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6章 南平拜山

作者:柳残阳

“丹冠神鹤”冯翔听两人说出这些话,那张凝得紧紧的脸孔,松朗开来,含笑接口道:

“醉兄侯道友,您三位屈驾闽中南平一行,方不负老夫来此赣闽交境‘双江口’一番迎迓之意。”

敢情当初“云海飘影”廖恺,虽然接受了“悦梅居士”楼羽的建议,邀石鸣峰来闽中南平,甚至于将杀害师弟“冥岛秃叟”狄松的过节,一笔勾销,但这个“南岭门”当家的,却另有他的打算……

两虎相斗,一死一伤!

石鸣峰如能将“魔神”戈青除去,当然再好不过。

如若石鸣峰或死、或伤,栽在“魔神”戈青之手,对“南岭门”的威望,声誉,丝毫没有影响。

但自己却由于“魔神”戈青,与石鸣峰两人的一场厮杀恶斗,可在戈青战后疲惫之余,率领“南岭门”高手,加以追杀。

如此一来,何异一举两得……

如石鸣峰丧命“魔神”戈青之手,则戈青已替自己了断师弟狄松披杀之仇。

至于留下的“魔神”戈青,与石鸣峰之间的江湖恩怨,自会有石鸣峰师门“魔天神龙”向公瑜前来,将此事作一个交待。

“南岭门”当家的“云海飘影”廖恺,拟了这样一个“腹稿”后,才派下“南岭门”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坐第二把交椅的“丹冠神鹤”冯翔,来闽赣交境的“双江口”迎迓,以示隆重。

这一套云诡波橘的手法,足可以使rǔ虎出柙,莺声初啼的石呜峰深信不疑……

大罗金仙有“法眼”,酒鬼有“醉眼”……这件事看进“老江湖”“杯中神游”侯乙的一对醉眼里,已看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既来之,则安之,将错就错,不妨来个趁虚而入。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笑了声,向石鸣峰道:

“石兄弟,刚才你去毛坑,拉了几次肚子,酒能除病,赶快痛饮三杯!”

孟玲“噗”的声,笑了出来。

石鸣峰倒真也听话,昂头把满满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围桌而坐的“梦涛叟”卜凡,看到“明园山庄”所演变的这一幕,看来真真假假,似真似假……但,却也找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啸天金鹫”巫冲已给“魔神”戈青送上路,江湖大害已除去,众人晚膳过后,在“明园山庄”止宿一宵,次日分道扬镳,各奔征尘。

“杯中神游”候乙,嘻嘻笑道:

“凌庄主,这儿‘明园山庄’真不错,有机会咱还想来这里呢……”

“游虹金锥”凌宇,躬腰一礼,道:

“凌某求之不得……侯前辈莅临寒舍,使凌某蒙受教益不浅!”

“杯中神游”候乙,又是裂嘴一笑,道:

“凌庄主,那是您会错意啦……咱醉老头儿说的是‘明园山庄’壶中之酒,令人依依难忘,回味无穷!”

旁边“丹冠神鹤”冯翔含笑道:

“醉兄侯道友,‘南岭门’总坛少不了佳肴美酒,来接待您这位嘉宾,我等可以首途起程了。”

“杯中神游”侯乙,似乎突然想到一件事上,醉眼滴溜一转,眼皮一眨,道:

“对啦,判官大掌法,您先走一步,咱们衔尾就来闽中南平……”

“丹冠神鹤”冯翔,不由愕然一愣,殊感意外,一声轻“哦”,带着一副猜疑的神情朝他看来……这醉老头儿又在玩些什么名堂?

侯乙捧起大葫芦喝了口酒,道:

“判官大掌法,您可别往牛角尖上打转去想,咱们三人,准在闽中南平跟您见着面……若是晚了十天半个月,咱醉老头儿四肢趴地,在您跟前像只大王八似的在地上爬个三圈……”

孟玲听到这些活,掩嘴“咭”的一笑。

这些话听进石鸣峰耳里,虽然醉话连篇,不登大雅,但相信侯前辈一定有他很深的含意。

侯乙苦下脸,又道:

“判官大掌法,咱醉老头儿不想藏头掩尾,在您面前说话拖泥带水……这里一带是‘南岭门’‘大寨’地盘所在,总坛就相隔不远,‘南岭门’中弟子,谁都认识您这位判官大掌法……若是咱们结伴同行……”

指了指自己鼻尖:

“咱醉老头儿三杯下肚,祖宗不理,六亲不认,来个满口醉话,到时给您属下那些虾兵蟹将的弟子撞见,咱醉老头儿不在乎,您大掌法这张脸可放不下啦!”

