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4章 碟形飞刀

作者:柳残阳

“羽化九腾”吕方,缓缓一点头,道:

“刚才于前辈说得甚是,‘魔神’戈青处在‘敌暗我明’之境,要如何让他知道这件事……”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笑了声,向旁边的石鸣峰道:

“石兄弟,你怎么光听不说话啊?”

石鸣峰微微一点头,在若有所思中,向“羽化九腾”吕方道:

“吕庄主,从您刚才所说情形判断……那个‘长山白狼’焦炳,受鲁南向城‘卧龙山庄’‘铁胆金戈’萧彬所嘱,来江南武林探听‘魔神,戈青下落,‘碧云寺’主持法明和尚,跟那个‘柳河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又是莫逆之交,而法明老和尚已丧命戈青之手,显然马俊同样会探听‘魔神’戈青的行踪下落……”

“羽化九腾”吕方微微一点头,已听出对方的话中含意。

石鸣峰又道:

“如果‘铁羽金鹰’马俊,认为‘魔神’戈青在‘紫花岩’山坡地现身露脸,是您吕庄主相邀而来的,他们二人可能连袂会往‘流花塘’‘梅轩庄,拜访您吕庄主,探听‘魔神’戈青的下落。”

吕方连连点头,道:

“不错,石少侠说得十分有理……‘殊途同归’,‘长山白狼’焦炳,‘铁羽金鹰’马俊,都会向吕某探听戈前辈的行踪下落……”

朝向侯乙、于瘦竹、石鸣峰、孟玲四人游转一瞥,又道:

“四位陪同吕某,到寒舍‘梅轩庄’一行如何?”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笑道:

“吕庄主,再好没有,只是打扰尊府了!”

五人离“章田镇”,取道往“流花塘”而来……途中,他们又谈到这件事上……

“杯中神游”侯乙道:

“吕庄主,那个‘长山白狼’焦炳,身怀之学如何,咱们还不清楚,但鲁南‘卧龙山庄’的‘铁胆金戈’萧彬,既然邀请了此人,前来江南武林对付‘魔神’戈青,‘不是猛龙不过江’,显然这王八龟孙手中有他两下子……”

“羽化九腾”吕方道:

“此‘长山白狼’焦炳,身怀之学见长之处,显然是他那一手秘门暗器‘碟形飞刀’……”

孟玲困惑不已。道:

“醉伯伯,圆圆的东西,才作‘碟形’之称,怎么又叫作‘飞刀’呢?”

“羽化九腾”吕方,接口回答道:

“孟姑娘,虽然我等尚未目睹见过这种‘碟形飞刀’,但不难想像出,这是一种体呈圆形,边沿锋利如刃,出手时盘空旋转,能将人置于死地的暗器,是以才称作‘碟形飞刀’!”

五人行程匆匆,这日抵达鄱阳湖之南三十里的“流花塘”“梅轩庄”。

“杯中神游”侯乙,“白玉龙”石鸣峰,和“玉枝金雀”孟玲,对这一件重要的事,三人在来“流花塘”途中,已有了个决定。

众人来“梅轩庄”,“羽化九腾”吕方将四位嘉宾,请人一问幽致清静的书房后,又谈到那个话题上……

吕方道:

“前些日子,‘魔神’戈前辈在‘章田镇’镇郊‘紫花岩’山坡地露脸,相信他老人家不会远去他处,可能还在赣北一带……”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口道:

“这件事必须要让‘魔神’戈道友知道……明枪易挡,暗箭难躲,‘敌暗我明’,恐怕戈道友会遭人所暗算……”

“杯中神游”侯乙,朝石鸣峰这边望了一眼,“阿哈”笑了声,道:

“两位要找‘魔神’戈青的行踪嘛……那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于瘦竹苦笑了下,道:

“候道友,莫怪于某多嘴饶舌……此时此刻,并非飞觞把盏,说醉话的时候……”

吕方缓缓一点头,接上道:

“侯前辈,于前辈此话,说得也是实在……”

微微一顿,又道:

“这也就是您来‘流花塘’时,说的那句话……‘长山白狼’焦炳,从鲁地来江南武林,‘不是猛龙不过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我等如何找着‘魔神,戈前辈行踪,以共商应对之策。”

两人前后说出这些话,听进“杯中神游”侯乙耳里,他原来那张酌红色的醉脸,更是一层火辣辣红热起来……

想来有点不是味道,朝石鸣峰醉眼一瞪,道:

“石兄弟,梅庄主、于道友二人,都是两肋插刀,腰挂脑袋,侠义门中铁铮铮的汉子……”

衣袖一抹嘴边口水,又道:

“你老哥哥真话也是醉话,醉话也是醉话,你不必见外,就向他们二位,不妨说个清楚明白!”

