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30章 敌友之间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侯乙把手中“银芒细针”扔向地上……沉恩了下,道:

“这类暗器咱醉老头儿无法引经典故,报出它的娘家来……不过使用“银芒雷火弹”之人,手法,轻重,准头都得需要恰到好处,不然无法施展出这门暗器的威力……嗯,这家伙还不是等闲之流呢!”

石鸣峰接口道:

“侯前辈,不可能会是‘卧龙山庄’中人……我等离鄂南‘剑虹山庄’后,并未与人照面交过手,这人又是谁?”

候乙微微一蹙眉,道:

“不会是上界‘大罗金仙’,也不会是幽冥路上‘牛头马面’,这家伙跟咱们一样,是‘人’……就是刚才咱醉老头儿那句话,有了一次会有第二次,石兄弟。咱们就等第二次行了。”

两人由山道而下,纵目看去,前面一望无垠的嶙峋错石,和东一簇,西一簇的野草丛林。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上大葫芦,对准嘴一倒,已涓滴不剩,这张脸顿时苦了下来……喃喃道:

“石兄弟,前无镇甸,后无市集,没处找酒肆饭馆,咱醉老头儿的命根断啦!”

石鸣峰知道他老人家所指的“命根”,是那只大葫芦里的酒,是以指了指,道:

“侯前辈,我等走向前面看看,可能会有村落等所在……”

侯乙连连点头道:

“是的,石兄弟,咱们快找去看看!”

嗜酒成性的人,可以少了一顿饭,但不能少喝一口酒……“杯中神游”侯乙背着一只大葫芦,整日不离酒,把酒喻作“命根”,并不过分。

老哥小弟二人,这一走,已把二三十里路抛在后面,依然不见一处镇甸市集。

侯乙明知葫芦里已涓滴不剩,为了“酒瘾”难熬,把葫芦对准嘴,连连晃摆了几下……接着却是干叹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石鸣峰却是爱莫能助……无法“无中生有”,替老哥哥找一壶酒来。

抬脸看去,前面横着一泓溪流,溪流边上是一脉树林……石鸣峰转过脸,道:

“侯前辈,前面有一条清溪,您暂且喝下几口溪水,聊胜于无,如何?”

侯乙酒虫作怪,喉咙痒得难熬,连连点头道:

“不错,石兄弟,聊胜于无,喝下几口溪水,润润喉咙再说!”

两人走向溪流,经过路边树林时,“杯中神游”侯乙掀掀鼻子,猛吸了口气,站停下来。

石鸣峰不知侯乙站下脚步的原因,也就跟着站住,朝他困惑看来。

侯乙指了指路边树林,一笑道:

“石兄弟,树林里有酒香飘出来……”

敢情腹中饥饿之人,对饭菜香味,闻来特别敏感……

一个嗜酒之人,在酒痛难熬时,也有这样情形。

是以侯乙闻到有酒味从树林出来,但石鸣峰却并未察觉到。

石鸣峰听到老哥哥这话,急步走向树林,侯乙衔尾也跟了进来。

林问一块丈来方圆的空地上,席地坐着一个大汉……

大汉面前摊着一块油布,上面一块块切成大块的肉,边上一只硕大无比的“酒囊”。

石鸣峰走近前,当他再一想,站停脚步给愣住了……

人在穷极潦倒时,为饥饿所逼,有“要饭”这回事,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由于“酒瘾”难熬,向素昧生平的人“要酒”的事。

站在石鸣峰后面的侯乙,猛咽口水,两眼直勾勾朝席地坐着的大汉看去。

这大汉不用筷子,伸出五只手指捞起一块肉,送进嘴里,接着“酒囊”对上嘴,“咕噜!咕噜!”把酒送进嘴里……其乐淘淘,浑然不知旁边站下两人。

石鸣峰想到老哥哥“酒瘾”难熬,不得不堆下笑脸,向席地坐着的大汉,抱拳一礼,道:

“这位兄台请了……”

大汉诧然一怔,猛把头抬了起来……

石鸣峰见大汉这一抬头,在浓荫漏下的阳光下,把对方看了个清楚……一张上宽下窄的脸,看来年纪三十左右,身上一套古旧的短褂袄裤。

大汉照两人脸上滚转一眼,道:

“你们是来找人的,不用问,问了咱马三也不知道……”

石鸣峰见马三的大汉,见到自己二人,开口就说这些,听来暗暗感到奇怪……从这几句话中,似乎尚含有其他的话意。

但眼前侯前辈酒瘾难熬,让这马三的中年大汉的酒,分羹一杯,杀杀他老人家喉问的酒痒。

心念闪转,石鸣峰含笑道:

“刚才我二人经过外面树林,闻到一阵酒香,原来兄台在此饮酒……能不分尝几口,我等不妨交个朋友?”

