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1章 醉语余韵

作者:柳残阳

石鸣峰这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施展开来时,招术中还夹着点穴法,认准“冥岛秀叟”狄松全身三十六穴道……十二重穴、十二轻穴、十二痹麻穴……着着点来。

作壁上观的“碧波神蛟”浦铮,一声轻“哦”,推了推“杯中神游”侯乙,道:

“老酒虫,石少侠手中长剑,兼作‘判官笔’、‘鸡心铁’使用,剑木中施展‘点穴法’……老夫回忆中‘摩天神龙”向道友‘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中,并无此‘点穴法’……”

侯乙经浦铮这一说,醉眼圆睁,直勾勾注意看去,嘴里嘀咕的道:

“不错,石兄弟长剑兼作鸡心铁、判官笔使用,施展‘点穴’法招式,不像是向老头儿所传授,难道……”

“人醉心不醉”……“杯中神游”侯乙话到这里,倏然顿了下来。

资质禀异,天赋颖慧……昔年石鸣峰与“魔神”戈青师徒之间,离然仅仅相处数月时间,戈青倾囊相授,石鸣峰已尽得思师“魔神”戈青所传。

当初在“摩天神龙”向公瑜府邸一段时间,石鸣峰背着向公瑜家里所有人,暗中把恩师“魔神”戈青所传授艺技,苦心研练。

此番在“碧波神蛟”浦铮的“九环庄院”前,施展出来。

至于“冥岛秀叟”狄松,乃是“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师弟,所怀之学,岂是等闲之流所能比似。

两人这一照面交上手,真个与众不同……

两人同时,起、伏、进、退、逼、吸、跳、窜……你攻我守,盘旋转折……

剑、杖两宗兵器,如磁吸针,似影随形,始终未见离开,显然两人之技,全已抵达炉火纯青之境。

双方连斗五十余回合……时间一久,“冥岛秃叟”狄松,渐渐居落下风……

原来“冥岛秃叟”狄松这根“蝎尾杖”,尺寸太长,足有七八尺。

本来武家兵器,“一寸长,一份强”,长的兵器,在尺寸上,与人照面交手时,总要占点便宜。

但石鸣峰的这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又多了三个字诀,那是“粘、按、韧”……兵刃欺身掣向对方,不会轻易抽身回来。

“冥岛秃叟”狄松,心自暗暗惊骇……

这个看来年在二十左右,rǔ臭未干的小鬼头,恁地身怀这等惊人绝技?

自己如果再长此缠战下去,出手的“蝎尾杖”招数,吃对方长剑粘住,无法施展开来,最后败阵吃亏的,必然轮到自己身上。

狄松心念闪转,决意用个险招,来个出奇制胜……

敢情“冥岛秃叟”狄松,虽然身藏师兄“云海飘影”廖恺“燕尾金梭”,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暗器发射的距离,最理想的是在两丈左右之间,此刻狄松却给石鸣峰欺身紧紧“粘”住。

同时,眼前杖剑交击,命系一发间,根本没有掏取暗器使用的机会。

是以,“冥岛秃叟”狄松,决定用个险招,来个出奇制胜……

狄松手中“蝎尾杖”,招走“冷电穿云杖”杖法中“西崩铜山”一式……撤杖头,坐杖尾,横扫石鸣峰的下盘。

石鸣峰一声冷叱:

“来得好!”

奋身向左一跳,接着长剑一式“拔草惊蛇”,剑尖向狄松杖头上一点,用了四两拔千斤手法,卸去对方的劲力。

武家交手,不厌其虚……“冥岛秃叟”狄松,出这一式却是虚招……

倏然把左手一提,右掌往上一穿,左手按着杖尾,一式“举火烧天”,杖头平着,照准石鸣峰的天灵盖头顶拍下。

石鸣峰腕中剑向上一翻,招走“三环套月”,向右一封,又用上一个“粘”字字诀……

猛横身,指疾吐,照准“冥岛秃叟”狄松“曲池穴”点。

下。

狄松急把左脚向外一滑,身躯向左一横……“蝎尾杖”惜着对方一封之力,杖身猛向地上拍下,“啪啪”声中,星火飞溅……

身于就趁一杖拍地之力,腾出丈外。

石鸣峰疾急上步,一式“海欧掠波”,剑尖向对方“华盖穴”点来。

狄松突然左臂一振,杖杆翻起,就在离地半尺之间,直敲石鸣峰足腔。

“冥岛秃叟”狄松使出这一招式,在“棍”的招术中称作“铺地锦”,用在“杖杆”的招木上,又称作“藏龙现屋”,又疾、又猛,十分厉害。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哇”的冒出声来。

