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8章 鄱阳风云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侯乙朝两人眯眼一笑,道:

“你的我的他的……你两人还用分谁是谁的?”

石呜峰接过袋囊,问道:

“那顶毡帽也在里面?”

孟玲咕地一笑,道:

“一件也没有短少,都在里面啦!”

话到这里,眨动一双秋水似的明眸,向侯乙问道:

“醉伯伯,咱们现在去哪里?”

“杯中神游”侯乙,带着一份关怀的口气,道:

“孟姑娘,咱老哥小弟二人,仆仆风尘,南北往返,会不会耽误了你的时间?”

三人移步往前面走去……孟玲边走边道:

“师父吩咐咱孟玲,寻访分散十九年的父母亲下落,但并没有指出在那一个地点、方向,咱也只有走到那里就那里了!”

石鸣峰视线投向侯乙、孟玲,道:

“我想回鲁西巨野,师父那儿一次……昔年恩师公案,尚有三桩未曾了断,地点都在北地江湖……”

“杯中神游”侯乙,两条疏疏朗朗的眉一掀,道:

“尚有三桩公案?”

此刻,“玉枝金雀”孟玲已知道石鸣峰昔年的身世、经过……是以石鸣峰不用顾忌的回答道:

“侯前辈,鸣峰过去曾向您说过……鲁中徂徕山之役,恩师戈青遭南北四大高手围袭……”

“杯中神游”侯乙,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其中两人,一个是‘七海盟’掌门‘翠竹临风’后希平,一个是‘南岭门’廖老头儿,偷走你师父那把‘湛玉剑’……”

沉思了下,又道:

“另外那两人,一个是‘八荒铁蹄会’的‘赤雷啸虹’邓昆,和‘北冥会’的‘摘星攀月’邵震……还有谁,老哥哥记不起来啦!”

石鸣峰沉重的道:

“还有是鲁南向城,‘卧龙山庄’庄主‘铁胆金戈’萧彬……”

侯乙一眨眼,道:

“石兄弟,‘铁胆金戈’萧彬又是怎么的?”

石鸣峰轻轻吁吐了口气,道:

“恩师戈青首级,就断在‘铁胆金戈’萧彬之手……”

侯乙喟然道:

“江湖上虽然有不少恩怨仇杀,但‘魔神’戈道友落得如此下场,却也是少见。”

石鸣峰道:

“昔年恩师谕示鸣峰,‘报仇’之事可以撇下不谈,但要收回老人家遍散各地的肢骨,和他老人家随身兵刃‘湛玉剑’……”

“杯中神游”侯乙点点头,道:

“不错,如此说来剩下那三人,俱是北地江湖中人物……”

孟玲接口道:

“鸣峰,咱孟玲跟你一起北上……”

石鸣峰尚未回答,侯乙接上道:

“孟丫头,从此地闽省去北地江湖,可远呢!”

孟玲“嘻”的一笑,道:

“醉怕伯,您忘啦……咱孟玲就是从北地豫西外方山来的!”

“杯中神游”侯乙见自己的话给顶了回来,醉眼一瞪,“哼”了声。

孟玲突然想到一件事上,问道:

“鸣峰,那把‘湛玉剑’,廖老头儿已交还你了?”

石鸣峰一按腰间,道:

“已佩带在身……”

孟玲转身看了眼,却又困惑问道:

“你原来那把长剑呢?”

石鸣峰指着侯乙,含笑道:

“侯前辈说是留给‘有缘人’,把那把长剑挂在路边树干

孟玲咭咭笑道:

“醉伯伯想出的‘醉主意’,都是古里古怪,跟人家不一样的。”

山径尽头,传来一阵长吟朗诵之声:

“桂掉兮兰桨,击空明兮流光,渺渺乎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这响朗吟声绕缭未辍之际,银铃似的一缕脆笑声起,问道:

“醉伯伯,您的‘美人’在哪里呀?”

