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5章 巨憝伏诛

作者:柳残阳

侯乙这话过后,目光朝向桌座众人拢过一匝,“阿哈”

笑了声,又道: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魔神’戈青一套‘玄天七嵌掌’,昔年睥睨江湖,震慑天下武林,此番龙争虎斗,跟巫冲这个龟孙王八交上手,这出‘连台好戏’,可不能错过……”

“玉枝金雀”孟玲道:

“醉伯伯,待咱孟玲去把石少侠找来……”

侯乙醉眼一瞪,吼了声,道:

“丫头,男人家解手的毛坑,岂是你这样一个姑娘家可以闯进去的?”

孟玲脸一红,一嘟嘴,把头垂了下来。

众人出来堂厅,走下石阶,纵目朝这座宽敞的庭院看去……

星月光亮下,前面空地上,有两个老者对峙而立!

左边那个,鬓发灰白,一袭没有上扣的对襟大褂,拦腰束上一条中带,裤脚束口,卷入袜筒……正是昔年天下武林,群起追杀的“魔神”戈青。

右边那个正是“啸天金鹫”巫冲……原来掩在脸上的中布已除掉,露出一张狞狰横肉的脸膛。

“魔神”戈青,戟指巫冲,道:

“孽障,你惨无人道,屠害无辜孕妇,犹在作此痴人梦想……”

话到此,一个箭步上前,招走“玄天七嵌掌”中一式云龙舒爪,掌带劲风,呼的声,直向“啸天金鹫”巫冲拦腰打来。

巫冲见“魔神”戈青出手,掌劲浑厚,沉猛有力,知道是昔年威镇武林的“玄天七嵌掌”,不敢稍有怠慢,一声冷叱:

“来得好!”

塌身扭腰,这副魁伟的身躯,轻若一片薄纸,迎着掌风飘移而转……

疾若电光石火,身形闪转之下,已飘向戈青身后,右臂一扬,骈指如戟,直向“魔神”戈青脑后“玉枕穴”袭来。

“魔神”戈青霍地一转腰,身移步换,一式“倒打金钟”……

肩头卸处,右臂向下一挫,暗藏“绵掌”真力,向巫冲小腹标下。

“魔神”戈青这一“绵掌”出来,乃是功提吸下“龙涎香雾”后的一股内家威猛真力,掌风到处,五尺之内元坚不摧……若是打实,非死即伤。

“啸天金鹫”巫冲,显然也是一位“行家”,识得个中利害……

不敢硬招架上,身形一塌,一挫,双足一顿,“唰”的由对方头顶,掠出八尺外地上。

行家交手,三招两式,就可以摸出对方武功底细,份量如何……

“魔神”戈青这一照面交上手,已知道“啸天金鹫”巫冲,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如若“游斗”,不能轻易取胜!

于是——

身子一挫,暗提内家真力,双掌一合,使个“童子拜观音”之式,远远向巫冲推出!

堂厅石阶处,作壁上观的“杯中神游”候乙,一声轻“哦”,向旁边“游虹金锥”凌宇,道:

“凌庄主,这是‘魔神’戈青昔年‘玄天七嵌掌’中一手‘大力混元千斤掌’……掌劲推吐,全凭内家一股真力……”

“不是猛龙不过江”……

“啸天金鹫”巫冲,能在群英汇集的闽、赣两地,接连做下令人发指,骇人听闻的屠杀孕妇暴行,显然手里也有他两下子……

此刻,发现“魔神”戈青,遥遥一股掌劲推出,猛然一股寒气袭来,混身毛发俱竖,知道对方所使用的,乃是提自内家真力的掌势……

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丹田提气,大喝一声,亦贯注内家真力,出手“寒光血影掌”遥遥回敬而出。

如此一来,双方展开一幕别开生面的“打斗”场面……

两人相距约有一丈,遥遥对立,各凭内家真气功力,互相遥击。

“魔神”戈青遥遥推出,需要等过若干时间,再推出一掌。

这边一啸天金鹫”巫冲,也是一样,内聚真力,向对方推出一掌。

两人虽然遥隔相峙,但一招一式,你迎我拒,我攻你守,和近身照面交手差不多。

两人全神贯注,目不斜瞬……又若两只负隅猛虎,生拼死斗,此近身交手,更要紧张数倍。

“明园山庄”庭院石阶作壁上观的众人,虽俱是享誉武林的高手,却少有见到此等场面。

“玉枝金雀”孟玲,虽然忝列当今武林一代前辈,“洛水芙蓉”尹屏的传人,但自侠游江湖以来,还从未见到过如此场面的“打斗”……

杏眼圆睁,直楞愣的朝向庭院中央,两人“打斗”的场面看来。

此刻,“杯中神游”侯乙,原来那份玩世不恭的神态,已完全消失……

脸色凝得紧紧的,望着前面,但视线却偏重在“魔神”戈青的身上!

