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8章 寒夜酒谈

作者:柳残阳

众人回来“剑虹山庄”,“杯中神游”侯乙突然想到一件事上,向“神手星魁”孟廷元道:

“孟道友,你是孟丫头的爹,咱醉老头儿不见外的要跟你谈一件事。”

孟廷元朝庄主丁兆钧等望了眼,微感诧然问道:

“不知侯道友所指何事?”

候乙道:

“您昔年踪游江湖,可否知道‘魔神’戈青此人此事?”

“神手星魁”孟廷元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孟某知道此人……江湖传闻,‘魔神’戈青昔年掌剑之下,不留活口,杀人盈数三千……”

微微一顿,又道:

“但据孟某所知,丧命‘魔神’戈青手中的,俱是巨憝恶煞,牛鬼蛇神之流,戈青并非嗜杀成性,不分好歹……

当年‘赤雷啸虹’邓昆膝下独子‘铁翅飞鹏’邓浩,仗着其父邓昆之势,鱼肉乡民,霸占田地,此事给‘魔神’戈青所知,将其尸分七块,毙于‘玄天七嵌掌’之下……”

孟玲殊感意外,道:

“爹,您对‘魔神’戈前辈之事,知道得很清楚?”

孟廷元一笑道:

“爹昔年就是北地武林中人物,对北地江湖凤吹草动之事也知道一些。”

他视线投向侯乙,带一脸困惑之色问道:

“侯道友,您怎么会突然提到,‘魔神’戈青此人身上?”

“杯中神游”侯乙,没有接下回答,朝石鸣峰这边望了眼,又问道:

“孟道友,你是否知道,‘魔神’戈青再度出现江湖之事?”

“神手星魁”孟廷元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孟某曾有所闻……”

倏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上,又道:

“十年前,‘魔神’戈青遭南北武林四大高手,断肢毁体于鲁中徂徕山寒鸦岭‘卧云谷’,如何又会再次现身江湖……真使人百思不解!”

“布衣神箫”于瘦竹接口道:

“孟道友,这是一件震撼天下武林的秘密,江湖上少有人知道此事……”

孟廷元听出弦外之音,一声轻“哦”,目注于瘦竹问道:

“‘魔神’戈青再次露脸江湖,是件震撼天下武林之事……此话怎讲?”

于瘦竹道:

“孟道友是孟姑娘生身之父,不是外人,我等可以说出

其中内委底细……但此事千万不能泄漏于江湖!”

“神手星魁”孟廷元,听来不禁暗暗一震!

“杯中神游”侯乙。一指旁边石鸣峰,接口道:

“个中内委底细,就是由咱醉老头儿这位石兄弟而起的……”

侯乙,就把石鸣峰昔年与“魔神”戈青的渊源,及扮妆他师父形相,露脸江湖的经过,前后说了出来;

“神手星魁”孟廷元,殊感意外道:

“原来石少侠是昔年‘魔神’戈道友传人!”

孟玲道:

“爹,咱们助一臂之力,了断鸣峰心头之愿!”

石呜峰慾语还休……朝孟玲递出一副感激的神色,向她注视了眼。

侯乙又道:

“明年端午前后,北地三枭将在鲁北晏城做一次会聚,他们要将昔年断自戈道友身上的肢骨、头颅,碾成粉末,迎风而散……”

“神手星魁”孟廷元,脸色一寒,道:

“这是江湖传闻中,置仇家于万世不得超生的“挫骨扬灰’!”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道:

“不错,孟老儿,这些龟孙王八就是玩出这一套见不得人的鬼名堂……”

一顿,又道:

“我等设法取回尸骨,头颅,以慰‘魔神’戈道友在天之灵!”

孟廷元并非存心推拒,但是以一副茫然之色,道:

“老夫如何助石少侠一臂之力?”