“丹冠神鹤”冯翔听到这些话,不由朝侯乙这边目注一瞥……

“醉老头儿酒醉心不醉,说出这些话,听来也有几分道理。”

“杯中神游”侯乙,一指石鸣峰、孟玲两人,又道:

“咱醉老头儿有这对金童玉女陪伴,自由自在,酒中逍遥,就不必道貌岸然扮个假正经啦!”

“丹冠神鹤”冯翔,含笑一点头,道:

“醉兄,您既然如此说,冯某也不勉强,这就听凭您了!”

话落,向“明园山庄”庄主“游虹金锥”凌宇,先一步告辞离去。

“杯中神游”侯乙,一提大葫芦,“哦”了声,向凌宇道:

“凌庄主,一客不烦二主,咱醉老头儿茶即是酒,酒即是茶,……劳你驾,替咱醉老头儿葫芦里灌下酒来!”

凌宇含笑接过葫芦,交给边上家人,吩咐葫芦中灌下酒,接着含笑道:

“侯前辈和石少侠,孟姑娘二位,从闽中南平回来,经过‘双江口’时,别忘了来此地‘明园山庄’一聚!”

侯乙连连点头,接口道:

“错不了,凌庄主,咱醉老头儿会陪同这一对金童玉女不请自来。”

家人捧着灌满酒的大葫芦出来,侯乙接过负到背上……三人向“游虹金锥”凌宇告辞离去。

石鸣峰知道这位侯前辈,在“明园山庄”向冯翔所说的话,显然只是托词藉口,另外有其他原因……

三人走向“双江口”镇甸的大道上,石鸣峰问道:

“侯前辈,您请‘南岭门’掌法‘丹冠神鹤’冯翔先走一步,是否尚有其他原因?”

“杯中神游”侯乙,眯眼一笑,道:

“不错,石兄弟,这话你问对了……有这老东西挤在咱们三人中间,咱们说话就不方便啦……”

这条通往“双江口”镇甸的大道上,人迹稀少,只有他们三人……候乙目注石鸣峰一瞥,又道:

“石兄弟,人之相交,贵乎其心……这些时候来孟姑娘跟咱们在一起,老哥哥已看出她是个心田不坏的姑娘家……”

孟玲见“杯中神游”侯乙,话题移到自己身上……听了这些话后,脸上微微一红,把头低垂下来。

“杯中神游”侯乙又道:

“石兄弟,就如同咱醉老头儿过去说的那两句话……

“独木不成林’,‘孤掌难鸣’……要完成你心头的愿望,须要有知己同好的辅助……”

石鸣峰已知道这位老哥哥所指的是那一件事,点点头,轻轻“嗯”了声。

“杯中神游”侯乙,一敛往常诙谐嘻笑的神情,脸色凝重,问道:

“石兄弟,老哥哥问你一句话……当初你告诉咱醉老头儿的事,能不能再让另外一个人知道……就是与咱们一起的孟姑娘?”

一顿,又道:

“这件事由你自己决定,如果你不愿意,就摇摇头,老哥哥绝口不提!”

石鸣峰轻轻吁吐了口气,道:

“候前辈,孟姑娘知道后,又如何呢?”

侯乙道:

“她能助你一臂之力!”

孟玲听来心里暗暗嘀咕:

“醉伯伯从未这样郑重其事说话的,他们老哥小弟所指的,又是怎么回事?”

石鸣峰缓缓一点头,道:

“侯前辈,如果孟姑娘不会宣扬出去,则不妨让她知道这一段经过……”

孟玲虽然尚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从两人谈话神情看来,显然是一件关系重大的事……她接上一句,道:

“石少侠,咱孟玲守口如瓶。”

“杯中神游”侯乙,脸上又浮现出那份诙谐的笑意来,一指石鸣峰向孟玲道:

“孟姑娘,你在‘明园山庄’庭院,替‘魔神’戈青挡下‘啸天金鹫”巫冲出手的‘蛇头白羽箭”暗器,向你道谢的人,就在这里啦!”

