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7章 珠还合浦

作者:柳残阳

横边座上的“丹冠神鹤”冯翔,道:

“石少侠,您是否有此把握,将”魔神’戈青截下?”

石鸣峰淡然一笑,道:

“石某身受师门艺技,黍列侠义门中,剪除江湖败类固然分内之事……胜负在其次,以武会友,与‘魔神’戈青一会,有何不可……”

微微一顿,又道:

“那位‘魔神,戈前辈,从江湖传闻,知道石某要与他一会,十分欢迎……”

“云海飘影”廖恺,一声轻“哦”,听出弦外之音,接口道:

“石少侠,‘魔神’戈青已来闽中南平?您已与他照面见过?”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把话接上道:

“廖当家的,江湖上风吹草动,谁也瞒不过谁……此番咱醉老头儿陪同石兄弟来南平,其原因何在,当然戈青不会不知道……”

大葫芦对上嘴,“咕嘟”一口酒送进嘴里,又道:

“据‘魔神’戈青在‘北桥头’镇郊,向咱石兄弟表示的……”

“丹冠神鹤”冯翔,脸色一怔,插嘴道:

“‘北桥头’……‘魔神’戈青在南平城北郊‘北桥头’露脸?”

“杯中神游”侯乙向冯翔嘻嘻一笑,道:

“不错,判官大掌法……”

目光移向廖恺这边,又道:

“听‘魔神’戈青说来,他与‘南岭门’,并无不共戴天解不开的生死过节,他说就恨廖恺那个‘老杀才’,十年前在鲁中徂徕山趁火打劫,偷了他的‘湛玉剑’……”

“云海飘影”廖恺,听到“老杀才……趁火打劫,愉‘湛玉剑’……”此话,相信出于“魔神”戈青之嘴,而不是空穴来风,骤然脸色赤紫,连颈脖子也火辣辣红热起来。

敢情数遍当今天下武林中人,没有人敢用“老杀才,偷宝剑”这类话,加在雄踞东南江湖的“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身上。

廖恺“哼”了一声,向石鸣峰这边问道:

“石少侠,贼魔头戈青曾与您谈些什么?”

石鸣峰一笑,道:

“石某不想搬弄是非……但据这位‘魔神’戈前辈说来,‘南岭门’总坛纵使高手如云,固若金汤,有天堑之险,在他也只视作粪土。戈前辈凭一双肉掌,便要直捣黄龙,将其玉石俱毁……”

“云海飘影”廖恺,脸色骤变。

石鸣峰又道:

“‘魔神’戈青已知石某参与其事,他老人家愿意以武会友,与石某走上几招……到至于‘南岭门’之事,以后再作交待。”

“丹冠神鹤”冯翔,刚才问过的话又问了出来……向石鸣峰道:

“石少侠,‘魔神,戈青尚逗留在离此不远的‘北桥头’镇?”

石鸣峰点点头,道:

“不错,在‘北桥头,镇西郊,以长啸为号,三更过后,迎待石某……”

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向“云海飘影”廖恺,又道:

“石某既蒙廖前辈之邀,但不知廖前辈对石某与戈青之会,作如何看法?”

“云海飘影”廖恺,冷冷“哼”了声,道:

“石少侠,今夜三更过后,不妨去‘北桥头’镇郊,与‘魔神’戈青一会……石少侠请尽展所学,将魔头戈青置于死地,血溅七尺……”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廖大当家的,咱醉老头儿记得有这两句话……一句是‘无功不受禄’,另外一句是‘皇帝不差饿兵’……您听来如何?”

“云海飘影”廖恺,微微一怔,道:

“侯道友,此话怎讲?”

“杯中神游”侯乙笑道:

“当家的,受人钱财,与人消灾,那是‘无功不受禄’……不叫人家空了肚子去跑腿,这就是‘皇帝不差饿兵,

“云海飘影”廖恺,倏有所悟,道:

“侯道友,您不妨说来给老夫听听?”

“杯中神游”侯乙道:

“‘魔神’戈青与‘南岭门’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死结,其原因也就是戈青所说的,只是由他昔年随身兵刃‘湛玉剑’而起……”

一指旁边石鸣峰,又道:

“咱石兄弟离开师门,游侠江湖,就少了一把称手的宝剑……”

“云海飘影”廖恺接口道:

“侯道友,您是说老夫以此‘湛玉剑’相赠?”

