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7章 天伦之乐

作者:柳残阳

“千面黑狐”古蒙见侯乙问出这话,朝“魔神”戈青望了一眼,才道:

“明年端午节前后,‘摘星攀月,邵震,邀‘赤雷啸虹’邓昆,和‘铁胆金戈’萧彬,往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

话到这里,有所顾忌似的,又朝“魔神”戈青望一眼,不敢继续说下去……

“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接口道:

“古蒙,这话你刚才已说过……三人会聚鲁北晏城,除了商议应付戈道友之策外,又将如何?”

“千面黑狐”古蒙,嗫嗫了下,道:

“邵震请邓昆、萧彬二人,将昔年砍自‘魔神’戈青身上,已晒成骨干的肢骨、头颅,带往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

“布衣银箫”于瘦竹听来出奇,不禁插嘴问道:

“此人体肢骨带去晏城则甚,难道替‘魔神’戈道友筑墓安葬?”

古蒙摇摇头,道:

“并非筑墓安葬……把晒于的肢骨、头颅碾成粉末……

粉末再迎风吹散……”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这些话,两颗醉眼直瞪出来,看了看“魔神”戈青,才吼声道:

“够凶,够狠,够歹毒了……人娘的,这是‘粉骨扬灰’嘛!”

“魔神”戈青,冷然一笑,道:

“古蒙,你回去转知‘摘星攀月’邵震,老夫戈青再次出现江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前往北地江湖,了断这桩公案!”

话落,一声苍雄长啸,身形暴递而起……眨眼间,一颗黑点消失在蓝天白云之下。

“杯中神游”侯乙,朝着“魔神”戈青身形消失的方向凝视一眼,向“千面黑狐”古蒙挥挥手,道:

“古蒙,你去吧……在你临走时,咱醉老头儿送你一句话……做人坏事做不得,即使阎王爷爷还没有派追魂使者来追你这条命,你武功被废,双臂残缺,这辈子的活罪也够你受了!”

“千面黑狐”古蒙,默然无语……转身蹒跚踽踽,移步离去。

“杯中神游”候乙,葫芦对准嘴,大口酒送进嘴里,“嗨”了声,道:

“这次石兄弟,又不知去哪里‘上毛坑’啦?”

“玉枝金雀”孟玲,遥手一指,道:

“醉伯伯,来啦!”

衣袂风飘,身形如电,“白玉龙”石鸣峰翩然而至……

肩背上,搭着一只囊袋。

“布衣银箫”于瘦竹,含笑道:

“石少侠这套轻功身法,睥睨江湖,冠绝天下武林

石鸣峰微微一躬身,道:

“不敢,于前辈,那是您夸奖了……”

转首向“铁掌开碑”丁兆钧,又道:

“丁庄主,您不妨找个藉口,派人通知‘白沙塘’镇上富绅华铭振,告诉他不必再将三千两银子,送来这里‘海神庙’。”

丁兆钧点点头,道:

“是的……此事不需石少侠操心,老夫知道。”

众人离“海神庙”,向“九如湾”方向而来……

石鸣峰倏然想起,又道:

“丁庄主,石某昔年与恩师‘魔神’戈青之间的渊源,这件事千万别宣扬于江湖……”

丁兆钧连连点头,道:

“石少侠,您放心,老夫守口如瓶。”

侯乙这话已问过几次,现在又问出嘴来:

“石兄弟,鲁西巨野的‘摩天神龙’向老头儿,也不知道你和‘魔神’戈道友之间的渊源?”

石鸣峰摇摇头,道:

“他老人家不知道……”

慨然不已,又道:

“师父师母对鸣峰视若己出,呜峰不愿让这件惊撼当今天下武林之事,给他们两位老人家担心……”

孟玲接口道:

“鸣峰,但你以戈前辈形相露脸江湖之事,鲁西‘摩天神龙’向前辈,迟早也会知道……”

石鸣峰点点头,道:

“不错,孟玲……可是这桩公案未有个了断之前,鸣峰不希望鲁西巨野的师父师母知道……”

微微一顿,又道:

“鸣峰用昔年恩师戈青形相,露脸江南武林,固然在虚虚实实之下,震慑群獠之胆,但扮此形相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生怕会移祸到鲁西巨野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身上……”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

