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2章 虚实之间

作者:柳残阳

“羽化九腾”吕方,不由愕然怔了一下。

“杯中神游”侯乙“哇”的吼了声,道:

“人娘的,咱们尚未‘先机制人’,孤山可是先来下‘战书’啦!”

“铁钵郎”胡斗,虎目一瞪,道:

“咱们把孤山派来的兔崽子宰了……”

“布衣银箫”于瘦竹,立即阻止,道:

“胡老弟,不能胡来,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转首向店小二又道:

“小二哥,你说咱们有请!”

店小二弯弯腰应了声,疾步离去。

“竹笠翁”宫明,喃喃嘀咕不已,道:

“这就奇怪了……孤山那伙人,如何知道咱们来‘章田镇’,又如何知道咱们住迸这家‘悦来客店’?”

孟玲就把自己和石鸣峰,来‘章田镇’时,在镇郊大道上看到的情形,告诉了众人。

众人谈着时,店小二陪同一位年有四十左右,身穿疾服劲装的中年人来到。

中年人站在门槛处,向屋子里众人抱拳一礼,道:

“在下‘飞毛腿’姜新,见过众位,姜某奉孤山‘九幽活判’雷洪雷爷之谕,有封书函要面交‘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吕爷。”

吕方走前一步,道:

“不错,区区正是吕方,你交出书函就是。”

“飞毛腿——姜新,双手递上一份书函。

吕方拆开看后,缓缓一点头,道:

“姜朋友,烦你回复贵上‘九幽活判’雷洪,我等遵嘱就是。”

“飞毛腿”姜新抱拳一礼,转身离去。

“布衣银箫”于瘦竹问道:

“吕庄主,这封信中写些什么?”

“羽化九腾”吕方把这封书函交了过去,一面接着道:

“‘九幽活判’雷洪来书中指出,要我等三日后,到鄱阳湖畔孤山一会!”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吼了声,道:

“人娘的,这又是‘玉面蜘蛛’虞瑛这个贼婆娘,出的臭主意……”

一指石鸣峰、孟玲两人,又道:

“刚才石兄弟和孟丫头两人回来‘章田镇’,在镇郊大道上,听到‘八荒铁蹄会’中人说的那些话……这贼婆娘又给想出这样一个主意来……”

“羽化九腾”吕方,视线一瞥问道:

“侯前辈,‘九幽活判’雷洪在书中指出,三日后,鄱阳湖畔孤山一会,这又该作何解释?”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上道:

“吕庄主,侯道友说得不错,此信并非出于‘九幽活判’雷洪之手,那是‘玉面蜘蛛’虞瑛想出的主意……”

微微一顿,又道:

“‘玉面蜘蛛’虞瑛,不但擅于幻变千相,更是诡计多端,此番使了个‘声东击西’之计……”

“寒霞秀士”骆胜,点头道:

“于老,您所说甚是……我等从石少侠、孟姑娘所探得情形来推断,显然鄱阳湖畔孤山,在‘八荒铁蹄会’来说,并非举足轻重之处……”

一笑,又道:

“‘玉面蜘蛛’虞瑛,所以有此一举,是因她只知道我等行踪出现在这里‘章田镇’,但尚未清楚在她跟前露脸的‘项龙、项凤’,是‘白玉龙’石少侠,和‘玉枝金雀’孟姑娘所扮妆的,是以声东击西,使个诱敌之计……”

石鸣峰接口道:

“‘玉面蜘蛛’虞瑛,以三日之后为藉口,说不定就在三日之内,在我等松懈不备之际,来个趁虚而入。”

“杯中神游”侯乙,大葫芦对准嘴,一口酒送进嘴时,衣袖一抹嘴边酒渍,道:

“虞瑛这个贼婆娘,再是幻变千相,花样百出,遇上咱醉老头儿,就要她狐狸露出尾巴来……”

醉眼一瞪,又道:

“信上说三日以后,咱们却不必再找‘黄道吉日’,今儿夜晚,便来个直捣黄龙,踩平‘紫花岩’这个破窑子……”

“梅轩庄”庄主吕方道:

“侯前辈,您是指今夜我等,向‘碧云寺’东南十五里的‘紫花精舍’采取行动?”

侯乙一点头,道:

“虞瑛贼婆娘,玩出‘声东击西’的鬼名堂,咱们就来个‘偷天换日’,比她‘棋高一着’!”