“杯中神游”侯乙,“嘻”的一笑,道:

“当家的,不是现在,那是以后……如果咱石兄弟技艺不济,败在‘魔神’戈青之手,那什么话都别谈……若是石兄弟把戈青截下,或是把这老头几赶跑,您廖大当家不妨‘红粉赠美人,宝剑赠剑士’,替武林留下一段佳话,把这口‘湛玉剑’赠给咱石兄弟。”

“云海飘影”廖恺听到这些话,若有所思。

侯乙一笑,又道:

“如果这把‘湛玉剑’易主,到了咱石兄弟手里,师出须有名,‘魔神’戈青再惹上‘南岭门’,那是他无理取闹啦!”

“丹冠神鹤”冯翔接口道:

“侯道友,‘魔神’戈青志在取回‘湛玉剑’,此剑易主到石少侠之手,老魔头同样会找上石少侠!”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朝石鸣峰目注一瞥,道:

“这就要看咱石兄弟配不配佩带‘湛玉宝剑’……,不过话又说回来,‘魔神’戈青若是已栽在石兄弟之手,相信这老头儿也不会再替自己脸上抹下一把灰土了!”

“云海飘影”廖恺,心念却在暗暗打转,他想到刚才侯乙所告诉自己的,“魔神”戈青在“北桥头”镇郊,所说的那些话……

廖恺这个“老杀才’,十年前在鲁中徂徕山趁火打劫,偷走“湛玉剑”……

“南岭门”乃是当今武林中,堂堂正正的一个名门正派,岂容“魔神”戈青这些话来侮辱?

驱虎噬狼!

且看这“摩天神龙”向公瑜传入“白玉龙”石鸣峰,身怀之学如何……不如权且答应下来。

“云海飘影”廖恺,心念游转,已替自己找出一个答案,缓缓一点头,道:

“侯道友,您我不妨就此‘约法三章’,如石少侠能将‘魔神’戈青截下,老大即以此‘湛玉剑’相赠……”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眨,眼皮一翻,却是不厌其烦,道:

“廖大当家的,咱们话要先说个清楚、明白,不然谁指谁‘耍赖皮’,双方都下不了台……”

廖恺微微一皱眉,朝他目注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有条有理的又道:

“您所指的‘截下’,咱们可以作两种情况来说……血溅七尺,横尸在地是‘截下’,技不如我,败阵逸去,亦是把对方‘截’了……您说是不是?”

“云海飘影”廖恺,两条眼神一凝,道:

“败阵逸去,难道不能把他截下?”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笑道:

“当家的,您这话可以用在其他武林高手身上,如果对‘魔神’戈青来说,就行不通啦……”

廖恺惑然问道:

“如何行不通?”

“杯中神游”侯乙道:

“‘魔神’戈青吸得两次‘龙涎香雾’,一身内家造诣,已抵超几人圣之境……当时令高足‘玉哪吒’罗申亦目睹其事……昔日鄂北桐柏山白云岭‘魔神’戈青现身露脸,就在眨眼一刹那之间,戈青身形暴递,迅若冷电,已成蓝天白云下一颗黑点……”

一笑,又道:

“当家的,像这等轻功身法,‘魔神’戈老头儿想要走,谁都无法把他留住。”

“云海飘影”廖恺听到这些话,若有所思中,突然沉默下来……

半晌,试探问道:

“侯道友,以您之见,又将如何?”

“杯中神游”侯乙道:

“咱石兄弟与‘魔神’戈青照面交上手,戈老头儿血溅七尺,或是败阵离去,算咱石兄弟操之胜券,您大当家以‘湛玉剑’相赠……”

“云海飘影”廖恺两条湛湛眸神,朝向“丹冠神鹤”冯翔这边看来……

冯翔接触到掌门人投来的视线,带有某种含意似的,缓缓一点头。

“杯中神游”侯乙,跟廖恺等谈着时,石鸣峰始终一付漠然而冷静的神情……由这付出奇的沉静看来,似乎侯乙所在谈的,并非有关于他的事。

廖恺视线移向“杯中神游”侯乙这边,道:

“老夫接受侯道友的建议,只是偏劳石少侠了。”

