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3章 龙争虎斗

作者:柳残阳

法明老和尚以静制动,不接不架,双肩一错,左脚向外一滑,庞大的身躯,就若旋风似的闪出五尺外。

“布衣银箫”于瘦竹,一个转身,双手一伸一探,“金龙现爪”,“探步撩阴”,接连两招使出。

法明老和尚一个“白鹤展翅”身法,飘游如风我,已自飘向于瘦竹身后。

“布衣银箫”于瘦竹,一连两招落空,倏然一声长啸,身子一扭,再次迫近老和尚跟前……

拳影挥霍,呼呼生风,宛若狂风暴雨似的,着着向法明攻来。

法明老和尚却是不慌不忙……

“嘿”声一笑,立时展开三十路“巧打擒拿”,夹着十八路“八卦行功”!

但见他,沉如山岳,动若怒狮,进如神龙舞空,退若猛虎出押!

一招一式,攻多守少,吞吐如电,犀利元匹。

“布衣银箫”于瘦竹,发现法明老和尚这一套身法,手法、马步、拿桩,果然扎实,激厉,绝非沽名钓誉之流所能比拟。

于瘦竹将“螳螂拳”的招数,尽量施展开来……抓、拉、摧、挂、腾、闪、挡、掷……十指如钩,臂若弓身,倏分倏合,荡空激射。

两人这一照面交上手,眨眼三十余回合,势均力敌,不分胜负。

“紫花精舍”大门前面的“玉面蜘蛛”虞瑛,以及“八荒铁蹄会”中弟子,和“杯中神游”侯乙等众人这边,双方人马目光皆投向场子,凝神作壁上观。

“玉枝金雀”孟玲,不期然中旋首回顾一瞥,诧然“哦”了声,向“杯中神游”侯乙,道:

“醉伯伯,鸣峰怎么不见啦,又去了哪里?”

孟玲这响声音出口,“羽化九腾”吕方等注意看去,果然壁上观的这伙人中间,少了“白玉龙”石鸣峰。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滴溜一转,哈哈笑了声,道:

“不会错,孟丫头,这小兄弟准是又在‘闹肚子’,此刻上毛坑去啦!”

众人听来感到有点古怪,但候乙这话,并没有任何不适当之处。

孟玲脸色一怔,接着却是微微一点头。

场子中打斗的“布衣银箫”于瘦竹,使尽“螳螂拳”中神妙招数,一心要克敌制胜。

但“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一身功力、火候,却是出于人所想象之外……威猛激厉,浑雄无匹。

双方交手三十余回合过后,于瘦竹渐渐发觉,法明老和尚两臂其硬如铁,而且拳脚马步,更是十分沉稳,简直无懈可击。

“布衣银箫”于瘦竹的一套“螳螂拳”,曾经过苦心精研多年,尤其“螳螂爪”一绝,更是脾阴天下武林。

此刻,于瘦竹将全身劲力,运用到十只手指头上,以此“螳螂爪”出手,即令坚如铁石,也要洞穿而过。

但,偏偏此番于瘦竹用在这“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身上,却是缚手缚脚,无法尽量施展开来……

于瘦竹铁指弹出,落向法明老和尚要害穴这时,手指尚未沾到对方身上,于瘦竹关尺脉,或是曲池穴等处,会给法明老和尚三只手指,以“铁扫帚’的手法,顺势扫来

或是用“金龙手”砍上。

就在这时,于瘦竹立即会手臂一麻,真气一懈,而在戟指疾吐刹那,立即失去劲道。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连数次出手,均遇到此种情形。

敢情“布衣银箫”于瘦竹,在江南武林中,也是一位前辈人物,但此番遇到“碧云寺”主持法明,却还相差了一段距离。

由此可见,此法明老和尚身怀所学之高,确是一位藏锋不露的绝世高手。

两人身形再度迎上,拳掌交击,打个难分难解之际,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苍雄长啸……其声犹若晴空沉雷,更若龙吟九霄!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啸声由远而近,星月高挂的夜空下,一颗黑点由小伸展到大……

一抹身形,疾驰而至。

此人一声断喝,两手一分,一股浑雄无比的劲道,把酣战中的两人身形,剖隔分开在数尺之外。

“布衣银箫”于瘦竹,不知对方是友是敌,心里暗暗一惊!

