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2章 四面楚歌

作者:柳残阳

“魔神”戈青准备奋起神威,力敌眼前这三个南北武林绝世高手,自己落个全身而退……

突然又传来一阵“哈哈哈”的朗笑声……笑声缭绕之际,从树林走出一位银须自发,身穿长袍的老者……

这老人年寿看来有八旬以上,脸肉却红润嫩白,宛如幼儿的脸色……朝“魔神”戈青这边投过一瞥,继后向后希平、邓昆、邵震三人道:

“三位道友,你等将‘魔神’戈青脚程、方向算得十分准确,倒是老夫‘云海飘影’廖悄晚了一步……”

“魔神”戈青听到“云海飘影”廖恺此一名号,不由暗暗吸了口冷气……

此“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悄插手进来,我“魔神”戈青将血溅七尺,魂断寒鸦岭“卧云谷”了。

“南岭门”总坛设于闽中南平“湖头溪”,“南岭门”势力所至,拢括两广诸地。

“云海飘影”廖恺,虽是“南岭门”掌门人,但已退作“太上掌门”,掌门事务已由其亲信弟于,作全权处理。

廖悄一身功力之高,已抵不可思议之境。

“魔神”戈青,见“云海飘影”廖俏踩人这淌混水,心里暗暗震惊不已……

自己昔年虽有闽、粤之游,但并未与“南岭门”中弟于,发生过任何仇恨过节,此番“南岭门”掌门人,却参与其事。

“翠竹临风”后希平,见廖恺说出此活,哈哈一笑,道:

“廖道友,后某等衔尾暗随,布下天罗地网,岂容这魔头脱走……我等三人恭候大驾莅临,道友决定对‘魔神’戈青,作如何一个处置?”

“云海飘影”廖悄与“魔神”戈青之间,并无夙仇新恨,经“翠竹临风”后希平等三人之邀,才前来助阵。

廖他走来戈青跟前,慨然道:

“‘魔神’戈青,佛家所谓‘絮因兰果’……二十年来你杀人盈余,逾数三千,你能没有一个交待?”

目注戈青又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而能改,善莫大矣……你不问‘过’重‘过’轻,概以三尺青锋诛之……你没有觉得忒以残忍?”

“魔神”戈青冷然道:

“你等四人,慾将我戈青如何处置?”

“云海飘影”廖恺喟然道:

“‘山外有高山,人外出能人’……即使我等四人无法将你除去,反丧命你之手……戈青,难道老天爷听凭你嗜杀成性,加害天下苍生,就没有人来收拾你?”

“魔神”戈青听到此话,缓缓低下头来。

“翠竹临风”后希平道:

“戈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不算委屈了你吧?”

“赤雷啸虹”邓昆大声接上道:

“天下武林有此‘条文’,定下……摘下贼魔头脑袋,公认其为武林盟主……”

邓昆话未落,“摘星攀月”邵震接口道:

“邓道友,‘魔神’戈青颈上脑袋只有一颗,我等来此卧云谷有四人……”

“翠竹临风”后希平“阿哈”一笑,道:

“后某倒有一个主意,我等来此卧云谷是四人,戈青身上有手足四肢,我等不妨各取其身上一肢……留下其头颅、躯体,让他在卧云谷自生自灭……”

“魔神”戈青暗暗吸了一口冷气……好歹毒的主意!

后希平又道:

“我等将戈青四肢之一带回,将其晒干成骷骨,留下作为子孙后代的警惕!”

“云海飘影”廖悄,缓缓一点头,道:

“这个主意不错……”

转向“魔神”戈青这边,又道:

“戈青,休怪我等出手狠毒,只怨你嗜杀成性,杀孽过重,丧命在你掌剑之下,足有三千之数!”

“翠竹临风”后希平,哈哈一笑,脸带煞容,亮出肩背上长剑,走到“魔神”戈青跟前,道:

“戈青,区区‘翠竹临风’后希平,可要得罪了!”