敢情,“杯中神游”侯乙,替小兄弟石鸣峰布下的这只棋子,确是如履薄冰,十分凶险……

“南岭门”雄踞东南江湖,占下半壁江山,高手如云,固若金汤,有天堑之险。侯乙带了小兄弟石呜峰,和“玉枝金雀”孟玲,深入腹地,进“南岭门”总坛,来索取昔年“云海飘影”廖恺所拿走的“湛玉剑”。

“杯中神游”侯乙,就用了这“虚虚实实,实实虚虚”

八个字的字诀。

在湘中新化“九环庄院”,石鸣峰剑挑“冥岛秃叟”狄松。

狄松乃是“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的师弟……衔命在湘中行事。

“杯中神游”侯乙本人,跟“南岭门”掌门廖恺也有一段过节……

廖恺化了十年时间,呕尽心血,绘成一份吸取“龙涎香雾”的秘图,本来是要造就自己爱徒“玉哪吒”罗申,但罗申并未受惠,此秘图却给武林七大高手攫走……”秘图”瓜分成八块。

“云山樵夫”贾政,丧命“燕尾金梭”,原因就是由此而起。

“杯中神游”侯乙,也是当初瓜分“秘图”的七大高手之一。

但,“杯中神游”候乙,在尔虞吾诈,虚虚实实情况之下,陪同小兄弟石鸣峰,和“玉枝金雀”孟玲,闯进“南岭门”腹地总坛所在。

“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却是按兵不动,不敢率领“南岭门”中高手,对“白玉龙”石鸣峰,和“杯中神游”侯乙,轻易采取行动……

此番廖恺邀“白玉龙”石鸣峰,来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乃是用“驱虎噬狼”之计,要剪除肉中刺,眼中钉的“魔神”戈青。

至少在“云海飘影”廖恺想来,自己用计稍有偏差,“杯中神游”侯乙,和“白玉龙”石鸣峰,极可能会演出一幕“倒戈”……

到时“驱虎噬狼”之计无法完成,而“魔神”戈青和他二人来个联手并肩,虽然他们已置身于“南岭门”腹地,“南岭门”却也别想占到便宜。

“云海飘影”廖恺,在一番周密思考之下,终于答应了侯乙,将“湛玉剑”转赠石鸣峰的要求。

“杯中神游”侯乙,见廖恺接受了自己的建议,裂嘴“嘻嘻”一笑……

端起大葫芦对准嘴……哦,已涓滴不存。

探头朝窗外一瞥,侯乙“嗨”的叫了声,道:

“廖大当家的,咱老哥小弟两人来此,酒饭也该叨扰一顿了!”

“云海飘影”廖恺,哈哈笑道:

“侯道友和石少侠来这里‘南岭门’总坛,乃嘉宾,岂能仅以‘酒饭’接待嘉宾……”

话到此,吩咐摆上筵席。

宾主围桌而坐……

“云海飘影”廖恺,酒过三巡,问道:

“今夜石少侠和侯道友,赴‘魔神’戈青之会,老夫等结伴同行如何?”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道:

“廖大当家的,理当如此,这还用问……不然,如何知道双方胜败如何?”

廖恺缓缓一点头,转向石鸣峰这边,道:

“石少侠,‘魔神’戈青一套‘玄天七嵌掌’,昔年震慑天下武林,您是否也用双掌相交?”

石鸣峰道:

“石某师门‘摩天神龙’向公瑜,除了‘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外,尚有传授‘回天十八掌,掌法……”

微微一笑,又道:

“石某就用这套掌法,向‘魔神’戈前辈手下讨教几招!”

廖恺见石鸣峰用“戈前辈”这一称呼,听来有点刺耳,但无法阻止对方用这样的称呼。

这次“玉枝金雀”孟玲,串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就是迎候在“北桥头”镇西郊的“魔神”戈青。

这个十九岁的姑娘家,此番扮装成一个八十开外的老头,却是唯妙唯肖。

孟玲服下“杯中神游”侯乙补气提神的秘方葯物后,劲提丹田,能吐出跟须眉男子一样,浑雄粗壮的声音。

这些年来,恩师“魔神”戈青的音容,不但并不因岁月逝流而消失在石鸣峰脑海,反而有更深切的回忆,栩栩如生,浮映出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珠还合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