于夜三更过后,星月光亮下有身形数条,星飞丸掷,荡空激射,疾扑“碧云寺”东南方向十五里的“紫花岩”而来……

身形飘落在迤逦而上的山坡地“紫花精舍”前……侠义门中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不来愉鸡摸狗,暗中袭击之事……

“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面向着精舍大门,朗声道:

“‘八荒铁蹄会’中人听着,‘羽化九腾’吕方会同武林侠义门中,夤夜前来拜会!”

这响声音劲提丹田,起自内家一股真力,在夜深入静中,回答激荡,袅袅传出数里外。

“紫花精舍”中各间屋里灯光,纷纷亮起……门户大开,一个身材瘦长,六十多岁的老者,由众人簇拥而出,来到外面广场。

“杯中神游”侯乙,上前数步,用手一指,道:

“小老头,瞧你排场倒不小,你是这里的老几?”

瘦长老者傲然“哼”了声,道:

“老夫‘九幽活判’雷洪,就是此处‘紫花精舍’主人……你等深更半夜来此,找到这里‘紫花精舍’,敢情是嫌自己命长?”

侯乙哈哈一笑,道:

“姓雷的老小子,话倒说得干净利落,是你先找上咱们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才来拜会你的……人娘的,是你嫌命长,还是咱们嫌命长?”

“九幽活判”雷洪,脸上掠过一层愕然诧异之色,显然他不知此事……纵目看去,这个背负大葫芦的老头儿后面,还站着男女老少六七人。

蛇眼一瞪,“九幽活判”雷洪戟指问道:

“老家伙,你是谁?”

侯乙“阿哈”一笑,道:

“雷洪,你霸占鄱阳湖畔孤山,做了‘山大王’,原来却是个有眼无珠的大混球……”

指了指自己鼻尖,又道:

“你说,江湖上有几个像咱醉老头儿,身穿吕纯阳八卦道袍,背负一支大葫芦的?”

雷洪目注“杯中神游”侯乙,于若有所思中,一声轻“哦”,道:

“老家伙,你是江湖上有‘杯中神游’之称的候乙此人?”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笑道:

“乖孙子,你还记得你这个祖爷爷……”

“九幽活判”雷洪,凶暗怒瞪,正待发作时,身后一响怒吼声起,道:

“雷爷,待咱‘铁背熊’佟杰,来宰这疯老头儿……”

雷洪身后,扑出一个面如锅底,铁塔似的中年大汉。

就在这同一短暂问,候乙后面,一响冷叱声起:

“凭你也配?”

人影闪晃,一响“唰”的掠风声起,宛若巨禽一头,翩然飞落空地的场于中央……是个腰挂长剑的中年文生秀士。

“铁背熊”佟杰,“嘿”声一笑,道:

“朋友,报出你的名号来……”

中年秀士冷然一一笑,道:

“区区‘寒霞秀士’骆胜便是……”

“铁背熊”佟杰又是“嘿嘿”连声数笑,道:

“骆朋友,咱们俩就来亲热亲热吧……”

话未中落,拔出背上亮银似的一把“锯齿狼牙刀”,立刀一抱,一声厉叱:

“看刀!”