戈青口齿迸出一缕声音,道:

“你们不能伤了我背上孩子……”

“翠竹临风’后希平,没有接口回答……

剑芒如虹,长剑落处,撩起一蓬鲜血,“魔神”戈青左臂齐肩处断了下来。

戈青没有吭出一声……断臂坠地,血水殷殷,但戈青左肩伤口,却是凝血不流。

负在戈青背上的小峰儿,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没有哭出一声。

“赤雷啸虹”邓昆,手执“虬龙金环泼风刀”,“嘿嘿嘿”笑道:

“贼魔头,便宜了你,俺儿子一条命,只换来你一条左腿……”

这个“腿”字才始出口,时臂一抖,刀芒一扬,戈青跌坐倒地,这条左腿已断了下来。

“魔神”戈青痛得混身索索直抖,还是没有吭出一声。

“摘星攀月”邵震走近前,戟指戈青,嘿嘿嘿笑道:

“‘魔神’戈青,昔年鲁北晏城‘夏口坪’,掌毙老夫正副擂台台主的威风,而今安在乎……”

挥剑一扬,戈青右腿亦断了下来。

三人断下“魔神”戈青左臂两腿,“云海飘影”廖恺走近前,道:

“戈青,老夫留下你一条右臂,你若能劫后余生,希望你得重新改过做人!”

“魔神”戈青只是望了他一眼……熬忍不住毁体断肢之痛,头脸垂下,晕了过去。

背上的峰儿,虽然没有哭出二声,但目睹师父遭受到这样一幕凄绝人衰的悲剧,童儿稚嫩的心头,禁不住这份打击,也晕迷过去。

“魔神”戈青悠悠回苏醒来,单臂解下背上的峰儿,轻轻把他唤醒……道:

“峰儿,咱们走吧!”

峰儿刚才没有哭出一声,这时泪水簌簌直流,指了指,道:

“师父,你两条腿给坏人砍去啦,如何走呢?”

“魔神”戈青,由于神智悲愤、激荡,竞忘了自己两条腿已被人斩去……

一阵惨厉狂笑,点点头,道:

“不错,师父两条腿已被人斩去……”

指着小徒儿这边,道:

“峰儿,师父两腿断去,你还长着两条呢……”

峰儿两眼擒泪,一付迷惘,困惑的神情望着师父,都是回不出话来。

“魔神”戈青当年曾获得旷古未有之奇遇,剔髓代骨,一身资质已与人迎异,”虽然一臂两腿遭人斩去,痛得晕倒在地,但伤处却很快凝血结口。

看到峰儿小脸上这付神情,就即道:

“孩子,你背着师父走。”

峰儿小嘴张合,泪水盈眶……听到师父说出此话,还是无法会意过来。

“魔神”戈青看了稚龄小徒儿一眼,一声浩然长叹,泪水泉涌似的流了下来……刚才断去一臂二腿,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戈青流泪道:

“孩子,你生不逢时,偏偏在这时候投入师父门下,现在只有委屈你了!”

朝那只囊袋一瞥,那把“湛玉剑”已不知去向,单臂把囊袋拎在自己背上,一招手,道:

“峰儿,你过来……”

峰儿走近前,戈青伸出单臂,紧紧们上这孩子头顶“百汇”穴……自己缓缓合上眼皮。

这是…一桩不可思议的事……

一股温热之气,自戈青单臂掌心而出,从峰儿盖顶“百汇”穴透入,通过这孩子全身奇经八脉,贯通天地之桥,引穿任、督两脉,归入丹田。

峰儿身体一阵抖索,小脸上汗水滴滴直流下来。

戈青按在峰儿盖顶“百汇”穴的掌心,并未移开,嘴里在道:

“孩子,你且试试看,能否将帅父背了起来?”

这时峰儿的体内,周身经脉贲张慾裂,使他感到惊奇……

听到师父这话,就即双臂向后一围,尚未运足劲道,已把师父背了起来。

峰儿惊诧不已,道:

“师父,你身体怎么这样轻?”

戈青单臂一掌按在小徒儿“百汇”穴上,一面急促的道:

“孩子,你现在别多问,师父慢慢会告诉你的,眼前赶快离开这里山谷再说!”

