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29章 山道暗袭

作者:柳残阳

石鸣峰目光投向刚才“金爪驼龙”郝永坐在那张空座,嘴里在喃喃自语。

师父向公瑜,在寻访恩师的下落……会有这等不可思议的事?”

侯乙听到这响声音,把脸转了过来,一笑道:

“不错,石兄弟,这件事咱醉老头儿刚才跟你一样,心里感到奇怪,现在可想通啦……”

石鸣峰听到这话,愣愣朝候乙看来。

“杯中神游”侯乙斟下满杯酒,有条有理,道:

“就是刚才那大个子说的,‘真善伪善,真恶假恶’这八个字……那些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之徒,看来道貌岸然,一付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一旦狐狸露了尾巴,娘家抖了出来,就成了茅坑里的一堆大粪,臭不可挡……”

一掀鼻子“哼”了声,又道:

“人娘的,‘北冥会’的邵震,‘八荒铁蹄会’的邓昆,和‘卧龙山庄’的萧彬,就是这一类角色!”

石鸣峰有所感触的缓缓一点头。

侯乙又道:

“你师父向老头儿,知道‘魔神’戈青再度露脸江湖这回事后,派人前去寻访,原因也就是在这里。”

石鸣峰微微一蹙眉,道:

“候前辈,有关鸣峰之事,您已完全清楚……鸣峰又该如何处理,将要来临的局面?”

“杯中神游”侯乙,眼珠眨动,端起杯子大口酒送进嘴里,一点头,道:

“石兄弟,错不了,不必把这件事梗在心头……眼前有这样一个转变,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一顿,又道:

“你扮妆你昔年息师‘魔神’戈青之事,可以瞒过别人,但迟早要让向老头儿知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就趁着向公瑜在寻访戈青之际,你石兄弟就把昔年跟‘魔神’戈青的渊源,告诉了向老头儿……”

话到此,把如何应对“摩天神龙”向公瑜情形,不厌其详的告诉了石鸣峰……

两颗醉眼滴流一转,又道:

“石兄弟,你记着,就是‘随机应变’这四个字。”

两人吃喝过后,侯乙挥手叫来店小二,连同郝永的酒菜帐一起付了,走向东厢客房休息。

第二天早晨起床,侯乙问店小二西厢那位客人……据店小二说,那“金爪驼龙”郝永,大清早已离“东兴客栈”而去。

两人顶着凛冽寮凤,离“双河湾”镇甸,取道往鲁南方向……

清溪水流,芦花摆舞,树叶翩落,寒鸦噪林……衔山的夕阳,给大地抹上一笔初春的色彩!

石鸣峰遥手一指,道:

“侯前辈,前面炊烟袅袅,该是市集镇甸了!”

侯乙一点头,道:

“不错,咱老哥小弟两人,脚程倒也凑巧,就在这崦嵫日落时分,来到一处镇甸!”

后面一阵“嗒嗒嗒”马蹄声传来,走在大道中央的石鸣峰,侯乙二人,移步走向边上。

不期然中,石鸣峰旋首朝后面投过一瞥……三匹骏骑走成“品”字形,向这边驰骋而来,距离也跟着渐渐接近……

石鸣峰目光无意中投向后面,当他看到三匹牲口中,走在头前那个马背上人时,目光突然停了下来,目注马鞍上那人看去。

官道上坐骑疾驰而过,行人转首观望,这是寻常之事,是以头前那马鞍上人,也不多加注意,会同后面两匹牲口,从两人旁边擦身而过。

石鸣峰的一双视线,还是移向逝去的三匹坐骑,遥目看去。

“杯中神游”侯乙,看到石鸣峰这付异样的神情,诧异问道:

“石兄弟,骑在马上那三人,你认识?”

石鸣峰似乎从一页悠远的回忆中,已找出三匹牲口中头前那人的来历……缓缓一点头,道:

其中那个石某认识……”

侯乙听来出奇,就即问道:

“是谁?”

石鸣峰脸色神情接连数变,若有所思中,道:

“头前那匹坐骑上,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是鲁南向城‘卧龙山庄’总管陈勇……”

侯乙听到‘卧龙山庄’四字,怔了下,道:

“刚才那陈勇也朝你这边看来,他不认识你?”

石鸣峰移步继续往前面走去,一面回答道:

“时间相隔已有十来年了……那时石某陪伴恩师戈青在‘卧龙山庄’还是个七龄童儿……同时恩师在鸣峰脸上敷了一层乌黑的易容葯物,是以纵然此刻见到,‘卧龙山庄’总管陈勇也不知道石某是何许人!”

