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3章 rǔ莺初啼

作者:柳残阳

“魔神”戈青单臂托起峰儿,迎空向上一推,接着一股威猛而柔绵的掌风劈出……

峰儿这个娇小的身子,迎着师父推来的这股掌风,身若断线纸鸯,由塌下的屋顶窟窿电掣而出!

就在这时,一阵凄厉刺耳的惨号声,从屋子里散发出来……

这位脾睨江湖,称霸天下武林,二十年来杀人盈数三千的“魔神”戈青,魂断“卧龙山庄”……地点是鲁南向城。

峰儿身子迎上师父一掌,自屋顶窟窿飘飞而出,听到屋子里这响惨号声,两行泪水已簌簌涌了出来……

但,他替自己下了个决定……两条小腿一跨,已从屋脊翻出数丈外,直向“卧龙山庄”外扑去。

峰儿心里暗暗惊奇不已……

师父每夜传授自己剑术,掌招诸类武技,但自己这套飞跃本领,又从何而来?

眼前这孩子,虽然资质颖慧,但究竟还是个六龄童儿,还无法理解师父内家功力的移转。

随着日月消逝,年岁渐渐长大,峰儿才始渐渐理会过来……

那是师父将自己体内一身内家真力,移转到自己身上,他老人家已无反抗之力。与“铁胆金戈”萧彬对峙,才束手待毙,遭其所害。

峰儿心念打转,两脚没有停下,几个纵跃起伏,“卧龙山庄”风火高墙,已隐入一片树荫中。

峰儿一路疾驰飞奔,把师父所嘱咐的话,暗暗反复默念,一字不漏,深深记在心里。

不辨东西南北,一路狂奔,峰儿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经过多久时间……

抬脸看去,晨曦初曙,东方鱼白,已经是晨起黎明的时分。

来到山麓一泓河溪边,一夜奔波,又饥又渴……峰儿走来河边一块突出的山石上,想捧些河水来解渴。

峰儿低下头,河水中映现出一张晦暗枯黄的小脸蛋……吓了一跳,倏然也给想了起来……

不错,师父曾有几种葯丸,放在自己贴身口袋里,一种是易容,一种是返容。

峰儿看到河水中浮映出来那张晦暗枯黄的小脸蛋,就是自己的脸孔,在他稚龄幼年的童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想法……

自己随同师父一段时间,这张黄澄澄的脸孔,见过的人,一看就会认出来,不如还是回复自己原来的那副脸相。

峰儿心里有了这样想法,从衣袋里取出一颗白色的返容丸……

“魔神”戈青对自己可能发生的变故,以及身后之事一都已有了准备,是以将这些易容、返容的葯物。都放进爱徒贴身口袋,同时也告诉了峰儿,黑色、黄色是易容所用,白色九于才是用来返容的。

峰儿把白色九于放在掌心,掺了些河水,把九子狠碎,然后在脸上一阵擦抹。

果然,擦不到盏茶时间,脸上感到有些发热发烫,就即捧起河水一洗,再朝河面上看去,浮现出一个粉搓玉琢,嫩白的脸蛋来。

峰儿捧起河水,喝了几口,歇了一阵子后,就顺着溪流边,漫无目的地往前面走去。

“虽然峰儿资质禀异,聪明绝顶,但,究竟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环境是现实的,他无法摆脱现实带来的困扰,和威胁。

如果以一般来说,一个仅乎七八岁的孩子,还在爹娘温馨的怀抱中,享受着天伦之乐。

此刻峰儿就不是这回事了……

人海茫茫,人海遗子,如何去寻觅他生存的道路……

饥饿,疲倦……渐渐围绕上来!

何处是儿家?

峰儿孤影踽踽,来到一处小村前……

三日前师父带着自己摆脱死亡的威胁,窜逸逃亡的一幕,又萦绕在脑海中……泪水盈眶,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眼前,峰儿还不知道自己已来到什么地方?离隔“卧龙山庄”有多远?会不会有人追踪前来?

他生怕村里的人,识破自己的行踪……自己是“卧龙山庄”的一个小厮。

峰儿想起过去师父替自己改装的那套办法……把身上这套小厮穿的衣衫,撕得破破碎碎!