两人听来似乎尚有弦外之音,不由诧然怔住。

石鸣峰向两人抱拳一礼,道:

“吕庄主,于前辈,石某为了完成昔年恩师‘魔神’戈青遗愿,才不得不如此……”

两人听到“恩师‘魔神’戈青”此话,脸上浮起惊愕、诧然之色。

敢情,至少到目前为止,江湖上都有此传闻……“白

玉龙”石呜峰,乃是鲁西巨野“摩天神龙”向公瑜的弟子!

此刻,石鸣峰如何口称“魔神”戈青“恩师”两字?

“布衣银箫”于瘦竹,指了指问道:

“石少侠,您……您口称‘魔神’戈青‘恩师’,你是戈道友弟子?”

石鸣峰点点头,道:

“不错,他老人家是石某恩师。”

“梅轩庄”庄主吕方接口问道:

“鲁西巨野‘摩天神龙’向公瑜前辈,也……也是您师父?”

石鸣峰再次一点头,道:

“是的,他老人家也是石某师父……”

微微一顿,又道:

“江南武林现身露脸的‘魔神’戈青,乃是石某为了完成他老人家遗愿,因此由石某所扮妆的……”

石鸣峰话到此,将昔年与“魔神”戈青的渊源,并不隐瞒的都说了出来……解开背上囊袋,一指里面假发,对襟大褂,布带等东西,又道:

“此即是石某扮妆恩师,所用之物。”

“布衣银箫”于瘦竹,怔怔道:

“石少侠,在‘章田镇’镇郊‘紫花岩’,掌毙‘碧云寺’主持法明的,是您?”

石鸣峰尚未回答,吕方已接上问道:

“石少侠,在鄂南岳口城外‘剑虹山庄’,掌毙‘七爪修罗’闵堪,也是您?”

石鸣峰点点头,道:

“不错,都是石某扮装成恩师形相,出手‘玄天七嵌掌’,将他们伏诛的……”

指着旁边“杯中神游”侯乙,又道:

“石某遵侯前辈之嘱,说出此事内委真相,千祈二位守此秘密,不能宣扬江湖。”

“布衣银箫”于瘦竹,慨然道:

“从法明老和尚拳掌厉招下,救下老夫一命的,原来是您石少侠……您千万放心,老夫决不将今日之事,传于其他人耳中……”

“羽化九腾”吕方接口道:

“石少侠,您已有此叮嘱,吕某当然不会将您刚才所说情形,泄于江湖。”

“杯中神游”侯乙,一掀鼻子,“哼”了声,道:

“咱醉老头儿刚才所说,要找‘魔神,戈青‘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话可有错?”

“布衣银箫”于瘦竹,歉然一笑,道:

“醉兄,平时你真真假假,醉话连篇,谁又能置信此事?”

“羽化九腾”吕方,亦不禁慨然道:

“‘魔神’戈前辈再次露脸江湖,不仅是吕某……那一套‘玄犬七嵌掌’掌法施出,谁也不会相信竟是‘白玉龙’石少侠所扮妆?”

静静听着的“玉枝金雀”孟玲,道:

“醉伯伯,鸣峰一套‘玄天七嵌掌’固然利害,但要对付‘长山白狼’焦炳,那门古里古怪的‘碟形飞刀’暗器,就得要小心了!”

“杯中神游”候乙点点头,道:

“孟丫头,你说得有理……”

侧过脸向石鸣峰这边,又道:

“石兄弟,‘长山白狼’焦炳那边,到时有老哥哥替你挡下来。”

众人就将如何迎得赣北武宁城南郊,“柳河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和“长山白狼”焦炳之策,决定下来。

三天悄悄过去,五人又在书房谈着时,一名家人匆匆进来,向“羽化九腾”吕方,道:

“吕爷,有位‘柳河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前来拜会!”

