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4章 夜袭庄院

作者:柳残阳

那个骠悍精壮,三十左右的年轻人问道:

“凌庄主,这厮是何等样一个人?”

“凌庄主”道:

“此獠脸蒙中布,看不出其庐山真面目,身躯高大,劲势威慑,曾向凌某扬言道: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闯我的独木桥,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你‘明园山庄’庄主‘游虹金锥’凌字,踩入这淌混水,巫某将出手‘寒光血影掌’,要你像那些孕妇一样,破腹开膛……”

话到这里,身形电射而去……

这边桌座的“杯中神游”侯乙,“玉枝金雀”孟玲两人,已听出那张桌座所说的话,是指那一回事上;立即注意起来。

老者问道:

“凌庄主,此獠自称姓‘巫’?”

“游虹金锥”凌字一点头,道:

“不错,凌某已探听出此人名号……自称‘啸天金鹫’巫冲……”

老者轻轻念出“啸天金鹫’巫冲数字,一脸迷惑之色,道:

“老夫‘梦涛叟’卜凡,踪游江湖数十年,南北武林,从未听到过‘啸天金鹫’巫冲这样一个人物……”

年轻庄士接口道:

“凌庄主,您是否知道此‘啸天金鹫’巫冲出没之处,咱‘九尾豹’华振,要跟他对上几招?”

“游虹金锥”凌字道:

“华贤弟,凌某说句不见外的话,你我都非‘啸天金鹫’巫冲的敌手……”

“七尾豹”华振听到这些话,并未有羞辱的感觉,而是忿然地道:

“凌庄主,照此说来,我等就听凭此獠杀害弱质女流,做此人大共愤暴行?”

“游虹金锥”凌字道:

“华贤弟,我等并非听凭此獠肆暴行虐,但必须有个万全之策……”

微微一顿,又道:

“丧命‘啸天金鹫’巫冲手中的十二个武林中人,都是江湖上顶尖儿高手……如若以卵击石,岂不自取其亡?”

“梦涛叟”卜凡接口道:

“凌庄主,老夫倒想起一人……”

“游虹金锥”凌字,目注问道:

“卜前辈,是谁?”

卜凡慨然道:

“昔年‘魔神’戈青,杀人逾数三千,但掌剑之下,从未错杀一人,这位戈道友身怀之学,只抵不可思议之境……

江湖传闻,‘魔神’戈青再次露脸江湖,在鄂南‘剑虹山庄’,以昔年震慑武林的‘玄天七嵌掌’,替江湖除害,将‘七爪修罗’闵堪,尸分八块……”

微微一顿,又道:

“以‘魔神’戈青所怀之学,要除掉‘啸大金鹫’巫冲,相信亦是举手之劳而已……”

“游虹金锥”凌字接上问道:

“卜前辈,何处可以访着‘魔神’戈青?”

“梦涛叟”卜凡道:

“‘神龙见首不见尾’……要访‘魔神’戈青下落,就不容易了……”

一笑,又道:

“这位戈道友,如果知道这里闽、赣一带,发生这样一桩惊天动地,骇人听闻的事……他会不请自来……”

“七尾豹”华振突然想了起来,道:

“凌庄主,华某想起有此一人,不难可以将‘啸大金鹫’巫冲除去……”

“游虹金锥”凌字,视线移转,接口问道:

“华贤弟,您所指又是何人?”

“七尾豹”华振道:

“这件事才发生在不久之前……从湘中江湖传闻,‘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师弟‘冥岛秃叟’狄松,给一位少年剑士,剑挑六块……”

“游虹金锥”凌字,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凌某亦曾听此传闻……此少年剑士叫‘石鸣峰’,武林中有‘白玉龙’之称,乃是一代剑术宗师‘摩天神龙’向公瑜前辈的入室弟子……”

这边桌座的“杯中神游”侯乙,想笑没有笑,两眼直直的朝对座石鸣峰看来。

“玉枝金雀”孟玲,对石鸣峰的身世来历,没有像侯乙知道得那样清楚……

现在听到邻桌客人,提到“白玉龙”石鸣峰的名号,一双秋水似的明眸游转到他身上,轻轻道:

“石少侠,他们正在谈您呢!”