另外一响声音,笑着接口道:

“侯前辈的‘美人’,就是他背上那只大葫芦……”

笑谈声中,山径尽头走来三人。

头前那个,头盘髻,身穿一袭吕纯阳八卦道袍,背上负着一只硕大无比的葫芦,是个七十左右的老者。

衔尾一对年轻男女,并肩而行……男的英姿轩朗,玉树临风,女的比玉生香,比花解语。

这三人,就是来自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的“杯中神游”侯乙,“白玉龙”石鸣峰,和“玉枝金雀”孟玲。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大笑道:

“不错……孟丫头,醉伯伯的‘美人’,就是这只盛酒的大葫芦,朝夕相聚,难分难舍……”

山风吹送,孟玲一声轻“哦”,道:

“嗳,你们静静听,哪里来这缕悦耳甜美的声音……好像是笛声,也像吹萧的声音……”

侯乙凝神听去,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这是长萧所吹奏的音律……此人中气充沛,这缕萧声才悠扬远传!”

孟玲眨动一对星星似的眸子,道:

“奇怪,会有人找来这里静悄悄的荒野山径,吹奏长萧?”

石鸣峰含笑道。

“名士高人,远离尘世,说不定在此结庐隐居……”

孟玲接口道:

“鸣峰,咱们找去看看……不知是何等样一个绝世高人隐居此地?”

三人循声找去……走完山径,一条迤逦而上,宽敞的山道,横在前面。

“杯中神游”侯乙,一响“嗨”的声,道:

“金童玉女慢点走,咱醉老头儿闻到一缕酒香呢……”

两人瞠目不知所答……孟玲愣了下,道:

“醉伯伯,咱们只听到萧声,那里来的酒香?”

侯乙“嘻”的一笑,道:

“孟丫头,不会错,错不了!”

敢情“杯中神游”侯乙,整天不离酒,是以对酒才会有特别敏锐的感应。

三人循着这缕萧声找去,音响渐渐嘹亮,未见到结庐茅屋,山道边沿却有一座黄墙斑剥的古庙……萧声就自这座古庙而出……

不错,一阵山风吹来,萧声中还带着酒香。

三人来到古庙庙门前,大门顶端有一方横匾,可以看出字迹模糊不清的“山神庙”三字。

一阵扑鼻酒香,掺夹着袅袅流转的箫声,自“山神庙”中缭绕而出。

侯乙闻到这阵酒香,猛咽下大口的口水。

孟玲悄声道:

“醉伯伯,咱们进庙里去看看……”

侯乙尚未接口回答,箫声兀然而止,一阵洪亮的声音出自山神庙,道:

“庙门并未上闩,如有此雅兴,四海之内皆兄弟,不妨把樽一聚。”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庙中传出这阵话声,“阿哈”一声,推开庙门而入……古庙大殿上,有两人盘膝席地而坐

一个身穿布衣长袍,年有七十左右,膝腿横着一只熠熠生光的银萧。

另外那个年在四十左右,光头秃顶,一颗脑袋又圆又大,浑如芭斗,短袄敞胸,露出一撮乌黑的胸毛。

侯乙向两人抱拳一礼,道:

“我等孟浪来此,打扰二位酒中雅兴了!”

石鸣峰和孟玲两人,也自衔尾进来庙里。

秃顶大汉哈哈笑道:

“尊驾不用客气,来来来,有酒大家喝……”

探头朝后面石鸣峰、孟玲望了眼,一拍童山濯濯的光脑袋,又道:

“只是这里没有桌椅座席,可要委屈三位了!”

银萧老者见侯乙头抓发髻,身穿一袭吕纯阳八卦道袍,背负一只大葫芦,若有所思中含笑道:

“尊驾与当今武林有‘杯中神游’之称的侯乙侯道友,可有渊源?”

“杯中神游”候乙,醉眼一眨,阿哈一笑,道:

“不错,不错,一支银箫吹出一曲“凤求凰”,一袭布衫浪荡江湖行……‘布衣银箫’于老头儿您可认识?”

老者哈哈大笑,站了起来,一拍侯乙肩背,道:

“‘人生何处不相逢’……醉老头儿,您我神交久矣,今儿会在山神庙见面,难得难得!”