目注看去,是个鬓发灰白,古铜色脸肤,身穿一袭没有上扣的对襟大褂,腰间围上一条布带的老人。

“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心头却是不禁暗暗为之一沉:

“当今天下武林,能把自己由激战中挡退数尺的,该只是绝无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人而已。”

法明心念闪转,嘿嘿一笑,道:

“贫驾身手不凡,不知如何称呼?”

老人朗声笑道:

“区区戈青,昔年给江湖朋友冠上‘魔神’两字……老夫‘魔神’戈青便是……”

老人道出自己名号,“布衣银箫”于瘦竹诧然之余,往后退了两步。

“梅轩庄”庄主“羽化九腾”吕方等这边数人,可能除了“杯中神游”侯乙,和孟玲两人外,见“魔神”戈青,这位不速之客来“紫花岩”“紫花精舍”前露脸现身,莫不感到诧异惊奇。

法明老和尚见此老者竟是“魔神”戈青,大感意外……

带着试探的口气,沉声道:

“戈朋友,老衲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今晚夤夜来此,不知有何赐教?”

“魔神”戈青两条利箭寒冰似的目光,朝法明注视了眼,道:

“法明大和尚,你在‘八荒铁蹄会’中身份,仅次于掌门人‘赤雷啸虹,邓昆而已……昔年老夫在鲁中徂徕山断肢毁体之事,难道大和尚不知道……?”

“玉面蜘蛛”虞瑛,一脸惊诧之色……

“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在“八荒铁蹄会”中的身份,自己曾向以“项龙、项凤”姿态来“碧云寺”露脸的石鸣峰,和孟玲两人提到过,此刻竟从这个“魔神”戈青嘴里,又说了出来。

法明老和尚听到戈青这些话,嘿嘿一笑,道:

“照此说来,今夜戈朋友是冲着老衲,找来这里‘紫花岩’的?”

“魔神”戈青,冷然一点头,道:

“大和尚身入空门,六根未除,竟是江湖败类中鹰犬,天下修性养禅的出家人,为你蒙羞……”

话到此,向“布衣银箫”于瘦竹这边,侧首一瞥,又道:

“于道友,且请退下。”

于瘦竹抱拳一礼,道:

“于某遵嘱!”

话落,退向“羽化九腾”吕方等众人这边。

“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听到“魔神”戈青这些话,脸肉起了一阵抽搐,怒极之下,嘿嘿嘿纵声一阵笑了起来……戟指戈青,道:

“‘魔神’戈青,你说话也该找对了‘主’才是,老衲跟前,岂容你这等人放肆撒野,信口雌黄?”

戈青冷然一笑,道:

“大和尚,不妨看看是谁放肆撒野?”

法明老和尚一声吼喝,踏前一步,掌挟劲风,“迅雷砸地”,直向“魔神”戈青华盖穴劈进。

戈青见对方出掌沉猛,不便硬接硬架,因而霍地一转,用“铁门闩”封他右臂。

法明大和尚抽身换式,一声吼叱,“曲弓射虎”,横身左手向后一翻,横掌如刃,向对方小腹切下。

戈青见法明老和尚变招迅快,就往后闪退半步,双手一式“金蛟剪”往下一截……

法明老和尚踏步进前,戟指为招,“双龙戏珠”,直取对方眉心……

同时,下挡盘腿飞起,呼呼掠风声中,踢向对方阴囊。

戈青劲提丹田,一声长啸……使个“卧虎当门”之势,面门往后一仰,避过对方眉心之袭……

下面两腿连续飞起……左边一脚,跟法明顶个正着,两人鞋底同时合在一起,各展内家功力一撑……

“蹦!蹦!”……激起一股强烈劲风,双双身形,同时腾出两丈。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跟“魔神”戈青照面交上手后,发现对方果然不是沽名钓誉之流,一身内家功力,确已抵炉火纯青之境。

