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19章 幻变干相

作者:柳残阳

三人走进这家“明月楼”酒店,里面的店伙殷殷接待,迎上楼厅……侯乙朝楼厅回顾一匝,客人不多,只占四成桌座……他们坐下近墙沿一张桌座,吩咐端上酒菜。

三人吃喝时,“噔噔噔”一阵楼梯声起,上来一位客人。

侯乙侧脸投过一瞥,上楼来的这位客人,身穿一袭长袍,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

店伙上前张罗,请这位客人到窗棂处一张桌座,这人朝墙沿桌座望了眼,却在三人邻边一张桌座坐了下来。

这人出手很阔绰,虽然只是一个人,要了不少菜,还让店伙,暖上一大壶酒。

酒菜端上,这人举酒独酌——吃喝时,朝邻桌侯乙放在桌上的那只大葫芦,连连看了几眼。

三杯下肚,这人从座椅站起,到侯乙桌座边,长揖一礼,道:

“这位老人家请了……”

“杯中神游”侯乙微微一怔,回过一礼后,道:

“这位仁兄有何赐教?”

中年人道:

“晚生尤通据桌独酌,殊感元聊,您老人家桌上三位,如不见弃,我等并座一桌如何?”

石鸣峰和孟玲二人,听来感到很意外……素昧生平,并不相识,这家酒店楼厅客人不多,干嘛挤来人家桌座坐一起?

“杯中神游”侯乙,却是个浪迹各地数十年的“老江湖”,稀奇古怪的事碰到很多……醉眼一眯,点点头,道:

“使得,使得……酒中作伴,有何不可?”

尤通吩咐店伙,将自己的酒菜,移来三人桌上……向三人敬过酒后,含笑问侯乙道:

“不知您老人家如何称呼?”

“杯中神游”侯乙,见识多,阅历广,离奇古怪的事,遇到过不少……

此刻,却对这个毛遂自荐,作不速之客的中年人尤通,心里不禁暗暗嘀咕起来……

这小子是啥路数?

敢情是要“翻门槛”,“钓肥羊”,找来咱们三人身上,那是他摸错门,找错人了。

“杯中神游”候乙,醉眼一眯,笑吟吟道:

“小老儿姓‘乙’……甲乙丙丁的‘乙,……尤老弟,你叫咱‘乙老丈’行啦……”

尤通微微愣了下……“百家姓”里,怕找不到这样一个“乙”姓。

候乙指了指石鸣峰、孟玲两人,道:

“这是咱老头儿的两个小兄弟、小妹子、一个叫‘阿龙’,一个叫‘阿凤’……”

尤通向两人欠身一礼。

孟玲想笑不敢笑,心里却在暗暗打转……

醉伯伯也真是的,把咱孟玲的名字也换了,换上“阿凤”两个字。

“白玉龙”石鸣峰,心里却有另外的想法……

这尤通中年人,不知是何等样人物……若是想占上侯前辈的“便宜”,那是他有眼无珠,要吃大亏了。

尤通举酒相邀,含笑问道:

“乙老丈,你三位从何处来,准备去哪里?”

“杯中神游”侯乙,心自忖道:

“小子,你要掏咱醉老头儿的娘家底细,可不那么容易呢?”

醉眼一眯,嘻嘻一笑,道:

“小老儿带了小兄弟‘阿龙’,小妹子‘阿凤’,来自福建,去往山东,路过此地……”

尤通一声轻“哦”……横跨了半壁江山,这么远路。

这个尤通向侯乙连连敬酒,嘴里却是天南地北问个不休……含笑又道:

“乙老丈,咱尤通提起一个人,不知你可知道?”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尤通这话,心里暗暗笑了起来……小子,这下是你狐狸抖露尾巴的时候了!

两眼一直,急急问:

“尤老弟,你说,谁,是谁?”