候乙朝官道两端望了眼,道:

“行程匆匆,不错,这里已是鲁地境界了……”

两条疏疏朗朗的眉毛一掀,又道:

“这里虽然已是鲁南地带,但咱醉老头儿知道,离向城还有一段路呢……‘卧龙山庄’总管陈勇怎会骑了牲口出现在此地?”

石鸣峰道:

“那陈勇可能奉命有事来此……”

两人边谈边走,已来到镇上……“杯中神游”侯乙吼了声,道:

“萧彬这个老小子,派了总管陈勇来这里,难道是在于见不得人的勾当……”

两人走在行人熙攘的大街上,石鸣峰一声轻“哦”,指了指,道:

“候前辈,您看……”

侯乙循着石鸣峰所指方向看去,街边一条木桩上拴着三匹坐骑,正是刚才官道上擦身而过的马儿……

抬头再向上面看去,这家铺子外竖着一块招牌,上面是“梅香园酒店”五个大字。

侧脸一瞥,侯乙道:

“石兄弟,牲口挂在酒店门外木桩上,刚才那三个家伙可能就在里面吃喝……此刻咱们也是快将晚膳时分,进去看看!”

两人走进这家“梅香园”酒店,此刻时间尚早,店堂上客人不多,只占了两三成座……侯乙纵目回顾一匝,刚才石鸣峰所指的‘卧龙山庄’总管陈勇,和他两个伙伴坐在靠窗栏处的一张桌座。

侯乙朝石鸣峰目注一瞥,两人就在附近一张桌座坐了下,吩咐店伙端上酒菜。

店伙把酒菜端上桌子,两人默默地吃喝,谁都没有开腔,静静听着邻桌谈些什么……

“卧龙山庄’的总管陈勇,道:

“范七,周虎,咱们奉庄主爷谕,分送柬帖,算来脚程也够快了……”

范七,同虎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其中一个道:

“二爷,这是您想出一个好主意,由咱范七和周虎分拨投送,然后来此地鲁南‘关山坪’会聚,若是咱们三人合在一起,挨家挨户投送,恐怕会误了‘卧龙山庄’的良辰吉时呢?”

邻桌话听进侯乙、石鸣峰两人耳里,此三人虽然并没有穿上“卧龙山庄”壮丁青衣服饰,但那年轻壮汉口称陈勇一声“二爷”……是大户人家总管的恭称,那此范七、周虎是“卧龙山庄”的壮丁。

“良辰吉时”此话,听进石鸣峰耳里,暗暗感到困惑不已……

昔年自己陪伴恩师戈青,在“卧龙山庄”逗留三日,在自己回忆中,从未听到有“公子、小姐”这样的人。

婚嫁之礼,用上“良辰吉时”四字,此刻这壮丁范七指的又是什么?

另外那个周虎同道:

“二爷,庄主爷八秩华诞的正日,离隔现在还有多少天?”

总管陈勇沉思了下,道:

“庄主爷华诞的准确时日,咱陈勇还不甚清楚,大概迄今尚有半个月的光景……”

石鸣峰这一听,才始会意过来……

原来他们所指的“良辰吉时”,是“卧龙山庄”庄主萧彬,八十岁的生日。

这家“梅香园”酒店店堂里,由于已是晚膳时候,客人渐渐添增,声音也跟着喧哗热闹起来。

“杯中神游”侯乙悄声道:

“石兄弟,原来是萧彬这老小子八十岁生日,派出手下虾兵蟹将分送请柬。”

石鸣峰剑眉微微一轩,道:

“侯前辈,我等此去鲁西巨野,顺途向城一行,石某拟往‘卧龙山庄’与‘铁胆金戈’萧彬一会……”

侯乙醉眼一瞪,道:

“你找上这老小子则甚?”

