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1章 尔虞吾诈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候乙道:

“‘玉面蜘蛛’虞瑛在‘章田镇’街上,扮妆成老相士所使用的案桌,出现在‘碧云寺’大雄宝殿外空地墙脚处,而她又以本身庐山真面目,从‘碧云寺’主持禅房出来,由此可见‘碧云寺’主持跟‘八荒铁蹄会’沆瀣一气,说不定这大和尚是‘八荒铁蹄会’中一个重要角色。”

“布衣银箫”于瘦竹,点头接上道:

“不错,侯道友说得有理……除了鄱阳湖畔孤山外,我等对‘碧云寺’这庙宇,也需要加以注意!”

孟玲突然想了起来,道:

“醉伯伯,那次咱们去‘碧云寺’,只有知客僧善元,没有看到其他和尚……”

“杯中神游”侯乙点点头,道:

“孟姑娘,你这一提,咱醉老头儿也想了起来,这座庙宇里确实有点古古怪怪的……主持方丈禅房里走出一个年轻女子,这女子偏偏又是‘玉面蜘蛛’虞瑛……迸得庙里,就只看到一个知客和尚。

“羽化九腾”吕方道: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等要设法探得‘碧云寺’的内委动静,才能采取下项行动……”

“寒霞秀士”骆胜接口道:

“吕庄主,骆某倒有一个主意……侯前辈,石少侠,和孟姑娘三位,在‘玉面蜘蛛,虞瑛跟前,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她迄今仍不知道他们三位的真实底细,不如偏劳他们再次一探‘碧云寺’!”

“杯中神游”侯乙道:

“骆老弟这主意不错,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醉老头儿带了石兄弟,孟姑娘,再次去‘碧云寺’随善一番……”

孟玲接上道:

“醉怕怕,‘师出有名’,咱们去而复回,第二次找去‘碧云寺’,该有一个藉口,不然就会引起人家的怀疑了

侯乙尚未回答,“羽化九腾”吕方接口道:

“不错,孟姑娘说得甚是,必须‘师出有名’,才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石鸣峰目注侯乙道:

“侯前辈,我等三人不必都去“碧云寺’,三人中一人留下……两人找去‘碧云寺’,说是途中伙伴走失,不知是否有来‘碧云寺’……”

微微一顿,又道:

“有了此一藉口,到时看情形如何,再随机应变,探听‘碧云寺’中内委底细!”

侯乙沉思了下,道:

“石兄弟,这办法可以进行……你和孟姑娘在‘双柳湾’镇郊,于‘玉面蜘蛛’虞瑛扮成吕庄主拜弟‘金剑玉掌’魏鹏,跟那个‘翻云神剑’何坤打斗时,你们已露过一脸,你二人不妨就以‘项龙、项凤’的姿态,找去‘碧云寺’行了。”

孟玲咭地一笑,道:

“醉伯伯,咱孟玲和鸣峰找去‘碧云寺’,你留在‘梅轩庄’做‘太平王’啦?”

“布衣银箫”于瘦竹含笑道:

“孟姑娘,你和石少侠找去‘碧云寺’,你醉伯伯不会闲下来做”太平王’的……我等衔尾前往‘章田镇’接应……”

石鸣峰接口问道:

“你数位去‘章田镇’镇甸,石某和孟姑娘,如何跟你们联络?”

“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道:

“‘章田镇’镇甸吕某很熟悉……到时石少侠和孟姑娘找去‘悦来客栈’,我等都在那里。”

众人将有关“碧云寺”细节,谈过一番后,把这件事决定下来。

大道上,走来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身穿一袭长袍,肩背处搭着一支囊袋……风度翩翩,俊逸绝伦。

女的年纪在二十光景,长得英武娟秀,是一位巾帼女杰。

他们正是来自“流花塘”镇郊“梅轩庄”,取道往“碧云寺”的“白玉龙”石鸣峰,和“玉枝金雀”孟玲两人。

两人沿途上边走边聊谈时,孟玲突然想到一件事上,道:

“鸣峰,上次醉伯伯在扮妆成”金剑玉掌”魏鹏的虞瑛跟前,指咱们是‘项龙、项凤’兄妹二人,他老人家这话说错啦……”

石鸣峰含笑接口道:

“孟玲,你不是不知道,”项龙、项凤’本来就是侯前辈临时替我们想出来的……”

孟玲两颗星星似的眸子,投到他身上,道:

“他老人家说咱们是兄妹两人,那就不对啦……”

石鸣峰一声轻“哦”……听不出对方用意所在。

孟玲脆生生一笑,道:

“鸣峰,你今年十八,咱孟玲十九……你说,是姊弟,还是兄妹?”