“石兄弟,你说得不错,这是你考虑周到的地方……现在剩下的这三个龟孙王八,都是北地江湖雄踞一方的角色……”

“寒霞秀士”骆胜接口道:

“侯前辈说得有理……‘北冥会’邵震、‘卧龙山庄’萧彬,和晋中云中山华阳峰的‘八荒铁蹄会,邓昆,如果知道石少侠扮妆昔年‘魔神’戈前辈的内委底细,而石少侠又是‘摩天神龙’向前辈的人室弟子,就会迁怒到向前辈身上……”

“羽化九腾”吕方道:

“‘摩天神龙’向前辈虽然名列当代武林一位剑术宗师,但在这伙人群围袭之下,却也不是轻易所能应付的……”

“布衣银箫”于瘦竹,突然移转到一个话题上,向石鸣峰道:

“石少侠,老夫有句不见外的话,不知您听来认为如何……”

石鸣峰道:

“于前辈,鸣峰愿聆教益!”

“布衣银箫”于瘦竹道:

“据刚才‘千面黑狐’古蒙所说,明年端午前后,‘赤雷啸虹”邓昆,‘铁胆金戈’萧彬,将携带昔年戈道友肢骨,赴鲁北晏城与‘摘星攀月’邵震会聚,到时联手并肩,目标也就在您石少侠身上……”

目注石鸣峰一眼,又道:

“石少侠虽然身怀绝技,但只身单剑要与这些魔獠颌顽,怕不容易占到便宜……”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

“于老儿,听你弦外之音,是要助咱石兄弟一臂之力?”

“布衣银箫”于瘦竹道:

“侯道友,‘一臂之力’可不敢当,老夫愿效棉薄之劳……”

于瘦竹此话出口,石鸣峰待要接上回答时,“羽化九腾”吕方,“寒霞秀士”骆胜,和那位“剑虹山庄”庄主丁兆钧等三人,都表示有这份心意。

石鸣峰十分不安,道:

“为了鸣峰之事,怎能偏劳您等数位?”

于瘦竹道:

“石少侠,老夫等不见外的说出此话,您也就不必推辞了。”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石兄弟,恭敬不如从命,你别辜负了他们几位一番的好意!”

众人边谈边走着,似乎没有多久,已来到“九如湾”的“剑虹山庄”。

丁兆钧吩咐一名护院庄丁,去往“白沙塘”镇上华家,告知富绅华铭振,说是那勒索银两之人,已打发离去,不必再将叁千两银子送去“海神庙”。

敢情“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钩,乃是附近百里方圆内知名之士,华铭振经此庄丁传言后,知道这位丁庄主暗中相助,已将此事做了了断,显然对丁兆钧暗暗感激不尽。

众人为了要商议对付北地三枭,“八荒铁蹄会”邓昆,“卧龙山庄”萧彬,“北冥会”邵震之策,就在“剑虹山庄”,暂时逗留下来。

“铁掌开碑”丁兆钧,接待嘉宾,趁兴就陪同众人来到相距不远的岳口城里一游。

县城不比镇甸!果然,大街小巷热闹非凡,街道两边,鳞次栉比,都是各行的买卖店铺。

众人走来东门大街……孟玲一指前面,道:

“鸣峰,那边围了好多人,不知在干什么?”

石鸣峰含笑一点头,道:

“我们走去看看!”

两人走向前面时,“杯中神游”侯乙等众人,也衔尾跟来。

两人走来围有大堆人之处,看到一人从人墙堆挤出来,脸上带着笑容,那人手里小心翼翼拿着一只钩嘴彩羽的鹦鹉。

孟玲看到那人手中,托着一只昂然而立,有六七寸高的红嘴鹦鹉,嘻的笑了声,道:

“鸣峰,围了这么多人,原来里面是卖小鸟的……”

石鸣峰尚未回答,那个从人墙堆里挤出来的人,已含笑接上道:

“姑娘,不止是小鸟,还有小狗小猫……那些小狗小猫,还会叫会跳的呢!”

石鸣峰听来出奇,含笑道:

“尊驾此话不说也罢,小狗小猫自然会叫会跳的!”