石鸣峰却是不慌不忙……

脚下微一垫步,双掌往起一合,一式“童子拜佛”……

身形旋风似的一闪一转,已直向狄松左肩后,剑尖宛若长蛇吐信,寒光闪处,照准狄松“伏兔穴”点来。

狄松如果这一点着,左腿必立断。

“不是猛龙不过江”……“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

廖恺,指派师弟“冥岛秃叟”狄松来犯“九环庄院”,找上“碧波神蛟”浦铮的碴子,当然狄松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一声冷叱:

“来得好!”

急忙矮身塌腰,腕时一坐,“蝎尾杖”旋转过来,招走“敲山震虎”,反向石鸣峰的右腿砸来。

石鸣峰左脚微提,身形如风,滴溜溜的一个转身,已闪到狄松右肩后……

腕中剑一式“回山环水”,向对方杖头点来……剑尖搭上杖头,一响“铮”的声,“蝎尾杖”倒震回去!

石鸣峰追招一式“rǔ燕投枝”,标向“冥岛秃叟”狄松面门。

狄松手中“蝎尾杖”震开,顿时门户大开,想要抽招换式,已来不及。

于是——

左掌一翻,力贯左臂,骈立五指,横掌如刃,贴着对方剑脊向外一推,要把杖势圈回。

但,石鸣峰不是一个轻易所能打发掉的敌手……

七岁童龄幼年,恩师“魔神”戈青将其一身内家真力,灌输在这孩子身上。

继后,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龙巢地穴”,吸得旷右难遇的“龙涎香雾”。

剔髓易骨,已扎下浑厚无比,远在他年岁之上的内家功力。

“摩天神龙”向公瑜,乃是一代剑术宗师,一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昔年睥睨江湖,震慑天下武林,而石鸣峰已尽得其传。

此刻,石鸣峰虽然面对的,是一个江湖上的巨憝大煞,但石鸣峰相信自己可以将其除去……

“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幻变莫测,现在出于石鸣峰之手,更是运剑如风,剑气如虹……

一缕苍雄长啸,塌身坐腕,剑光闪处,“唰!唰!唰!”

一招三式……挂双肋,扫下盘,兜面门,电射而出!

“冥岛秃叟”狄松,杖势尚未圈回,眼前剑芒如电,熠熠扑来……

比眨动眼皮还快的一刹那,血雨蓬飞,左右两条手臂,已脱体飞出!

一响“啊……”声还在嘴里打滚,两腿齐膝处,业已断去。

剑芒耀虹,剑走如电,就在同一个瞬息间,“冥岛秃叟”狄松一颗童山耀耀的秃顶脑袋,也滚落地上。

作壁上观的“碧波神蛟”浦铮,吞列当今武林中前辈人物,见过场面,闯过风险,但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剑术……

如果喻作冷电,但此剑运转之快,已远在冷电之上……

只看到血雾飞扬,剑光闪耀,无法看出此剑是如何走势。

施展这门剑术的,是“摩天神龙”向公瑜的弟子,一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

“碧波神蛟”浦铮,可以替自己肯定下来……就是“摩天神龙”向公瑜本人,也无法施展出这等威猛,快得令人不可思议的剑术。

“杯中神游”候乙,一掀鼻子,一瞪眼,“哼”了声,指着地上块块血尸,道:

“海龙王,咱醉老头儿刚才说的‘炸八块’,就是地上那些,只是小兄弟还少了两块……”

跟从“冥岛秃叟”狄松一起来的那伙人中,走出一个疾服劲装,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来到场子中央,石鸣峰的跟前,道:

“尊驾剑术不凡,请示下名号,让在下‘翻天手’毛通,可以回报掌门人。”

这个“南岭门”中弟子“翻天手”毛通一问出此话,石鸣峰尚未接口回答……蓦地,人影闪晃,飘来一抹身形……

突然“啪!啪!”两响结结实实的声音,毛通左右脸,挨上两记大耳光!

