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0章 途中解危

作者:柳残阳

眼神中充满着诧异、惊奇,及十分意外的神色……她并不退缩回进禅房,而是要在她投出的两道目光中,希望找出个答案。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亮,随即移向另外一个所在。

石呜峰却在暗暗嘀咕称奇……

佛门僧侣修禅养性的禅房,如何会出现这样一个年轻女子?

孟玲心里,暗暗诧异不已……

这年轻女子好怪,一点没有姑娘家羞怯之色,好像认识咱们三人似的,两颗眼珠直勾勾的朝这边看来。

知客僧善元陪着三人拐向殿边廊沿,这年轻女子并不退入禅房,还是投向三人后影,看个不息。

三人随善膜拜“碧云寺”,结了个善缘,向知客偕善元道谢过后,告辞离去。

石鸣峰想到刚才进“碧云寺”,所看到的那回事上,边走边道:

“侯前辈,‘章田镇’镇街,老相士卖卜测字的那张案桌,如何会出现在‘碧云寺’……这确是令人百思不解?”

孟玲还不知道这回事,接口问道:

“鸣峰,摆测字摊的桌子,你看到摆在‘碧云寺,?”

石鸣峰点点头,就把刚才进“碧云寺”,看到那竹制案桌的情形告诉了她。

“杯中神游”侯乙,一笑道:

“石兄弟,咱们应该这么说……‘玉面蜘蛛’虞瑛扮妆成那个老相士,她摆测字摊的那张桌子,给咱们发现在‘碧云寺’……”

话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上,醉眼连转,望着两人,又道:

“石兄弟,孟丫头,刚才你们有没有看到那个年轻女子……”

石鸣峰接口道:

“不错,佛门僧侣的禅房里,走出一个年轻女子,叫人看来感到奇怪?”

孟玲道:

“醉伯伯,您这一说,咱也想了起来,这年轻女子好像认识咱们似的,直直地朝咱们三人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缓缓一点头,道:

“你们两人这一说,要揭开这个‘谜底,的时刻,已渐渐接近了……”

大葫芦中一口酒灌进嘴里,又道:

“老相士摆测字摊那张桌子,出现在‘碧云寺’‘大雄宝殿’前空地边上,那老相士又是‘玉面蜘蛛’虞瑛所扮装,那么,从‘碧云寺’禅房出来的那年轻女子,可能就是那个幻变千相的‘玉面蜘蛛’虞瑛?”

孟玲接口道:

“所以她‘似曾相识’似的,朝咱们三人直勾勾地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接上道:

“如果那年轻女子,真是‘玉面蜘蛛’虞瑛的庐山真面目,则她对咱们三人的认识,并非是‘杯中神游’侯乙,‘白玉龙’石鸣峰,和‘玉枝金雀’孟玲……”

一笑,又道:

“她所‘似曾相识’的,是一个行止离奇的疯老头儿,带了一双年轻男女,问卜触机,请教‘酒运’如何……”

孟玲接口问道:

“那她干嘛要把属下‘九头乌’尤通,置于死地?”

侯乙道:

“她怀疑,咱醉老头儿,是个玩世不恭,不露真相的武林高手,是以派了‘九头乌’尤通,刺探我等三人的行止动静……”

石鸣峰一笑,道:

“谁知尤通是个酒囊大饭桶,反被我等套出真相,把他灌个酩酊大醉……”

侯乙连连点头,道:

“不错,石兄弟……‘九头乌’尤通的死,是因酗酒误了虞瑛吩咐下来的事……其实,‘玉面蜘蛛’虞瑛对咱们三人,在‘明月楼’酒店跟尤通所谈的话,一无所知,只如同一张白纸……”

石鸣峰豁然有所悟,道:

“不错,侯前辈,不然虞瑛在‘碧云寺’发现到我等三人,就不会只是‘看看’而已!”

“杯中神游”侯乙,微微一皱眉,道:

“‘玉面蜘蛛’虞瑛,真是出乎于拳掌刀剑,内外功夫外的,一个难惹的劲敌……她神乎其技易容化妆的本领,使人防不胜防……”

微微一顿,又道:

“一个年轻姑娘家,居然扮装成一个老家伙,让咱醉老头儿也看走眼了!”

孟玲道:

“醉伯伯,那个‘玉面蜘蛛’虞瑛,要探听咱们姓名,称号,和何等样来历,咱们给她知道又何妨?”