眼前作壁上观的所有人,只有“杯中神游”侯乙,知道这个“谜底”……

与“啸天金鹫”巫冲,以内家功力,生死相搏的“魔神”戈青,又是谁?

“啸天金鹫”巫冲,凶睛怒突,须眉戟张……一掌遥发,吼声如雷……形如山精夜叉。

两人一来一往,交手二十余回合,已渐渐可以分出强弱来。

“魔神”戈青接连向“啸天金鹫”巫冲,遥空发出十余掌,仍然态度雍容,神色自若。

至于“啸天金鹫”巫冲,面如巽血,额上青筋,条条贲起……

豆粒大的汗珠,滚滚滴落,每发一掌,就得往后跌退一步……显示气促力弱的神态。

敢情这种生死相搏的场面,全系于内家一股纯萃真力,若是这股真力无法持续提练,无法挡住对方递来的这股劲道,就即败落对方之手。

壁上观的“梦涛叟”卜凡,缓缓颔首,道:

“‘魔神,戈道友一身内家修为,已抵炉火纯青之境了!”

壁上观“丹冠神鹤”冯翔,此刻心里却有两种矛盾的想法……

固然希望“啸天金骛”巫冲伏诛,替地方除害,还我朗朗乾坤。

却也希望“魔神”戈青,丧命在巫冲之手,免得多此一举,再邀“白玉龙”石鸣峰,赴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一行。

猛地里,“啸天金鹫”巫冲一声怒吼,身形一纵,凌空拔起三丈!

“魔神”戈青也跟着对襟大褂衣角一掠,如同纸鸢似的,凌虚向巫冲飞扑而至。

原来“啸天金鹫”巫冲,由于内家修为及不上“魔神”戈青,已有了另外一个打算……

身子才一拔起,戈青衔尾扑来,他倏然右手向后一扬,一点寒星,直向“魔神”戈青面门打来。

“魔神”戈青,冷然一笑,道:

“区区破铜烂铁,也想来老夫面前卖弄!”

左掌挥处,一股劲风扫去,已用百步打空真力,把一支纯纲镖打落地上。

“啸天金骛”巫冲,身形飘落地上……

“嘿嘿嘿”一阵狂笑,道:

“贼魔头,休得张狂,老夫身边尚有法宝,足可以取你狗命……”

右手再扬,五点寒星,精光熠熠,砌成一朵梅花,飞驰而来。

“魔神”戈青,一身内家功力已抵超凡入圣之境,双目能在暗中视物……

定睛一瞥看去,已看出“啸大金骛”巫冲所使用的暗器,乃是一种“蛇头白羽箭”。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两眼一瞪,眼皮一翻,道:

“这是武林失传已久的‘蛇头白羽箭’,居然会出现在这个龟孙王八身上?”

这种“蛇头白羽箭”,比过去“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所创制的“燕尾金梭”,更霸道利害,歹毒可怖。

“蛇头白羽箭”比普通钢镖诸类暗器稍粗,箭杆中心挖空,箭身中按装弹簧,力量极大。

箭尖宛如蛇舌,下面镶有两枚纯钢毒针,一经打中人身,毒针便自动弹出来,就在人体的肤肉中,左右横撞,刺冲。

即使练“铁布衫,金钟罩”诸类横练功夫的人,挨上此种暗器,也要洞穿入内。

中着此“蛇头白羽箭”,要从肤肉中拔出来,就得把伤口三寸方圆内,整块肤肉挖下来……

由于箭头针尖含有剧毒,是以中着“蛇头白羽箭”,即使逃过一死,也得落个重伤残废。

此刻,“魔神”戈青却估不到“啸天金鹫”巫冲,居然使出这种歹毒霸道暗器来。

“魔神”戈青,仗着一身已抵炉火纯青之境的内家功力,猛地身子一仰,一个“鲤跳龙门”之势,向左斜斜掠出丈外……

五枚“蛇头白羽箭”,由“魔神”戈青身边掠过,坠向庭院墙沿。

“魔神”戈青一声冷叱:

“孽障,岂容你歹毒暗器伤人?”