石鸣峰道:

“索回昔年给萧彬砍下的恩师头骨,要他了断这桩公案……”

侯乙连连摇头道:

“使不得,使不得……石兄弟,‘小不忍,则乱大谋’,岁末新年,已在我等旅途中消逝,端午之会已指日可待,不必横岔枝节,去惹上这莫须有的是非……”

目注石鸣峰又道:

“你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北地武林所负声誉,与其所怀之学,你不会不知道,这老头儿尚且不敢轻易惹上这些巨憝恶煞……”

石鸣峰接口道:

“侯前辈,待鸣峰扮成恩师戈青模样,出手‘玄天七嵌掌’……”

“杯中神游”候乙考虑周密的道:

“石兄弟,凡事需三思而行……你此去‘卧龙山庄’,并非萧彬这老小子单独一人,正逢他八十寿诞,定有不少南北武林高手赴宴,他们既是替萧彬祝寿而来,到时不会不助拳掠阵……”

石鸣峰慾语还休,沉默下来。

侯乙又道:

“石兄弟,万一你落个马前失蹄,功亏一篑,这又何苦来哉?”

石鸣峰微微一点头,道:

“侯前辈,照您如此说来,‘卧龙山庄’萧彬八十寿诞,我等不必加以理会……”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眯,道:

“石兄弟,欣逢萧彬老小子痴长八十之日……礼多人不怪,咱们也不妨随善一番……”

石鸣峰诧然问道:

“‘随善一番’……我等去‘卧龙山庄’,替萧彬祝寿?”

侯乙一笑,道:

“礼到人不到,送这老小子一份寿礼,意思意思!”

两人在谈着时,邻桌“卧龙山庄”总管陈勇,和范七,周虎两名壮丁,已酒醉饭饱,付过帐后,出“梅香园”酒店而去。

“杯中神游”候乙,一口一口酒送进嘴里,把如何送“卧龙山庄”庄主“铁胆金戈”萧彬,一份八秩寿礼的事,有条不紊告诉了石鸣峰。

“铁胆金戈”萧彬八秩寿宴,其盛况虽然比不上昔年鲁西巨野“长川集”,“摩天神龙”向公瑜六秩寿辰的热闹,但也数得上“卧龙山庄”百里圈围内的一桩盛举。

寿堂设在“卧龙山庄”这座宽敞的大厅……“铁胆金戈”萧彬一身锦袍华服,脸带笑容,接待来“卧龙山庄”暖寿祝寿的嘉宾。

武林南北高手,云集“卧龙山庄”……

其中有两位嘉宾,似乎身份比较特殊,坐在大厅一边的太师椅上。

“铁胆金戈”萧彬,接待登门暖寿的来宾之余,就会跟太师椅上这两位嘉宾,聊上几句……似乎寿星公对这两位客人,关系并不寻常。

坐在左边太师椅上的,是个狮鼻海口,脸肤紫黑,魁梧高大的老者。

右边那个精壮剽悍,精神矍铄,这两人年寿,看来都在八十左右。

左边那个乃是来自晋中云中山华阳峰,“八荒铁蹄会”

总坛,掌门人“赤雷啸虹”邓昆……旁边那个,是鲁北晏城“夏口坪”,“北冥会”掌门人“摘星攀月”邵震。

此番包括寿星公“铁胆金戈”萧彬在内,添上“赤雷啸虹”邓昆,和“摘星攀月”邵震两人,称雄北地江湖的三魁首,俱已会聚这里“卧龙山庄”

这座偌大的“卧龙山庄”大厅上,正要展开寿宴时,总管陈勇,匆匆走了进来……

衔尾是个年轻庄丁,双手捧着一只海碗口大,镶金嵌玉的瓷盆……瓷盆上放的是只南瓜大、圆滚滚,紧紧封上盖于的木盒。

“木盒”上一纸红笺,纸上笔劲浑雄,写有数字:

“恭祝,寿星公‘铁胆金戈’萧庄主,寿比南山高,区区哂纳。”

纸纸一侧,具名的是“布衣山人”崔明。

“铁胆金戈”萧彬,看到红纸上“布衣山人”崔明的名号,脸色微微一怔,感到十分生疏。

但这次寿宴中,就有不少并不相识的江湖中人,而是慕名前来的,是以也不作为奇。

萧彬目注总管陈勇,道:

“陈勇,有人送来贺礼,外面帐台收下就是,何须再送进大厅来。”

陈勇哈腰一礼,道:

“回庄主,这份贺礼是一名青衣服饰的家人,送来‘卧龙山庄’的……据那名家人说,木盒里是昆仑山参天岭‘蟠桃’,是由快骑转驿递送,送来‘卧龙山庄’,名贵非凡……”

“铁胆金戈”萧彬,听来不由暗暗称奇:

“这位‘布衣山人’崔明武林道友,素昧生平,快骑递送,送来昆仑山‘蟠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山道暗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