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2章 途中拦截

作者:柳残阳

衣袂风飘,迎顶着蓝大白云,官道上走来了一老一少……他们是“杯中神游”候乙,和石鸣峰两人。

石鸣峰紧抿着两片薄薄的嘴chún,边走,边陷入沉思中!

“杯中神游”侯乙,背上负着大葫芦,脚步没有停,嘴里却在喃喃嘀咕着:

“蠢才,愚不可喻……要第二代的‘魔神’戈青,去杀第二代的‘魔神’戈青……那又是谁杀了谁?”

走在前面半步的石鸣峰,转过脸,问道:

“侯前辈,我等取道经闽中南平?”

侯乙点头道:

“不错,先把那桩‘湛玉剑’的公案,作个了断……”

哈哈一笑,又道:

“石兄弟,可别忘了……咱老哥小弟二人,顺途要探听‘魔神’戈青的下落呢?”

石鸣峰剑眉微微一转,道:

“侯前辈,石某扮装昔年恩师模样,并未为人所识破……”

侯乙一指自己鼻尖,道:

“只有咱醉老头儿,却是例外……这也是你石兄弟疏忽大意之处……”

石鸣峰道:

“是的,侯前辈,以后鸣峰如若扮装恩师形象,要多加小心注意!”

两人在官道上,边走边谈着时,一阵“答答答”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

就在眨眼之间,一匹轩昂的骏马,擦身而过……马背上是个婀娜俏丽女子的背影。

骏马飞驰,马背上那女子或许由于好奇,朝抛落后面的石鸣峰和侯乙两人,转脸投过一瞥……

石鸣峰正抬脸往前面看,接触到对方投来的视线,不由轻轻“哦”了声……

原来马背上是个比玉生香,比花解语,清丽脱俗的年轻女子!

就在这短暂的刹那,石鸣峰已发现马背上年轻女子,除了清丽娟秀外,那份英武之气,漾溢眉宇。

这匹坐骑,蹄声答答,很快消失在官道尽处。

“杯中神游”候乙,两眼直直地望着前面,道:

“石兄弟,刚才马背上那个年轻女子,英武飒然,不下须眉,看来也是武林中之人。”

石呜峰却想到另外一件事上,答非所问,道:

“侯前辈,此去闽中南平,有不少脚程,我们买下两匹坐骑如何?”

侯乙摇头不迭,道:

“那才费事呢……南人舟,北人马……江南一带河水溪流纵横,牵了一匹马,反多了份累赘……”

两人谈着时,炊烟袅袅,前面已是一处热闹镇甸……

侯乙一笑说道:

“石兄弟,咱们来得正是时候……现在也是该用膳吃喝的时候……”

两人走来街上,看到大街边上,高高矗立着一块“南兴楼酒店”的招牌,侯乙“阿哈”一笑,大步走了进去……

衔尾后面的石鸣峰,拢目朝店堂里一瞥,微微一皱眉,道:

“侯前辈,这里座无虚席,客人满扑扑挤了一堂,我们还是换别处吧!”

恃立边上的店伙,急忙前来张罗,一哈腰,道:

“两位客人,待小的替您二位找张桌座,可以拼凑一下!”

店伙纵目四顾,指了指,道:

“两位客人,窗沿那张桌座,只坐了一位客人,两位委屈一下如何?”

“杯中神游”候乙道:

“行,行,只要酒醉饭饱,有个地方放下臀部,那儿都行!”

店伙陪着两人来到窗沿那桌座,石鸣峰定睛看时,不由轻轻“哦”了声……

单人占坐这张四方桌的,是个女客人……正是刚才官道上策鞭疾驰而过,马背上那年轻女子。

桌座上这姑娘,看来年纪不会超过二十,桌上一只杯子,一壶酒,正在举酒独酌。

“杯中神游”侯乙,看到这样一个年轻姑娘,不在自己家里,却来酒肆饭店饮酒,倒是感到十分意外。

店伙向那年轻女子一哈腰,满堆笑脸,道:

“这位姑娘,请包涵,小店地方小,客人多……能不能在您这张桌子挤一挤?”