“魔神”戈青,怨结天下武林,生怕再有武林高手前来追杀,是以必须赶快离此地寒鸦岭“卧云谷”。

此刻,峰几感到周身勃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劲道……当一缕缕热流,连绵不息,从盖顶“百汇”穴透入体内时,这股劲道逐渐增加。

现在峰儿背上负着师父,仍然轻若无物,身子跃跃慾起……听师父说出此话,就把小腿儿一纵,拔身向上纵了起来。

这一纵,竞到七八丈远处……却把小峰儿吓了一大跳。

峰儿顿时童心大炽,连纵带跃,有如rǔ燕穿帘,海鸥掠波……随着起伏的山势,背上师父,向前面飘飞而去。

经有盏茶时间,重山叠翠,涧水深谷,都已抛落在峰儿背后……纵目看去,地势已渐趋平坦,遥望翠怕苍松错落之处,隐现出一片毗连衔接的房舍。

负在小徒儿背上的戈青,有所感触的道:

“峰儿,你今年七岁,熬过十个年头,才是十六岁,那时刚好半甲于;师父可以带你去那里……十年光阴虽然弹指而过,但不知是否再会发生意外?”

峰儿已听师父提到过这件事,一面走一面接口道:

“师父,你给坏人断了两腿一。手,现在峰儿背了你走,人家不会认出你来的!”

戈青心头惨然,禁不住问道:

“孩子,十年的苦,你挨受得下么?”

峰儿很懂事的,而且十分坚决的道:

“峰儿为了要替师父报仇,别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峰儿会挨受下去。”

戈青见七岁小徒儿,很懂事的说出此话,听来感到莫大的安慰……

但,此刻“魔神”戈青的心里,却又有了矛盾、错落的想法……

今日之痛,怨不得谁,昔年杀人无算,盈数三千,才会有此番断臂去腿的惨剧!

下一代的峰儿,又岂能再蹈自己的覆辙?

戈青心念游转,轻轻叹了口气,道:

“孩子,日后你武技有成,慢谈报仇之事,你将师父给人斩去的一臂两腿股骨取回,再找到失去的‘湛玉剑’,已可使你师父瞑目九泉了。”

戈青现在所说的,虽然无法使徒儿尽然了解,但在这浑金璞玉孩子的心头,已烙下一个凄绝悲痛的深痕,这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戈青抬脸朝前面看了眼,道:

“峰儿,前面看来是处村集,咱们找去看看,能否找到一枝之栖,以后的事慢慢再作打算。”

峰儿道:

“咱们在前面村里,找一家有钱的人家,师父认作峰儿的爷爷,求他们布赐布赐……说是咱们逃荒来到这里的!”

峰儿有条有理的说出这些话,一个七岁的童儿竞有这等机智,“魔神”戈青暗暗感到惊愕不已……

在这惊诧之余,戈青心念一阵游转:

“这孩子在他目前年岁,已有这等深沉的机智,日后一身武学有成,不知对武林是祸是福?”

峰儿背着师父边说边走,来到一座巍峨无比的山庄前,放下背上的戈青,探头朝山庄里看去。

“魔神”戈青一阵嘀咕不安,心里暗自思忖:

“这座山庄巍峨高大,显然住的是当地知名之士,不知是否会是武林中人物?”

“魔神”戈青十年闯道江湖,一生嫉恶如仇,杀人盈数三千……

继后遭天下武林追踪扑杀,十年流窜,过着逐水浮萍的生涯。

此番遭当今武林四大绝世高手之截,落得断去两腿一臂的惨状……杯弓蛇影,已是惊弓之鸟!

虽然戈青一身浑雄无匹的内家功力尚在,但一臂两腿已去,饶有再深武技,已无法施展出来……

万一狭路又遇上昔年丧命于“湛玉剑”者的父兄姻亲,师门渊源诸人,那是自投罗网,后果不堪设想。

戈青正要叫住峰儿,别去大庄院,另外找个普通平民之家……

这孩子己走到看守庄院大门的几个庄丁前,两条小腿匍地一跪,道:

“众位大叔,小峰儿背了爷爷逃荒来到这里,求求你们布赐布赐!”

峰儿不但口齿清脆伶俐,说话时还用衣袖抹了抹眼睛……那是一副获得人家怜悯的模样。

峰儿这一说,顿时有五六个庄丁,围了上来……似乎部给峰儿这副凄楚、可怜的神情所感动。

其中一名庄丁道:

“李标、林三,这孩子太可怜了……”

朝前面路边,匍伏在地的戈青看了眼,又道:

“他爷爷还是个残废呢……咱们每人凑些钱出来,给他们爷儿俩!”

那叫林三的年轻庄丁,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四面楚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