马三听来出奇……天下只有请酒喝的,可从没有听到向人要酒喝的……把酒囊怀里一藏,瞪直眼,道:

“咱酒是化钱买来的,你我又不相识,怎么能请你喝酒?”

敢睛此刻石鸣峰心里蹩扭透顶,这辈子没有遇到过如此尴尬场面……但侯前辈酒瘾难熬,眼前怀中有钱,也无法买到酒……

脸上微微一热,石鸣峰还是含笑道:

“兄台酒囊里酒,化多少钱买来的?”

马三用手做了个手势,道:

“十枚制钱……”

石鸣峰从怀里掏出一块五钱重的碎银,道:

“马兄,这块银子给你,换你酒囊里的酒,行不行?”

马三看到石鸣峰掌心这块碎银,两颗眼珠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道:

“行,行……”

一手抓起石鸣峰掌中碎银,一面把怀里酒囊推了出去,指了指油布上切成块块的内,裂嘴一笑,道:

“公子,地上这几块肉,一并给你们行啦!”

石鸣峰接过酒囊,给了旁边的“杯中神游”侯乙……

带了试探的口气,问道:

“马兄,您如何知道咱们是来找人的?”

马三看了看手掌心这块雪花碎银,抬起脸一笑,道:

“咱当然知道啦……”

指着树林外面,又道:

“那娘儿早走远了……你们现在找去,怕也追不上啦……”

“杯中神游”候乙,接过石鸣峰递来酒囊,对上嘴。

“咕噜!咕噜!”猛向肚子里灌……

嘴在喝酒,两只耳朵闲着,听到马三这些话,突然想到自己和石兄弟在山道上遭“银芒雷火弹”袭击那回事上,放下酒囊,打了个酒嗝,两只醉眼直瞪出来……

一指马三,问道:

“马三,你在树林里喝酒,怎么会遇到娘儿……这‘娘儿,又是谁?”

马三衣袖一抹嘴,道:

“咱本来在树林外,河溪边草地上喝酒的,突然走来一个手握明晃晃宝剑的‘女大王’……”

石鸣峰听到“女大王”三字,不由诧然怔了下。

马三又道:

“这‘女大王’可凶呢……剑尖朝咱马三面门一指,说是稍等有人后面找来,不准咱向人家说出她有经过这里,不然……嘿,她要把咱马三身上剁几口血窟窿,推下河溪里喂大王八……”

“杯中神游”侯乙,缓缓一点头,轻声自语道:

“不错,那是生怕行藏泄露,难道会是她?”

石鸣峰亦似有所悟,道:

“侯前辈,此人显然认得我等二人,却又怕泄了行藏,才用暗器袭击……”

侯乙道:

“石兄弟,咱们不难找出其中蛛丝马迹……”

向马三问道:

“马三,这‘女大王’看来有多大年纪?”

马三回忆了下,道:

“年纪不大,长得也俊俏……看来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石鸣峰接上问道:

“马三,那年轻女子跟你说过话后,去向何处?”

马三一指树林外,道:

“走向河溪对岸不远的‘华山坳’镇上……”

侯乙接口道:

“这里四下都是一望无际的乱石,树木,附近那里有什么镇甸?”

马三道:

“咱马三就是‘华山坳,镇上的人……”

笑了笑又道:

“大爷,这里一带都是起伏不平的山岗丘陵,‘华山坳’集镇在低洼岔地中,远远看去,给山岗挡住,就不容易会给人注意到……”

石鸣峰问道:

“马三,‘华山坳’镇离这里有多远?”

马三道:

“越过河溪,走向西北那端十来里路……那里迤逦而下,在山坳盆地中有个小镇,就是‘华山坳’了!”