石鸣峰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淡然一笑,替代了他的回答。

“游虹金锥”凌宇,接着在道:

“‘冥岛秃叟’狄松,乃是‘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师弟,其师兄能坐镇一派身为掌门,本身所怀之学,岂是等闲之流所能比拟……”

“七尾豹”华振,似乎对那次白玉龙石鸣峰,剑挑“冥岛秃叟”狄松之事,知道不少……

一口酒送进嘴,又道:

“‘白玉龙’石鸣峰,施展一套学自他师父‘摩大神龙’向公瑜的‘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据说出神人化,青出于蓝……”

“梦涛叟”卜凡接口道:

“凌庄主,听您二位这样说来,这位‘白玉龙’石少侠身怀之技,不会在‘啸天金鹫’巫冲之下……”

一顿,又道:

“赣、闽一带,是‘南岭门’势力范围所在,这位石少侠剑挑掌门人师弟,尸分六块……他再是一身是胆,艺技盖世,也不会进入‘南岭门’势力范围,替自己惹上莫须有的麻烦……”

“游虹金锥”凌字,点点头,道:

“卜前辈,您老说来也有道理……‘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位‘白玉龙’石少侠,不会踪游赣闽一带,替自己找晦气……”

三人正在谈着时,一阵登楼的楼梯声起……接着桌座边一暗,站下一个人……

“游虹金锥”凌字,抬脸一瞥看去……一位文巾儒衫,仙风道骨,七十左右的老者、……

就即站起身,哈哈一笑,道:

“大掌法,如何会莅临‘双江口’小地方……”

老者跟着哈哈笑道:

“凌庄主有此雅兴,不在‘明园山庄’,而来‘四如春’酒楼,邀友小酌……”

“游虹金锥”凌宇,向卜凡、华振两人道:

“卜前辈、华贤弟,凌某替您二位引见一下……”

双方引见介绍之后,原来这位文巾儒衫,高雅脱俗的老者,乃是“南岭门”地位仅次于掌门“云海飘影”廖恺,位居“南岭门”中“掌法”之职……江湖上有“丹冠神鹤”之称的冯翔。

双方围桌坐下后,“游虹金锥”凌字向“丹冠神鹤”冯翔,含笑问道:

“大掌法,刚才你问凌某的话,现在凌某回敬阁下……

大掌法不在‘南岭门’总坛执行职司,来此‘双江口”镇,又是为了何事?”

偌大的“四如春”酒楼楼厅,除非暗中已瞩目注意,不然楼厅客人众多,谁也不会去注意谁。

石呜峰桌座上三人,原先由于邻桌谈及“孕妇屠杀”之事,已暗中注意到邻边这张桌座。

至于“游虹金锥”凌字等这边数人,再也不会想到他们所谈的话,已“隔墙有耳”。

“丹冠神鹤”冯翔,见“游虹金锥”凌字问出此话,哈哈一笑,道:

“凌庄主,我等既然不是外人,老夫也不必多加隐瞒……老夫奉掌门人之谕,前来迎接一人……”

凌字听来出奇,接口道:

“大掌法在‘南岭门’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等样嘉宾,竟劳大掌法离开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来此闽赣交境之处的‘双江口’镇甸迎迓?”

“丹冠神鹤”冯翔道:

“此人莺声初啼,倔起江湖并未多久,是位年轻剑士……”

凌字接口一句,问道:

“是准?”

冯翔道:

“一代剑术宗师‘魔天神龙’向公瑜传人,‘白玉龙’石鸣峰石少侠……”

“七尾豹”华振,原来不想说的,却把这话说了出来……

两眼一直,问道:

“大掌法,您所指的‘白玉龙’石鸣峰,敢情是前些时候,湘中新化‘九环庄院’,剑挑‘冥岛秃叟’狄松的那位年轻剑士?”

“丹冠神鹤”冯翔,微微顿了下,才道:

“不错,正是此人……敝派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为大处着想,不拘泥小节,‘白玉龙’石少侠同意与一代魔头戈青,照面交手一会,且来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拜山,掌门人才派老夫前来迎迓。”

“梦涛叟”卜凡道:

“冯道友,这位石少侠是否取道此地‘双江口’镇甸而过?”

