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5章 真假魔神

作者:柳残阳

候乙把十八枚“碟形飞刀”暗器破掉,向“长山白狼”焦炳,哈哈一笑,道:

“老小子,你这些破铜烂铁,不够看的,还有没有新鲜一点的玩意儿?”

敢情这十八枚“碟形飞刀”,乃是“长山白狼”焦炳称霸北地江湖,个中称绝的成名暗器,也不啻是他第二条老命。

但是这次却被“杯中神游”侯乙所破,惊怒交集之下、脸呈一片灰白色,一时回不出话来。

侯乙笑着又道:

“老小子,咱醉老头儿专找目中无人,龟孙王八的晦气,可不打‘落水狗’……”

一指焦炳,又道:

“别慌,你已是一头掉入水沟里的‘落水狗’,咱不会再在你背上踩一脚,要你这头‘落水狗’狗命的……”

“长山白狼”焦炳,仗着身怀这门神手其技的“碟形飞刀”暗器绝技,邀游北地江湖,几时曾受到过人家这等调侃,挖苦?

也由于焦炳身怀这门“碟形飞刀”暗器绝技,才受鲁南向城“卧龙山庄”庄主“铁胆金戈”萧彬之邀,来江南武林,探听再次露脸江湖的“魔神”戈青的动静!

必要时,就用此“碟形飞刀”暗器,将“魔神”戈青,置于死地。

此刻,焦炳听到这“杯中神游”侯乙,入木三分挖苦的话,这张脸膛,一阵火辣辣红热起来……奈何,技不如人。

侯乙朝小兄弟石鸣峰这边投过一瞥,“阿哈”一笑,又道:

“老小子,你来江南武林,要探‘魔神’戈青行踪出没之处,‘魔神’戈道友却有口讯给咱醉老头儿,你回去转知你的‘主子’‘铁胆金戈’萧彬,当初萧彬取下戈青首级,此番戈道友再次露脸江湖,要萧彬小心他颈上的六阳魁首!”

“长山白狼”焦炳,怒目瞪看着侯乙,默然无语……敢怒而不敢言。

侯乙转向“柳河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这边,哈哈一笑,道:

“马庄主,咱醉老头儿来者不拒,是不是也要陪你走上几招?”

敢情“杯中神游”侯乙刚才露了这一手,马俊已知道此疯疯癫癫,满嘴醉话的老酒虫,乃是藏锋不露之人,绝非沽名钓誉之流。

若跟对方照面交上手,不但别想沾着便宜,反而自取其辱。

“铁羽金鹰”马俊,“嘿嘿”干笑几声,道:

“侯朋友,老夫不会轻易与人惹上是非,咱们后会有期了!”

旁边“羽化九腾”吕方,一笑道:

“此番马庄主偕同贵友来‘梅轩庄’,吕某未曾设宴接待,那是怠慢了。”

这位来自赣北武宁“柳河庄”的庄主“铁羽金鹰”马俊,已听出对方话中带刺,脸上一热,“嘿嘿”笑了几声,道:

“好说,好说,那是打扰了!”

主人嘴上说“未曾设宴接待”,显然已有下“逐客令”

的含意,因而不便再耽留下来,马俊就即和“长山白狼”焦炳匆匆离去。

众人回进书房,“布衣银箫”于瘦竹向三人回顾一匝,问道:

“侯道友,石少侠,孟姑娘等三人,此去慾往何处?”

目前吕方和于瘦竹两人,已知道这位“白玉龙”石少侠的师门来历,是以“杯中神游”侯乙道:

“石兄弟要完成昔年他师父‘魔神’戈青遗愿,此去要往晋、鲁两地一行……”

众人正在谈着时,家人吕旺匆匆进来书房,向吕方哈腰一礼,道:

“回吕爷,那位‘寒霞秀士’骆胜骆爷,前来‘梅轩庄’拜访……”

“羽化九腾”吕方,微微一怔,道:

“‘寒霞秀士’骆胜?”

家人吕旺,点点头,道:

“不错,正是上次来这里‘梅轩庄’的那位‘寒霞秀士’骆爷。”

“布衣银箫”于瘦竹,诧然不已,道:

“这位骆老弟去而复回,再来这里‘梅轩庄’,难道是突然发生了什么重要事?”

