看来,戈青并非是江湖传闻中巨憨恶煞之流,竟是堂堂正正一位侠义门中人物……”

这边桌座上的“杯中神游”侯乙,听到这些话,朝对座的石鸣峰望了眼。

石鸣峰显然也已听到此话……有所感触地轻轻吁吐了口气。

“旱地蛟”庞勇不解的道。

“魏大哥,‘魔神,戈青并非十恶不赦之徒,十年前如何会遭南北高手所追杀?”

“金笛玉掌”魏征道:

“昔年江湖传闻,‘魔神’戈青妒恶如仇,下手不留活口,杀人逾数三千,但并未错杀一个善良之人……”

感慨不已摇摇头,又道:

“如果将‘南岭门’中,用独门霸道暗器,把‘云山樵夫’贾政杀害一事与之一比那又另一回事了……”

“旱地蛟”庞勇,似乎有同样的想法,接口道:

“魏大哥说得不错,那些自誉侠义门中的人物,他们那些人的行径。并不踩在这个‘义’字上……”

墙沿桌上两人,话说得多,吃也吃得快……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已吃个酒醉饭饱,付帐离去。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醉眼一瞪,“哼”了声,道:

“石兄弟,刚才那些话,给你说对了……不错,‘南岭门’中‘云海飘影’廖恺那个老小子,正在找咱们这几个老家伙晦气呢?”

石鸣峰道:

“侯前辈,你是指刚才墙沿那张桌座,两人所说有关‘云山樵夫’贾政之事?”

“杯中神游”侯乙点点头道:

“不错,正是此事……”

眼皮眨动,喃喃又跟自己在说:

“这里是湘东偏北的洞庭湖畔‘庙口塘’镇,离湘中脚程不远……”

石鸣峰接口问道:

“候前辈,你准备往湘中一行?”

侯乙道:

“不只是咱醉老头儿,你石兄弟跟咱结伴同行,一起去湘中……”

石鸣峰困惑问道:

“去湘中何地?找谁?”

“杯中神游”侯乙道:

“湘中新化‘大溪集’‘九环庄院’,咱们老哥小弟去拜会一位‘海龙王’……”

石鸣峰听得似淋了一头雾水,问道:

“侯前辈,‘海龙王’”是谁?”

“杯中神游”候乙,醉眼一眯,嘻嘻一笑,道:

“石兄弟,你们见过,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

石鸣峰微微一皱眉,道:

“既然曾经见过,如何石某认识他,此人却不认得石某?”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衣袖一抹嘴chún,道:

“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你石兄弟站在一棵古松树顶上,穿的是‘魔神’戈道友衣衫,‘哇哇哇’一阵吆呼

石鸣峰听到此话,这才想了起来,道:

“那是你等去找‘龙巢地穴’中‘龙涎香雾’,八人中的其中一个?”

侯乙点点头,道:

“不错……此老叫‘浦铮’,武林中有‘碧波神蛟’之称……乃是湘、鄂水道上的一位‘海龙王’……”

石鸣峰问道:

“侯前辈,找去‘碧波神蛟’浦铮处后,又如何呢?”

“杯中神游”侯乙道:

“听刚才那两位酒友说来,‘云山樵夫’贾政丧命出事地点在湘中,遇害在‘南岭门’独门暗器‘燕尾金梭’之下……‘碧波神蛟’浦铮,在湘、鄂水道上有‘海龙王’之称,他不会不知道此事……”

裂嘴一笑,问道:

“石兄弟,跟咱醉老头儿湘中新化一行,会不会耽误了你的‘正经事’?”

昔年鲁中徂徕山寒鸦岭“卧云谷”,南北四大高手围袭“魔神”戈青,“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虽然未曾断下戈青四肢之一,但由于当时廖恺参与其事,才使当时形势逆转而变。

如果当时并未有“云海飘影”廖恺在场,“魔神”戈青可能不会乖乖授首,致肢体遭人所毁。

是以,石鸣峰视“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也是昔年加害恩师仇家之一。

此番“南岭门”中与江南武林高手起了冲突,石鸣峰对此情形的演变,需要有个了解。

石鸣峰心念游转,缓缓点头,用了另外一个措辞,道:

“侯前辈关怀石某之事,石某对侯前辈的事情,又岂能视若元睹?”

“杯中神游”候乙,见石呜峰转弯抹角作这样回答,醉眼眨动,朝他直勾勾看来……

石鸣峰一笑,道:

“侯前辈,石某此话回答错了?”

