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3章 闽中之行

作者:柳残阳

石鸣峰正要接上回答时,横边传来一阵脆生生的娇叱声。道:

“臭男人,野小子,姑娘倒要跟你较量一下,看看你有多少份量……”

声音未落,香风一阵,宛若彩凤掠空,“玉枝金雀”孟玲翩然而下。

“金刀人屠”骆永“嘿嘿”一笑,道:

“不错,区区‘金刀人屠’骆永,也正要会会你‘玉枝金雀’孟玲,究竟有多大能耐……”

一晃身,走中锋,迈大步,手中厚背紫金刀扬空七闪,一式“眉中点赤”,直向“玉枝金雀”孟玲的眉心点来。

石鸣峰退向边上,当他视线一瞥之际,已发现此“金刀人屠”骆永所施展,是过去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曾经提过的“卷浪刀”刀法。

孟玲一声轻叱:

“来得好!”

一仰面,退左脚,进右脚,右手剑诀一扬,一式“气弥六合”,反向骆永的左肋刺了回去。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看到孟玲施展这一式剑术招数,醉眼一瞪,似有所思。

“金刀人屠”骆永,这手“卷浪刀”刀法,果然一点不含糊……

衣袂拂处,身形一晃,刀挟劲风,一式“流星飞坠”,疾如闪电,向孟玲肩膊,横劈而至。

孟玲闪退一步,塌身一挪,避过了对方进招递来的这一刀。

骆永吼了声,道:

“好快身法!”

跟着又一进步,“肩挑夕阳”,又向孟玲的胸间,一刀砍下。

“玉枝金雀”孟玲,一声凤鸣似的长吟,一立剑身,“步步生莲”,让过一刀……

剑交左手,顺势向后平扫,直向“金刀人屠”骆永右颈削来。

骆永一个“金蛟剪”,一响“砰”的金铁交鸣声,厚背紫金刀和孟玲手中长剑,迎个正着,星火闪烁,溅出一溜火星。

“金刀人屠”骆永,拿桩不稳,身形斜斜给震退两步。

孟玲这记硬招架上,屹立如山,身形纹风不动,没有一丝闪晃。

“杯中神游”侯乙,两眼望着打斗场子,眼皮连连眨动,嘴里喃喃自语。

“一个二十不到的姑娘家,竟有这等扎实的马步,难道……”

“金刀人屠”骆永,一声怒吼,一纵身,疾如飞鸟,又向孟玲揉身扑来。

“玉枝金雀”孟玲,撤身疾转……手中长剑,一招“万流归海”,再招“九幽踏步”,三招“翔空滑啄”,剑气如虹,剑走如电。

但,“金刀人屠”骆永,施展这一套“卷浪刀”刀法,却也有几下子。

两人这一一照面交上手,眨眼之间,已对拆了二十余回合……

双方刀剑,化作一团银芒冷电,翻翻滚滚,进退攻守,蝴蝶穿花似的,已斗到四十余回合。

倏地里,人影一分,寒光一闪,跟着一缕脆生生的声音,道:

“臭男人,你相差远呢!”

“砰”的一声着地声,“金刀人屠”骆永那把“九耳八环厚背紫金刀”,飞出两丈外,坠落地上。

“金刀人屠”骆永,赤手空拳,向后一跳,双拳一抱,道:

“姑娘,且慢……”

原来,两人斗到分际,骆永突然用了一式“寒梅洒地”,刀光一闪,来斩孟玲双足。

“玉枝金雀”孟玲,反用一招“倒洒金钱”,翻身现剑,直向对方当胸刺去……

骆永忙不迭,正要长身横刀来格……

但,“玉枝金雀”孟玲所施展的这套剑法,幻变莫测,虚实并用!

孟玲就势变招易式,用个“荆轲击柱”……剑尖一垂,压住刀背,奋起神力,一按一绞。

骆永虎口,立时疼痛慾裂……只得松开腕掌,掌中那把厚背紫金刀,给孟玲长剑挑了出来,飞出两丈外,坠落地上。

孟玲将骆永厚背紫金刀挑离脱手,并不追招递上……

一掀鼻子“哼”了声,道:

“臭男人,看你再凶!”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走近前道:

“孟姑娘,息手吧,他们再凶也凶不起来啦……”

“金刀人屠”满脸羞愧,退了下去。

闯行江湖,巨细事都得注意,而“星海金斗”潘刚,这样一个“老江湖”,更不会例外……

刚才杖剑交手,与“白玉龙”石鸣峰激战之际,石鸣峰剑气如虹,剑走如电。

就在自己生死系于一发之际的刹那,壁上观的那老头儿,突然冒出一句:

“石兄弟,‘炸八块’免啦!”