这老者名“于瘦竹”,不分寒暑,身穿一袭布衣长袍,手中这支两尺八寸长银萧,既可作音律自娱,亦可作为“鸡心铁”“判官笔”棍棒诸类兵器。御敌运用,是以武林中有“布衣银箫”于瘦竹的名号。

“布衣银箫”于瘦竹向秃顶中年大汉,含笑道:

“胡兄弟,你虽然爱好喝酒,但如若跟这位‘杯中神游’侯乙侯道友相比,‘火候’就差一大段了……”

接着,把秃顶大汉,替侯乙引见介绍一番。

此人名“胡斗’,有“铁钵郎”之称,也是江南武林中一条铁铮铮的汉子。

“布衣银箫”于瘦竹,一指石鸣峰、孟玲两人,向侯乙道:

“侯道友,此二位请替老夫与胡兄弟引见一下……”

“杯中神游”侯乙,将石鸣峰和孟玲两人,替“布衣银箫”于瘦竹,和“铁钵郎”胡斗引见一番。

胡斗哈哈笑道:

“昔年宋江有‘及时雨’之称,此番石少侠来到赣北鄱阳湖畔,‘章田镇’镇郊山神庙,用上‘及时雨’三字,却也再恰当不过……”

一顿,又道:

“来!床!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咱们大殿上席地而坐,边喝边谈……”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大葫芦,一口酒送进嘴里,把大葫芦放在地上,含笑道:

“咱醉老头儿干净利落,干干脆脆,你们要喝酒,大葫芦对准嘴就行了……”

对刚才“铁钵郎”胡斗的话,侯乙已听出弦外之音,是以试探问道:

“胡老弟,这里赣北一带,敢情发生了风吹草动之事?”

“铁钵郎”胡斗,大口酒送进嘴后,道:

“侯前辈,这话您问对了,一点不错……鄱阳湖边小孤山,盘踞了一伙盗匪……他妈的,连官家衙门也傻了眼,奈何他们不得……”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口道:

“江南侠义门中,想要合力将其剪除,但这伙盗匪却也不是轻易所能对付的人物……”

胡斗又道:

“刚才咱和于前辈正在谈着,要剪除小孤山这股盗匪之事,在眼前,只有两人可以挡下……”

侯乙两眼一直,问道:

“胡老弟,您说,哪两人?”

“铁钵郎”胡斗道:

“前些时候,湘鄂一带出现一个无恶不作,姦婬掳掠的狂獠‘七爪修罗’闵堪,武林中人可也奈何他不得……这件事给再次露脸江湖的‘魔神’戈青戈前辈知道,他老人家出手‘玄天七嵌掌’,就将此獠除去……”

“杯中神游”侯乙,朝石鸣峰这边醉眼一瞪,接口问道:

“另外那个又是谁?”

“铁钵郎”胡斗,哈哈笑道:

“侯前辈,您老人家问另外那个是准,就是这位‘及时雨’,来到戟北的‘白玉龙’石少侠……”

胡斗对石鸣峰之事,似乎知道得不少,又道:

“湘中新化‘九环庄院’,石少侠剑毙‘南岭门’掌门人师弟‘冥岛秃叟’狄松……身怀之学,业已震撼江南武林……”

石鸣峰欠身一礼,道:

“胡兄,那是您过奖了!”

“铁钵郎”胡斗道:

“石少侠,假的不能真,真的假不了,这是江南武林谁都知道的事,并非咱胡斗空穴来风……”

石鸣峰剑眉微微一转,问道:

“胡兄,盘踞小孤山那股盗匪,匪首是何等样人物?”

“布衣银萧”于瘦竹接口道:

“匪首‘雷洪’,身怀绝技,有‘九幽活判’之称,据说此人来自北地江湖!”

“杯中神游”侯乙,吼了声,道:

“人娘的,北地江湖中人,来江南找财路,那是捞过界啦!”

视线投向石鸣峰,问道:

“石兄弟,这件事你看如何?”

石鸣峰慨然道:

“剪除江湖败类,乃是我等侠义门中分内之事……但,此‘九幽活判’雷洪,既来自北地江湖,不知道他又是何种来历?”

“铁钵郎”胡斗道:

“有少侠,据江沏传闻,此‘九幽活判’雷洪,来自山西云中山华阳峰……是北地一个帮会中人物……”

石鸣峰听到“山西云中山华阳峰”,又听胡斗说出“北地帮会中人物”,当他想到另外一件事上时,就即问道:

“胡兄,你是否知道,此‘九幽活判’雷洪,是晋地那一帮会中人?”

胡斗就即答道:

“此‘九幽活判’雷洪,来自晋中云中山华阳峰‘八荒铁蹄会’……”

一顿,又道:

“此‘八荒铁蹄会’在北地江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鄱阳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