凌空提气,身形一拔,一个“黄龙转身”身子犹如脱弦之矢,劲风闪处,猛向巫冲扒来。

“啸天金鹫”巫冲,身形着地,倏然一阵怪吼,箭筒响起“铮!铮!”两声……

两套“蛇头白羽箭”,接连而出。

十点寒星,宛若花雨蓬飞,直向“魔神”戈青这边射来。

敢情“啸天金鹫”巫冲,在赣闽两地接连做下杀害孕妇的暴行,却从未遇到像眼前“魔神”戈青,这等扎手的敌人。

此番照面交上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以接连两筒“蛇头白羽箭”打出,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巫冲用最迅捷的手法,接连两套,齐齐奔向“魔神”戈青,上中下三路……

这一出手,任是左闪右避,也无法躲开两套十枝的“蛇头白羽箭”射来的范围。

即使使用“铁板桥”内家功力,或是“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也无法逃过此劫。

“啸天金鹫”巫冲“蛇头白羽箭”出手,就在此电光石火之际……

“唰唰唰!”“唰唰!”突然飞来三抹流虹,两颗银弹!

“铮铮!锵锵!”正和“啸天金鹫”巫冲,出手的第一套五枚“蛇头白羽箭”迎个正着。

“明园山庄”庄主凌宇,武林中有此“游虹金锥”之称,由于他练成一套迅若游虹的“凤尾金锥”暗器……平时虽然很少使用,却都携带在身。

另外两颗“银莲子”,却是出于“玉枝金雀”孟玲之手。

壁上观的“游虹金锥”凌宇,和“玉枝金雀”孟玲,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际,不约而同,暗器同时出手……

“游虹金锥”凌字,三枚“凤尾金锥”先到,正巧把三枝“蛇头白羽箭”打落。

“洛水芙蓉”尹屏传人“玉枝金雀”孟玲,出手“银莲子”暗器,是用了“鸳鸯手”打法……

武家所指的“鸳鸯手”,含有“一石两鸟”之意……即是其中一颗“银莲子”撞着一枚“蛇头白羽箭”后,激起一股反震的力量,弹向另外一枝白羽箭,而两枝“蛇头白羽箭”双双落地。

孟玲另外那颗“银莲子”准头微微一偏,袭向“啸天金鹫”巫冲右肩。

这个十九岁的姑娘家,腕劲可真不小,巫冲挨上这颗“银莲子”,虽然并未袭中穴道,右边半个身于,已激起一阵酸麻、疼痛。

就在“啸天金鹫”巫冲,略一分神刹那,“魔神”戈青,一声吟叱,双手“玄天七嵌掌”,前后劈出……

左掌招走“推山填海”……“嘶!嘶!”掠风声中,把衔尾而来的后面那五枝“蛇头白羽箭”,震得粉碎,翩翩漫天飞舞!

右掌招走“海流环环”,一响“呀!”的厉呼声中,一股威猛激厉的掌劲,电射而出……

“啸大金鹫”巫冲,撞上“魔神”戈青掌劲,一付魁伟的身躯腾飞而起……

这响“哟……”声惨呼,还在嘴里打滚,已被一股厉逾刀刃的掌劲,破腹开膛,凌空血雨飞溅……

坠向地上的,已不像人的尸首,那是屠夫砧板上一块块的猪肉。

一声苍雄,激厉长啸,“魔神”戈青身形,宛若一抹走空冷电,消失在夜空。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吼了声道:

“人娘的,巫冲这个龟孙王八,撞在‘魔神’戈青手中,该是他祖宗三代积德。”

“游虹金锥”凌宇,喟然道:

“巫冲这厮,不但惨害无辜,令人发指,居然还身怀‘蛇头白羽箭’,这等歹毒暗器。”

侯乙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凌庄主,你和孟姑娘在‘魔神’戈青身上,做了一桩功德善事……巫冲这些破铜烂铁的‘白羽箭’,虽然还不致于伤了‘魔神’戈青,但就在这龟儿子稍一分神之际,‘魔神’戈青就送他上路啦……”

朝孟玲眯眼一笑,又道:

“孟姑娘,你在‘魔神’戈青身上,做了这桩功德善事,他见到你,还得向你道谢呢!”

孟玲见醉伯伯醉话连篇,一笑道:

“醉伯伯,咱孟玲还不认识‘魔神’戈青……他向哪里找咱孟玲道谢?”