自己虽听不出此话含意,但石鸣峰剑势突然收敛,手下留神,仅伤了自己肤肉浮皮……把自己这条命留了下来。

此刻虽然不知这老头儿身份来历,但辈份可能在“白玉龙”石鸣峰之上。

“杯中神游”侯乙,向孟玲道话过后,走来“星海金斗”潘刚,和“金刀人屠”骆永这边,眼皮一翻,两眼一瞪,道:

“‘南岭门’中人,就是这份德行,毛手毛脚想占人家一些小便宜,若不是咱醉老头儿这两个兄弟、妹子,宅心仁厚,手下留情,你二人颈上那一颗脑袋,可不是都搬了家啦!”

“金刀人屠”骆永,见这个背负大葫芦,穿了一袭吕纯阳八卦道袍,“非道非俗”的老头儿,口称“白玉龙”石鸣峰,“玉枝金雀”孟玲两人“兄弟、妹子”,不由心头暗暗一怔:

“这个话中带刺,嘴不饶人的疯老头,口称石鸣峰、孟玲‘兄弟、妹子’,他自己又是何等样人物?”

但“星海金斗”潘刚,却是见多识广,江湖阅历深厚,听侯乙自称“醉老头儿”,已摸出对方的娘家、底细了……

抱拳一礼,道:

“尊驾莫非是武林中,有‘杯中神游’之称侯乙侯道友?”

“杯中神游”侯乙见“星海金斗”潘刚一颗脑袋大得出奇,阿哈一笑,道:

“大头鬼,给你问对啦,咱老头儿正是泡在酒坛子里的侯乙。”

“星海金斗”潘刚,今年六十开外,浪闯江湖四十多年,这辈子何曾给人骂过一声“大头鬼”……

想来实在不是味道,但自己这条命不啻是这老酒鬼救下的……脸上硬生生挤出一缕笑容,道:

“侯道友,刚才潘某等多多冲撞了!”

“杯中神游”候乙摇摇头,道:

“不打不成相识,事情过去不谈啦……”

解下背上大葫芦,嘴里灌进大口酒,又道:

“大头鬼,你们‘南岭门’中有一门‘响铃扎书箭’鬼玩意儿……你就用这‘响铃札书箭’,分驿投递,送往闽中南平你们‘南岭门’‘破窑子’,就说咱‘杯中神游’侯乙,陪同一对金童玉女,前来拜山。”

“星海金斗”潘刚,听来浑身不好受……入娘的,你这个老酒鬼,放眼天下武林,谁个敢骂“南岭门’总坛“破窜子”三字?

潘刚肚子里在骂,却不敢吭出一声……满堆着笑脸,道:

“是的,侯道友,潘某遵嘱就是!”

“杯中神游”侯乙转过身,道:

“石兄弟、孟姑娘。咱们走吧!”

三人迎着大道一端走去……

被撇在后面的“星海金斗”潘刚,“金刀人屠”骆永等众人,眼睛瞪得铜铃大,直勾勾的朝三人后影看去。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这阵酸溜溜的声音落,又是一响“阿哈”笑声,道:

“人家钟声到客船,咱醉老头儿带了一双金童玉女,越过湘赣边境,来到赣西啦!”

石鸣峰问道:

“侯前辈,此地是赣西何处?”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这一问,把脚步站定下来,缓缓朝四周看去……

目光由近而远,把四围山势地形,细细看过一匝后点点头,道:

“不错,石兄弟,这一带咱醉老头还能回忆起来,那是你老哥哥旧地重游呢……”

一指前面又道:

“再去前面,就是赣西宜春……”

孟玲脆生生“嗳”了声,道:

“醉伯伯,石少侠,你们别站着不走,咱孟玲肚子里‘咕噜噜’直响呢!”

“杯中神游”侯乙,眯眼一笑,道:

“孟姑娘,你说……你肚子里酒虫造反,还是‘五脏庙’塌下来啦?”