尤通一口酒送进嘴里;道:

“鄱阳湖之南三十里‘流花塘,……‘梅轩庄院’庄主‘羽化九腾’吕方……”

“‘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侯乙醉眼一转,倏然想了起来……

不错,在山神庙时,“布衣银箫”于瘦竹,曾提到此人,邀咱们三天后往“梅轩庄”一行。

此尤通突然提到“羽化九腾”吕方,难道……

“杯中神游”侯乙,没有把话接下,眼皮一眨后,问道:

“尤老弟,你认识‘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

尤通“嘿”声一笑,道:

“吕方这老家伙,自以为是赣北知名之士,其实不值半分钱……”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这话,否定了刚才的想法,却是另外找到了一个答案……

从山神庙“布衣银箫”于瘦竹等那伙人话中听来,跟“羽化九腾”吕方相峙对垒的,该是扎寨小孤山的“八荒铁蹄会”中人。

此刻,这尤通叫吕方一声“老家伙”,又说出这些话来,显然不是江南侠义门中之列,此尤通是“八荒铁蹄会”中的弟子了。

侯乙找出这样一个答案,“阿哈”笑了声,大口酒送进嘴里,道:

“不错,尤老弟,别说不值半分钱,连一堆狗屎都不值!”

尤通见这位“乙老丈”,嘴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感到很意外,试探问道:

“乙老丈,您认识那个吕方?”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尤老弟,小老儿跟兄弟、妹子三人,是过路客人,谁也不想认识谁……你说,是不?”

侯乙嘴上在说,心里却又想到另外一回事上……

“这个‘八荒铁蹄会’中弟子尤通,不找张三,不找李四,偏偏上‘明月楼’搭讪找上自己三人,难道自己三人行踪已给泄底?”

两颗醉眼滴溜一转,笑眯眯道:

“尤老弟,你酒量可真不错呢?”

任何一个嗜酒的人,都乐意听到“酒量不错”这话……

大杯酒送进嘴里,尤通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咱尤通就爱杯中之物!”

“杯中神游”侯乙,眼皮一翻,醉眼一睁,向“玉枝金雀”孟玲道:

“阿凤,向尤家大哥敬酒!”

孟玲听来莫名其妙,淋了一头雾水……

醉伯伯也真是的,叫咱孟玲敬酒,还要咱叫这个臭男子,野小子一声“大哥”!

她心念正在打转,桌底下的脚,给人碰了一下,抬脸看时,鸣峰向自己微微一点头。

石鸣峰这一点头,孟玲灵犀一点通,倏然已想到那回事上……

纤手托起杯子,盈盈一笑,道:

“尤家大哥,阿凤敬您酒……”

这两句脆生生,珠玉相撞的声音听进尤通耳里,酒未醉,人已醉了……连连点头,道:

“是……是的,阿凤妹子……”

替自己酒杯里,斟下满杯。

孟玲笑吟吟道:

“尤家大哥,你会喝酒,咱阿凤喝一口,您干一杯!”

尤通连连点头,道:

“是,是的,阿凤妹子!”

孟玲啜饮了一口。

尤通仰颈,张嘴,“咕嘟!咕嘟!”满杯酒送进嘴里。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向石鸣峰道:

“阿龙,你也向这位尤家大哥敬酒!”

石鸣峰已知道侯前辈的用意,端起杯子,含笑道:

“尤家大哥,兄弟阿龙不善饮酒……咱敬你,咱喝下一口,您干下一杯!”

提起酒壶,替他斟下满杯。

尤通酒眼惺松,醉脸酡红,含笑点头道:

“行,行,阿龙兄弟……”

石鸣峰喝下一口……尤通又是“咕嘟!咕嘟!”满杯送进嘴里……“咯!咯!”打了两个酒嗝,酒态可掬的向侯乙道:

“乙老丈,尤某劳您兄弟、妹子敬酒,实在不敢当。”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笑道:

“尤老弟,咱兄弟,妹子向你敬酒,你不敢当……咱小老儿陪你干几杯就是。”

吩咐店伙又端上两大壶酒,在尤通杯里又斟满杯……

醉眼一眯,道:

“尤老弟,你我酒逢知己,一见如故……咱哥兄俩既然称得上‘知己’,也就直话直说了,是不是?”

尤通连连点头,道:

“不错,不错……”

想要接着说下去时,“咯!咯!”又打了两个酒嗝,把话打进肚子里。

侯乙嘻嘻一笑,道:

“尤老弟,你上‘明月楼’,不找张三,不找李四,找上咱兄弟、妹子三人,那是你有心人啦?”

尤通哈哈笑道:

“不错,乞老丈,你猜对啦……您在街上问卦拆字,一问‘酒运’如何……咱……咱尤通奉命,就从后面跟来啦!”