吕方微微一怔,问道:

“除了‘铁羽金鹰’马俊外,是否尚有其他人结伴同来?”

这名家人,一哈腰,道:

“回吕爷,随同马庄主一起来这里‘梅轩庄’的,尚有一位自称是‘长山白狼’焦炳的老者……”

“杯中神游”侯乙,吼了声。道:

“入娘的,这龟孙王八果然来啦!”

“梅轩庄”庄主吕方问道:

“他二人现在何处?”

这名家人道:

“回吕爷,这两位来客,已在外面大厅。”

吕方一点头,道:

“你告知他们两位,吕某就即出来。”

这名家人一哈腰,退出书房……“杯中神游”侯乙将到时迎对的情形说了下,吕方颔首道:

“吕某知道。”

五人来到外间大厅,已看到两个年纪都在六七十岁的老者,一个魁梧高大,一个削瘦颀长,端座椅子。

“羽化九腾”吕方,向两人抱拳一礼,含笑道:

“不知那位是‘柳河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兄台,区区吕方这厢有礼了?”

两人从座椅站起,其中那个魁梧老者回过一礼,道:

“马俊来得孟浪,有扰尊府,请吕庄主海涵……”

接着将旁边“长山白狼”焦炳引见了下,吕方亦替侯乙等四人,引见介绍了一番。

宾主大厅坐下,“羽化九腾”吕方,欠身问道:

“两位兄台莅临舍间,不知有何赐教?”

“铁羽金鹰”马俊哈哈一笑,道:

“吕兄会同江南武林高手,在‘碧云寺’东南十五里外‘紫花岩’,与‘八荒铁蹄会’中之会,诚然令人瞩目……”

“羽化心腾”吕方,并未把话接下,微微一笑,替代了回答。

马俊目注一瞥,又道:

“‘碧云寺,主持法明老禅师,与马某是莫逆之交,不意丧命‘魔神’戈青之手……吕庄主能邀‘魔神’戈青前来助阵,显然知道其行踪下落,不知能否示下……”

“杯中神游”侯乙,“嘿”了声,接口道: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法明老和尚技艺不如人,死了活该,吕庄主又凭什么要告诉你二人,‘魔神’戈青的行踪所在?”

旁边“长山白狼”焦炳,眼皮一翻,朝侯乙狠狠瞪了眼。

“羽化九腾”吕方,哈哈笑道:

“马庄主此话,未免强人所难……‘魔神’戈前辈行踪所在,别说吕某不知,即使知道他老人家在何处,也歉难奉告。”

“长山白狼”焦炳,嘿嘿嘿冷笑道:

“吕庄主,某等登门拜访,礼数已到,可别来个‘敬酒不喝,喝罚酒’……”

“杯中神游”侯乙,不待对方话落,一指焦炳,哈哈一笑,道:

“老小子,什么是‘敬酒’,什么是‘罚酒’……你是‘闯鬼门关,走阎王路’,嫌自己命长,才找来这里‘梅轩庄’……”

“铁羽金鹰”马俊,傲然一笑,接口道:

“侯朋友,听你这样说来,这里‘梅轩庄’正是‘鬼门关,阎王路’,来得回不得了!”

“杯中神游”候乙,一笑道:

“马庄主,来得,也回得……这位焦朋友措辞咄咄逼人,咱醉老头儿要问问他,江湖上他轮到老几?”

“长山白狼”焦炳,嘿嘿笑道:

“人醉心不醉,侯朋友说话倒也干净利落,问到咱焦炳在江湖上轮到老几,你我不妨照面走上几招,就不难数出焦某是江湖上老几?”

“杯中神游”侯乙含笑点头道:

“使得,使得……”

转首向“羽化九腾”吕方问道:

“吕庄主,咱醉老头儿要和这位焦朋友亲热亲热,松松筋骨,这里‘梅轩庄’可有合适的场地?”

吕方见侯乙说得轻描淡写,知道这将是一场炽烈打斗的场面……沉思了下,道:

“侯前辈,‘梅轩庄’后端马厩附近,有块十来丈方圆的空地,不知是否合适?”

侯乙连连点头,道:

“行,行,吕庄主,只要有块空地就行啦!”

众人来到“梅轩庄”马厩附近那块空地……“长山白狼”焦炳有恃无恐,嘿嘿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碟形飞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