进入村中,峰儿却是大失所望……

村中都是些泥墙盖起的茅屋,一条狭仄的泥街上,只有百来户人家,门户都闭得紧紧的。

峰儿束紧了腰带,继续往前面走去……

大道上行人渐渐稠密,指头看去,前面是处热闹的镇甸市集。

峰儿虽然把腰带束得紧紧的,肚子里还是“咕噜!咕嗜!”的直响……由于饥饿,使他更感到疲倦。

走在街上,峰儿突然闻到一缕香味……那是“饭香”、“菜香”,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峰儿吞下大口的唾液,转过身看去,大街边上有家酒楼……香味正是从这家酒楼散发出来的。

走来酒楼大门前,峰儿朝里面张望了一眼……”虽然感到羞涩、不安,但肚里的饥饿,使他无法熬忍。

从里面店堂,摇摇晃晃出来一个中年人,峰儿走前一步,弯弯腰,道:

“大叔,峰儿肚子饿得厉害,求你布赐布赐……”

这个中年大汉醉眼一瞪,道:

“去你娘的,小要饭……”

大汉不但没有给峰儿一点布赐,挥起蒲扇大的手掌,朝峰儿小脸上掴来。

峰儿如果挨上这一掌,虽然不至会落个重伤,却也够受了。

峰儿才是个六岁孩子,不会跟人家照面交手……大汉狠狠这一掌打来,峰儿出于自然的趋势,身子一挪一闪,小手一挥一摆……

一响结结实实“蹦”的一声,大汉一个踉跄,翻出酒楼门外两丈,一个饿狗吃屎仆倒地上。

这一幕,除了引起人家莞尔一笑外,谁也不会有更多注意……

一个有八九分酒意的醉汉,不小心绊上酒楼门槛,跌了个大跟斗。

任何人不会怀疑到,站在大门边沿,那个怯生生,衣衫褴褛的孩子身上。

但,偏偏就给衔尾出来的一个人看到……

这是个身穿锦袍华服,年有六十左右的老者……从老者这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看来,乃是一位藏锋不露的“武家”。

老者已看出前面那个醉汉仆倒的原因……那是出于站在大门边沿,这个六七岁幼童“擒拿”中的一手“过肩颈”。

这手“过肩颈”,同时还掺入了“四两挑千斤”的玄奇手法,是以才能以一个六七岁幼童,而截下一个身躯粗壮的中年大汉。

老者目注峰儿一声轻“哦”,走到酒楼大门。

峰儿向老者哈腰施礼,道:

“大爷,峰儿肚子饿得厉害,求你布赐布赐!”

老者微微一笑,道:

“你叫‘峰儿’,你今年几岁了?”

峰儿道:

“小峰儿今年七岁……”

老者朝峰儿身上这身破碎的衣衫看了眼,道:

“峰儿,你怎么孤苦伶仃出来外面求乞,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峰儿想到师父给天下武林中人追杀,就不敢提到“魔神”戈青的名号……低下头流泪道:

“爹娘都给坏人杀害啦……”

老者看到峰儿刚才露了一手,又听他说出这些话,心里暗暗思忖:

“这孩子可能是武林中人的后裔,父母亲都遭仇家所害。”

老者心念游转,缓缓点头,道:

“峰儿,你稚龄幼年,外面飘泊流浪,不如随向老夫回去如何?”

峰儿想到三个月前,在“卧龙山庄”总管陈勇收留自己和师父的情形,跪地拜谢,道:

“小峰儿多蒙大爷收留……”

老者含笑道:

“峰儿,你不必口称‘大爷’……老夫‘摩天神龙’向公瑜,家居此地巨野城南门外‘长川集’……老夫将你收作徒儿如何?”

“摩天神龙”向公瑜,见刚才峰儿露了一手“擒拿”中“过肩颈”,又掺入了“四两拨千斤”的玄奇手法,把一个魁梧醉汉栽下……

这孩子业已扎下这等浑厚的武家根基,显然是练武上乘之材,是以他会说出此话。

峰儿听到“摩天神龙”向公瑜此话,跪地又磕了个头,道:

“多谢师父收留照顾!”

“摩大神龙”向公瑜,带了峰儿又走进这家酒楼。

吃饭时,向公瑜又问道:

“峰儿,你父母是给谁杀害的?”