“杯中神游”侯乙道:

“孟丫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江湖上非友即敌,咱们会不会倒戈‘八荒铁蹄会’,在她一知道咱们来历底细后,敌友即分……”

朝两人投过一瞥,又道:

“‘玉面蜘蛛’虞瑛知道咱们娘家底细后,成了敌暗我明,可加以騒扰,这且不谈……到时打草惊蛇,使她有了防患,会影响咱们以后赴鄱阳湖之南‘流花塘’,‘梅轩庄院’之会。”

石鸣峰点点头,道:

“侯前辈,您说得甚是……”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石鸣峰这声“侯前辈”的称呼,裂嘴一笑,想了起来……

搔了搔后颈,道:

“对啦,为了不让‘玉面蜘蛛’虞瑛,知道咱们三人的娘家底细,咱醉老头儿有个笨办法……”

孟玲咕地一笑,问道:

“醉伯伯,您说,什么‘笨办法’?”

“杯中神游”侯乙道:

“咱们特别注意陌生人的接近……在尚未抵达‘梅轩庄’的途中,如果有任何人,不管是男女老少,跟咱们接近,咱们就用‘老哥哥’,‘阿龙’,‘阿凤’这三个称呼

哈哈一笑,又道:

“这一来,谁也不知道咱们是谁啦!”

三人打尖落宿,行程匆匆……这日晨起,离一处“双柳湾”镇甸后,继续往前面走去。

侯乙朝大道两端望了眼,道:

“石兄弟,孟姑娘,从咱们脚程,位置算来,前面不远,该是‘流花塘’镇甸了。”

石鸣峰问道:

“侯前辈,我等在‘章田镇’镇郊山神庙,所见到的‘布衣银箫’于瘦竹那几位,都会去‘流花塘’的‘梅轩庄’?”

“杯中神游”侯乙道:

“他们旨在剪除盘据鄱阳湖畔小孤山的‘八荒铁蹄会’的那伙人,据咱醉老头儿看来,不但‘布衣银箫’于瘦竹等人,可能还会有不少江南侠义门中人物,赴‘梅轩庄’参与其事……”

两人边走边谈着时,孟玲一指前面,道:

“醉怕伯,鸣峰,前面树林那边,有吆喝厮杀的声音传来……”

两人凝神听去,声音自树林的那一端传来……

三人越过树林,纵目看去,前面一块迤逦而上的斜坡地上,有两人执剑对垒!

其中那个满脸虬髯,身躯粗壮的大汉,剑尖一指另外那个疾服劲装年轻剑士,嘿嘿一笑,道:

“‘金剑玉掌,魏鹏,你要赴‘流花塘’‘梅轩庄’,就先在咱‘翻云神剑’何坤剑下,接过几招!”

三人站下树林边沿,听到那个“翻云神剑”何坤,说出“梅轩庄”此话,立即注意起。

那年轻剑士“金剑玉掌”魏鹏,剑眉一轩,冷然一笑,道:

“你等‘八荒铁蹄会’中人,北地江湖已给你等捣得一片乌烟瘴气,岂容你等再来江南武林撒野!”

“翻云神剑”何坤,嘿嘿一笑,道:

“魏鹏,那容你利嘴放肆……”

这个“肆”字声落,抡腕抖剑,阳光下闪出烟烟光芒,打了一道活剑。

“金剑玉掌”魏鹏退落两步,剑花一缓,蓄势迎敌。

树林边三人,听到“金剑玉掌”魏鹏此话,才知道这虬髯大汉何坤,是“八荒铁蹄会”中人物。

何坤一声:

“看剑!”

“唰”的破风锐响声中,一式“白蛇吐信”,直向魏鹏当胸刺到。

“金剑玉掌”魏鹏一声:

“来得好!”

塌身挫腰,左手剑诀一指,由右而左,一个转身,剑花一绕,反来截斩何坤右腕。

这手以攻应攻,全在于心灵手快。

何坤一剑走空,忙将右剑往回一带,时腕一翻,一式“巧女采莲”,剑挟劲凤,向魏鹏左腿截斩而下。

魏鹏一提步,一个“登山望月”之势,避过一剑……

手中剑一圈一吐,一式“春云乍展”,叱声:

“着!”