“杯中神游”侯乙,眨动醉眼道:

“嗨,居然还有这样一个怪地方,倒是少有听到……”

侯乙把马三酒囊里酒灌下肚后,精神骤然一振,和石鸣峰走出树林。

两人越过河溪,往西北方向走去……

石鸣峰问道:

“侯前辈,前面山道树林中出手暗器的,您说是谁?”

侯乙“哼”了声,道:

“石兄弟,不会错……十有八九是那个贼魔娘……”

石鸣峰也已想到那上面,接口道:

“赣北‘碧云寺’露脸的‘玉面蜘蛛’虞瑛?”

侯乙道:

“不错,咱醉老头儿从马三所说的情形判来,已找不出第二个人,就是这贼婆娘!”

石鸣峰沉思了下,道:

“‘玉面蜘蛛’虞瑛,在‘八荒铁蹄会’中看来身份殊特……此番可能跟‘赤雷啸虹’邓昆,一起来鲁西,我二人无意中给她撞见……”

“杯中神游”候乙没有把这个话题接说下去,朝荒凉的山边两侧望了眼,道:

“石兄弟,有一次就有第二次,这贼婆娘第一次并未得逞,会来第二次,咱们得要小心!”

石鸣峰点点头,道:

“是的,侯前辈,鸣峰知道!”

两人走来山道尾端,坡势渐渐迤逦而下,纵目朝下面看去,横巷直冲,山麓处有一座并不十分繁荣的市集。

石鸣峰一指,道:

“侯前辈,下面山麓处,果然有个镇甸……看来就是‘华山坳’镇上了!”

侯乙笑着道:

“石兄弟,这不能称是‘山麓’,如果从位置高低来说,还在河溪的下面,真有这样一个怪地方!”

两人来到镇街,侯乙东张西望,把背上那只酒已涓滴不存的空葫芦解了下来,捧在手里……

石鸣峰一指镇街边上,道:

“侯前辈,那家铺子挂了一面‘太白居’的招牌,却没有‘酒肆,饭馆’的字眼……”

“杯中神游”侯乙目注一瞥,道:

“不会错……李大白乃是酒仙,酒祖宗,这家铺子用上‘大自居’三字,准是酒肆饭馆了。”

两人走进这家“大白居”,果然是家酒肆,但此刻并非膳食时份,店堂里并尤客人,墙边一张座头,有个年轻胖胖的店小二,伏在桌上打盹。

“杯中神游”侯乙,轻轻拍了下店小二肩背,含笑道:

“小二哥,有客人来啦!”

店小二手背揉揉眼睛站了起来……哈腰一礼,道:

“您二位请坐,要吃喝些什么,侍小的端来!”

侯乙酒菜吩吩过后,把手中大葫芦送了过去,道:

“小二哥,替咱老头儿葫芦里灌满酒,到时一起算。”

店小二弯弯腰,捧了葫芦下去,不多时把酒菜端上……

那只灌满酒的葫芦,放下旁边一张空座上。

这名店小二正要离去时,石鸣峰把他叫注,问道:

“小二哥,在下向你探听一人,不知你是否知道?”

店小二眨眨眼,道:

“客官,您问的是谁?”

敢情刚才两人推断,山道树林出手“银芒雷火弹”暗器的,极可能是“玉面蜘蛛”虞瑛,是以石鸣峰向这名店小二道:

“刚才午膳时分,是否有一位年纪二十四五岁,身材修长,身穿天蓝裙衣,一张瓜子形脸庞的姑娘,来这里‘太白居’用膳?”

这里“华山坳”是个小镇,酒肆饭馆不会很多,那马三大汉说是那“女大王”走向这里“华山坳”镇上,是以石鸣峰才试探一问。

这个胖嘟嘟的年轻店小二搔了搔脑后头,想了一阵子,才道:

“嗯,小的好像见到有这样一位女客人,瓜子脸,头上抓了个发髻,来这里‘大白居’……不过身上穿的不是天蓝色裙衣,是套杏黄色的衣衫……”

年轻姑娘家穿的衣衫,不会光是一套……“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眯,含笑接上问道:

“小二哥,此去北上,下一处是什么镇甸?”

从外地来的客人,常会问出这些话……这名店小二不厌其详道:

“回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敌友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