“杯中神游”侯乙,一轩眉,一瞪眼,指了指,道:

“人你娘的,你这条‘毛虫’,眼前节骨眼上,有你灰孙子说话的份儿?”

“翻天手”毛通,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会挨上这老头儿两记耳光……

两手捂上脸,“杯中神游”侯乙这几句话他听进耳里,更是莫名其妙。

侯乙指着石鸣峰,又道:

“灰孙子,你听着……大龙生小龙,这位是‘摩天神龙’向公瑜的弟子……‘白玉龙’石鸣峰……”

石鸣峰不由暗暗一怔:

“这位侯前辈,如何替自己找来这样一个‘白玉龙’的称号?”

毛通挨上两记耳光,看对方出手之快,知道是武林中前辈人物,听到“白玉龙”石鸣峰此一名号后,不敢再稍作逗留,转身就要离去。

“杯中神游”侯乙,吼了声,道:

“灰孙子,慢走……把地上这些一块块的猪肉,带回给你们掌门人‘老不死’廖恺!”

毛通听到这些话,不敢吭出一声,挥手招来伙伴,个个解下外衣,把“冥岛秃叟”狄松的尸体,一块块兜了回去。

“碧波神蛟”浦铮,吩咐庄丁冲洗地上血渍,肃客请“杯中神游”侯乙,和“白玉龙”石鸣峰两人,进内宅大厅,继续用膳。

石鸣峰迷惑不解道:

“侯前辈,你怎么替鸣峰,取了一个‘白玉龙’这样称号?”

“杯中神游”侯乙,“咕嘟”一杯酒送进肚里。阿哈一笑,道:

“石兄弟,‘龙生龙’‘凤生凤’,‘跳蚤生臭虫’,你是‘摩天神龙’向老头儿的弟子,老哥哥替你取个‘白玉龙’称号,难道不好?”

“碧波神蛟”捕铮,含笑接口道:

“老酒虫,你平时醉话连篇,听来叫人啼笑皆非,这次替石少侠找来这样一个称号,倒是十分配衬……”

目注石鸣峰一瞥,又道:

“石少侠‘人中之龙’,当之无愧!”

石鸣峰对这些话,并未因感到兴趣而引起他注意……

若有所思中,沉默下来……

突然侧过脸,道:

“侯前辈,浦庄主这里公案已有了交待,我等也该告辞离去了?”

“碧波神蛟”浦铮听到此话,脸色微微一怔,目光移向侯乙这边。

“杯中神游”候乙,眼皮一翻,嘿了声道:

“石兄弟,事情可不是那么轻松,简单呢……你长剑一捅,把那糟老头儿尸分六块,这老家伙是‘南岭门’掌门,老不死‘云影飘影’廖恺的师弟……”

微微一顿,又道:

“‘冥岛秃叟,狄松,本来想找人家晦气,结果把自己的命送掉,死得活该……但话又说回来,廖恺这老不死岂肯轻易干休……”

石呜峰一声轻“哦”,微微点头。

侯乙眨动醉眼,又道:

“石兄弟,现在可不是公案了断,那该说是才开始呢!”

“碧波神蛟”浦铮,听到候乙这些话,轻轻吁吐了一口气……此刻他想到的,也正是“杯中神游”侯乙所说的话上。

石鸣峰不解的问道:

“侯前辈,照此说来,又该如何?”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衣袖一抹嘴chún,道。

“石兄弟,可能你自己还不知道……你此次剑挑‘冥岛秃叟’狄松,已不是芝麻,豆粒大的事情,那足以震惊江南武林了……”

眯眼一笑,又道: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把这件事摆平,咱们老哥小弟再离开这里‘九环庄院’……”

“碧波神蛟”浦铮道:

“石少侠,老酒虫说的不错……老夫这辈子尚未乞求于人,以后亦是如此,不过石少侠如果能将此事有个了断,当然再好不过!”

石呜峰微微一怔,道:

“浦庄主,如何了断?”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

“海龙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对‘南岭门’那些龟孙王八,在湘、鄂一带的娘家底细,有没有摸到一些?”

浦铮沉思了下,道:

“此事要把‘悦梅居士’楼羽,请来‘九环庄院’后才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醉语余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