至于“魔神”戈青,显然也有所发现……

此老和尚身怀之学,要远在过去于鄂南岳口东门外“剑虹山庄”,所照面交手的“七爪修罗”闵堪之上。

法明老和尚虎目圆睁,把“龙卷驭风掌”,狂风暴雨似的施展开来……

此“龙卷驭风掌’,乃是采自龙蛇之象,罡阳之气所练成……若是练达火候纯青之境,便有排山倒海,九天变色之威。

法明老和尚的这手“龙卷驭风掌”已浸婬二十余年,其淬练精湛之处,绝非武林等闲之流所能比拟。

“魔神”戈青,见对方来势汹涌、激厉,立即以“玄天七嵌掌”出手。

两人这一照面交上手,各展所学,一招一式,沉稳有力……手脚不用打实,就即收了回去,幻变莫测,深奥无比。

“魔神”戈青,单掌一举,一个“霍地喷雾”之势,朝向法明兜心劈到……掌劲浑雄,掌风呼呼,如果撞上的话,非死即伤。

法明老和尚一声:

“来得好!”

塌身后退,左手立合,“抽梁换柱”,向上一格。

戈青双臂往回一撤,“怀中抱目”,肘腕横掌如刃,用“铁扫帚”功夫,向法明老和尚“曲池穴”砍下。

法明身形自左向右,霍地一转,“黄龙扑滚”,袈裟宽袖带着风声,来到戈青背后,倏然一记“排山手”使出,落下对方背心命门脉。

这项“排山手”,乃是武家税技之一,练到炉火纯青之境,便能碎石如粉。

若是袭中人身,任凭“铁布衫”,“金钟罩”诸类横练功夫,也别想抵御。

显然,“魔神”戈青也知道个中利害……

两腿一滑,身形风转,骈伸中食两指如戟,反向法明老和尚脑后“玉枕穴”便袭。

老和尚一低头,躲了过去。

“魔神”戈青再声龙吟凤鸣一阵苍雄长啸,以“玄天七嵌掌”威猛激厉招式,着着向法明老和尚递来……

两条手臂,上下如飞,身子宛若星飞九掷,风车似的忽前忽后,倏左倏右。

双方照面交手,经过八十余回合……已渐渐显出有高下胜负之处。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目注打斗场子,大葫芦中一口酒送进嘴里,摇头晃脑,道: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戈道友‘师出有名’,此乃扫除江湖妖氛也……”

“竹笠翁”宫明,摆动矮矮肥肥的身体走到旁边,指了指打斗场子,道:

“侯道友,‘魔神’戈青跟法明和尚照面交手的,是不是昔年他那套震慑天下武林的‘玄天七嵌掌’?”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道:

“三寸丁,你是没话说,找话说……这难道还会有错?”

“铁钵郎”胡斗,倏的发现道:

“侯前辈,这里不见石少侠影子,他又去了哪里?”

侯乙“哼”了声,道:

“这小兄弟就有这个怪毛病……遇到‘好戏登场’,他就会‘闹肚子’……他上毛坑去啦!”

旁边孟玲听到这话,想笑但不敢笑……一双秋水似的明眸,朝前面打斗场子看去。

场子里“魔神”戈青,和“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双方又交手了二十余回合……

“魔神”戈青,身形闪转,出手“玄天七嵌掌”中“推山填海”一招,双手一提一放,直向老和尚法明背后打来……

孟玲见戈青这招出手,两眼一睁,忍不住暗暗“哦”了声……过去鸣峰就曾教过自己此一招式。

但,眼前这一招,出于“魔神”戈青之手,却是势同雷霆,力逾千斤。

法明老和尚虽然昔年井未与“魔神”戈青,照面交过手,但从江湖传闻得知,戈青“玄天七嵌掌”中这招“推山填海”的利害……

别说给掌劲打个正着,就是掌风沾着身体,也得受伤,甚至当堂吐血。

但这位“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却自恃技高而胆大……

猛提一股罡气护住全身,遮住背心要害,然后霍地转身过来,一个“金鸡振翅”之势,横挥双臂去挡!

在法明老和尚本意,以为自己可以运用内家功力,一股反弹之力,把“魔神”戈青一双出掌的时腕,震裂成残废。

以法明老和尚的估计,即使不能将戈青一对时腕震裂成残废,至少也要迫他退落数尺。

法明老和尚这一套打算,成事不足,却把自己这条老命也算了进去……

“魔神”戈青自吸得鄂北桐柏山龙巢地穴“龙涎香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龙争虎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