峰儿听到此话,三个多月前,师父“魔神”戈青在山道上救自己一幕,又浮现起脑海里……

流泪喃喃道:

“爹在济南开店做买卖的,三个多月前,爹娘和峰儿搭骡车要回去江南,在鲁南宁阳城西郊山道上,一家全给七个强盗杀死啦……”

话到这里,伏在桌上“呜呜呜”啼哭起来……但,峰儿并未说出“魔神”戈青救他的一节。

“摩天神龙”向公瑜听来,却是满腹狐疑,百思不解……

照峰儿如此说法,可能他全家在鲁南宁阳城西郊山道上遇难后,他沿途飘泊流浪到此地。

但,刚才这孩子露了一手“擒拿”中“过肩颈”,还掺入了“四两拨千斤”的玄奇手法……这手绝技,又是何时所学的?

刚才峰几轻描淡写之下,出手截下醉汉……如果出自武学世家,他全家又如何会被强盗所害?

“摩天神龙”向公瑜心念游转,朝啼哭中的峰儿看来,心自暗暗思忖:

“孩子年岁大小,遭遇到这样一件惨事,把事情都搞糊涂了……自己以后慢慢问他,可能会知道清楚一些。”

他把峰儿叫起,朝他满是泪水的小脸上看了眼,柔和慈祥的道:

“徒儿别哭了,师父带你回家!”

人的一生际遇命运,如果是舞台上一出“戏”,上苍就是这出“戏”的“编剧者”……

飘泊流浪的峰儿……石鸣峰,终于有了一枝之栖,而且在暖和,温馨的呵护下,匆匆快将十年。

“摩天神龙”向公瑜,膝下一子一女,子世杰,女儿婉如,另外就是视若己出的爱徒石鸣峰。

夫人马玉瑞,昔年武林中有“瑶池玉姑”之称,是位身怀绝技的巾帼女杰。

这年春天,正逢向公瑜七秩寿诞……向公瑜息隐武林多年,本来不想大事铺张,但昔年的武林同道,江湖知己,却断断不肯放过这桩盛事,要热闹一番。

如此一来,封剑息隐的“摩大神龙”向公瑜,顿时又成为轰动一时,令人瞩目的人物。

这次向公瑜寿辰,前来暖寿祝假的,竟然有来自四方,东到海外三岛,南及须蜀苗岭,西自塞外草原,北至辽东长白等地各路高手。

“摩天神龙”向公瑜自己也未曾预料到,居然会有这等盛况出现……

这也充分证明,“摩天神龙”向公瑜在当今天下武林心目中,是何等样的一个人物。

寿诞正日前数大,各地嘉宾已来不少,向公瑜知道自己府邪容纳不下这些来宾,就把“长川集”镇上所有客栈全数包下……

但结果还是不够接待,不得已连巨野城中的客店,也全数包了下来……

如此盛况,该是当今武林空前未有。

在一般来祝寿的嘉宾眼光里,石鸣峰成了向府第二位小主人,甚至于有不少直截地称他“二公子”。

寿辰前三四天,向府驷马高车,门限为穿……

来暖寿祝嘏的嘉宾中,以“摩天神龙”向公瑜自己来说,真正相识、相熟的,还不足这些来宾之中的十分之一

这些武林人物,绝大多数是慕名而来的……

所谓“慕名”,乃是希望有此机缘,得以观赏昔年扬誉天下武林,“摩天神龙”向公瑜一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

此刻,眺望街上景物的石鸣峰,给一一缕脆生生rǔ莺出谷似的声音惊了过来:

“峰哥,你呆呆的在想些什么,爹叫咱来找你,楼上已经开席啦!”

接着又是一阵银铃似的脆笑声。

这是向公瑜的掌上明珠婉如姑娘。

婉如姑娘芳龄十六,长得是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一位小佳人。

话落,皓腕轻轻挽上石鸣峰,两人往楼梯口处走去……

石鸣峰问道:

“如妹,你怎么知道我在二楼?”

婉如叽地一笑,道:

“三楼下来是二楼,看到你楞愣站在窗前的背影,不就知道啦?”

“摩天神龙”向公瑜的寿堂,设在巨野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楼“鸿福楼”酒店三楼……坐席此楼的嘉宾,除了向家至亲外,都是南北武林有声望的人物。

向公瑜见婉如牵着鸣峰手上楼来,含着一缕笑意,薄责的道:

“孩子,你上哪里去了?”

石鸣峰腼腆地望了师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rǔ莺初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