刀光闪耀,长蛇似的一式“猿猴进果”,直向“寒霞秀士”骆胜,当胸点进。

骆胜长剑井未施展,只是向左上了一步,对方攻来的一招业已走空……

右臂一展,随着刀背一压,将身一扭,左掌翻处,使个“铁扫帚”向佟杰面门打来……五指箕张,利如刃剑,这一标上非死即伤。

“铁背熊”佟杰,急急一仰面,闪退三步。

“寒霞秀士”骆胜,右手一按剑柄,一响“铮”的声中,长剑出鞘已握于掌心……

腕把一翻,剑花一绕,一式“荆轲击柱”,剑尖吐出莹莹寒芒,直点佟杰右肋。

佟杰将身一扭,劲贯右臂,单刀一抡,“秋风扫叶”反向骆胜肩颈,猛劈而下。

骆胜一退出,倏若流水行云……佟杰出手一刀,又扫了个空。

“铁背熊”佟杰一声怒吼,展开一套“银虹追风刀”刀法……劈、砍、削、截、挑、拦、格、撞……这把“锯齿狼牙刀”舞起一片寒光……

森森寒光闪处,冷电窜舞,他揉身欺进,恨不得要在骆胜身上剥下几口血窟窿。

“寒霞秀士”骆胜,手执长剑,却是不慌不忙,神定气闲……看定对方刀法招式,随势封解。

以眼前双方招式看来,似乎这位“寒霞秀士”骆胜,只有招架之功,并无退剑之力。

“铁背熊”佟杰,发现对方竟是如此不济事,心里暗暗高兴……

手中“锯齿狼牙刀”,上下翻飞,刀光如电,走的全是进手招数,着着向对方要害砍来。

“寒霞秀士”骆胜,却是沉如山岳……手中长剑,柔如柳絮,慢若病鹤……虽然看来是如此,但一招一式,沉练异常……

不论“铁背熊”佟杰的刀招,如何迅捷威猛,刀锋只要一近身,骆胜不是随手化解,却去对方劲力,就是轻轻一闪,刀尖只相差一二寸,却扎了个空。

双方走上四十多招,招招均是如此。

敢情此“铁背熊”佟杰,也是江湖上成名人物,一见对方如此打法,立即知道不妙。

原来“寒霞秀士”骆胜所施展的,乃是以内家功力见长的“太乙剑”剑法……

以逸待劳,以静制动……将对方累个精疲力尽,再下厉招。

“铁背熊”佟杰经此一发现,已有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脱身逸去的打算……若是缠战下去,那只是血溅七尺,横尸在地。

佟杰十分油滑,心里虽已有了此一打算,却故意将刀法一变,换上一套“卷风刀”刀法……翻翻滚滚,狠砍猛劈。

此一刀法出手,比起刚才更是凶厉几分……但手上如此,心里却在伺机脱走。

殊不知武术之道,贵在心神合一,唯有心神合一,才能临敌不败,从容制胜。

武家所谓“用志不分,乃凝于神”,也就是这一个道理。

“铁背熊”佟杰,也算在“八荒铁蹄会”中高手之列,原来本领不弱,奈何色厉内在,遇上“寒霞秀士”骆胜以“太乙剑”出手的这样人物,斗志渐渐消失……

尽管手上进招,刀光霍霍,心中却在打算如何脱身离去……如此一来,递出的刀招,当然不能心手合一,减了成色。

“寒霞秀士”骆胜,乃是经历过不少大小场面的人物,已看出对方的打算,心里就在暗暗冷笑:

“‘铁背熊’佟杰,你想从骆某手中脱身逸去,那是比登天还难了!”

心念闪转,手中“太乙剑”剑法,依然绵软轻巧,往来封架……眨眼间,两人已斗到五十余回合。

“铁背熊”佟杰,已经累得头晕眼花,喘息呼呼……拼命用了几手“卷风刀”招式……

急如疾风,唰唰唰一连三招出手。

骆胜仍然左遮右拦,从容招架。

“铁背熊”佟杰心念疾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出手虚晃一刀,一个“燕子抄水”之势,纵向“紫花精舍”左侧,准备向荒凉的山坡地逸去。

“寒霞秀士”骆胜,趁着今夜群雄之集,存心要除去江湖败类‘八荒铁蹄会’中人,自然不容‘铁背熊,佟杰脱

这个“下”字才始出口,出手却是绝不留情……身形微错,双掌一提,“蓬”的一掌,“金龙探爪”,直向“羽化九腾”吕方“华盖穴”劈到。

吕方见对方,话未中落,才一开步,一股威猛的无形掌劲,已飒然袭到而涌来的这一片寒流,令人毛发俱竖,因此便知对方使用的,即是“子午追魂掌”绝技。

这种“子午追魂掌”,相传系源自昆仑派的技艺之一,乃是集内家精华真革而成。

练此“子午追魂掌”,全凭丹田一股罡气,把这股丹田罡气,灌入掌心,只要遥对敌人,掌心向外一登,罡气立即由掌心而出。

这股劲道贯人敌人所在之处,一丈圈围之内,则劲势环流,绝元幸免。

对方如果挨上这“子午追魂掌”,在当时虽只觉得浑身打了个寒颤,其实体内五脏筋络,已全给震伤。

“子不过午,午不过子”,一周天时辰之内,立即吐血身死,故有“子午追魂掌”之称。

“九幽活判”雷洪,才一照面,就即以“子午追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虚实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