石鸣峰见她转弯抹角,原来指在这件事上,不由笑了起来……一忖莫可奈何的神情,笑道:

“孟玲,侯前辈说的这话,已听进‘玉面蜘蛛’虞瑛耳里,无法更正过来,只有将错就错了。”

孟玲两颗圆滚滚的大眼珠,又朝石鸣峰这边凝视一瞥,才轻轻道:

“鸣峰,不是说‘玉面蜘蛛’虞瑛的那回事,咱现在提到这事,只是要你知道就行啦!”

石鸣峰见她含有弦外之音的说出这话……接触到她投来的视线,却像孕含着一股的肤热流似的,脸上感到一层发热起来。

孟玲没有把这件事继续谈下去,却移转到另外一个话题上,她咭地一笑,道:

“鸣峰,咱们此去”碧云寺’,会不会发生一场厮杀,打斗?”

石鸣峰沉思了下,道:

“我等虽然已知幻变千相的‘玉面蜘蛛’虞瑛的庐山真面目,但虞瑛并不知道我们的来历底细,只知道我二人是一个叫‘玉壶醉天’乙申老人家的小兄弟、小妹子……”

微微一顿,又道:

“但我们在心理上,也要有个假想中的准备……我等去‘碧云寺’是寻找”玉壶醉天’乙申的行踪下落,问他是否去了‘碧云寺’……这一来,相信双方不可能会展开打斗场面……”

行程匆匆,两人来到‘章田镇’镇郊的‘碧云寺’……

进入庙门,拾阶而上……

石鸣峰纵目回顾一瞥……大雄宝殿前空地墙脚沿的那张卖卜测字的案桌,业已消失。

一声“阿弥陀佛”,从大雄宝殿边廊沿,走来一个中年和尚,正是知客僧善元……

知客僧善元看到石鸣峰、孟玲二人,结伴再次来“碧云寺”,脸上掩饰不住那份惊诧和意外的神情。

石鸣峰走前一步,抱拳一礼,道:

“善元大师父,在下‘项龙’、‘项凤’兄妹二人,想请教有位老哥哥‘玉壶醉天’乙申,可曾再次来这晨‘碧云寺’……”

石鸣峰向善元和尚说出此话时,偏殿一端,有条人影一闪,走来一个身穿天蓝裙衣,瓜子形的脸蛋,约二十四五岁的丽妹。

两人看到这年轻女子,已知就是冒称“金剑玉掌”魏鹏,而扮妆成一个年轻剑士的“玉面蜘蛛”虞瑛。

知客僧善元见虞瑛走近前来,恭顺肃穆的合什一礼……才向石鸣峰这边问道:

“项施主所说‘玉壶醉天’乙申是谁,少憎回忆不起是那位施主了?”

敢情此“碧云寺”知客僧善元,他的职司就是接待来“碧云寺”膜顶上香的善男信女,平时不知接待多少香客,是以石鸣峰说到这一名号,他却一时想不起来。”

边上“玉面蜘蛛”虞瑛,听到“玉壶醉天”乙申名号,在似有所恩中,脸色微微一怔。

孟玲接口道:

“善元大师父,咱们这位老哥哥‘玉壶醉天’乙申,身穿一袭八卦道袍,背上负着一只大葫芦……他老人家上次带领咱们兄妹二人,来‘碧云寺’膜拜上香的。”

知客僧善元听到这番话,倏然想起这位异妆怪饰的老人家……

沉思了下,摇摇头,道:

“上次陪同两位来此的那位老人家,并未二次前来这里‘碧云寺’……”

旁边“玉面蜘蛛”虞瑛,带着一份和悦而关怀的神情,接口道:

“这位小妹子,敢情你二位有伙伴途中失踪?”