年轻女子也没有回答“能”或“不能”,就把桌上酒菜移向自己这边。

店伙连声:

“谢谢……谢谢……”

石鸣峰和侯乙两人,就在桌子的横边一端坐了下来。

年轻女子不期然中抬起脸,看到对座的石鸣峰时,注视了一眼。

“杯中神游”侯乙,吩咐店伙端上酒菜后,手执酒壶,斟下满杯,“咕噜”大口送进嘴里,接着又是两杯,这才衣袖一抹嘴边酒渍,向石鸣峰道:

“味道不错,只是淡了一点!”

石鸣峰微微一笑……接过酒壶,在自己酒杯里斟下一杯,啜饮了一口。

年轻女子看到“杯中神游”侯乙,接连三大杯酒喝进嘴里,不由朝他多看了眼……

似乎想到一件事,挥手把店伙叫了过来,问道:

“店家,贵处是什么地方?”

这姑娘问出此话,同桌的石鸣峰和侯乙,都不禁注意起来……两人来到此镇甸,也不知是何处所在。

店伙弯弯腰,道:

“姑娘,这里是湘东湘乡城郊‘梅林集’镇上……”

回过这话后,哈腰一礼,又道:

“姑娘,您要去哪里?如果小的知道,可以……”

店伙话还没有说个完,年轻女子“咭”一笑,接上道:

“谢谢你啦,咱自己也不知要去哪里呢!”

店伙两眼一直,愣了下,连声:“是,是,是!”退了下去。

“杯中神游”侯乙听来有趣,醉眼一眯,道:

“姑娘,你自己不知道去哪里,咱醉老头儿可知道……”

年轻女子端起酒杯,正送上嘴chún,听到这话感到出奇,又把杯子放到桌上,脆生生道:

“你说,醉伯伯,咱孟玲去那里?”

“怀中神游”侯乙笑着道:

“骑在马背上,奔在大道上……孟姑娘,醉伯伯答得没有错吧?”

孟玲一掀鼻子做了个怪脸,道:

“马儿不走大道,难道走向稻田上?”

“杯中神游”侯乙一口酒送进嘴里后,又道:

“孟姑娘,去哪里你不知道,你从哪儿来不会不知道吧?”

孟玲也送了一口酒进嘴里,一嘟嘴,道:

“远呢……”

侯乙眨动醉眼,问道:

“你说,有多远?”

孟玲见这位老人家,酒中所谈,听来有趣,也就随和的回答道:

“横跨整个湖北省,从豫西外方山金斗岭来此……”

“杯中神游”侯乙,听来百思不解,一对醉眼直直的望了她,道:

“孟姑娘,你跑了这么些路,连自己去哪里还不知道?”

孟玲“嘻嘻”一笑,道:

“好玩嘛!”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跟着说出“好玩”两字,正要接下说时,“咯”地打了个酒嗝,把下面的话又打了下去。

同桌的石鸣峰,看到这一双白发红颜,酒逢知己,相映成趣……他没有插嘴,含笑朝两人看来。

孟玲已看出这位老人家,是个风尘中人物……粉脸酌红,带着酒意,一指石鸣峰问道:

“醉怕伯,他是您儿子,还是您弟子?”

“杯中神游”侯乙,轻轻念出“儿子、弟子”,哈哈一笑,道:

“都不是……”

孟玲柳眉儿一掀,道:

“原来你们是朋友……”

侯乙摇摇头,道:

“‘朋友’也不是。”

孟玲剪水双瞳滴溜一转,问道:

“醉伯伯,不是你‘儿子、弟子’,也不是您朋友,他是您什么人?”

“杯中神游”大口酒送进嘴里,衣袖一抹嘴边酒渍,哈哈笑道:

“是醉伯伯的兄弟!”

“‘兄弟’?”孟玲朝石鸣峰脸上两眼一阵滚转,又朝侯乙直直看了眼,这才道:

“醉伯怕,您……您有这么年轻的兄弟?”

“杯中神游”侯乙笑道:

“‘四海之内皆兄弟’,老哥小弟,有何不可……孟姑娘,你感到奇怪?”

孟玲又指了指石鸣峰,道:

“醉伯怕,他……他是谁呀?”

侯乙醉眼一眯,道:

“他当然是他……孟姑娘,难道会是你?”

孟玲脸一红,瞪了眼。

侯乙握起酒壶,在自己酒杯里斟下满杯……舌尖舐了舐嘴chún,道:

“孟姑娘,你从豫西,横跨湖北,来到这里湖南地界,有没有在江湖上听到过“南岭门”这三个字?”