“剑虹山庄”庄主丁兆钧道:

“双方对垒交手,并不局限于拳掌刀剑……以一双肉掌,巧夺天工,昔年在北地武林,孟道友有‘神手星魁’之称……如果孟道友设计构制出制敌利器,那就要比拳掌刀剑强多了。”

“神手星魁”孟廷元沉思了下,缓缓一点头,道:

“丁庄主此话,听来也是有理……”

朝众人游转一瞥,又道:

“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最好能够知道北地三枭强处所在,弱点所在,老夫就能得心应手了。”

丁兆钧点点头,道:

“孟道友这话说得有理……您且安心住下‘剑虹山庄’,待老夫等探得对方情形如何,到时随时告诉您。”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道:

“‘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千真万确一点不错……

丁庄主心血来潮,邀咱们岳口城一游,想不到孟丫头在岳口城大街上,就遇到这个自她呱呱落地后,还不认识的老爹……”

石鸣峰突然想到一件事上,向“铁掌开碑”丁兆钧,道:

“丁庄主,孟前辈虽然有‘神手星魁’之称,但各种用具配备却是不能少的……”

孟廷元含笑道:

“还是石少侠考虑周到,老夫也正想到这上面。”

丁兆钧连连点头,道:

“不错,石少侠……孟道友且请示下所需之物,待丁某吩咐庄丁前去采购。”

孟廷元将需用工具写于纸上,交了给丁兆钧……丁兆钧接过纸笺,吩咐庄丁前去办理。

“杯中神游”侯乙道:

“多蒙您等数位,给咱石兄弟一臂之助,只是离隔端午节时候算来时日尚早……”

敢情“铁掌开碑”丁兆钧也想到这上面,是以接口道:

“侯道友说的不错,我等不妨约个见面的地点,到时再会聚一起!”

“羽化九腾”吕方道:

“明年端午,北地三枭会集之处,是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我等最好能在晏城附近一带,找到一个落脚的所在……”

“布衣银箫”于瘦竹听吕方这一说,突然想了起来,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吕庄主此一说,老夫倒想起一位故人来了……

“铁袖神掌’他奎,乃是老夫数十年武林知友,他老的‘凌岳山庄’就在鲁北晏城西南七十里的‘平昌集’镇上……

我等可在端午十天之前往前‘凌岳山庄’。”

众人有了这样一个决定,“寒霞秀士”骆胜,“羽化九腾”吕方,“布衣银箫”于瘦竹,纷纷向“剑虹山庄’庄主丁兆钧告辞离去。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向石鸣峰、孟玲二人道:

“石兄弟、孟丫头,聚聚散散,散散聚聚,咱们也该离‘剑虹山庄’启程啦!”

孟玲望了望自己呱呱坠地十九年来才始重逢的老爹“神手星魁”孟廷元……目光再缓缓移向“杯中神游”侯乙,和石鸣峰两人身上,轻轻道:

“醉伯伯,咱孟玲要在‘剑虹山庄’陪伴爹,不跟你们去啦!”

孟玲这话出口,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杯中神游”侯乙,连连眨动一对醉眼,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石鸣峰目注孟玲,嘴上虽并未出声,但对孟玲取舍的选择,暗暗表示同意。

“剑虹山庄”庄主丁兆钧,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缓缓点头。

骨肉连心,此番父女重逢,算来也不过短暂之间而已,但孟玲已漾溢出一片孺幕之情……“神手星魁”孟廷元感慨之余,无限安慰。

孟玲轻轻又道:

“爹找了咱孟玲十九年,孤零零寂寞了十九年,现在爹找到他的玲儿,咱孟玲就不想再离开他老人家啦!”

石鸣峰试探问道:

“孟玲,明年端午十天前,鲁北‘平昌集’之会,你去不去?”

孟玲正待回答时,“神手星魁”孟廷元已含笑接上道:

“石少侠,老夫带了玲儿,到时准时赴会……”

微微一顿,又道:

“老夫答谢石少侠等数位,知遇之恩,借丁庄主‘剑虹山庄,一技之栖,设计构制制敌之器……到时会来晏城西南七十里的‘平昌集’……”

孟玲脸一红,轻轻问道:

“鸣峰,您……你会不会见怪了咱孟玲?”

石鸣峰含笑道:

“孟玲,为人子女,理应如此……不然,孟前辈辛劳,奔波了十九年,又为的是什么?”

视线投向“铁掌开碑”丁兆钧,又道:

“丁庄主,孟前辈和孟玲逗留此地,只是打扰了‘剑虹山庄’!”