反向“翻云神剑”何坤,面门刺到。

何坤一个“饥鹰扑地”之势,霍地一矮身,对方的长剑,堪堪相差两寸,抹着耳轮而过。

何坤嘿声冷笑……

虎口含劲,猛力将剑往上一提,一式“火把烧天”,一响“砰”的金铁交鸣声中,双剑硬招架上,溅出一蓬星火。

“翻云神剑”何坤,双剑硬招架上,马步屹立,纹风不动。

“金剑玉掌”魏鹏,拿桩不稳,身形蹬蹬往后震退两步。

林边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悄声道:

“石兄弟,从内家功力的火候看来,‘八荒铁蹄会’的何坤,已占了上风……”

石鸣峰点点头应了声。

侯乙向左边的孟玲,又道:

“孟丫头,你注意看……必要时,出手助那个‘金剑玉掌’魏鹏一臂之力。”

“杯中神游”侯乙,不叫石鸣峰,却要孟玲必要时出手助阵,有他的含意……

石鸣峰这手“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传自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向公瑜这套剑法,昔年睥睨江湖,冠绝天下武林。

是以,石鸣峰这一出手,如果对方识得这套剑法,那就给人识破底细。

孟玲点点头应了声,道:

“醉伯伯,咱知道啦!”

嘴里应声回答,腕掌已搭上剑柄。

“翻云神剑”何坤,一记硬招将魏鹏震退两步,嘿声一笑……剑尖一翻,剑花一绕,一声冷叱:

“着!”

追招衔尾递上,直指魏鹏中盘胸窝……

魏鹏塌身闪挪,犹未避开对方剑势……横边传来一响脆生生娇叱:

“慢着!”

一响“砰”的金铁相击声,孟玲长剑架上,挡下何坤追杀魏鹏的一剑。

“玉枝金雀”孟玲,走的是“五行八卦剑”剑法……

“金、木、水、火、土”五行,“乾、坤、艮、兑、震、坎、巽、离”八卦……

孟玲这一套剑势展开、幻变莫测,激厉浑雄,着着向“翻云神剑”何坤递来。

何坤一声吼喝:

“小妞儿,好剑法!”

易招变式,何坤换了一套“八仙剑”,想来扼制对方的“五行八卦剑”。

敢情,“玉枝金雀”孟玲虽然是个十九岁的姑娘家,但她师门却是武林一代前辈“洛水芙蓉”尹屏。尹屏将孟玲自幼扶养长大,是以她尽得乃师所学。

孟玲“五行八卦剑”这一展开,剑气如虹,夭矫似龙,向“翻云神剑”何坤的全身要穴刺来。

一响脆生生:

“着!”

剑尖划出一条冷虹,招走“殒星坠地”,向何坤面门点到。

何坤塌身一挫,身形斜刺而去。

这下他已知道这“小妞儿”的厉害,不敢拿自己这条命来开玩笑……凌空一个空心跟斗,双脚沾地,疾向远处逸去。

“金剑玉掌”魏鹏,走来抱拳一礼,道:

“多谢这位姑娘相助一臂之力,逐走强敌,魏鹏这厢有礼!”

孟玲纳剑入鞘,摇头一笑,道: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话落,走向“杯中神游”候乙这边。

魏鹏也跟了过来,向侯乙长揖施礼,道:

“蒙前辈仗义解围,令这位姑娘前来相救,魏鹏感激不已。”

侯乙醉眼一眯,笑了笑,道:

“年轻人,芝麻豆粒大的小事情,不用客气啦!”

“金剑玉掌”魏鹏,谦恭有礼的问道: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晚辈‘金剑玉掌’魏鹏,好有个称呼?”

侯乙正要把话冒出嘴时,硬生生又再压了下去……顿了顿,才道:

“老汉姓‘乙’名‘申’……”

“‘乙申’?”魏鹏听到这样一个怪姓怪名,不由怔了下。

侯乙嘻嘻一笑,道:

“不错,甲乙丙丁的‘乙”,申西戌亥的‘申,……”

魏鹏还是十分恭肃地问道:

“敢问乙前辈,您老人家武林中的尊号,如何称呼?”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小老儿‘乙申’,蒙江湖道上朋友不嫌,送了个‘玉壶醉天’的外号。”

“‘玉壶醉天,乙申?”“金剑玉掌”魏鹏,嘴里轻轻念出这一名号,脸上掠过一抹诧异之色。

敢情这位老人家,有这样一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途中解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