孟玲听到“南岭门”三字,红着脸,嘟起嘴,道:

“‘南岭门’中臭男子,野小子,坏死啦……给咱孟玲宰下一个……”

话到这里,一想不对,指了指石鸣峰,问道:

“醉伯伯,他是‘南岭门’中人?”

“杯中神游”侯乙,听孟玲说“宰了一个”,酒意醒了一半,接口问道:

“孟姑娘,你远从河南来此,说来该与‘南岭门’中牵不上恩仇,干嘛宰了一个‘南岭门’中弟子?”

孟玲银牙一咬红润润的嘴chún,道:

“这些野小子,臭男人,不要脸,欺咱孟玲单身一骑……

在前面湘中隆回县附近官道上,来了三个自称“南岭门”中的家伙,想打咱孟玲的主意……哼,姑娘照面出手三招两式,一个送上路,两个吓跑啦……

两眼一阵滚转,又问道:

“醉伯伯,你……你们是‘南岭门’中人?”

“杯中神游”侯乙,眯眼一笑,答非所问道:

“孟姑娘,你来此地前,经过湘中……你有没有听到有关‘南岭门’中大新闻?”

孟玲见醉伯伯问得出奇,沉思了下,道:

“嗯,湘中江湖传闻,‘南岭门’中有个高手,听说还是掌门人的师弟,被一个叫什么‘龙’的侠义门中年轻剑个宰了……”

候乙接口道:

“‘白玉龙’是不是?”

孟玲点点头,道:

“不错,就是‘白玉龙’……”

却又不禁一奇:

“醉怕怕,您也知道……”

“杯中神游”侯乙指着旁边石鸣峰,道:

“醉伯怕的兄弟,他就是‘白玉龙’石鸣峰。”

孟玲朝向石呜峰凝视一眼,道:

“原来您就是‘白玉龙’石……石少侠?”

石鸣峰欠身一礼,道:

“不敢,孟姑娘……”

酒肆饭馆生意买卖,忙在一时,这高锋时间过去,客人酒醉饭饱,纷纷离开……店堂里也渐渐清静下来。

窗槛处桌座上石鸣峰,侯乙、孟玲三人,边吃边谈,时间悄悄过去,原来店堂里满扑扑的客人,此刻只有三、五张桌座,座上有客人。

他们谈着时,不会去注意到附近桌座情形……

斜角处桌座上有三个客人,杯里尚有温酒,桌上几盘菜也只下了几筷,便匆匆离座而去。

走来店堂门槛,三人中的其中一个,朝孟玲等三人桌座上死死盯了眼,才始踏出门槛。

三人还是继续谈着……

孟玲目光投向侯乙,问道:

“醉伯怕,他是‘白玉龙’石少侠,您……您是谁啊?”

“杯中神游”侯乙嘻嘻笑道:

“‘天涯若比邻,海内有知己’,咱醉老头儿居然有你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酒友……你问醉伯怕是谁,‘一杯在手,神遨游’,咱老头儿是‘杯中神游’侯乙!”

一顿,又道:

“孟姑娘,你我就不必见外,叫咱老头儿‘醉伯伯’行了!”

孟玲眨动一双秋水似的明眸,道:

“武林中有传闻,一位浪迹江湖,玩世不恭的风尘侠隐“杯中神游”候乙前辈……原来就是今儿咱孟玲遇到的醉伯伯!”

“杯中神游”侯乙道:

“孟姑娘,你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不如就和咱们老哥小弟二人,结伴同行如何?”

孟玲看了看石鸣峰,又朝侯乙这边看来:

“醉怕怕,您和石少侠,你们去哪里啊?”

侯乙含笑道:

孟姑娘,逐水之萍,随遇而安,踪游各地的江湖儿女,原来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的……”

一顿,又道:

“不过此番醉怕怕老哥小弟二人,准备前往闽中一行……”

孟玲微微一怔,道:

“闽中……你们去福建?”

“怀中神游”候乙点点头,道:

“不错,福建南平……”

孟玲困惑地问道:

“醉伯伯,您和石少侠这么远路去闽中南平,是什么事?”

“杯中神游”侯乙含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途中拦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