吕方微微一点头,向家人吕旺道:

“吕旺你请这位骆爷来书房。”

家人吕旺退出书房没有多久,书房门帘掀处,“寒霞秀士”骆胜走了进来,含笑道:

“果然不出骆某所料……侯前辈、于前辈、石少侠,和孟姑娘等回位,都在‘梅轩庄’吕兄这里……”

“羽化九腾”吕方等向骆胜招呼过后……吕方不禁问道:

“骆兄再次来寒舍‘梅轩庄’,该不会是途中经过这里吧?”

骆胜一点头,道:

“不错,骆某专程来此……”

向房里众人回顾一瞥,又道:

“前些日子,‘魔神’戈前辈在‘章田镇’镇郊‘紫花岩,山坡地,掌毙‘八荒铁蹄会’巨憨,‘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这是相隔没有多天的事……但,据湘、赣交境的江湖中人盛传,‘魔神’戈前辈,又在湘、鄂一带露脸……”

“杯中神游”侯乙,望了望坐在旁边的石兄弟,两颗醉眼直瞪出来。

“羽化九腾”吕方一声轻“哦”,道:

“会有这等事?”

“寒霞秀士”骆胜道:

“不错,骆某听来也感到奇怪……除非‘魔神’戈前辈‘分身有术’,不然,即使有超凡入圣的轻功身法,也不可能短暂之际,从赣北突然又去了湘鄂一带?”

一顿,又道:

“此事骆某想来感到奇怪,是否另有蹊跷,是以中途折回,又来‘梅轩庄’与各位一谈!”

到目前为止,“羽化九腾”吕方,和“布衣银箫”于瘦竹两人,已知道有关再度露脸江湖,“魔神”戈青的来历底细……

也就是说,鄂南岳口“剑虹山庄”,掌毙“七爪修罗”

闵堪,和“紫花岩”山坡地,出手“玄天七嵌掌”,击毙法明老和尚的“魔神”戈青,都是“白玉龙”石鸣峰所扮妆的。

此刻,石鸣峰与众人围坐一室……

他从“章田镇”来“流花塘”“梅轩庄”,未曾离开一步……此“魔神”戈青,又如何会出现在湖南,湖北那一带所在?

“杯中神游”候乙,醉眼一转,眼皮一翻,向“寒霞秀士”骆胜,道:

“骆老弟,你不会听错吧?”

骆胜道:

“候前辈,骆某在湘、赣交境一带,听到有关‘魔神’戈前辈之事,而且不止出于一人之嘴,江湖上都有此盛传。”

孟玲视线投向石鸣峰,道:

“鸣峰,这件事据你看来,该如何解释?”

石鸣峰剑眉微微一皱,道:

“不外是‘谋算’两字。”

“杯中神游”侯乙道:

“石兄弟,有关你往昔的事,也让这位‘寒霞秀士’骆老弟知道,行不行?”

石鸣峰若有所思中,微微一点头。

骆胜见两人神情出奇,怔怔朝这边看来。

侯乙“阿哈”笑了声,道:

“骆老弟,‘魔神’戈青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此刻就跟咱们坐在一起,如果湘鄂一带再有‘魔神’戈青露脸的话,那是戈青戈道友,从阴间阎王路上,又回转到阳间来啦……”

“寒霞秀士”骆胜,听来不由诧然一怔……

又朝房里吕方、于瘦竹,和孟玲等三人脸上看去……

神情肃穆……

显然,“杯中神游”侯乙刚才所说的,并非是信口胡扯的醉话。

骆胜心念闪转之际,问道:

“侯前辈,此话怎讲?”

侯乙一指石鸣峰,道:

“再次露脸江南武林的‘魔神’戈青,就是由咱醉老头儿这位石兄弟所扮妆……”

“寒霞秀士”骆胜,相信“杯中神游”侯乙不会空穴来风,但,这却难以令人置信……朝垂首不语中的石鸣峰目注一瞥,接着目光移转,又朝众人看来。

“羽化九腾”吕方,就将有关“魔神”戈青,与“白玉龙”石鸣峰之间的渊源说了出来。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口道:

“骆老弟,此刻你已知道这件事,但不能将此事泄漏于江湖。”

“寒霞秀士”骆胜道:

“这个,于前辈不必嘱咐,骆某知道……”

话意一转,又道:

“那在湘、鄂一带露脸的‘魔神’戈青,又是何等样人所扮妆?……其动机何在?”