孟玲脸一红,咭地一笑,道:

“都有那么一点点!”

三人继续往前走去!

侯乙似乎想到一件事上……一边走,一边猛搔自己后颈,最后一侧脸,冒出一句道:

“孟姑娘,醉伯伯有句话想问问你……问是问了,回不回答由你自己……”

孟玲眼珠滴溜一转,道:

“知无不言,言无不详……醉伯怕,您向咱孟玲问些什么?”

侯乙一笑,道:

“这就行了……上次你在湘东湘乡城外‘梅林集’镇郊,截下那个‘臭男人’骆永,所施展的那套剑法,是不是‘五行八卦剑’?”

孟玲“嗯”了声,道:

“醉伯伯,您知道?”

“杯中神游”侯乙道:

“天下武林以‘五行’‘八卦’生克之道,完成一套剑法的,就数到‘洛水芙蓉’尹屏……”

眼皮一眨,问道:

“孟姑娘,这位‘洛水芙蓉’尹前辈,你认不认识?”

孟玲两颗圆滚滚,黑白分明的眸子,朝侯乙脸上直直地望了眼,道:

“醉伯伯,她老人家是咱孟玲的师父,咱怎么会不认识?”

“杯中神游”侯乙,两眼直吐,“哦”了声,才道:

“按年岁说来,这位‘洛水芙蓉’尹前辈,高寿已在百龄之上……孟姑娘,你……还不满二十,你是这位老人家

的传人?”

“玉枝金雀”孟玲道:

“她老人家不但是咱孟玲的师父,咱从小是她抚养长大的……”

走在旁边,静静听着的石鸣峰,接口道:

“孟姑娘,你父亲母亲呢?”

孟玲有所感触的轻轻吁吐了口气,道:

“咱是人放在路边的‘弃婴’,给师父尹屏她老人家发现,抱回豫西外方山金斗岭‘乾元谷’‘凤吟洞府’抚养大的……”

石鸣峰微微一蹩眉,道:

“孟姑娘,你是不知生身父母的‘弃婴’,你这个‘孟’姓,又是从何而来的?”

孟玲轻幽的道:

“这是咱孟玲长大懂得人事后,师父说的……当时咱身上束了一条布带,上面写出咱‘孟玲’的姓名,和生辰八字,恳求善心君子把咱抚养长大……”

侯乙问道:

“布带上没有留下你父母亲姓名?”

孟玲摇摇头,道:

“没有……”

石呜峰问道:

“孟姑娘,这件事离隔现在,有多久了?”

孟玲道:

“咱今年十九岁,算来也是十九年前的事……”

“杯中神游”侯乙,嘴里嘀咕的道:

“谁都是父母亲生养的……生下孩子扔掉,这算是怎么回事?”

孟玲脸上失去往常的欢笑,轻轻叹了口气,道:

“师父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她老人家作这样解释,孟玲生身父母,当年可能有不得已苦衷,才将自己骨肉撇下不顾……”

石鸣峰感受到孟玲心头极其沉重,喟然道:

“不错,谁不疼爱自己子女,那是在不得已情形之下,才会撇下自己的骨肉……”

孟玲又道:

“师父疼爱孟玲,视若己出,无微不至,但也希望咱骨肉天伦有团聚的一天……是以此番叫咱下外方山,踪游各地,可以知道江湖上的情形,同时探访十九年前父母亲的下落……”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上大葫芦,一口酒送进嘴里,眨动醉眼,道:

“孟姑娘,你今年才十九岁,听你这样说来,你和师父蛰居外方山‘乾元谷’‘凤吟洞府’,过去没有离开过……

但喝酒这付德行,你又如何学来的?”

孟玲见醉伯伯问得有趣,甜甜的笑容,又浮起她脸上,脆生生道:

“师父教的……”

“杯中神游”侯乙,两颗醉眼直瞪出来,指了指,道:

“师父传授弟子,除了拳掌剑术,内外功夫外,再……

再传你喝酒这门‘功夫’?”

石鸣峰听来,亦不由暗暗称奇……自己前后两位恩师,视自己如骨肉,却也并未有喝酒那回事。

孟玲咭地一笑,道:

“醉伯伯,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孟玲不懂人事,还睡在师父怀抱里时,她老人家就用‘酒酿’,一口口喂进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闽中之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