“玉面蜘蛛”虞瑛,对“玉枝金雀”孟玲,已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上次在“双柳湾”镇郊,冒称“金剑玉掌”魏鹏,虽然是为了探听对方三人底细,而与“翻云神剑”何坤演出一幕“假戏”,但孟玲却是仗义出手,就在凌险之际,救了虞瑛性命。

此刻虞瑛再次遇到孟玲,听孟玲说出此话,不期然中,起了一份关怀的心情。

眼前,石鸣峰和孟玲两人,已知道这位“玉面蜘蛛”虞瑛的底细,但虞瑛所知道的,只是这对年轻男女,是名叫“项龙、项凤”的兄妹两人。

孟玲见虞瑛口称自己“小妹子”,就顺着对方口气,回答道:

“是的,这位姊姊……咱兄妹俩有位老哥哥叫‘玉壶醉天’乙申,他老人家喜爱喝酒,在前面‘流花塘’镇街一家酒肆里,那天喝了个大醉,嘴里连连在说,要来‘碧云寺,随善结个缘,后来投宿客店,第二天早起,他老人家已不知去向……”

石鸣峰接口道:

“在下‘项龙’与妹子‘项凤’,认为咱们老哥哥乙申,会来这里‘碧云寺’,就衔尾找来这里!”

知客僧善元,合什一礼,道:

“两位施主,那位‘玉壶醉天’乙申老施主,并未二次来此‘碧云寺’……”

“玉面蜘蛛”虞瑛,含笑向孟玲道:

“你叫‘项凤’……凤妹子,你兄妹俩那位老哥哥,不是三岁五岁娃儿,会迷途走失,他说要来‘碧云寺’,那就不用耽心,相信会找来这里……”

一指偏殿,又道:

“两位请来偏殿,坐着谈谈!”

三人走来偏殿,分宾主坐下。

孟玲欠身一礼,道:

“这位姊姊,咱项凤不知该如何称呼您?”

虞瑛略作迟疑了下,才含笑道:

“凤妹子,咱叫‘虞瑛’,你叫咱‘瑛姊姊’行啦!”

孟玲一付不解的神情,道:

“瑛姊姊,您……您住这里‘碧云寺’?”

虞瑛一笑,道:

“是的……这里‘碧云寺’主持‘法明禅师’,跟愚姊是武林同道,江湖好友,虞瑛来到赣北,就落脚在此地‘碧云寺’……”

两人正在谈着时,偏殿门沿处一暗,走进一个身躯粗壮,满脸虬须的大汉……

孟玲跟这个闯进偏殿的粗壮大汉,对上视线时,两人同时一声轻“哦”……

孟玲见这个“翻云神剑”何坤,会在“碧云寺”露脸,感到十分意外……但再一想,也并不感到“意外”了。

“翻云神剑”何坤,一声轻“哦,过后,见“玉面蜘蛛”虞瑛,陪着“项龙”“项凤”这对兄妹在聊谈,侧面向虞瑛望了脸,朝着两人哈哈一笑,道:

“原来二位也来‘碧云寺’……”

“翻云神剑”何坤说出此话,似乎根本没有发生当时在“双柳湾”镇郊,给孟玲打跑的那回事。

何坤正在接着说下去时,虞瑛脸色漠然,道:

“何坤,这儿们殿有客人,你要找地方坐下休息,找去别处吧!”

“翻云神剑”何坤,微微一变腰,道:

“是,是的,瑛姑娘!”

话落,出偏殿而去。

虞瑛带着一份聊谈的口气,向石鸣峰道:

“项少侠,前些时候,您兄妹两人在‘流花塘’跟你们老哥哥乙申失散之时,你二位知不知道‘流花塘’镇郊,有一个叫‘梅轩庄’的所在?”

石鸣峰轻轻念出“梅轩庄”三字,没有回答虞瑛,而是向孟玲问道:

“凤妹,你有没有听老哥哥,提到“梅轩庄”这样一个地方?”

孟玲柳眉儿皱了下,道卜

“老哥哥整天抱在酒罐子里,没有听到说过这样一个地点。”

“兄妹”二人这两句对话,听进“玉面蜘蛛”虞瑛耳里,微微一笑……换了个话题,含笑道:

“贤兄妹二位,可曾听到过‘八荒铁蹄会’这样一个江湖门派?”

孟玲见虞瑛问出这话,不知道话该如何接下回答,目光投向石鸣峰这边看来……

石鸣峰沉思了下,道:

“愚兄妹故居是鲁地,项某知道北地江湖有此‘八荒铁蹄会’门派……据江湖传闻‘八荒铁蹄会’拥有一股浑厚的实力,江湖中不少高手,都投入此一门派……”

话到此,一付百思不解之色,问道:

“瑛姑娘提到此‘八荒铁蹄会’,敢情您与此门派,有何渊源?”

“玉面蜘蛛”虞瑛并不否认,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虞瑛正是‘八荒铁蹄会’中人……此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尔虞吾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