侯乙接口道:

“这就是刚才石兄弟所说的,对方此举,不外乎出于‘谋算’两字。”

石鸣峰沉思中,似乎已找出该有的措施,向“杯中神游”侯乙,值:

“侯前辈,石某想往湘鄂等地一行,探查此人的行止动静……但是正若刚才骆兄所说,此人动机是否出于我等所料?”

侯乙尚未回答,“布衣银箫”于瘦竹点点头,接口道:

“石少侠说得不错,我等不妨湘鄂一行,探听此扮装‘魔神’戈道友三人的来龙去脉!”

“杯中神游”侯乙,微微一怔,道:

“于道友,你也随同咱们小弟、小妹、老哥哥三人,结伴同行?”

“羽化九腾”吕方,含笑接上道:

“侯前辈,不止是于前辈……骆兄专程前来‘梅轩庄’,告知我等此事,是以吕某和骆兄也将与您三位结伴同行!”

石鸣峰歉然不安的道:

“为了石某之事,怎能有劳于前辈、吕兄、骆兄三位?”

“寒霞秀士”骆胜道:

“石少侠,您不但武技盖世,更是义薄云天,区区骆某尾随,何足挂齿?”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

“你等别迂腐不堪,说这些酸溜溜的话了……这里‘梅轩庄’之事既已有交待,咱们说走就走!”

“布衣银箫”于瘦竹含笑道:

“侯道友说的不错,我等武林中人以‘义’字为重,不必羁于俗礼。”

“羽化九腾”吕方,道:

“我等此行由赣人湘,再由湘地北上,进人湖北,沿途探听此扮妆‘魔神’戈前辈之人的行踪。”

“白玉龙”石鸣峰,“杯中神游”侯乙,“玉枝金雀”孟玲,“布衣银箫”于瘦竹,“羽化九腾”吕方,和“寒霞秀士”骆胜等一行六人,不骑牲口马匹,却徒步而行,沿途探听有关扮妆“魔神”戈青此人的情形。

沿途江湖中传闻,此“魔神”戈青,姦婬掳掠,无恶不作,由于身怀绝技,武林中人望之生畏,不敢与其颉顽较量。

“杯中神游”侯乙,葫芦对准嘴,大口酒送进嘴里,衣袖一抹嘴边酒渍,吼了声,道:

“人娘的,这个猪生狗养的龟孙王八,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竟拿了‘魔神’戈道友的名号来顶替,真是杀不可赦。”

石鸣峰沉重的道:

“这是有人‘祸嫁江东’,唆使出这样一个江湖败类,来败坏恩师戈青在天下武林中的形象。”

“布衣银箫”于瘦竹道:

“不错,石少侠,这是‘祸嫁江东’之计……”

“羽化九腾”吕方接口道:

“石少侠,从您过去在‘梅轩庄’所说的情形判断,不难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直,道:

“吕庄主,你倒说来听听……”

“羽化九腾”吕方道:

“昔年鲁中祖袜山寒鸦岭‘卧云谷’,南北武林四大高手围袭‘魔神’戈前辈……除了此四人外,另外就是砍下戈前辈首级的‘卧龙山庄’庄主‘铁胆金戈’萧彬此人

“寒霞秀士”骆胜,接口道:

“吕庄主,您是说,从这五人中,去找出这人的线索?”

吕方点点头,道:

“不错……‘魔神’戈青再次江湖露脸,由于昔年震慑天下武林,使这五人,如坐针毡,为之寝食不安……于是找出身怀绝技高手,以‘魔神’戈青形象,做尽伤天害理之事,以便引起江湖共愤,将他老人家除去……”

“杯中神游”候乙,点点头,道:

“吕老弟这话说得不错,这些龟孙王八,除了‘祸嫁江东’外,再来一手‘借刀杀人’之计……”

吕方一笑,道:

“侯前辈,不是‘这些’,依吕某来说,那是五人中的其中一个……”

侯乙醉眼一瞪,道:

“这又是谁?”

吕方有条不紊,道:

“我等不妨从这南北武林五大高手中,找出其中的‘脉络’来……”

微微一顿,又道;

“这南北武林五大高手……‘七海盟’掌门‘翠竹临风’后希平,功破气散,业已退出江湖……‘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在侯前辈、石少侠、孟姑娘等三位虚虚实实之下,已交出昔年向戈前辈取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真假魔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