他们说着时、衔尾众人已走近过来。

那人一指手中鹦鹉,哈哈笑道:

“这位公子,里面那位老丈卖的猫狗小鸟,并非活的,都是一双手做成的……您看……”

众人朝那人手中彩羽鹦鹉看去,看来栩栩如生,跟活的鹦鹉一般元二,但仔细看时,那并非是活的鹦鹉,而是用手工做成的。

众人看得叹为观止……

“杯中神游”侯乙道:

“此人有这份手艺,冠上‘巧夺天工’四字,当之无愧!”

那人指了指围成一圈的人墙堆,道:

“你数位不妨挤进里面一看,有不少唯妙唯肖,都是手工做成的东西。”

众人挤进人堆,探头看去……围成一圈的人堆中央,地上放着犬猫小鸟,边沿坐着一个年在六十开外的老者。

老者手指在小狗腹部按了下……这只人工做成的小狗,汪汪吠叫,摇头摆尾,在地上游走。

老者又在小猫腹部按了下……这只小猫“咪呜,咪鸣”边走边叫起来。

孟玲看得有趣,“咭”地笑了声,道:

“鸣峰,这些小猫小狗,跟真的一模一样,看来真好玩,咱们买一只回去!”

这缕脆生生,珠玉相撞似的声音,听进席地坐着的老者耳里,不期然中,抬脸朝孟玲这边看来!

老者视线投向孟玲脸上,就在这短暂间,两眼就像磁石吸铁似的牢牢吸住……

脸色神情,瞬息间,接连数变……那是像遇到一桩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事。

旁边“杯中神游”侯乙,虽然整天背着酒葫芦,醉中打乾坤,却是酒醉心不醉,对每一件事物的演变,反应极是敏锐……

此刻,侯乙看到这个卖手工做成的大猫小鸟的老者,带着一付异样的神情,注意到孟玲身上,便立即注意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老家伙,看到孟丫头长得漂亮,“穷星未退,色星高照”,想入非非,打起什么主意来啦?”

不,不,不像!

这老头儿脸相端正……两眼视线中除了惊诧,意外之外,并未含有邪恶。*乱之色!

石鸣峰听到孟玲此话,含笑答道:

“你喜欢地上那一样东西,就问问这位老丈多少钱,不妨买了回去!”

孟玲指着地上一只小狗,向老者问道:

“老伯伯,这只小狗多少钱?”

老者眼中,浮起一层薄薄的泪光,脸上却是含笑道:

“姑娘,地上这些东西,你捡喜欢的拿去,老夫送你就是!”

孟玲听到这些话,不但无法会意过来,而且诧然怔了下……做买卖的将本求利,怎么随便把东西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这些话听进侯乙耳里,想到老者刚才投向孟玲那副异样的神情……“人生何处不相逢”,难道这老头儿跟孟玲之间,会隐含一幕不可思议的“离合?”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向席地坐着的老者,问道:

“尊驾,贵姓,不知如何称呼?”

老者从地上站起,抱拳一礼,道:

“不敢,小可姓‘孟’,排行第三‘孟三’便是……”

孟玲脆生生“呀”了一声,接口道:

“老伯伯,您也姓‘孟’?”

老者两眼薄薄的泪光,又如浓了些,哈哈笑道:

“姑娘问出此话,敢情你也是‘孟’姓了?”

孟玲点点头,道:

“嗯,咱姓‘孟’,叫‘孟玲’……”

孟三轻轻念出“孟玲”两字,身子微微震颤了下,还是含笑道:

“孟姑娘,你今年该是十九、二十了?”

孟玲诧然怔了下,道:

“孟伯伯,您怎么知道咱孟玲,年岁是十九、二十?”

孟三含笑又道:

“孟姑娘,如果老夫没有猜错,你可能是从豫西外方山那一带来此?”

孟玲一双秋水似的明眸,睁得又圆又大,点点头,道:

“对啊,孟伯伯您怎么知道?”

随同孟玲一起的“布衣银箫”于瘦竹,“羽化九腾”吕方,“寒霞秀士”骆胜,还有“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这些人那一个不是萍踪各地,见闻瀚博的“老江湖”?

孟玲尚未察觉到有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天伦之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