“杯中神游”侯乙愣了下,道:

“这……”

在“这”字下面,大声向“游虹金锥”凌宇道:

“凌庄主,吩咐家人把庭院里一块块‘臭猪肉’扔掉,打扫一下,咱们继续再来吃喝……”

“游虹金锥”凌宇,向家人吩咐一番后,随同众人又进来大厅,围桌坐下……

石鸣峰从通向里间的一扇侧门,进来大厅……孟玲一眼瞥见,“嗳”了声,道:

“石少侠,你怎么啦,脸上白苍苍的……是不是不舒服?”

“杯中神游”侯乙,朝石鸣峰直直的望了一眼,大声接上道:

“石兄弟,你……你刚才去了毛坑,你说,你拉了几次?”

石鸣峰淡然一笑,道:

“闹肚子……又有点不舒服……”

坐下桌座边原来的椅子。

“游虹金锥”凌宇,含笑道:

“石少侠,刚才您错过了一场精彩好戏,没有看到,可惜……”

似乎分享了这份光荣,又道:

“‘魔神’戈前辈,真行,他这套‘玄天七嵌掌’不是盖的……那个人神共愤,千夫所指的‘啸天金鹫’巫冲,在戈前辈掌下块肉分尸……”

“杯中神游”侯乙,就像大闺女出嫁第一次回娘家似的,朝石鸣峰上上下下看个不息……

最后,看得满意了……醉眼一眯,裂嘴一笑,道:

“石兄弟,你上毛坑这么多时间,老哥哥真当你已跌进粪坑里啦!”

石鸣峰目光投向“游虹金锥”凌宇这边,道:

“凌庄主,戈前辈击毙‘啸天金鹫’巫冲,如何不请他老人家留下,来这里共饮一杯?”

“游虹金锥”凌宇笑道:

“凌某压根儿就设想到这件事……”

收起脸上笑容,又道:

“戈前辈一身功力,真不含糊……他老人家跟巫冲此獠照面交上手,不作‘游斗’,以浑厚内家功力遥空发掌,巫冲这厮虽然也来这一套,但究竟不是‘魔神’戈前辈对手……”

微微一顿,又道:

“后来巫冲这厮,用了歹毒无比的‘蛇头白羽箭’暗器,凌某与孟姑娘,各出手暗器,把它挡了下来……”

凌字话未落,“七尾豹”华振接口道:

“石少侠,凌庄主没有想到这件事,咱华振可想到这件事上……但以戈青前辈的轻功身法,就在这一眨眼间,像冷电似的消失在夜空,华某想要招呼他老人家,早已人影杳然不见了!”

“此刻,围坐桌座的所有人,只有“丹冠神鹤”冯翔,脸色漠然,毫无一丝表情……在他心头,已绞上一个牢牢的死结。

众人异口同声,赞佩“魔神”戈青身怀之学时,冯翔的脸,更添加了一层“阴沉”。

“丹冠神鹤”冯翔,想到一个话题上,问道:

“石少侠,您身怀之技,如与‘魔神’戈青相较,是否在他之上?”

石鸣峰蓝要回答时,“怀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大声接口道:

“嗨,石兄弟,判官大掌法的话,你听到没有……你是不是‘魔神’戈青的对手?”

石鸣峰淡淡一笑,道:

“石某从未与那位戈前辈照面交过手,双方孰轻孰重,就不清楚了!”

“杯中神游”侯乙,不等冯翔开腔,接着又道:

“据咱醉老儿想来……一点不会错……‘魔神’戈青这次在‘双江口’镇郊‘明园山庄”露脸,下一站,准是闽中南平了……”

闽中南平!

“丹冠神鹤”冯翔听到这四个字,脸色骤变,接口问道:

“侯道友,您所指的闽中南平……‘魔神,戈青下一站去处是‘南岭门’总坛?”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咱醉老头儿醉人醉话……‘魔神’戈青若去闽中南平……判官大掌法,您说,戈青除了拜访你们‘南岭门’当家的‘云海飘影’廖恺外,他还去哪里?”

“丹冠神鹤”冯翔,脸肉微微一颤,似有所思。

侯乙向石鸣峰又道:

“石兄弟,你和‘魔神’戈青,虽然并无夙怨新仇,倒不妨跟他照面一会,嘻嘻嘻,以武会友,称称这老头儿有多重份量,有何不可?”

“杯中神游”候乙,玩世不恭,醉话连篇。

但,听进石鸣峰耳里,已知道这位侯前辈,用心良苦之处,点点头道:

“是的,侯前辈,我等不妨赴闽中南平,待石某一会这位‘魔神’戈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