孟玲无法会意过来,微微一怔,道:

“醉伯伯,他是石少侠,不是‘魔神’戈前辈……”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大葫芦,嘴里灌进大口酒,醉眼一眯,道:

“孟姑娘,‘魔神’戈青就是咱石兄弟,咱石兄弟就是‘魔神’戈青……”

孟玲听到这些话,已有几分理会过来……

倏然回忆起当时“魔神”戈青,在以超凡入圣的内家造诣,与“啸天金鹫”巫冲对垒时,曾施展遥空劈掌的那种功力,心头一凛一寒之下,却又不禁怀疑起来。心道:

“石少侠年纪这么轻,能施展出这等浑厚无比的遥空劈掌功夫?”

孟玲心念闪转,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睁得又圆又大,直直望了石鸣峰一眼,才向侯乙道:

“醉伯伯,当时石少侠不是去了毛坑,还……还说是在闹肚子?”

“杯中神游”候乙一瞪眼,接着又是一笑,道:

“傻丫头,石兄弟分身乏术,要瞒过众人,才说是去毛坑拉肚子……”

孟玲轻轻几声:“这……这……”

这是一桩不可思议,也是无法想象的事,她两声“这”出口,下面的活,无法接说下去。

“杯中神游”侯乙,就把有关石鸣峰的身世来历,及十年前,和“魔神”戈青的渊源,一边走,一边告诉了旁边的孟玲。

孟玲听完这段经过,一双圆滚滚的眸子,连连眨动,百思不解,道:

“醉伯伯,此刻露脸江湖的‘魔神’戈青,就是石少侠……那么‘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又如何邀石少侠,去除掉‘魔神’戈青呢?”

“杯中神游”侯乙,“嘻”的一笑,道:

“醉姑娘,这只是在耍他们‘猴子戏’……”

一指旁边低着头,边走边沉思的石鸣峰,又道:

“石兄弟此去‘南岭门’总坛,是要设法取回昔年给‘云海飘影,廖恺拿走的他恩师那把‘湛玉剑’……”

孟玲很懂事的道:

“醉伯伯,这事可不能开玩笑的,‘南岭门,雄踞东南江湖,闽中南平又是总坛所在,石少侠再是身怀绝技,也不能在‘南岭门’总坛轻举妄动,不然,身犯重险,那就划不来啦……”

一顿,又道:

“既然只是取回‘湛玉剑’,不想树立生死仇家,不妨以‘智取’,避免以‘力敌’……”

“杯中神游’侯乙,连连点头道:

“孟姑娘,你说得一点不错,醉伯伯也真是此意……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孟玲若有所思的又道:

“醉伯伯,石少侠此去‘南岭门’总坛,即使‘分身乏术’分不开身来,也不能再来一次‘上毛坑,啦!”

“杯中神游”侯乙道:

“孟姑娘这话说得有理……咱们还需要详细研判一番……就是你那句话,不能‘轻举妄动’……”

石鸣峰带了一份感激的神情,转脸朝谈话中的两人,望了一眼。

时间在他们谈话中悄悄过去……看到炊烟袅袅,前面已是热闹的‘双江口’镇甸。

三人来到镇街上,已快将晌午时分,就走进大街边上一家“高升酒店”。

酒菜端上桌座……由于这里已挨近“南岭门”总坛,三人吃喝中,就不能谈到刚才的话题上,免得“隔墙有耳,引起“南岭门”中弟子的注意。

这家“高升酒店”店堂里的客人,其中有不少都是江湖中的人……他们酒中所谈的话题,都在于“魔神”戈青,在“双江口”镇郊“明园山庄”,掌毙“啸天金鹫”巫冲的那件事上。

眼前石鸣峰等三人那张桌座上,却很少有话声响起……三人似乎都进入沉思中:

“杯中神游”侯乙,端起杯子,一口口酒送进嘴里……

醉眼连转,眼皮眨动,进入冥思极索中。

孟玲似乎想到一件事上,侧过脸一笑,向石鸣峰轻声道:

“石少侠,你那套‘玄天七嵌掌’,能不能教会咱孟玲数招……”

眼前店堂里,众人都在猜拳豁令,吃喝聊谈中,谁也不曾注意墙沿桌座上,这对年轻男女在谈些什么。

石鸣峰听来出奇,就即道:

“孟姑娘,石某不会吝于传授,您想学此套掌法,不必说‘几招’,石某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南平拜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