从石鸣峰嘴里说出此话,听进“铁掌开碑”丁兆钧耳里,有一份异样的感受……哈哈一笑,道:

“石少侠,不必说此见外的话……‘天涯若比邻,海内存知己,……孟老住下舍间,以佛家来讲乃系于‘缘份’二字,岂有打扰之理!”

孟玲目注石鸣峰,轻幽的道:

“鸣峰,你和醉伯伯去吧……咱们明年端午前,在鲁平‘平昌集’再见!”

石鸣峰和侯乙,向丁兆钧和孟家父女俩告辞,离“剑虹山庄”而去。

鹅掌大的雪花,满天飞舞,前面的寒风也在呼啸地吹着,天气冷得连空气好像都给冻结起来似的……这条平时熙熙攘攘,鄂豫交境的“双河湾”镇大街上,此时静得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不,有两抹身形,疾步而来……一个是身穿长袍,背负囊袋的年轻人,另外一个身穿吕纯阳八卦道袍,背上背着一只大葫芦的老者。

此二人,就是来自鄂南“剑虹山庄”的石呜峰,和“杯中神游”侯乙。

石鸣峰一指前面,道:

“侯前辈,那里大街边亮着一盏红灯笼,上面有‘东兴客栈’数字,我们先打尖息下来再说。”

侯乙连连点点头,道:

“不错,石兄弟,这个天冻地寒的味道,谁也受不了!”

两人来到这家客栈前,揭起沉甸甸夹棉的门帘,顿时一股暖意围了上来。

这家“东兴客栈”,前端是客人吃喝用膳一间偌大的店堂:进深里面才是打尖投宿的客房。

店小二殷殷上面张罗,两人坐下墙沿一张桌座,吩咐

店小二端上酒菜。

吃喝中,“杯中神游”侯乙又想到那回事上,嘴里嘀咕道:

“孟丫头也真是的……”

石鸣峰含笑道:

“侯前辈,你怪孟玲,不跟我等结伴同行?”

“杯中神游”侯乙,“哼”了一声道:

“谁说不是……”

石鸣峰带了解释似的口气,道:

“侯前辈,孟姑娘不跟我等结伴同行,并非出于其他原因,她要陪伴劫后重逢的父亲,这是她的一片孝心。

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点点头,道:

“石兄弟,你说得也是,孟丫头是个孝顺爹的好女孩子……只是咱醉老头儿,途中少了个酒伴……”

两人坐在墙沿一张桌座谈着时,一股刺肤眨骨寒风直吹过来……

侯乙转首看去,店堂门处,那块夹棉重重的门帘掀起,进来一个客人。

外面街上天冻地寒,行人稀少,店堂里却是暖意盎然,已占了八九成座头的客人。

两人桌座旁边,有张单座桌子空着,这位客人就来这张桌座,坐了下来。

石鸣峰转脸一瞥,是个身躯高大,背部隆起的一个驼背老者……

老者把囊袋放到桌上后,向店小二点了些菜……吐出洪亮的声音,又道:

“先来五斤白干,让俺家润润喉咙!”

店小二哈腰应了声,退了下去。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五斤白干,润润喉咙”此话,缓缓转过脸看去……嘿,一张黑里透光,圆滚滚的锅底脸,这付铁塔似的身子,幸亏是个驼子,不然挺起胸站起的话,准把这家“东兴栈客”外间店堂的上梁天花板,顶个大窟窿。

不多时,店小二把酒菜端上,那铁塔似的老者,一手空,一手杯,一边喝,一边斟,三杯白干像茶水似的送进嘴里。

三下两下,壶底干了,老者挥手叫来店小二,道:

“小二哥,再替俺家上五斤白干!”

店小二傻了眼,连声“喳!喳!”,转身离去,又捧了五斤装的一壶白干来。

这边桌座上的石鸣峰,微微一笑,俏声道。

“侯前辈,邻桌那位老人家,酒量不错!”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眯,笑道:

“‘长鲸吸水’……海量!”

在这猜拳豁令,飞筋把盏闹哄哄的店堂里,这个锦袍驼背的老者,耳朵倒是挺尖的,转过脸哈哈笑道:

“‘长鲸吸水’,不敢,不敢……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寒夜酒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