石鸣峰见尤通说出“奉命”两字,不由暗暗怔了下……

“奉命”,又是奉谁的命令?

尤通大口酒送进嘴里,又道:

“咱尤通没……没有醉,说……说的也不是醉话……问卜测字,你问‘酒……酒运’如何,谁都会怀疑你是个玩世不恭,不露真相的武林高手……”

“杯中神游”侯乙,心念闪转,脸上却是“嘻嘻嘻”笑着问道:

“尤老弟,你是奉谁的命令?”

尤通“咕嘟”一口酒送进嘴里,又是“咯”的打了个酒嗝,才道:

“小……小孤山中咱‘九头乌’尤通,不是轻易受人使唤的,过……过去是‘九幽活判’雷洪雷爷,现……现在又多了个娘儿……”

“‘娘儿’?”侯乙暗暗一怔……这“娘儿”又是谁?

尤通醉眼惺松望着侯乙,又道:

“咱……咱就是奉了这娘儿的命令……”

孟玲接口问道:

“尤家大哥,您说的‘娘儿,是谁啊?”

“九头乌”尤通道:

“‘八荒铁蹄会’还有几个娘儿,当然是‘玉面蜘蛛’虞瑛啦!”

“杯中神游”侯乙,心头不由暗暗一沉……果然‘玉面蜘蛛’虞瑛已经露脸,而且自己三人,还处在“敌暗我明”之处境。

尤通又道:

“‘玉面蜘蛛’来小孤山后,声威还在‘九幽活判’雷爷之上……”

孟玲困惑问道:

“尤家大哥,‘玉面蜘蛛’虞瑛,在小孤山命令你找来这里‘章田镇’‘明月楼’的?”

“九头乌”尤通似乎觉得对方问出这话可笑,嘻嘻笑着道:

“那还用去小孤山,‘玉面蜘蛛’虞瑛,早来这里‘章田镇’啦……”

“杯中神游”侯乙,一声轻“哦”,百思不解……自己三人来此“章田镇”,别说是年轻女流,连可疑之人也并未发现一个。

石鸣峰剑眉微轩,似乎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

接口问道:

“尤家大哥,‘玉面蜘蛛’虞瑛来此地‘章田镇’后,藏身何处?”

“九头乌”尤通,“哈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指着石鸣峰道:

“阿龙兄弟,你这话问得多可笑,‘玉面蜘蛛’虞瑛藏身何处……你们早都……都见过面啦!”

虽然这是一件极不可能的事,但“杯中神游”侯乙把下面的话问了出来……还带着轻松的神情,道:

“尤老弟,你是说替咱小老儿,问卜触机的那位老相士,是‘玉面蜘蛛’虞瑛所扮装的?”

“九头乌”尤通“咯”的打了个酒嗝,才点点头道:

“不错,乙老丈,这下给你问对啦……”

眼前这个“九头乌”尤通,虽然已有了八九分醉意,但不会没来由的扯到镇街那个卖卜测字的老相士的身上去。

石鸣峰听到这些话,剑眉微蹙,一声轻“哦”,朝侯乙这边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似已有所会意,朝石鸣峰这边微微一摇头。

如果石鸣峰此刻去街上,找那老相士……他可能已影形杳然,不知去向。

即使找着那老相士,揭开“他”的底细,身份……除了送掉“九头乌”尤通这条命外,更是打草惊蛇,使对方有了防患。

“玉面蜘蛛”虞瑛,以幻变千相的易容绝技,扮妆成一个卖卜算卦的老相士……

问卜求卦,君子是问凶不问吉,希祈指点迷津,来个避凶趋吉。

这个“杯中神游”侯乙,却是游戏三昧,玩世不恭,以“酒运”两字,问卜……这显然对卖卜测字之流,含有“侮辱”的意味。

但,“玉面蜘蛛”虞瑛,却想到另外一回事上……

这老头儿那付玩世不恭之状,可能是江湖上不露锋芒的绝世高手。

虞瑛有了这样想法,才派出“八荒铁蹄会”中弟子,衔尾跟踪,刺探三人的底细。

“杯中神游”侯乙,却是棋高一着,来个“尔虞吾诈”,另外编造出自己三人的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幻变干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