“丹冠神鹤”冯翔道:

“此地‘双江口’镇甸,乃是由赣人闽的来往要道,大致错不了……”

顿了顿,又道:

“前些日子,总坛接到湘东湘乡‘南岭门’中弟子‘响铃扎书箭’,指出‘白玉龙’石少侠,偕同‘杯中神游’侯乙,与另外一位年轻女侠‘玉枝金雀’孟玲,要来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拜会掌门人……”

“游虹金锥”凌宇道:

“大掌法,您与石少侠等三位,素昧生平,从未谋面,如何识得他们三人?”

“丹冠神鹤”冯翔道:

“‘白玉龙’石鸣峰,与另外那位‘玉枝金雀’孟玲,固然老夫并未见过面,但其中那个‘杯中神游’侯乙,此老身穿吕纯阳八卦道袍,背负一只大葫芦,江南武林盛传这样一个异装怪饰的风尘中人物……”

一笑,又道:

“老夫如若发现有这样一位老者,由一对年轻男女陪同,相信就是石少侠等三人……”

众人正在吃喝谈着时,突然传来一响“阿哈”笑声,一摇三摆,过来一个老头儿……

老者“非道非俗”却是穿了一袭八卦道袍,背上负着一只硕大无比的葫芦……朝桌座三人醉眼一眯,道:

“‘毋道人之短,毋说人之长’……背后把话扯到咱醉老头儿身上,岂不知‘隔墙有耳’?”

“丹冠神鹤”冯翔,看到突然走来这样一位不速之客,不由诧然一怔……

倏然哈哈大笑,道:

“‘提到曹操,曹操就到’……敢情尊驾就是‘壶中乾坤’‘杯中神游’,千杯不醉的‘醉兄’侯道友了!”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眼皮一翻,道:

“别婆婆妈妈说得那么多……你是‘南岭门’‘破窑子’里‘判官掌法’你来迎接咱小兄弟石鸣峰,连咱醉老头儿也沾了这份光啦……”

“丹冠神鹤”冯翔哈哈笑道:

“‘醉兄’侯道友,即使‘白玉龙’石少侠未曾与你结伴同来,有您这样一位贵宾,进闽拜会‘南岭门’总坛,老夫亦理当迎迓才是……”

“明园山庄”庄主“游虹金锥”凌宇,含笑接口问道:

“侯前辈,‘白玉龙’石少侠,可有结伴同来?”

侯乙一指自己那张桌座,道:

“那年轻人可不是‘白玉龙’石鸣峰?”

一提嗓门,道:

“石兄弟,孟姑娘,快来见见这里几位闽赣称雄的前辈高手!”

石鸣峰和孟玲走了过来……

这张桌座上,包括“梦涛叟”卜凡在内的所有人,全从座椅站了起来!

石鸣峰躬身抱拳一礼,道:

“石鸣峰见过各位前辈!”

石鸣峰躬身这一礼,这张桌座上的每一个人,都分享到一份喜悦和光荣。

众人抱拳回礼,异口同声:

“不敢,石少侠!”

尤其‘“七尾豹”华振,脸上漾溢着笑容,这响声音更大得出奇……

此刻,就在眼前的短暂间,这张桌座上的“游虹金锥”凌宇等四人,可能都有同样的想法:

“这位身怀绝技,剑挑‘冥岛秃叟’狄松的‘白玉龙’石鸣峰,并非是想像中傲气凌人,目中无人的年轻人,人品、仪容,轩朗挺拔,而且那么彬彬有礼。”

“游虹金锥”凌宇吩咐店伙,将石鸣峰等三人桌上酒菜,移来这边。

各人围桌而坐……“杯中神游”侯乙,“阿哈”笑了声,向“丹冠神鹤”冯翔,道:

“‘判官大掌法”咱醉老头儿,和石兄弟、孟姑娘二人,蒙您大驾前来迎迓,实在受之有愧呢!”

“丹冠神鹤”冯翔含笑道:

“醉兄,不必说这些客气话,冯某奉掌门人之谕,理所当然……日后借重石少侠之处,犹希您醉兄侯道友玉成其事!”

“杯中神游”候乙,已听出这位“南岭门”掌法“丹冠神鹤”冯翔弦外之音……

哈哈一笑,道:

“大掌法,咱醉老头儿和石兄弟,叨在老哥小弟份上,咱说的话,他还听进一两句……”

“游虹金锥”凌宇接口道:

“侯前辈,寒舍‘明园山庄’,离此地‘双江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夜袭庄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