侯乙衣袖一抹鼻子,道:

“石兄弟,不能往咱醉老头儿身上推……你别忘了,昔年加害‘魔神’戈道友的,‘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也有一份。”

石鸣峰沉默下来。

湘中新化城外“大溪集”“九环庄院”,宛若恐龙巨兽,匍伏在官道边一望无垠的田野上……巍峨矗立,气象万千。

庄院大门前,走来两个不速之客……一个身穿吕纯阳八卦道袍,背上背着一只大葫芦,另外那个,年在二十光景,虽然一路上仆仆风尘,也无法掩去那份英姿轩昂,俊逸逼人之色……

“杯中神游”侯乙和石鸣峰,来“九环庄院”拜访“碧波神蛟”浦铮。

侯乙来到庄院大门前,向其中一名护院庄丁道:

“这位哥儿,请你进里通报‘碧波神蛟’浦道友,武林同道“怀中神游’侯乙,偕同“摩天神龙”向公瑜弟子石鸣峰,前来拜访!”

这名庄丁眼珠连连眨动,听侯乙婆婆妈妈说完这些话,朝两人打量了眼,才道:

“请两位稍待片刻,待在下进里通报浦爷。”

庄丁进里没有多久,进深巨宅传出一阵朗笑声,一位身穿华服锦袍的老者,自巨宅大门而出,越过庭院,来到庄院大门前……

哈哈一笑,道:

“老酒虫,什么风把你吹来老夫这里?”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道:

“海龙王,这还用什么风的,咱醉老头儿闻到‘九环庄院’一阵酒香,就来啦!”

“碧波神蛟”浦铮,目光移向石鸣峰,含笑道:

“这位是‘摩天神龙’向道友高足……不错,人中之龙,石少侠一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尽得尊师所传,江南武林为之激赏!”

石鸣峰上前一礼,道:

“鸣峰见过浦前辈。”

“碧波神蛟”浦铮,肃客人内,宾主大厅坐下……浦铮目注侯乙,含笑道:

“老酒虫,‘酒香’该是托辞……你来‘九环庄院’,是否有老夫效劳之处?”

“杯中神游”侯乙道:

“咱醉老头儿要真有事,求人一臂之助,可不敢找上你这尊‘海龙王’……”

眼皮一眨,问道:

“你可知‘云山樵夫’贾政之事?”

浦铮见侯乙问出此话,收起脸上笑容,道:

“岂止‘可知’二字,‘云山樵夫,贾政之后,可能轮上老夫‘碧波神蛟’浦铮了……”

侯乙接口道:

“‘云山樵夫’贾政,丧命‘南岭门’独门霸道暗器‘燕尾金梭’之下?”

浦铮点点头,道:

“不错……‘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原本闭门‘坐关’五年,知道自己耗尽心血,费时十载的‘秘图’被夺后,中途而止,不再闭门‘坐关,……”

侯乙问道:

“如此说来,贾政乃是丧命‘云海飘影’廖恺这老小子之手?”

浦铮道:

“是否廖恺亲自下手,目前还不能断定,不过从贾政的死状看来,丧命‘燕尾金梭’暗器,不会有错……”

静静听着的石鸣峰,不禁接口问道:

“浦前辈,‘燕尾金梭’是何等样一门暗器?”

“碧波神蛟”浦铮,喟然道:

“‘燕尾金梭’这种歹毒,霸道的暗器,只有像‘云海飘影’廖恺这等人物,才会设计构制出来……”

微微一顿,又道:

“‘燕尾金梭’绝非一般飞镖、袖箭诸类暗器所能比拟……体形就像女人家纺织所用的梭子,构制精巧,‘金梭’体内用弹簧,炸葯等配制,袭入人体,‘金梭’自动震裂爆炸……即使有再深厚的内家修为,挨上此一暗器,难能逃脱一死……”

石鸣峰暗暗一怔……

江湖上居然有这等威猛、霸道、骇人听闻的暗器!

浦铮接着在道:

“‘云山樵夫’贾政中着暗器,内脏俱受震裂,显然是出于这‘南岭门’独门暗器‘燕尾金梭’的威力!”

“杯中神游”候乙,醉眼一直,道:

“人娘的,‘南岭门’在闽、赣,两粤打天下,来湘、鄂一带抖什么威风?”

浦铮道:

“老酒虫,这你可能还不知,‘南岭门’势力已崛起湘、鄂两地,向这边伸展而来……”

侯乙想到另外那件事上,接口问道:

“海龙王,听你刚才说,继‘云山樵夫’贾政之后,就要轮到你‘碧波神蛟’浦铮……这话又该是如何解释?”

浦铮脸色凝重,道:

“据湘、鄂一带武林传闻,‘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原来五年修禅‘坐关’,由于那份‘秘图’被夺的缘故,业已中止……”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上大葫芦,两口酒送进嘴里,接上道:

“那老小子宰了‘云山樵夫’贾政,再要把你海龙王送上路?”

“碧波神蚊”浦铮道:

“不仅是贾政与老夫二人,当初夺取‘龙涎香雾’‘秘图’的七人,不放过一人……”

候乙“哼”了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剑气如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